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灵牌起色心沈藏珠孟枕星最新列表

我见灵牌起色心沈藏珠孟枕星最新列表

作者小襄

都市言情584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我见灵牌起色心》是由作家小襄所写的言情作品,主角是沈藏珠和孟枕星,小说讲的是孟枕星是梁国公府二公子,在最近他总感觉自己周围有股阴气存在,而后才得知是有女子沈藏珠给他修了个坟,更加令人惊奇的是沈藏珠还抱着他的牌位成了亲,那沈藏珠和孟枕星到底有怎样的渊源?之后又将有怎样惊奇际遇发生.......展开全文

《我见灵牌起色心》是由作家小襄所写的言情作品,主角是沈藏珠和孟枕星,小说讲的是孟枕星是梁国公府二公子,在最近他总感觉自己周围有股阴气存在,而后才得知是有女子沈藏珠给他修了个坟,更加令人惊奇的是沈藏珠还抱着他的牌位成了亲,那沈藏珠和孟枕星到底有怎样的渊源?之后又将有怎样惊奇际遇发生.......

免费阅读

  他志不在此。

  而怀中姑娘,却让他一向坚定的心又起波澜。

  他与她原本就无干系,若不是年幼时魏岿的一番戏言,恐怕也无今日这缘分。

  初时,他听有人嫁了他的牌位,只觉匪夷所思,再加满心的厌烦。只是与她见了一面,却不由自主地随着她喜乐忧愁。

  说来也是机缘,沈家姑娘自嫁了孟章的牌位,心中便视他为夫婿,说话间自然无比,常常不自觉便流露出小女儿姿态,孟枕星志在战场,一向见惯了飒爽如自家姐姐那般的巾帼英雄,亦或是母亲那般贤良温婉的妇人,倒从未有人在他面前讨论俗事,诉说闺中烦心之事,他耳听得这些轻语,恍惚间以为自己真与她是夫妻一般。

  沈藏珠窝在孟枕星怀中,一颗心上上下下,几个念头在心中翻转。

  她重生以来,一直不知所求,直到她遇见孟枕星。

  他到底是什么人?从哪儿来,又要到哪里去?他会为她而停留么?

  思及此节,沈藏珠仰头,却轻轻撞上了孟枕星的下巴。

  察觉怀中人的动作,孟枕星轻道:“冷么?”

  声音被风吹的有些打颤,沈藏珠摇摇头,还未及搭话,却见身旁迅如闪电的,飞过几支箭支。

  孟枕星似乎早有预料,一提缰绳,喝了一声,马儿跑的更快,身后却有马蹄踩着破碎的雨声而来,尤其密集。

  沈藏珠大骇,从孟枕星怀中扭头朝后看去,身后的场景让她大吃一惊——数十匹黑马载了黑衣蒙面之人,一手执弓箭,一手执缰绳,双脚夹击马肚,追在他们身后,若非他们的马快,恐怕早就追上了。

  沈藏珠哪里见过这等场面,心头砰砰直跳,孟枕星却将她的头轻轻往怀里压了压,语气镇定:“别怕。”

  话音将落,箭支却又袭来一波,刷刷穿破雨帘,孟枕星听风辩位,速度虽快,却仍有几支箭险险自耳旁掠过,沈藏珠一痛,摸摸左耳,似乎已经被擦到了。

  孟枕星心下微动,却不慌张,身后那些黑衣人看箭支并不能奈何孟枕星,眼看着就要逼近孟枕星,一人领头自马上腾起,弃弓箭,自腰间抽出软剑,刺向他们。

  沈藏珠轻呼一声,抱住了孟枕星的腰。

  孟枕星早有察觉,松开缰绳,揽住沈藏珠翻腾起身,在空中掠过,滚在一旁的山坳之中。

  身后黑衣人像闻得肉香的野狗,哪肯丢手,扑将而来,各自手执兵器,齐齐围攻孟枕星。

  孟枕星倒是以少对多倒是打掼了,只是要护着沈藏珠,有些踉跄。

  打斗中,孟枕星对上领头的一双眸子,熟悉感顿生,未及深思,对拉着他手的沈藏珠低语:“你先走,找个地方躲避一时。”

  沈藏珠虽不肯,却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徒增麻烦,撒腿便跑。

  有几个黑衣人黑衣人立时便要去去追,孟枕星手执马鞭权当武器,几鞭便将人打的委顿在地,眼见着沈藏珠往远处的树丛而去,放下心来,既已无牵无挂,孟枕星手下更快,几个动作,便将黑衣人一一击打,躺在地上不住的呻/吟。

  孟枕星看向沈藏珠的方向,脚下使力,腾跃而死。

  追至树丛,整瞧见一个黑衣人在沈藏珠身后举起了刀,沈藏珠提着裙子在林子里乱窜,口中大喊着:“……离我远点!”

  孟枕星上前,一掌劈飞了黑衣人,正松下一口气,斜刺里刺出一支箭来,直冲沈藏珠而来。

  孟枕星来不及多想,以身相护,扑倒沈藏珠,肩上却一痛。

  肩射中了他的肩头。

  沈藏珠不知,只觉孟章整个人扑在她的身上,好一会儿才感觉到重量慢慢起身。

  沈藏珠一骨碌自地上爬起来,看孟枕星正从肩头将箭支折断,坐在地上喘了几口气。

  那折断的箭支一头还插在他的肩膀里。

  沈藏珠一把抓起他的手,方寸大乱。

  “……疼不疼?不□□吗?”

  孟枕星轻轻摇头,感受到了她手的绵软纤细,还有紧握的紧张。

  对上她泪水打转的眼眸,孟枕星刚想宽慰她几句,却听周边树丛有异动。

  孟枕星思忖一时,高声到:“薛豹,我知道是你。”

  说着,将沈藏珠护在了身后。

  果见,一个身材瘦小却筋骨结实的玉面男子,领二三十名黑衣人自林中出来。

  薛豹戏谑地看着眼前的孟枕星,还有他身后肩头露出来的绝色少女。

  “二弟,来京城这么久,怎么不知会我这个舅哥一声?我好款待你一番。”薛豹笑的奸猾,却在一步步走向他。

  孟枕星不与他寒暄,道:“你这次下杀手,因公因私?”

  薛豹是征北将军薛成德的第四子,也是孟枕星哥哥,梁国公世子孟执明的妻弟。

  他与孟枕星素来不合,为公,是在战场上,薛豹临阵退却,孟枕星砍了他两个心腹副手,为私,自然是孟执明。

  孟执明贵为梁国公府世子,坐镇晋阳,在外打拼的却是孟枕星,以及三弟孟陵光,四弟孟监兵。

  这几年,抗击乌古斯,打退大月止,皆是孟枕星的战功,又在江湖上笼络了大批义士,一时间风头无两。

  而父亲孟极似乎也更加重视孟枕星,给他的权利更大。

  孟执明心下常常担忧至天明,忧心如何与孟枕星分庭抗礼。

  也暗地里痛下几回杀手,只不过孟枕星在边地护卫森严,未曾得手。

  如今他进京,不好带太多护卫,这也给了孟执明太多机会。

  薛豹心下可惜此次机会措施,面上却不显,眼见着孟枕星好整以暇地站起身,面色无虞,忍下心中愤怒,戏谑道:“明明是我路过此地,见有人追杀二公子,这才出手相助,二弟莫要错认了。”

  沈藏珠闻言有些错愕,这到底是敌是友。

  孟枕星不与他多言,道:“如此甚好,告辞。”牵了沈藏珠的手,便欲走。

  薛豹一声慢着,拦住了二人。

  “这位姑娘好生美貌,莫不是你那未婚小妻子陆什么来着?”薛豹眼带油滑,眼神若蛇般攀上了沈藏珠的面容。

  沈藏珠一面感受到了他的恶心眼神,一面却被薛豹的话所惊讶。

  这薛豹唤孟枕星二弟,纵然是敌人,却也是相熟的,他口中说的孟枕星的未婚妻子……

  沈藏珠心中一凉,只觉得头蒙蒙的,不住的发沉。

  孟枕星却不肯与他多言,领了沈藏珠便走。

  薛豹哪肯,高声道:“二弟不肯道出姑娘的来历,莫非另有隐情?”

  孟枕星看了一眼沈藏珠,眼下隐隐有歉意。

  他抱歉将沈藏珠扯进来,看在沈藏珠眼里,却是抱歉未婚妻一事。

  “薛豹,这姑娘与我几面之缘,并非未婚妻。”孟枕星坦然相告,正待离去,却感觉手中的那一抹绵软纤细滑出,收回她的袖中。

  薛豹看到姑娘的手自孟枕星的手中滑出,心下得意,调笑道:“姑娘怎么称呼,不若今日我送你回去。”

  沈藏珠冷哼一声,面色如霜似雪,早无之前的和煦。

  她转身便走,孟枕星不知她意,随着她而去。

  薛豹望着二人的背影,恨恨地涂了一口浊水,道:“快马送信回晋阳!”

  他与孟枕星早就撕破脸面,如今不趁他在京城的时机解决掉他,回去晋阳更加是难上加难。

  孟枕星肩膀痛楚,再加之雨水的浇灌,更觉刺骨之痛。

  沈藏珠提着湿重的裙子,只觉心头一片灰暗。

  几面之缘罢了。

  更何况他还有未婚妻。

  这几日,她的行径在他眼里,都是可笑吧。

  沈藏珠只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孟枕星不知她为何沉默不语,独自行路,也不知说什么。

  这般路程,也不知要行多久,孟枕星翻身上马,向她伸出手去。

  沈藏珠倒是识时务的,荒郊野岭,纵是生气,也要安全回家才是。

  一路疾驰,一路无话,直驶到青鱼街珍珠巷才停下。

  沈藏珠下了马,快步上了门前的高阶,拍了几下门环,这才回身向孟枕星道:“以后有缘再见吧。”

  她神情决绝,眼神却低落,嘴巴紧珉,似乎有些神伤。

  孟枕星不解其意,默默一时,道:“快回去吧。”

  门已开启,沈藏珠侧身进了门,却在关门的那一刻,深深的看了孟枕星一眼。

  孟枕星顿足,沈藏珠又自门中探出头来,轻声问他:“你有未婚妻了?”

  话音将落,一旁却跳出个破衣烂衫的小子,哭声道:“姑娘,我活着回来了,我打听到伯府……”

  严能,回回派他出去做事,总要搞得像个要饭的一样回来……

  沈藏珠打断他的话,眼神示意他进去,严能看了看孟枕星,又看了看沈藏珠,闪身进去。

  孟枕星捕捉到严能话语里的伯府二字,蹙眉。

  沈藏珠把严能赶进去,挑眉看向孟枕星。

  孟枕星点头,道:“未曾有。”他捕捉到沈藏珠眼睛里的一丝欣喜,心中微叹,复又道,“但我不日将要求娶陆太傅的孙女陆知稔。”

  陆藏珠心下一痛,便要站立不住,她用手扶着门框,面容在雨中愈发地苍白。

  “……原来你便是梁国公府的二公子。”

  二人默默,沈藏珠忍住心中的怒意,轻声问他:“你们曾有婚约?”

  “未曾,但我年幼时一句戏言天下皆知,若不求娶,恐她遭天下耻笑……”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见沈藏珠面容已变,大颗大颗的眼泪自眼中滚落,直流过脸颊,再往下滴落。

  “是,你为着一句戏言,怕她遭受天下耻笑,便一定要求娶她。”沈藏珠声音虽轻,但却在颤栗,“我因你青龙寨被掳,又被戏言被你小青龙孟章玷污清白,已然遭受四年的诋毁,更遑论……”

  更遑论上一世,她因清誉被毁,举家搬迁,错眼看人,嫁入永昌伯府。

  一杯毒酒,屈辱而亡。

  可笑的是,这男人却要去为她人去负责。

  诚然,他并没有玷污与她,可满淮左皆知,商邑县令家的四姑娘被青龙寨的六当家夺了清白。

  她说不下去,想不下去,默默哭了一时,将门轻轻掩上。

  门中传来一声轻语,决绝而冷洌。

  “只当我嫁的是青龙寨孟章,他曾与我有污名,如今我嫁了他的牌位,也算全了我的清白。孟枕星,我不识得……往后,只当陌路罢。”

  莫名的,孟枕星心中一痛。

  肩背上的箭还在肉中,痛楚的感觉却从心底涌上。

  她说的没错儿。

  一句年幼时的戏言,天下皆知的是陆知稔的才貌。

  可他当年在商邑劫狱,之后带来的却是一个女子的名节。

  诚然与他无关,可当年的流言他不是不知晓,只不过他当时不以为意而已。

  孟枕星敛眉,心下却方寸大乱,不知何往。默默坐在马上,也不知坐了多久。

  过了一时,山风便领了几个护卫前来,看到孟枕星肩头有血迹,还未来得及闻讯,便被孟枕星的冷洌眼神击退。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