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一点见苏钱钱免费无删

晚一点见苏钱钱免费无删

作者苏钱钱

都市言情482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苏钱钱精心打造的青春言情小说《晚一点见》正在强档上市中,这部人气新书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宁晚、孟见,《晚一点见》中的是校园到都市的场景转变 ,空中救援vs急诊医生的成长设定真的太励志了~作者苏钱钱妙笔生花,呈现出不一样的光彩,令人眼前一亮。更多精彩阅读尽在御龙小说网,一起来看看这部苏钱钱所著的精彩小说《晚一点见》吧!展开全文

      苏钱钱精心打造的青春言情小说《晚一点见》正在强档上市中,这部人气新书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宁晚、孟见,《晚一点见》中的是校园到都市的场景转变 ,空中救援vs急诊医生的成长设定真的太励志了~作者苏钱钱妙笔生花,呈现出不一样的光彩,令人眼前一亮。更多精彩阅读尽在御龙小说网,一起来看看这部苏钱钱所著的精彩小说《晚一点见》吧!

免费阅读

  上晚自习的时候,老田特地来班上强调了一遍安全问题,并且告知所有人,近期出行最好找同伴一起结行。

  由于恶劣事件发生在宁晚每天回家必须经过的北宁巷,下课后郑允特别担心她:“要不你跟你爸说说,最近几天别回南岛花园了。”

  宁晚想了想:“再说吧。”

  她回家只有北宁巷一条路可以走,穿过巷子再过个马路就能到,一个人走了这么久宁晚很清楚这条路的环境,因为年代久远,里面又都是待拆的老房子,的确,晚上的巷子是寂静冷清的,唯独几只流浪猫散发生气。

  宁晚从教室出来,正犹豫着要不要给爸爸裴晋诚打个电话,裴皎皎从对面跑过来喊她:“姐!”

  她应该也是被老师告知了昨天的事,所以才特地跑来宁晚的教室门口等她下课。

  宁晚看到妹妹就笑了,她想起包里还有一块上次西米给的牛奶糖,翻出来拿给皎皎:“你怎么来了?”

  裴皎皎喜欢吃甜的,马上就接过来拆开糖纸:“姐,你今天就别回南岛花园了,又没人陪你一起走,多危险啊。”

  两姐妹并排走在学校里,宁晚低头看着地面,过了会低声自语道:“我不回南岛回哪里。”

  “回我们家啊!”

  裴皎皎声音明亮,话音刚落便撞上宁晚冷然抬头的目光,她顿时反应过来自己的用词不当,表情僵住,又慌忙来拉宁晚:“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们,我和你的家……”

  情急之下裴皎皎去打自己的嘴:“让你乱说让你嘴笨!!!”

  “好了。”宁晚拽住她的手,淡淡笑了笑,“我知道你没有那个意思。”

  虽然皎皎口直心快没有恶意,但她的话却让宁晚犹豫不定的心反而释然起来。

  那儿的确不是她的家,就算勉强去了,她也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吧。

  裴皎皎见宁晚不说话,心里懊恼极了,她耷拉着头跟在姐姐身后,正想着说些什么来缓和自己刚才的口误,忽然听到前面有男生的声音:

  “怎么才来?”

  裴皎皎好奇的抬头去看,发现前面的樟树下靠了个男生,他身材高挑,左肩上背了一个黑色的背包,脸映在明暗交错的光线下,看不清楚,直到宁晚走近后,整个人才懒洋洋的直起身,从斑驳树影下出来,亮出痞帅散漫的脸:

  “我等你半天了。”

  裴皎皎愣了下,孟见?

  很快更让她惊奇的是,宁晚居然走上去跟孟见搭话,语气亲昵:“不是说好了谁先到就等对方吗。”

  裴皎皎:“???”

  这是……

  宁晚这时才好像想起了什么,回头指着孟见跟裴皎皎说:“有他陪我呢,你不用担心。”

  裴皎皎呆呆的看着两人:“你们……”

  “你早点回家,注意安全,我先走了。”

  不等妹妹再多问,宁晚拉着孟见的胳膊快速离开。

  正是放学的时间,学校里黑压压的一片,或许是因为小巷的事,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很紧张沉重,大家低着头,胆小的女生互相挽着手,谁都不敢多做停留。

  宁晚和孟见就这样走在人流中。

  孟见走得不快,手插在裤兜里,时不时用眼睛瞥一眼宁晚,见她一直垂着头好像在想什么,也不好去打断她。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走到北宁巷巷口,校门的大马路上热闹熙攘,一拐弯到了这就明显感受到了阵阵阴冷,偶尔才有一两个学生或家长匆匆跑过。

  宁晚停了下来,终于抬头解释:“抱歉利用了你,刚才是为了让我妹放心我才那么说的。”

  孟见淡淡的哦了声,“然后呢。”

  “没有然后。”宁晚没什么表情的从书包里拿出一瓶辣椒水握在手里:“我现在要回家了,再见。”

  她说完便孤身进了巷子,孟见看到她偷藏在手里的东西,嘴角轻轻勾了勾,也没再强求说些什么,淡定跟了上去。

  宁晚一直知道孟见跟在她后面,开始她不想理睬,可走到半路还是沉不住气回头:

  “你别跟着我。”

  “谁跟着你了?”孟见走自己的路:“我回家不行么。”

  宁晚马上追问:“那你家住哪?!”

  孟见顿了顿,懒懒的口气:“南岛花园啊。”

  “……”

  MW集团旗下开发了许多楼盘,城里最出名的全智能设计高端楼盘也是他们的作品,之前宁晚听郑允说过,孟见家就住在那个楼盘,进门刷脸,自动停车,每户都有生活机器人服务。

  现在他竟然胡诌自己住南岛花园这种老房子?

  宁晚不傻,她清楚的知道孟见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少女的心思是敏感的,却也是脆弱的,这些年来追自己的人不是没有,从初中开始就有男生排着队的追她,有些是真的喜欢,礼物情书一堆堆的送,人却不敢上前说两句话。有些却只是抱着打赌挑战的心思,卖弄两天发现没戏便觉得无趣离开。

  宁晚一直觉得,十七.八岁的所谓喜欢幼稚又讽刺。

  她不想跟孟见纠缠,也不想去指出他住南岛花园这么荒谬的谎话。夜深露重,还有未知的危险可能,为了自己,也为了身后跟着自己的那个人,宁晚只能低头加快脚步走。

  第一天,孟见把她护送到家门口,等宁晚进门转身再想看看他时,他却不声不响消失在夜色里,好像从不曾来过一样。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就这样持续了半个月,恶意事件带给学生们的恐慌早就慢慢褪去,大家最终把它当成偶然事件,恢复了正常的上学玩耍。可孟见却还是坚持在每天晚自习后,提前在北宁巷门口等宁晚。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宁晚似乎也默认习惯了这样的跟随。

  开始那几天孟见会在等到她之后随意的说些有的没的,宁晚却不搭腔,不理他,再后来两人就一前一后沉默同行,原以为会一直保持这样相安无事的距离,可就在昨天孟见跟在她身后咳了两声后——

  宁晚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狠狠的跳了两下。

  当时她马上转身,看着离自己一米之外的孟见,犹豫的皱眉问:“……你感冒了?”

  孟见无所谓的摇头:“没。”

  “……”

  今天,是孟见送宁晚回家的第十六天。

  晚自习打了下课铃,老师拖了十五分钟的课,宁晚紧赶慢赶的跑到巷子门口时,却没有看到孟见的身影。

  意外的是,孟见的朋友之一——靳宸背着包站在那。

  见她脸上疑虑,靳宸走上前解释道:“宁晚,见哥病了,重感冒,下午被他爸妈接走去医院了,他让我和于修今晚送你。”

  “……”想起昨天他的咳嗽,宁晚的心猛地收缩了一下,忙问:“他没事吧?”

  “不清楚,但下午走的时候在医务室那边量体温都快40了,所以学校才赶紧通知了他家长。”靳宸摸了摸后脑勺:“本来于修也来了,可等了半天你都没出现,他家里催的紧,只好先走了。”

  宁晚很是抱歉:“不好意思,刚才老师拖堂了。”

  “没事,那我们快走吧!”

  “其实不用了。”宁晚觉得有些不自在:“我一个人可以的。”

  “不行,见哥说必须送。”

  “……”

  宁晚和靳宸不熟,路上没怎么开口,倒是靳宸哔哔叭叭的,围绕着孟见说了没停,一会说他曾经把送情书来的女生气哭,一会说他特别喜欢吃大白兔奶糖,后面又夸孟见全身上下样样厉害,或许是说起了劲忘了宁晚是个女孩子,靳宸有些话没过脑子就说出口:

  “你知道吗,之前我们好几个哥们上厕所还偷偷比较过,哈哈,阿见那.话.儿也太厉害了……”

  靳宸说着说着声音忽然变小,反应过来自己蹦跶过了头,他尴尬的笑,挣扎着把话圆回来:“呃,我是说……见哥体力好,肾气足。”

  宁晚脸颊热,假装无事的拨了拨头发,轻轻的恩了声。

  离出口还有一百米,已经能看到那头马路上的灯光,靳宸手机忽然响,电话那头似乎是他的家人在催促什么,挂了后宁晚马上说:“你快回家吧,我快到了,没事。”

  靳宸犹豫了下,但他也看到了不到一百米处的亮灯,顿了会他问宁晚:“你一个人可以吗?”

  宁晚点头:“放心,我一个人走这条路走了快两年了。”

  “……好吧。”

  靳宸跟她道别,转头朝回走。

  宁晚在原地看了一会他的背影,脑子里走神的想着什么,没多久,她又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去乱想。

  背过身,她独自走了几步,就在快要出巷子的时候,昏暗中一个身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慢慢的与她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宁晚很快发现了不对劲,她察觉到身后有人,却不敢贸然回头,心跳慢慢快起来,她暗中伸手去口袋里拿辣椒水,可摸到空空的口袋才想起今天下课后因为怕孟见等,她没像往常一样把辣椒水从书包拿一瓶到外衣口袋就匆匆跑了出来。

  辣椒水还在身后的书包里。

  现在去拿,说不定会直接惊动到身后的人。

  宁晚咽了咽发干的喉咙,冷静下来,现在最多还有五十米就可以出巷子到大路,那边来往的人多,就算有什么情况也可以向路人求助。

  她也不敢跑的太明显,只能暗暗加快脚步,就在差几步到达马路边时,一道黑影闪过,迅速捂住了她的鼻子和嘴,并拖着她往暗处走。

  宁晚眼睛瞪大,下意识的去挣脱,可她却使不上一点力气。那应该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力量,自己在他面前毫无抵抗的可能。

  她被捂着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喊声,被拖往一处危房时,她看到门口有一截拆了一半的柱子,便死死的抱住,同时把书包甩下肩,打算趁乱拿防身工具。

  歹徒不知道宁晚要掏什么,加上她一直反抗,自己也慌了神,更加用力的去摁宁晚的口鼻,宁晚渐渐开始呼吸困难,失去氧气的支撑,她意识变得模糊,抱着柱子的手也软了下来,直到最后彻底松开,书包也无力的掉在地上。

  “……”

  宁晚感觉身体很重很重,眼前全是白色的光。

  她绝望的在心里喊沈宁的名字:“救我,妈……”

  暗夜黑沉阴森,像是罪恶的帮凶,宁晚被捂得死死的,呼吸不到一丝空气,极度缺氧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听不见也看不见,甚至几秒钟后还出现了幻觉。

  她竟然看到孟见出现在自己面前。

  还看到他从地上捡了一块砖,双眼通红的冲自己飞奔而来,紧接着不知发生了什么,自己沉沉的倒在了地上。

  本能的求生欲让宁晚在获得自由后大口的呼吸着,窒息带来的空灵感也开始恢复,由远而近逐渐清晰的声音传进耳里——

  “哥,别打别打!!”

  “求你了!”

  宁晚缓缓坐起身,模糊的看到就在自己旁边不远处,一个陌生男子额角全是血的蹲在地上求饶:“我只是想抢点钱用一下,我错了我磕头!别打了……啊!!!”

  只是短短的几分钟,宁晚却好像丧失了记忆,现在男子的惨叫声让她彻底清醒过来。

  她马上想起刚才自己经历的惊心动魄,虽然眼前那个歹徒好像被人控制住了,可这样的破巷危房里,谁又说得准另一个正在打他的男人是好是坏。

  说不定是分赃不匀呢?

  宁晚悄悄把书包够回来,从里面找到辣椒水握在手里,随后跌跌撞撞的站起来,正想趁两人不注意时离开,黑暗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唤她:

  “你去哪?”

  那声音虽然带着沙哑的疲惫,却还是让宁晚心跳一顿,她愣住,随后不敢相信的回头,稳稳的迎上了那双夜色下清明冷峻的眸子。

  此刻因为空气中漂浮的血腥味,那双眼睛染上了几分让人畏惧的狠戾。

  孟见慢慢走到她面前,丢了手里还在滴血的砖头,因为愤怒,他的胸口仍然急促的起伏着。宁晚看着他,巨大的震撼和惊愕让她说不出话,她不禁开始怀疑眼前的一切是否只是自己生死关头潜意识发出的幻觉,可直到一双有温度的抚上她的头发低声说——

  “没事了,别怕。”

  她才猛然惊觉——是真的。

  那个在自己就快要窒息,朦胧中中朝她走来的人,真的是孟见。

  ……

  报了警,录了口供,忙完这一切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

  宁晚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却睡不着。

  一闭上眼,她脑子里全是孟见的脸。

  他看上去总是轻佻散漫,甚至有些霸道无赖,可宁晚不得不承认他也有温暖体贴的时候,陪她扫厕所,守着喝醉的她,怕她有危险一直默默送她回家等等。

  这些宁晚都可以理解。

  但她不能理解的是,男女之间,即便动了青涩的情愫和爱慕,可像今天孟见自己都发着高烧,而且还拜托了朋友的情况下却还是不放心的过来接她,甚至在发现她的危险后根本没有要退缩,反而发了疯的从歹徒手上救回她。

  彼此不过认识几个月而已,这样不顾一切的感情真的太重了。

  宁晚想不通,她心里很乱,既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也有对孟见感情的不知所措。

  夜很深了,周围能听到风吹过的声音,宁晚趴在阳台上发呆,眼前飘过几片树叶,她漫无目的的跟着叶子飘舞的方向看,视线最后停留在某处,宁晚愣了愣,忽然发现了什么,惊讶的直起身。

  隔壁的隔壁,当年那个小男孩的家,已经很久没人居住的房子,竟然亮起了灯?

  宁晚认真看了很多次,的确是男孩的家!

  她莫名有些激动,九岁那年发生了太多事,如果说唯一能有一件开心的,便是自己救了那个男孩,她原本以为可以和他成为朋友,可后来却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联系。

  宁晚抑制不住内心的雀跃,她匆匆跑下楼朝男孩家走过去,走到他家门口,看到一楼二楼都亮着暖黄的灯光。

  她心跳不可抑制的变快。

  是他搬回来了?

  如果是,他还记得自己吗?

  宁晚内心澎湃起伏,好像时间瞬间就回到了那一年,她站在门口看了许久,最终说服自己,缓缓的走上去。

  她按下门铃,叮咚声响了两次后,里面的人开了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