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年少的欢喜陈惜免费无删

你是年少的欢喜陈惜免费无删

作者陈惜

都市言情422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治愈系言情小说《你是年少的欢喜》的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木、施桐,作者陈惜的文通俗易懂,却又不失文采。作者陈惜精心编写的都市言情小说《你是年少的欢喜》正在火热上市中,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陈木施桐之间的故事,《你是年少的欢喜》内容概述:陈木轻轻嗤笑一声,不就升个高中,说得像考清华北大一样。他听得烦,撇撇嘴,手肘搭在课桌上,撑着脑袋发呆。施桐也在开小差,班主任的话翻来覆去就那几句,她听着听着就自动屏蔽掉,耳朵里是外面的哗哗雨声,以及刚才她填表格时,他那低低的一声“啧”.....展开全文

      治愈系言情小说《你是年少的欢喜》的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木、施桐,作者陈惜的文通俗易懂,却又不失文采。作者陈惜精心编写的都市言情小说《你是年少的欢喜》正在火热上市中,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陈木施桐之间的故事,《你是年少的欢喜》内容概述:陈木轻轻嗤笑一声,不就升个高中,说得像考清华北大一样。他听得烦,撇撇嘴,手肘搭在课桌上,撑着脑袋发呆。施桐也在开小差,班主任的话翻来覆去就那几句,她听着听着就自动屏蔽掉,耳朵里是外面的哗哗雨声,以及刚才她填表格时,他那低低的一声“啧”.....

免费阅读

  初三下学期开学报到那天,狂风暴雨。

  施桐经过长满爬山虎的综合行政楼,到达教学楼门口,她收了伞,朝着地面甩了甩伞上的雨水。

  雨确实大,即便撑着伞,施桐的肩膀还是湿了一半,她却丝毫不在意,只随手在肩膀上抹了两下,往自己班的教室走去。

  刚走到教室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一个男孩一本正经的说话声:“李老师,我真的写了十篇作文,都怪我家狗太不懂事儿,乱翻我书包,结果把我的作文本咬了个稀巴烂。”

  这话说得可真让人难以置信。

  “其他科的作业怎么没事?”

  “那是,那是小黑有眼光呗,知道我作文写得最好。”

  “你有这编故事的工夫,都能写两篇作文了。”

  “李老师,我没编啊,您别冤枉我,天地良心。”

  教室里一片哄笑。

  施桐微微勾起唇,似乎是轻笑了一下,随即她紧抿嘴巴。

  “啪”,板擦重重拍到讲桌上,打断了底下学生的笑声。

  李老师正待再说些什么,施桐推门走了进去,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施桐。

  施桐看向讲台,目光正撞上男生黑得发亮的眼睛,心脏倏地一紧,脸颊发热。

  他只是随意地瞥了她一眼,然后转向老师。

  施桐走到讲台跟前,取下肩上的书包,书包也湿了一大片,好在是防水布料。她掏出作业放在讲台上,缴了费,低头认真填写表格。

  男生没得到回座位的命令,百无聊赖,目光从身边女孩柔软的发顶移到一双白皙细嫩的手上,好小的手。

  啧,字还挺好看。

  他本来是在心头暗暗赞的,一不留神,声音漏了出来。

  施桐手顿了下。

  李老师向男生投去严厉的目光:“明天放学之前把作文补齐,交到我办公室来,还有这一个月你跟着各个小组一起做值日。”

  男生讨价还价:“一天时间哪儿够,那我得通宵写,万一猝死了怎么办?李老师宽限两天呗。”

  “陈木,别跟我嬉皮笑脸,没叫你请家长就是好的了。”李老师揉了揉太阳穴,“最迟星期五早读课之前交上来,别搁这儿杵着了,赶紧到你座位去。”

  陈木闻言,毫不犹豫转身,单肩挂着书包,迈着大长腿,往教室最后一排走去。到了座位旁,他拉开凳子,大大咧咧一屁股坐下去。

  他前桌的余波回头,说:“木哥,老班头上冒青烟了你看见没,论气人,我就服你。”

  陈木把书包塞进课桌里,挑着眉,不置可否。

  余波说:“你竟然敢不写老班布置的作文,胆儿肥。”

  陈木耸肩:“我写了啊,没听见?”

  余波哈哈笑:“听见了听见了,小黑厉害死了,木哥的作文都敢搞破坏。”

  陈木笑了一声,余光中,纤瘦的女孩坐到教室另一侧靠窗的角落里,被同桌岳俊峰庞大的身躯完全遮挡住了。

  他愣了愣,长臂一伸,百无聊赖趴在桌子上,没劲啊。

  学生到齐后照例开班会,讲台上班主任李老师滔滔不绝,着重强调只有最后半年了,升高中关键就靠这半年,要求大家把时间花在正事上,抓紧功课,努力学习,不要到头了临时抱佛脚。

  陈木轻轻嗤笑一声,不就升个高中,说得像考清华北大一样。他听得烦,撇撇嘴,手肘搭在课桌上,撑着脑袋发呆。

  施桐也在开小差,班主任的话翻来覆去就那几句,她听着听着就自动屏蔽掉,耳朵里是外面的哗哗雨声,以及刚才她填表格时,他那低低的一声“啧”。

  她脑子里浮现出那双黑得发亮的眼睛,镶在男生五官立体的脸上,让人心脏怦怦直跳。

  他是大家公认的班草。

  一副好皮囊还真是挺有优势的。别看陈木经常惹事,也没见班主任多烦他,反而还时时刻刻关注他。

  施桐正这么想着,粉笔头划出一道抛物线,准确无误地落在陈木课桌上。

  “陈木,你给我把耳朵里的东西取出来,站着听讲。”

  施桐看过去,只见陈木漫不经心地从耳朵里抠出两团白色的东西,用脚把凳子往后踢开,耷拉着肩头,懒洋洋站起来,一脸的无所谓。

  李老师皱了皱眉头,倒没再说什么,继续长篇大论讲起来。

  施桐看回讲台,定格在李老师鼻头上的黑斑上,也不知怎的,无声地笑了笑。

  开学第一天也没上课什么的,加上下大雨,开学典礼直接取消了。班主任苦口婆心地讲了大半天,然后发了新书,全体同学一块做好清洁大扫除就放学了。

  走出校门,风刮得更大,雨下得更急。

  施桐两只手抓紧伞柄,伞似乎也跟她作对,呼啦呼啦,要飞起来似的,她的肩头再次被打湿。

  陈木和余波分别后,看见的就是女孩努力与伞抗争的画面,觉得有点搞笑。

  事实上他也笑了。

  他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那双白白细细的手,手背上沾满雨水,湿漉漉的。

  陈木叫她:“喂。”

  她停了停,把伞挪开一些,惊愕地抬起头。

  伞沿忽然翻上去。她“啊”了一声,急忙抬手翻下来。

  陈木愣了一秒,因为她那双无辜而清澈的眼睛。

  然后他动作迅速地把自己的长柄伞给她,顺便拿过她那把小花图案的伞,说:“明天拿到教室还我。”

  她的伞骨折了一根,塌下一个角。他也不在意,转了一圈移到前面,挥挥手走了。

  施桐目瞪口呆,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所以,刚才他们是怎么换的伞?

  陈木的伞很大,遮两个她都绰绰有余。

  施桐将伞撑得很低,她太单薄了,上半身完全笼罩在黑色的伞布底下,给人看见的,就是两条笔直纤细的长腿。

  鞋底带起水花,打湿了裤脚。

  施桐最后看了眼远处雨雾中那道挺拔的身影,她从前面的路口拐进小胡同。

  不到五分钟,施桐进了家门,她去阳台晾雨伞。

  施母周虹正好在那儿收衣服,看见了问她:“这是谁的伞?你的伞呢?”

  施桐说:“我的伞坏了,这是我同学的。”她顿了下,“妈妈,可以吃饭了吗?我好饿。”

  周虹把衣架挂回竿上,说:“就等你回来了,你先回屋换身干衣服,身上都快湿透了,赶紧的,别冻感冒了。”

  施桐虽然觉得母亲说得夸张,但她乖乖地说:“好。”

  而陈木全身上下才真的是湿透了,他个子高,虽然身体还没有完全长开,但比起施桐来显然宽大许多。

  她的伞本来就小,折了一根伞骨,更加经不起风雨。陈木握紧了,往下挪了挪,加快脚步。

  视线中,伞面的小花承接着雨水。

  他心里暗暗道:女孩子就是女孩子,一把伞都要用漂亮的,中看不中用啊。

  陈木家比施桐家稍远一点,但也不过十分钟路程。一进屋,一条黝黑壮硕的狗“汪汪汪”叫着扑过来,他胡乱在它脑袋上揉了把,丢了书包往卫生间走。

  湿雨冻骨头,他冷得不行。洗了个热水澡,吹干头发后,才牵着给他背了黑锅的小黑下楼,到自己家开的馆子去吃饭。

  这场雨一直下到半夜才渐渐停了,清晨六点半,施桐准时起床洗脸刷牙,背了二十分钟单词,吃过早饭后出门。

  到楼下,她突然想起忘了陈木的伞,低声嘟囔:“糟了。”

  不得不爬回七楼去拿,因为运动缺氧,她脸颊红扑扑的。她也懒得从书包里找钥匙,直接伸手敲门。

  周虹说:“你女儿这丢三落四的性子,不晓得又少带了什么东西。”

  施父施云涛笑了笑,收了报纸,去给她开门。

  施桐主动说:“我忘了带同学的伞。”

  周虹也想起来了,她对施云涛说:“桐桐的雨伞坏了,你拿点钱给她,买把新的。”

  这么一折腾,施桐比平时晚了几分钟,她是踩着上课的铃声进入教室的。

  李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施桐匆匆坐到自己的座位,把伞挂在窗沿上,翻出了语文书开始早读。

  隔了两分钟,她偷偷往陈木的位置看过去,座位空着,人还没来,估计是睡过头了。

  她不由得替他感到担忧,一会儿准没好果子吃。

  果不其然,早自习上到一半陈木才来,他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报告”,听到老师的“请进”后,推门走进教室。

  李老师叫住他:“陈木,你还知不知道自己是个学生?”

  陈木理所当然地回:“知道啊。”

  “那你刚开学就迟到?”

  “我昨天写作文写到很晚才睡觉。”

  陈木还真没瞎说,昨天报完名,李老师给家长打电话告状,结果他妈妈就使出浑身解数威逼利诱,让他写好三篇作文,给她检查了才作数。

  “这不是迟到的理由。”李老师见他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便说,“你把眼睛睁开,去,站着预习第一篇课文。”

  陈木没给她任何回应,径自走开。

  李老师便盯着他,见他卸下书包,拿出语文书站到教室后面了,脸色才好看了点。

  整个早读,施桐瞧了陈木好几次,他立着课本挡了脸,看不见表情。

  早读一结束,这人就立马自动结束罚站,人趴在桌子上,头埋在胳膊里补觉。

  施桐想了想,还是拿着伞走过去。

  她叫他:“陈木。”

  女孩声音太轻太细了,陈木压根没听见。

  前边的余波拍了他一下:“木哥……”

  陈木蓦地抬起头,顺手拿一本书砸到余波身上:“干什么?”

  余波笑眯了眼:“语文课代表找你。”

  陈木顺着他目光看过去,抬头,一愣。

  他头发微微凌乱,眼神中带着几分迷惘。

  施桐抿嘴笑了下:“伞还给你,昨天谢谢了。”

  陈木反应了两秒,他接过伞来随手放在墙边,对她说:“你的伞我落家里了,你还要不要?要的话我下午带来。”

  施桐躲开他那双漆黑的眼睛,说:“不要了,反正都坏了,你就丢了吧。”

  陈木说:“行。”

  施桐走后,余波挤眉弄眼地说:“哟,你们有情况呀,快跟兄弟说说怎么回事。”

  陈木重新趴回桌子上。

  余波笑得不怀好意:“你怎么那么好心呢?还知道助人为乐?看上语文课代表了?”

  陈木伸腿用力蹬了一脚余波的凳子:“闭嘴。”

  余波没有防备,差点摔到地上,不由得骂了一句粗话。

  陈木眼神阴郁,跟天边的乌云没两样。

  余波立马道歉:“木哥,我错了。”

  陈木收回阴沉沉的目光,埋头不再理他。

  余波心有余悸,这会儿也不敢再惹陈木了,转身去逗同桌女生。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