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王独宠王妃是个惹祸精免费无删

战王独宠王妃是个惹祸精免费无删

作者木绵绵司战

历史军事329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展开全文

一样的都市 ,不一样的精彩。《 战王独宠王妃是个惹祸精 》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梵卿原创的一部都市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司战,你真以为朕不敢动你吗?”皇帝狼狈地坐在椅子上,满目猩红仇视着司战。

免费阅读

一样的都市 ,不一样的精彩。《 战王独宠王妃是个惹祸精 》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梵卿原创的一部都市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司战,你真以为朕不敢动你吗?皇帝狼狈地坐在椅子上,满目猩红仇视着司战,好像眼前这人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仇人。小编为您带来木绵绵司战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啊——
皇帝顺势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左手颤抖,只见他的左手上泛着丝丝热气,不过短短几秒就迅速脱皮起水泡,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小家伙黑心,连带着他耳朵和左侧脸都有被烫到。
皇帝后面就是皇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殿里的人搞得人心惶惶,皇帝身边的太监更是吓破了胆,快,快传太医,快——

战王独宠王妃是个惹祸精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毕竟是夫妻,总该共患难不是。
好的,叮,派送员已到达——
木绵绵抬头去看。
皇帝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有着翅膀的小家伙,看着特别小,但是它却拿自己几乎看不见的短手举着一个超大的桶,桶里冒着热气,还有一个在椅子上倒着超强力胶。
然后,举着桶的那个小家伙手一松。
啊——
皇帝顺势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左手颤抖,只见他的左手上泛着丝丝热气,不过短短几秒就迅速脱皮起水泡,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小家伙黑心,连带着他耳朵和左侧脸都有被烫到。
皇帝后面就是皇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殿里的人搞得人心惶惶,皇帝身边的太监更是吓破了胆,快,快传太医,快——
司战一愣,看了看自己手上,再看看皇帝手上,勾唇一笑,凉飕飕地问:陛下,被烫伤的滋味如何?
木绵绵勾唇,干的不错,但是,她还是不怎么满意啊。
司战,你真以为朕不敢动你吗?皇帝狼狈地坐在椅子上,满目猩红仇视着司战,好像眼前这人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仇人。
看着皇帝的样子,木绵绵歪歪头沉思。
真言丹那东西有吗?
有的,我们联通的是所有世界位面的桥梁,并非只有现代一个呢。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听着很骄傲。
给皇帝服下。
又一个长得跟之前一模一样的小家伙出现,弹了一粒丹药到武帝嘴里。
动本王?司战嗤笑,就凭你那些歪瓜裂枣的军队?亦或是你精心挑选的那什么龙卫队?
你怎么知道?皇帝瞪大了眼,龙卫队是他私下专门弄出来,就为了跟他的蛟龙营对抗的。
许是认识到自己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皇帝脸色变了又变。
陛下,您还是歇歇吧,你的那些伎俩,本王从不放在眼里。
武帝恼羞成怒,司战,你不就是依仗着蛟龙营和先帝给你留下的旧部吗?朕倒是想看看,你没了他们,凭什么跟朕作对!
他想从椅子上站起,但是被超强力胶沾着,起不来,又一屁股坐了下去,看着有些滑稽。
所有的宫人宫妃们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皇后也想起来跪下,但是被胶着起不来,只能闭上眼作出一幅置身事外的样子。
司战眼色变了,带着质问:司天!你干了什么!
武帝冷着脸,眼神闪烁着想转移话题,但是心里又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忍了半响,还是开了口,带着些癫狂。
哈哈哈,你不知道吧,朕早已让人在那些老将身上下了毒,他们活不久了,至于你的蛟龙营,朕早已把行踪卖给了大禹,断了他们的粮草,他们也活不久了,哈哈哈&&
砰——
司战眼底猩红,一片杀意,武帝被他踹飞出去,吐了口血,椅子的四条腿直接被他踹断了。
滔天的杀意在殿内蔓延。
他一步步走向武帝,神色冰冷,最后在武帝三步之远站定,司天,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还敢对皇爷爷的人下手,本王不介意&&弑父杀君!
话落,整个殿内死一般的寂静。
他深深看了眼武帝,转身敛了杀意,牵着向木绵绵走去,神色温柔,我们走吧。
木绵绵最后看了眼殿内,冷眼走了出去。
他们走出去以后,殿里立马乱了套,嗡嗡嗡,跟菜市场一样。

战王独宠王妃是个惹祸精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焰国,战王府。
送入洞房——
在众宾客的视线中,司战牵着自己妻子木绵绵的手进了喜房。
木绵绵刚坐到床上,就被床上放的那些东西硌的重新站了起来,双手掀开盖头,揉揉肚子委屈巴巴看着司战。
大哥哥,绵绵饿了。
目光纯真,看着有些呆傻,不像是正常人。
司战温和一笑,给她拿下了头上的凤冠,揉了揉她的脑袋,好,小妹在这里等着,哥哥让他们煮粥给你。
木绵绵甜甜笑了,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好~
司战转身走了出去,让人吩咐厨房煮粥,自己走到前厅跟几位敬重的长辈敬了酒,然后就向新房走去,准备让木绵绵吃了饭就去睡觉。
可是,等他孤身走到新房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木绵绵倒下的身影,房中,一个侍女一脸惊恐就准备往外跑。
噗——
他一脚踹飞那侍女,侍女像破布一般摔倒在地,直接晕了过去。
司战没有去看那个侍女,而是快步走到已经倒地的七窍流血的木绵绵身边。
他伸手试了试鼻息,眼神一暗。
死了。
半响,他从地上站起,把毫无生气的木绵绵放到床上,走出房间让自己侍卫去查怎么回事。
咳——
地上已经死去的身影坐了起来,不断的咳嗽。
木绵绵脑子还是迷糊的,但是一看到地上的血迹,她整个人都清醒了,低头一看,她穿的赫然是一身喜袍。
抬头看向周围,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贴满了喜字,有点像新房。
她摸了摸有些发疼的头,脑子有些迷糊,她记得,绿灯的时候,她被某个无视交通规则的司机给撞了,那痛感&&
没等她想下去,身后传来开门声。
她扭头去看,那是个英俊的少年,同样喜袍加身,木绵绵不由自主被他那双丹凤眼吸引,眼神深邃清澈,是她最最喜欢的那种。
见她睁着眼坐在地上,那少年愣了。
王爷?
门外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司战回神,冷声,都下去吧。
说罢猛地把门关上,接着眼神复杂地看着坐在地上的木绵绵。
木绵绵这时候也回过神了,没管他,确定似的再看了眼房间,嗯,喜房,不出意外的话,她穿了,还穿在了这具身子的新婚夜。
她死了,这身子原主,应该也是死了。
视线不经意扫过铜镜,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有些愕然,好家伙,她现在是七窍流血啊。
目光转到桌子上那碗没喝完的清粥,又看向那晕过去的侍女,神色冷淡,抬眼看着面前的少年。
这位公子,我想洗漱下。
司战看了看她,朗声对着门外,影一,打点水来。
两相沉默。
木绵绵现在情绪不太好,有点想发火,现代死了,还穿到一个刚刚结婚的身体上,关键是还没什么记忆,她烦躁地闭上眼,压下心里那团火气。
水很快打来,木绵绵想出去端水,司战抬手制止,自己端了水关上门。
木绵绵接过,谢谢。
然后直接开始洗脸,等把脸上的血迹都清理干净,她直接端起自己洗过脸的水,毫不犹豫泼到了那个晕死过去的侍女脸上。
啊——
侍女醒了过来,看见一身喜袍的木绵绵,尖叫着往后退,鬼,鬼啊。
木绵绵弯起嘴角,缓缓靠近那个吓到的侍女,语气轻柔,但是眼神一点也不温柔,甚至还有些冰冷。
小姑娘,我死了,你要不要下来陪我。
这具身体的声音本就空灵,再加上她刻意压低的嗓音,一时之间倒是真让人分不清是人是鬼。
别,别杀我,王妃娘娘饶命啊,不是奴婢要害您的,不是,是您姐姐木念念身边的丫鬟在里面放了东西的,不是我——
木绵绵有些无趣,这小姑娘胆子太小了,她还没问呢就自己招了。
不过这具身体竟然是个王妃,那她身后这男人就是个王爷了?
但是&&她有些头疼,她根本没有原主任何记忆,那个木念念是哪根葱?
那个木念念人在哪儿?
她既然进了这具身体,总得替人家报仇不是?
人在前厅,你要亲自前去还是把人给抓过来?
说话的是司战,此时的司战眼神阴戾,整个人看起来很凉薄。
丞相府今日来的人,可就只有她一个啊。
木绵绵想了想,勾唇一笑,抓过来吧,我懒得走。
王,王爷&&那侍女现在才看见司战,司战的目光刚一扫向她,她就慌忙垂下眼,俯身跪在地上,身体颤抖。
因为有这个侍女在,木绵绵现在不好问眼前这个人其他的事情,就坐在床上,目色平静,司战则是坐在椅子上,桌上是没有动过的喜酒。
不消片刻,门外就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王爷,人抓来了。
木绵绵起身,提着那侍女走了出去,院里影一手里提着的,是嘴里被塞了布团的木念念。
影一把人摔到地上,木绵绵走到木念念身边,轻柔地帮她去了嘴里的东西,神色温柔,下一刻脸色一变,直接一巴掌打到了木念念的脸上。
木念念傻了,压根没想到木绵绵这个痴傻之人竟然敢打她,连仪态都不顾了,木绵绵,你竟敢打本小姐?
木绵绵冷笑,根本没给她说话的机会,一脸打了三个耳光,后来嫌手打的疼就停下了。
你给我下毒,你说,我该回你什么礼物好呢?
她站起身,围着瘫倒在地上的木念念转了起来,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影一的剑上。
妹妹说什么呢,姐姐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呢,姐姐爱护妹妹还来不及呢。木念念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司战,眼神闪了闪。
她名门贵女温婉贤淑的人设绝对不能毁了,若是毁了她要如何登顶那至高之位。
木绵绵没有说话,只是摆弄着从影一那里拿来的剑,对她来说,这个叫木念念的,全身上下都是破绽,她不想跟这种人废话。
她提着剑,慢慢走近木念念,木念念惊恐地看着一脸淡然的木绵绵,她怕了,这个傻子跟以前不一样了,眼里的呆滞感没有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木绵绵司战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