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清河,人称西门大官人大结局

家住清河,人称西门大官人大结局

作者花海蝶舞

历史军事331万字完本2022-03-16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本是黄袍加身外卖员,一朝成为西门庆。作为一个清河有名的富二代。西门清不想被武松剁了脑袋,当猪头肉祭奠武大。也不想被潘金莲浇蜡烛浇的油尽灯枯而死。怎么办?只有发愤图强。但强了能力就大,能力大了责任就大。面对即将崛起的女真金国。他左手搂美女,右手杀人剑,誓要为汉家争气运。展开全文

西门庆吴月娘是作者花海蝶舞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军事历史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

免费阅读

武大郎家门一打开,一股浓重血腥气便扑面而来,吴月娘和庞春梅连忙以袖掩鼻。

二人身后的史文恭也嗅到血腥气,他飞快带着护院将吴月娘、庞春梅围了起来,然后抽出腰刀询问潘金莲。

“你家中为何血腥气如此浓重?”

看着寒光闪闪的腰刀,潘金莲吓的俏脸煞白,颤抖着声音道,“拙夫被花子虚殴打的头破血流,所以家中腥气才如此浓重!”

“你敢欺我?”

史文恭刀尖逼近潘金莲。

“奴家不敢!”

“史教习!”

吴月娘喊住史文恭,“花子虚确实将武大打成重伤。”

“夫人,即便打成重伤也不该腥气如此浓重。”

吴月娘惊讶,看了一眼潘金莲对史文恭说道,“教习进去查看一番。”

史文恭点头,持刀进入屋中,只见地上一溜滴滴洒洒的血迹,他左右看了一下,先向右边走去。

刀尖挑开一道门帘,只见一张砧板上堆着大量黑皮碎肉。

靠近砧板,史文恭用刀身拨了两下,几根带着指甲的脚趾映入眼帘,他不由眉头挤成一个“川”字。

退出厨房,史文恭再向左侧走去,同样挑开一道门帘。

只见一张老旧床榻上,曾经卖过他炊饼的武大郎双腿双臂已经不见,肚皮大开,心肝脾肺肾肚肠全都消失,看着犹如老鼠掏过的烂瓜。

看到如此情景,史文恭就算堂堂七次男儿也脊背发凉。

“听郎君说,孟州道十字坡一个名叫孙二娘的女匪喜欢把过路客商肥的切成馒头馅,瘦的去把儿填入河!

本来还不信,看来我还是小瞧女流之辈了。”

查看完,史文恭来到门口一脚踢在潘金莲腿弯。

潘金莲扑倒在地,刚要起身,史文恭腰刀已架她肩上。

“休要动弹,否则让你做我刀下鬼。”

警告完潘金莲,史文恭对手下护院道。

“你们护夫人回家,我带这毒妇见官。”

吴月娘问道,“教习怎么回事?”

“夫人还是少听为好,免得污了耳朵!”

庞春梅问道,“可是金莲姐姐伤了武大性命?”

看了一眼庞春梅,史文恭点头。

双手绞着衣袖,看着跌坐地上、发丝凌乱、面如死灰的潘金莲,庞春梅忽然跪拜在吴月娘身前。

“大娘,求你救救金莲姐姐吧!”

一句话说出,潘金莲猛然抬头看向庞春梅,眼中全是疑惑。

这时史文恭开口,他看着庞春梅问道,“你可知她做了什么?”

看着潘金莲,庞春梅缓缓点头,“金莲姐姐做过的事,春梅也做过!”

史文恭目瞪口呆,潘金莲眼中疑惑也变成难以置信。

“大娘,春梅曾经也被强卖为妻,金莲姐姐的苦楚我也懂。”

“你……你可是我的通房丫头,如果不是完璧之身,传出去让我……”

“大娘放心,春梅还是完璧,当时被媒婆所骗,婚夜趁那老翁酒醉回房,春梅便用烛台插死了他。”

史文恭瞪大眼睛,没想到连十六岁的小丫头都如此……用郎君醉酒说的话,那就是牛逼克拉斯!

跟了自己三年的侍女竟然是个杀人犯,吴月娘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沉吟半晌,她开口说道,“妻为夫纲,我进了官人家门,自然以官人做主。”

话完,吴月娘点了一名脚快的护院,让他将事情告诉西门清。

护院点头,飞奔离开,回到家中见到正和宋江吃酒的西门清,连忙在他耳旁轻语一番。

西门清震惊起身问道,“此言当真?”

护院抱拳,“不敢有半句假话诓骗郎君。”

西门清坐下有些茫然,宋江看到忙问,“兄弟可是有为难之事?如用得到我宋江尽管开口!”

西门清心思电转。

“这件事我也不甚明了,哥哥在家安坐,我去去就来。”

西门清要离席,宋江连忙站起。

“我也和兄弟同去。”

“哥哥是客,怎么能让哥哥为我事情忙碌。”

“兄弟这话就见外了!”

西门清开玩笑道,“不是兄弟见外,实乃哥哥是我腰胆,没有哥哥为我压阵,我怎敢前行。”

一句话宋江十分受用,他高兴地握住西门清双手,拍了一下。

“那就依了兄弟!”

让侍女好好伺候宋江,西门清和护院骑马离家,路上又问了一遍,不由为庞春梅焦急。

这小妮子发什么疯,好不容易让你回归正道,怎么又跟她搞在一起。

原来在一部水浒传同人小说中,庞春梅和潘金莲互称姐妹,结果被潘金莲影响三观结局很是悲惨。

甚至这傻妮子一直念着潘金莲好。

上好的北地辽马奔腾,片刻既达潘金莲犯罪现场。

翻身下马,将缰绳丢给护院,西门清大步走进护院围着的圈子里。

“官人。”

吴月娘万福行礼,西门清点头握住她手。

“春梅呢?”

“人多眼杂,奴家让史教习将她带进屋内。”

“娘子怎么也在外面站着?”

“史教习说里面太过血腥,所以奴家就没进去。”

西门清点头,“娘子先在外面等着,为夫……”

“奴家想和官人一起进去!”

“史文恭曾在西军效命,他说过于血腥,那就不是娘子能够承受。”

“有官人在奴家不怕。”

看了吴月娘一眼,西门清点头握紧手中玉手,让护院打开武大家门,牵着她走了进去。

进入中堂,西门清先用身体挡住吴月娘目光,看到堂内并没多少血腥便让开。

此时堂内地上,庞春梅和潘金莲垂首抱在一起,犹如依偎在一起取暖的猫崽儿。

持刀站在两人身旁的史文恭倒像土匪恶霸。

“郎君!”

史文恭喊声让庞春梅和潘金莲抬头。

看到西门清,庞春梅眼圈发红含泪,但一声不吭,潘金莲倒光棍的很,理了下青丝,便对西门清道。

“大官人如果放过春梅妹妹,是杀是剐,还是做牛做马,奴家任凭处置。”

西门清皱眉,“春梅是我家人,你觉得我会把她送官?”

潘金莲嫣然一笑,“奴家在阳谷就听说,清河县西门清大官人对待下人犹如子弟,今日看来的确如此。”

西门清没回话,对史文恭道,“送她见官!”

听到西门清话语,庞春梅哇的一声哭出,膝行几步就要去抓西门清长袍。

西门清躲开,“来人,把她拉开!”

屋外护院立刻进门去抓庞春梅。

就在这时,庞春梅忽然摘下头上一支梅花玉钗对准自己雪颈。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