咬丝绒钟前苏丝青最新免费

咬丝绒钟前苏丝青最新免费

作者应橙

都市言情589万字连载中2022-02-16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御龙小说网为您带来作者应橙的破镜重圆文《咬丝绒》最新章节,主角叫钟前苏丝青。讲述了人人都说钟前宠爱苏丝青,都羡慕并嫉妒着苏丝青。但只有苏丝青知道败絮的内在是什么,钟前一点也不喜欢她,所有的一切都是逢场作戏。但是她贪婪钟前一点点的温暖,心甘情愿地跟在他身边。终于心死了,苏丝青走了。钟前目前为止犯得最大的一个失误,就是放苏丝青离开。想知道钟前是如何追妻火葬场的吗?快来关注御龙小说网吧!展开全文

  御龙小说网为您带来作者应橙的破镜重圆文《咬丝绒》最新章节,主角叫钟前苏丝青。讲述了人人都说钟前宠爱苏丝青,都羡慕并嫉妒着苏丝青。但只有苏丝青知道败絮的内在是什么,钟前一点也不喜欢她,所有的一切都是逢场作戏。但是她贪婪钟前一点点的温暖,心甘情愿地跟在他身边。终于心死了,苏丝青走了。钟前目前为止犯得最大的一个失误,就是放苏丝青离开。想知道钟前是如何追妻火葬场的吗?快来关注御龙小说网吧!

免费阅读

  谈烟选择闭嘴,江骋见她老实了,才把她的脚放在自己怀里。车内黄色的灯亮起,江骋长腿一勾,底部一个箱子出来。

  江骋从里面拿出碘酒,棉签低头给她清理伤口。

  有些东西你可以让自己忘掉,但记忆里有些动作是忘不掉的。比如此刻,江骋想起了谈烟从小娇惯了,皮肤又白嫩,一点小伤口,她都会喊疼,要他来哄。

  江骋垂下眼,轻轻地往她伤口处吹了几口气,热气洒在那里,一阵酥麻从脚踝处蔓延到心底。

  谈烟不由得绷紧身体,她看着江骋鸦羽似睫毛垂了下来,动作小心翼翼,只觉得眼涩。

  “江骋,不管你信不信,我早就不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公主了。这么多年,我拍戏,受过多少大小伤,最严重的一次,吊威压摔断腿从高处摔下来,当时只是把伤养好就去拍戏了。”谈烟说道。

  她盯着江骋的眼睛,怕自己错过他眼里的情绪,哪怕只有一丝心疼,她也是开心的。

  江骋慢慢抬起头,将她的脚放回原处,他看着谈烟,听到这些话脸上毫无波澜:“不是你当处要和我分手的吗?嫌我太穷。”

  “现在是觉得我能配上你了吗? ”

  一字一句,字字诛心,谈烟正想开口解释说事情说事情不止是这样的,忽地,一道尖锐的铃声在寂静的气氛中急促响起。

  两人看过去,屏幕光亮从谈烟包里透出来。

  谈烟正被江骋捆着,接不了电话,来电显示“爸爸”二字,江骋帮她点了接听。一道欣喜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小烟,环视今天忽然派人过来签了合同,资金也注入过来了。”

  谈烟看向江骋,一双杏眼里掠过一丝惊讶,回答道:“签了就好。”

  另一道声音插了过来:“可别高兴得太早,只——”林曼华的“只签了一年”这后半句应生生地卡在喉咙里。因为谈父直接走出去外面的阳台去电话了。

  “辛苦你了,小烟,”谈父声音有些苍老,沙哑,“谢谢。”

  谈烟只觉得眼底有雾气漫上来,那个顶天立地,为她撑起一方天地的男人竟然跟她说谢谢。谈烟的手被绑着,腾不出来擦,她只得仰起头把那雾气逼回去。

  “爸爸,一家人不需要说这种话。”谈烟缓了好一阵才开口。

  谈父那边低声应了一句,过了好久才犹豫道:“小烟,你什么时候回家一趟,那边已经在催了,你什么决定要也要当面说——”

  谈烟生怕谈父再继续说下去,她眼底划过一丝惊慌,强行打断道:“爸,我要睡了,有什么事等我回家再说!”

  谈父被谈烟急切的语气打断愣了一下,最终点头:“好,那你早点休息。”

  电话挂断后,谈烟整个人都精疲力尽,她仰头靠在座位上,不愿意再多说一句话。江骋把手机扔在中控台上,发动车子,车子像极速的幻影般驶进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在月亮往下移被树梢遮住的时候,车子抵达谈烟家楼下。江骋倾过身去,整个人将她虚揽在怀中,去解掉捆着她手里的领带。

  江骋正准备从怀里这股淡淡的幽香中撤掉时,谈烟忽然开口:“江骋,谢谢。”

  “下车吧。”江骋给她解了扣之后,就按下车锁。谈烟拎着手包下车,想起他的领带还在手里,便递给他。

  不料江骋看也没看一眼:“不要了,扔了吧。”

  车门关上,谈烟站在原地,看着江骋的车子跟离线的箭一样往前猛冲,最后来了一个干脆利落地转弯,留下一地的车尾气,消失在谈烟的视线中。

  谈烟从梵黎晚会回来后,老实了很多,没有经常去找江骋,或是亲自去烦他,但是会经常在拍完戏的时候,经常用微信转发一些笑话文章或者养生文章给他。

  或者发那种半路晚报,取浮夸夺人眼球的标题——震惊,某英俊男子下班没有人接,被拖进绿化带。

  江骋一般看到这样的短信选择不会回,偶尔指尖一动,也只是发个省略号,冷漠得一如他本人。

  直到高至把红鹤会所的视频发给江骋。红鹤的监控不好调,他们老板又是个神龙不见首的人物,直到高至亮出底牌,说自己是替江骋办事,对方才肯放行。

  江骋将视频来回拉了三遍,才真正确认。

  视频中,《秋冬》原导演也就是那个死佬确实往酒杯下药了。

  另江骋没想到的是,林楚楚明明看到了,居然站起来挡住他的视线,为那个□□熏心的死佬打掩护。

  江骋看着视频里的林楚楚一眼不发,眼神渐冷。

  没人知道江骋心里在想什么。

  高至也不知道江骋要怎么处理,外人知道的,只是觉得江骋这个人,眼光毒辣,做事杀决果伐,有着超于常人的判决力。

  可是私下江骋的性格,高至再为了解不到。

  别人打他或者触碰到不该碰的一分,江骋会还给他十分。

  那个导演侵犯女明星事情被泄露出来后,来求过江骋。

  高至还记得,死佬趴在江骋脚下,抱着他的裤管,眼睛布满惊慌:“江……江总,我错了,是我错了。”

  江骋懒散地窝在沙发上,他慢慢俯下,一把揪住死佬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死佬被迫跪在他面前,江骋大学时期就打棒球,房间里更是放着几根球棒。

  他从旁边抽出一根球棒,放在手里掂了掂,然后贴在死佬脸上。

  死佬整个人吓得一哆嗦,却不敢闪开。

  江骋拿着球棒轻轻敲了一下他的脸,语气散漫:“当时在场的时候我有没有提醒过你?”

  “有……”死佬恨不得给他磕头,“是我错了……是我酒精上头。”死佬说话结结巴巴,怕得不行。

  他被江骋搞得身败名裂,已经见识过这个年轻人的厉害,不想这次连命都丢了。

  “那你还不长教训。”江骋挥着球棒往下移,贴着他的肩膀敲了敲。

  死佬闭上眼,一口心反复这样被江骋提着,他情愿被江骋重重一棒挥下来,打个骨折,让他消消气,自己也能逃过一劫。

  江骋这个人,平时话很少,给人的感觉是只要你规矩,他一般不会怎么这样。如果是亲近的朋友,他还在语气散漫地同你开两句玩笑。

  但江骋认真跟你计较的时候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问死佬一句,后者就感觉鸡皮疙瘩起来,又冷又怕,也只能哆哆嗦嗦地回答。

  江骋每问一句,球棒则敲打他一下,最后死佬直接吓尿了。

  最后江骋朝他裤子那个已经被染成深色的地方嫌弃地看了一眼,丢下球棒直接走人了。

  最后死佬被被人查处税务有问题,被有关部门调查。

  江骋擅长做的就是以恶治恶。

  高至回想起这一幕,竟然有点同情林楚楚。

  不料江骋挥了挥手,让高至出去,说自己会另做打算。

  江骋去片场找谈烟的时候,发了个短信:我在你附近。

  谈烟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心里有些惊喜。

  这还是两人重逢后,江骋第一次找她。

  夜晚星光稀疏,清清冷冷,朝地泼下一地亮晶晶的光晖。

  谈烟因为怕冷,看见不远处那个穿着黑色大衣身材挺拔的男人,忍不住一路小跑过去。

  算起来,她一个有一个多星期没见到他了。

  谈烟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声音温软:“你想我了吗?”

  谈烟见人不回答,还用脸在他后背蹭了蹭。

  结果还是没反应,直到一道低沉的隐约带着怒气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谈烟。”

  ????抱错人了?!

  谈烟立刻松手,对方也恰好转身,跟江骋完全不是同一张脸。

  “不好意思啊。”谈烟有点尴尬。

  谈烟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江骋走过来,直接伸手将她拽了过来,沉着一张脸带着她离开了。

  车内,气氛僵持,谈烟试图说点什么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她用手扇了一下风:“这天有点热哈。”

  “是你抱太紧了。”江骋冷笑一声。

  “我这不是看错了吗,怪我太想你也有错。”谈烟哄人的招一套一套的。

  江骋脸色稍微松动了一点,谈烟才反应过来,她忽然猛地凑到江骋跟前。

  “骋哥,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谈烟说道。

  谈烟整个人几乎跟一只狐狸般趴在江骋怀里,她仰头很他说话,嘴唇离他那凸出的尖尖的喉结只有一寸。

  热气又暖又湿地喷在他脖子那块,温香软玉在怀,江骋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章节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