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姑她不想和亲水听雨尚锦楼完整版

村姑她不想和亲水听雨尚锦楼完整版

作者姽婳人间

综合类型343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村姑她不想和亲》是由作家姽婳人间所写的古代言情作品,主角是水听雨和尚锦楼,小说讲的是从小命运悲苦的孤儿水听雨在养父母死后遭受婶婶一家欺凌对待,最后被人贩子拐走的她幸运被人所救,而后阴差阳错来到皇宫才得知自己竟是当朝长公主,那成了公主后不得已面对和亲的水听雨会做何惊人举动?展开全文

《村姑她不想和亲》是由作家姽婳人间所写的古代言情作品,主角是水听雨和尚锦楼,小说讲的是从小命运悲苦的孤儿水听雨在养父母死后遭受婶婶一家欺凌对待,最后被人贩子拐走的她幸运被人所救,而后阴差阳错来到皇宫才得知自己竟是当朝长公主,那成了公主后不得已面对和亲的水听雨会做何惊人举动?

免费阅读

  水听雨还是胡氏去世前学过绣艺了,后来在樊氏手底下过活整天都忙着干活下苦力,这期间根本没有时间做不需要下力的绣活,因此很珍惜这个机会。

  钟尚宫入府以后,先是让水听雨自己绣了一片水仙花叶子,拿着她绣的水仙花叶子,钟尚宫很欣慰:“针脚虽然还有些稀疏,但是不难看出姑娘还是掌握了蜀绣的精华。”

  水听雨心生佩服,单单从一片叶子就可以看出她绣的是蜀绣,钟尚宫的功力果真不凡。钟尚宫斟酌了一下才决定:“我擅长的是苏绣,蜀绣却不是擅长的,但我看姑娘绣蜀绣能绣得极好,咱们还是一起学蜀绣吧,这长安城的大家闺秀估计也没有几个会蜀绣的,咱们要么就不学,要么一学就学到无人能及。”

  水听雨被她的好胜心所触动,心道:难怪她能做司制,难怪她能升为教习尚宫,时刻保持这样的好胜心并不是坏事吧?

  接连练习了几日撒针后,这日水听雨正坐在西次间临窗的绷架前绣芙蓉锦鲤图,远远的却传来请安唱福的声音:“长公主殿下万安!”

  “给本宫让开,我要看看那个贱婢!”自称本宫的自然是宛华长公主无疑。

  钟尚宫和水听雨忙迎了出去,宛华长公主已经进了正厅,水听雨忙福了福身:“民女水听雨参见长公主殿下。”

  孙新华衣袂带风的行至正位上坐下,方才扯高气扬的下令:“转过身来,抬起头给本宫看看。”

  言栩死后,孙新柔到底放不下这几年的感情,很是伤春悲秋了一段时间,这期间她也没有心思去找尚楚雄,只一味的顾影自怜。直到有一日她晕倒,太医给她诊出了喜脉,她才惊慌失措的去找尚楚雄,结果尚楚雄淡淡的问:“公主,你忘了吗?我们之间每次行完周公之礼都是你自己执意要喝绝子汤的。怎么?你忘了吗?除了本王,你还和别人行过周公之礼。”

  孙新柔望着他淡淡的神情,听着他冰冷的话语,前所未有的惊慌,无助的问:“那本宫的孩子怎么办?本宫还没有大婚,怎么能有孩子呢?”

  尚楚雄淡淡道:“不能有就把他杀掉,反正本王不会认这个孩子,有本王在,任何人也不敢娶你,这个孩子即使生下来也没有父亲,何必让他出来遭受世人的嘲笑呢?”

  那日,孙新柔才知道摄政王知道了她和言栩的事,她心里慌得要不得,害怕自己已经失去了摄政王的心。

  孙新柔知道,若有摄政王给她撑腰,她这个公主就是个摆设,谁都能不把她放在眼里。她于是忍痛打掉了言栩的孩子,试图挽回摄政王的心,可每日宫人去请摄政王来看看她都无功而返。

  渐渐的,有那学舌的宫人在她面前说,摄政王府养了一个和她有几分像的姑娘,而且摄政王十分的宠爱她,不仅把她放在自己院中养着,还每日与她一同用膳。

  今日是孙新柔小产后头一天下床行走,她便迫不及待的跑来看这个贱婢。

  水听雨抬起头,先是一愣,心道:宛华长公主的确如人们传扬得那么美丽,且那眉眼五官怎么看怎么眼熟?只是她看上去异常憔悴,这份憔悴与这份美丽一样的嚣张跋扈,咄咄逼人得仿佛这是她与生俱来的气质。

  孙新柔高高的坐在主位上,也同样在打量下首站着的少女,她的确与自己有几分像,只是眉眼分明还没有长开,哪里会有自己美丽嘛?她一壁这样想一壁又细细打量她的衣着,只见少女穿着橘红色秀凌花纹的对襟束腰上衫,下着玄色坠地长裙,裙长七尺,分明是郡主以上爵位才可服用的尺头。孙新柔那个恨啊,当即就走上前去扇了水听雨一耳光,打得水听雨泪眼汪汪。

  倒不是水听雨没有挨过这样的打,而是这个打挨得莫名其妙!

  水听雨摸着高高肿起的脸,看向孙新柔,只冷冷问:“不知民女犯了何罪,竟惹得公主亲自动手打我?”

  孙新柔冷笑道:“本宫打你还需要理由吗?本宫就打你这个贱婢了,怎么了?你这样的贱婢本宫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你能奈我何?”

  连日来的幸福感觉此刻烟消云散,水听雨闭了闭眼,心道:没错,不管她拿多少月银、穿多好看的衣服、有多少人伺候,在宛华长公主面前都是任她宰割的鱼肉,她要将自己怎样就能将自己怎样,只凭她心情。

  许是好日子过久了,水听雨越想越伤心,哭着福了福身道:“民女见公主憔悴不堪,定是病得不轻,断不会无缘无故来打骂民女,还望公主不吝赐教,民女一定知错就改。”

  孙新柔冷笑道:“好啊,你改呀,你的错就是不该住在这王府,所以你给本宫滚出王府啊!”

  钟尚宫旁观了半天,上来劝道:“阿雨姑娘可是摄政王悉心养育在身边的孩子,公主万万不可对她无礼。”

  孙新柔蛮横霸道惯了,讽刺道:“眼见着摄政王的心来了这里,所以钟尚宫就来这里谄媚了,这风向也看得太准了。”

  水听雨听她越说越不像样,忍不住反驳道:“民女和摄政王情同父女,不是公主想得那样。”

  孙新柔一眼憋过去,就见她两只大眼里包了满满的泪水,被她打的那半边脸高高肿起,说不出的我见犹怜、娇羞怯怯。

  孙新柔恨极了她的“我见犹怜”,只道尚楚雄定是被她的这番狐媚魇道迷了心思,扬起手又想给她一巴掌来给她脸上来个对称,却被一人稳稳的捉住手腕。

  孙新柔心下一沉,电光石火间以为被尚楚雄瞧见了自己的飞扬跋扈,转首却发现来人却是尚锦楼,她暗暗松了一口气。其实私心里,孙新柔对尚府里所有人都存了忌惮,只是公主的骄傲不允许她自己承认而已,却偏偏对尚锦楼的忌惮最小。

  孙新柔将手从尚锦楼手中抽出来,讥诮道:“莫非锦阳侯和王爷有聚麀之癖?”

  尚锦楼素日不喜宛华长公主勾搭父亲,又有她刺杀兄长在前,此番她更是污蔑他们父子至此,当下便毫不客气的冷笑道:“别把天下人都想得和你们皇家一样龌蹉!”

  孙新柔一噎,颤着手指指着尚锦楼道:“你放誓,居然敢对本宫出言不逊!”

  尚锦楼却像是惹到了极点,怒道:“小侯说便是说了,怕公主咋的尚府不欢迎公主,请公主出去!”

  孙新华长这么大还没有谁敢明目张胆的骂她,更没有人敢把她从什么地方撵出去,气得满脸通红,胸口之气更是一寸一寸的往下掉,呼都呼不上来,两眼一白,便直挺挺的晕倒在了地上。

  尚锦楼俊脸一白,他并不知道宛华长公主小产之事,心道:哪里有人吵架吵不过就装晕倒的呀?忙上前查看。绿萼一看自家公主晕倒,一把将尚锦楼推开,指着尚锦楼道:“大胆锦阳侯!你居然敢害公主晕倒。”太极殿后的一间官署内,小小的义兴帝正摇摇欲坠的打着瞌睡,尽管尚书省的官员们议事的时候总是声如洪钟。

  官员们亦自动忽略掉他的存在,他仿佛壁画中观音菩萨座前的那个善财童子......也就一摆设。

  但尚书左仆射张世安看着小皇帝这样更加忧心如焚,现在内忧外困如此,天子却在酣睡!

  兵部尚书杨俊正悲愤的讲述前方战报:“右翊卫将军颜良率领七万精锐刚到上谷,就被佯装害怕逃窜的幸勋部折返围剿……当时碰上遍地浓雾,两军辨认不清,朝廷的部队撒腿就跑,自相践踏,死了三万多人,颜良带着两千人逃走,剩下的部队全被打败......”

  张世安用眼角余光看看坐在侧边的尚楚雄,故意暴喝一声:“败类!”

  义兴帝被这一吓,惊恐万状的从睡梦中醒来,忙问:“怎么啦?”

  张世安咳嗽了一声。拱手道:“臣张世安奏请皇上任命镇国公尚锦梁为左武卫大将军,带兵一万围剿幸勋。”

  尚楚雄正经危坐,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张世安向来是他的政敌,尚楚雄一直留着他可不是因为要保持自己不杀忠臣的好形象,而是他在政令的推行上确实精明强干。他今日如此低级的“打压”尚氏一族,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尚书右仆射袁光冷笑道:“幸勋骑兵就有两万,步兵也有七万,区区一万兵力是去围剿幸勋呢还是被围剿呢?”

  张世安却不慌不忙,分析道:“幸勋的主力是河北各路盗匪,他聚集这些盗匪沿路屠杀抢劫当地百姓,焚烧房屋,很不得民心,想来诛杀他难不倒镇国公。”

  义兴帝稚声稚气道:“镇国公重伤未愈,安可领兵出征?”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