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物理教授钟花无艳免费无删

亲爱的物理教授钟花无艳免费无删

作者钟花无艳

都市言情448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励志青春言情小说《亲爱的物理教授》是由作者大大钟花无艳独家创作的新书,《亲爱的物理教授》这本小说的作者钟花无艳文采斐然、出类拔萃,是当红网络作家之一,在主角萧与时和沈如磐的小说里,《亲爱的物理教授》主要描绘了:原来萧与时收到她消息的时候,他正在办理值机手续,只好简单回复。现在接到她的电话,他刚开口,广播突兀地响起,带着巨大的回音,完全盖过他的嗓音.....展开全文

    励志青春言情小说《亲爱的物理教授》是由作者大大钟花无艳独家创作的新书,《亲爱的物理教授》这本小说的作者钟花无艳文采斐然、出类拔萃,是当红网络作家之一,在主角萧与时和沈如磐的小说里,《亲爱的物理教授》主要描绘了:原来萧与时收到她消息的时候,他正在办理值机手续,只好简单回复。现在接到她的电话,他刚开口,广播突兀地响起,带着巨大的回音,完全盖过他的嗓音.....

免费阅读

  接下来的日子,沈如磐继续接受康复治疗。

  治疗渐近尾声,医院安排她完成一套特殊的技巧训练,诸如接抛球和滑板练习,帮助她增强大脑的反应力,提高身体在横向位移时的稳定性。当她完成这些训练,她也进入到实验的最后一个环节:重现花样滑冰。

  实验最初的目的是解决极值问题,那么也该验证真实情况下,连续的跳跃是否对椎间盘假体造成冲击。

  沈如磐因为身体的缘故很久不滑冰,当她穿上训练服,蹬着薄薄的冰刃在冰面上滑行时,有种重回竞技场的错觉。

  她就像是龙游浅滩,初始不适应,可一旦找回状态,便轻而易举地完成各种指定动作,乃至被喊停时还意犹未尽地反问:“这就够了?我还可以继续。”

  费恩示意一下场外的高速摄像机,笑道:“我们已经采集了必要的影像数据,计算机会做进一步分析。”

  沈如磐了然:“实验结束了吗?”

  “差不多,除了你还需要走流程做最后一次全面检查。检查报告两周后取得,不出意外的话,你可以出院。”

  等待是漫长的,哪怕只是略等几天。沈如磐有些无所事事,想到闲着也是闲着,索性提早打包行李。

  那天她正在收拾东西,手机接二连三地响起消息提示音,她点开看,是队友们在聊天群里晒特产。

  现在是春天,很快迎来赛季,花样滑冰队也按照惯例开始赛前集合训练。队友们来自五湖四海,凑到一起免不了互相分享家乡的特产。本来安静无声的群,随着各种零食晒图,气氛变得热闹起来。

  有人问:“沈如磐在吗?我带了你最喜欢的茉莉针王。”

  未得到回应,对方@陆楠:“小磐现在是什么情况?她离队之前说很快回来,但一去就是一整年,一点消息都没有。”

  不知道陆楠在干什么,迟迟没有回复。

  另条消息忽然弹出来。

  童欣:“沈姐在国外接受了手术,正处在术后观察期,一时半会回不来。”

  “咦,你怎么知道?手术成功吗?”

  “陆楠说的。具体情况,等他训练完你直接问他吧。”

  童欣不再吱声,好像跟陆楠一同训练去了。

  队友们还有疑问,顺势聊起来。其中另个人说:“海外就医陷阱多,德国医生靠谱吗?隔壁田径队的运动员,满怀希望跑到美国治病,最后还是失望了……”

  沈如磐知道这些话并没有恶意,但心里仍然不是滋味,在消息输入框里写下几句,将要发送,又全删了。

  就在这时,陆楠的消息出现在提示栏:“你们别担心,如磐恢复得很好,她马上就要回来了。”作为补充,陆楠在群里发了个短视频。

  这个视频正是沈如磐日前的滑冰录像,是费恩替她拍的。她当时反复看了好几遍,非常喜欢,后来和陆楠联系,一时没忍住转发给了他。

  高效的术后复健让她恢复了一个一线运动员应该具备的体型和体能。视频中的她,平稳滑行段距离后,先完成一个勾手3周跳,再接一个后外点冰3周跳。这样的3-3组合,难度系数相当高。

  但是沈如磐的跳跃节奏和质量都完成得极好,没有瑕疵。这种高水准的单跳能力,远胜过大多数双人滑选手,也压单人滑女选手一筹。

  简直一石激起千层浪,队友们惊诧了,纷纷在群里留言,向陆楠询问沈如磐的治疗细节。就连曾经主张将沈如磐和陆楠拆开的领导,也在群里罕见地@沈如磐,说:“小沈,你看起来恢复得不错。”

  沈如磐没有想到事情反转得如此快,犹豫着要不要回应几句,陆楠私下发来消息:“在潜水?出来和大家聊聊。”

  她回复他:“你干嘛把视频发出去?显得我太高调。”

  “还高调?你低调一整年,都快失去存在感。反正你已经恢复健康,大大方方展现给他们看。”

  沈如磐隔着屏幕都感觉到陆楠轻松愉快的心情,但她不同,理性地问:“我恢复健康了,你的搭档怎么办?”

  “什么?”

  “童欣啊,你的新搭档。”

  “千万别这么说。你走之后,我一直都是单人训练。”

  沈如磐愣住:“我走之前,领导明明安排童欣和你一同磨合训练。”

  “但你和领导也有一年的约定。我作为你的男伴,应该遵照约定等你一年,365天一天都不能少。”

  沈如磐惊讶了。她从未想过这种情况,还以为……

  陆楠默契地发来一句:“你是不是以为我早就放弃你了?”

  被他说中,沈如磐无言以对。

  单人训练,意味着陆楠在漫长的时间里,一个人想象着搭档的反应,枯燥而单调地练习双人动作。万一她治不好病,他职业生涯里宝贵的一年时光也浪费掉了。

  她心里不好受,拨通陆楠的电话,闷闷地开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实情?”

  “我希望你不要分心,有充足的时间好好恢复。再说我也可以不慌不忙地想想怎么调整自己的不足,从哪个方向进步,如何在你回来之后更好地配合你。”

  陆楠的语气是那么通情达理,沈如磐听罢更惭愧:“你不要净说好听的安慰我。”

  “不是安慰,这一年对我也很有帮助。以前我们天天泡在体育馆,我只能看见眼前的事,不是比赛就是成绩。现在失去你,我一个人沉下心练习,听着熟悉的音乐,想象着你的反应,心情……”

  陆楠顿住,呵呵笑:“总之我进步不小。”

  “骗人。”

  “没骗你,比珍珠还真。”他换了个轻松的话题,“你月底就要回来了吧?柏林那么大,你有没有去哪里玩?”

  “我在柏林又不是旅行,哪有心情玩。”

  “啊?我还期待着你带些特产回来。”

  沈如磐听罢琢磨一下。德国有什么出名的特产?巧克力,啤酒,熏肠。然而这些食物热量太高,不适合运动员。

  于是她说:“德国比较好的东西是刀具和厨具,我给你带个炒锅回来?”

  “锅就算了。还不如带个包,包治百病。”

  他说完沉沉地笑了,笑过后,低醇的声音透出罕见的温柔:“这样,你就长长久久、健健康康地留在我身边,当我唯一的女伴,哪里也不去。”

  沈如磐张了张唇,半晌无声。

  内心脆弱的地方被打动了,她长长的睫毛颤动几下,眼睛里有了泪意。她抬手揉散,声音软软唤他的名字:“陆楠。”

  “嗯?”

  “谢谢你。”

  “客气。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去机场接你。”

  “别麻烦了,机场离体育馆那么远。”

  “如果不远,怎么能显出我的诚意?”

  电话在轻松说笑的氛围中持续很久,结束时,沈如磐还有点不舍。

  她看了看床头柜上的台历。

  那还是初入院时摆放的,上面密密麻麻的圈叉,都是她艰难熬过去的日子。时光如梭,眨眼只剩最后十天。

  终于该和柏林说再见了。

  沈如磐开始预订机票,甚至为了陆楠逛遍商场,科隆香水,Tutima 手表,只要是好东西,她不计价格通通买入。

  那一日,沈如磐拎着大包小包乘坐出租车返回医院,经过菩提树下的柏林大学校区,忽然想起萧与时。

  这个让她稍等几日的男人,似乎贵人多忘事,压根没和她联系。而今她回国在即,他给她打电话的概率好像是零。

  要不要主动联系他?沈如磐思忖。

  罢了,如果最后一日他还不出现,她主动找他。

  *

  转眼到了出院拿检查报告的日子。那一天,沈如磐早早来到费恩的诊室。

  诊室门是敞开的,老专家坐在位子上,全神贯注地盯视电脑屏幕。也许是太专注了,他的眉头不自觉蹙着,显得面色凝重。

  沈如磐敲门示意,得到准许后坐在了他的对面。

  沈如磐从动手术到现在,经历了大大小小数次检查,检查结果一直很好,她的心态比较放松,先开口:“结果正常吗?”

  费恩没有回答,单问:“你最近感觉怎样?”

  “挺好。”

  “有没有腰疼的症状?”

  沈如磐感到莫名,费恩向她招手,把人叫到电脑前。

  屏幕上显示的是她的腰椎X光片,费恩指着其中一个位置说:“这是你几天前做的放射检查,我们注意到椎间盘假体的下缘,有大量的骨赘。骨赘增长的速度惊人,显然是异位骨化。”

  “什么意思?”

  “简单讲,异位骨化就是在不能长骨头的地方长出了骨细胞(骨头)。”

  费恩怕她听不懂,旋又换个解释:“我们好不容易用钢钉和绳索的方式减轻对假体的压迫,现在假体边缘突然长出骨细胞,压迫剧增,必然影响你的身体健康。”

  沈如磐怔了怔:“那,我该怎么办?”

  “异位骨化是比较棘手的并发症,医学界公认发病机理不清楚,所以有效治疗手段不多。我和团队讨论过,先对你做药物干预,试着让骨赘消退;如果不能,想办法切除它们。不过,切除骨赘不是件容易的事,我们需要将假体取出来再埋进去,也就是重做一次假体移植手术。”

  沈如磐吃惊:“这么麻烦?!”

  “是很麻烦。”

  她花了一些时间勉强消化掉这个糟糕的消息:“好吧,我回国后,一边训练一边配合药物治疗。”

  费恩严肃地摆摆手:“沈女士,我不想隐瞒你。如果你能放慢生活节奏,像个普通人好好保养,骨赘或许很好控制。但是如果你坚持在此时恢复训练,高强度的体育活动会加快骨赘的增长速度。它们将严重挤压假体,引发剧烈的腰痛。万一假体被挤到错位,你的运动神经也会受到不可逆的损伤。”

  “你的意思是,我暂时不能回到赛场?”

  “不是暂时,是至少1-2年都不可以。”

  沈如磐震惊了。

  她已经25岁,属于高龄运动员,2年的时间不能接触滑冰,和提前退役有什么区别?

  她着急地说:“不行,拖太久了!能缩短治疗周期吗?”

  “这已经是最短周期,万一异位骨化反复发作,治疗时间只怕更长。”

  沈如磐错愕地张了张嘴,喉咙像被无法形容的力量狠狠扼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不是没有想过糟糕的结局,然而从手术到现在一直平平安安,眼看着就要出院,突然被告知不能回到赛场,她如何能接受?

  她的脸色变得煞白:“费恩医生,会不会弄错了?我恢复得很好,怎么可能得了很麻烦的病,并且这病还阻碍我的职业生涯?”

  费恩见她失了方寸,只好安慰道:“我明白你的心情,我现在就给你开药,说不定会有不错的疗效。”

  最后一句的语气是那么勉强,老专家说完都面露尴尬。

  身为医生,他应该实话实说异位骨化很难治愈。但出于人道考虑,他委婉地建议沈如磐:“不管接下来的治疗情况如何,你最好提前告知亲友,要继续留在德国治疗。”

  沈如磐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诊室。从离开门诊大楼,到走在通向住院部的林荫道上,她的脑子一直呆呆木木。

  思绪是混乱的,她走几步停下,恍惚觉得应该要和国内的领导说一下现状,可当她刚刚拨出电话,断了弦的脑子反应过来,她立刻切断电话。

  所有人知道她恢复得很好,马上就要回去。现在她改口说要继续治疗,陆楠怎么办?难道要继续违背领导的安排,一个人单人训练,再等她几年?

  不行!

  沈如磐的脑子更乱了。她强迫自己冷静,但是根本做不到。她被难以形容的恐惧深深攫住,曾经支撑她来德国求医、不成功便成仁的勇气荡然无存。

  她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空,虚软地扶着树蹲下,整个人无法控制地颤抖。

  她该怎么办?

  她能怎么办?

  她绞尽脑汁想,拼命地想,却想不出解决之道,好像已经无路可走。

  眼泪无声地夺眶而出。

  这里是医院,来来往往有很多病人,见到她无声痛哭的模样,虽然同情但也无可奈何。

  她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坠,根本收不住。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掉在地上的手机遽然震动。

  她一惊,紧张地看了眼来电显示。

  不是领导。

  而是多日不见的,萧与时的电话。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