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饲养员苏衡完整版

女配饲养员苏衡完整版

作者瑜姿

科幻穿越308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女配饲养员》是由瑜姿原创所著的快穿文,主角叫苏衡。讲述了苏衡在奈何桥下忘川河中等待了千年,也没有等到挚爱的小师妹,就在他要发狂的时候,有一天,忘川河边三生石里突然冒出一团白光与他的魂体融合。这团白光自称系统,告诉他,他的师妹已经魂飞魄散,再无转世的可能。他若想续前缘,要进入小世界中收集他师妹散落在小世界中的残魂,只有集齐魂魄方可轮回转生……展开全文

女配饲养员小说最新章节,女配饲养员小说无弹窗,《女配饲养员》是由瑜姿原创所著的快穿文,主角叫苏衡。讲述了苏衡在奈何桥下忘川河中等待了千年,也没有等到挚爱的小师妹,就在他要发狂的时候,有一天,忘川河边三生石里突然冒出一团白光与他的魂体融合。这团白光自称系统,告诉他,他的师妹已经魂飞魄散,再无转世的可能。他若想续前缘,要进入小世界中收集他师妹散落在小世界中的残魂,只有集齐魂魄方可轮回转生……

免费阅读

  苏衡有些想不通原身到底做了什么,才会让重视嫡庶的皇帝将他废黜,另立皇储。

  “殿下。”

  王婉兰见苏衡看过她的脸后,神情变得有些奇怪,还很快走神陷入沉思,不知在想什么。

  时间慢慢流逝,走神的苏衡还皱起了眉头,有些不安的王婉兰不得不开口打断苏衡的思绪。

  苏衡快速收起散发的思绪,冲着王婉兰温柔一笑,“时辰不早,你先歇息,我先洗去身上的酒味儿再来陪你。”

  面对苏衡的温柔浅语,王婉兰的脸颊眨眼间就红透了,欲言又止的看着面前俊朗的少年。

  苏衡没想太多,让人送水进来给他沐浴,洗完出来便见王婉兰红着脸坐在榻边。

  整理着身上大红的寝衣,苏衡走到榻边在王婉兰身边紧贴着坐下,揽着她柔声问,“怎么还没歇息?”

  苏衡这样的亲近叫王婉兰心中惊异又紧张,紧张得双手放在身前紧紧搅在一起。

  看她紧张到不敢看他,满面羞赧,苏衡软了心肠,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膛,温声道,“你闺名婉兰,日后我唤你婉婉可好?”

  虽然王婉兰没有身为苏琬琬时的记忆,但她的一举一动一瞥一笑,完全就是他的师妹苏琬琬。

  苏衡对苏琬琬从来都是没辙的,也不忍心欺她分毫。

  怔然对上苏衡温柔如水的目光,王婉兰险些以为自己在做梦。

  兄长明明将证据摆在她面子,坦诚布公的告诉她,太子殿下心悦已经进了齐王府的侧妃,原镇北将军的嫡长女,陆嘉祺。

  她就算嫁过去,也是不会幸福的。

  但此刻迎着太子殿下温柔深情的目光,让她有种……太子殿下深爱着她的错觉。

  兄长不会无缘无故的欺骗她,但她也相信自己亲眼见到的、感受到的。

  可她不敢肯定自己能看穿旁人的伪装,也许……太子殿下是假意欺骗她呢?

  毕竟她出身王氏,太子殿下地位再稳固,也需要朝臣的支持。

  “婉婉?”

  王婉兰回过神,便被面对面几乎贴上来的苏衡吓了一跳,心跳骤然乱了,脸上热的发烫,脑子里也是乱成一团,完全无法保持理智思考,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殿,殿下……”

  “你刚刚走神了,在想什么?我唤你婉婉,你不喜欢?”

  王婉兰听着这句话,忽然间意识到,自打太子殿下进了寝殿,对她态度一直是温柔体贴,而且面对她一直都是自称我,而非孤。

  自称孤,就显出了尊卑,而自称我,却亲近了十倍不止。

  感受到太子殿下对她的特殊,王婉兰就开始怀疑兄长是不是被人利用欺骗了,大着胆子鼓起勇气问出了她之前怎么都不敢出口的话。

  “殿下,妾身有一事不明,还想请太子殿下解惑。”

  苏衡挑眉,“婉婉有事不明尽管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句话给了王婉兰无限的勇气,第一次正视苏衡的目光,四目相对,王婉兰的神情格外的认真严肃,“大婚前,妾身的兄长告知妾身,殿下……殿下心系镇北将军府的大小姐陆嘉祺,不知此事可是真的?”

  “不是真的!”如今的苏衡已经不是原身,他也毫无愧疚的否认了这一事实。

  爱陆嘉祺的,从始至终只有原身。

  此刻坐在王婉兰面前的殿下,只有他苏衡。

  “此事是谁告诉你兄长的?”

  苏衡很意外王婉兰居然知道这么隐秘的事,心中凛然,立刻就觉出其中的问题。

  原身虽然与陆嘉祺互通心意,但原身更是个温润君子,从不逾矩。

  二人见面也只有李典随侍再侧,而陆嘉祺素来喜欢独来独往,与原身见面从不带丫鬟,是以二人之间的事,除了他们自己就只有李典知道。

  但李典是打小伺候太子的,又深受原身信任,绝不会背叛原身。

  排除他这里的问题,那就只有陆嘉祺了。

  看样子是陆嘉祺露了马脚,被齐王发现了,以陆嘉祺单纯的性子,根本骗不过齐王。

  怪不得今日喜宴上,齐王莫名其妙的提起陆嘉祺陷害他的妾侍,还说陆嘉祺恶毒,如今细细想来,齐王分明是有意为之。

  先将他与陆嘉祺的事透露给王婉兰的兄长知道,待王公子告诉了王婉兰,再在喜宴上刺激本就不平静的原身,若他今日没来,可不就如了齐王的心意?

  他接收了原身的记忆,可是知道原身没打算洞房,一点脸面都不肯给王婉兰。

  他若没顶掉原身,待到明日,整个皇宫都会知道王婉兰在新婚当日就被太子厌弃,再过个几日文武百官都会知道。

  向来出色的太子做出这种事,亲自指婚的皇帝怕是会很恼火,觉得太子是对他有意见。

  而太子妃的娘家,晋阳王氏出身的王太傅也会与太子离心。

  这是一箭双雕的计谋,再加上齐王手里还有陆嘉祺这个筹码,再利用陆嘉祺刺激原身几次,原身保不准会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最终被废,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好深的心机,好毒的计谋!

  “我也不知道是谁告诉兄长的。”王婉兰也是聪慧的女子,听到太子否认,便很快意识到这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太子,当即黑了脸。

  若非她求着兄长不要将这件事告诉祖父,怕是这会儿在祖父心里,太子已经有昏聩之象了。

  苏衡见王婉兰脸色难看,心里的微许恶心也尽皆散去。

  这种在背后使阴谋诡计的手段,让他瞬间想起了封擎宇,即便过去千年,想起这个人他依然恶心至极。

  “婉婉别担心,我们夫妻同心,谁的阴谋诡计都不会成功,这次的事我会彻查,不会叫这背后的小人好受的。”苏衡轻声细语的哄她,不想她将注意力过多的分散在这些不重要的事上。

  这会儿王婉兰已经完全忽略太子殿下之前去御花园独自饮酒的异常,心中满满都是愤怒,“这等小人只敢在背后耍手段,真是上不得台面!”

  “婉婉,既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理会他作甚?”见王婉兰还是很生气,苏衡心思一转,便将她压倒在榻上,温声道,“今日是我们的大喜之日,就不要想这些不相干的人了。”

  言罢,用吻堵住了王婉兰的嘴。

  殿外远远守着的李典和内侍宫女们,都听到了微许声音,李典将人带的远了些,心中的大石彻底落了地。

  看来殿下是想通了。

  次日,苏衡牵着王婉兰去了皇后的长春宫,皇帝也在皇后的宫中,二人敬了茶,全了礼,见二人蜜里调油,苏衡对这个刚过门的妻子当真是处处妥帖,连菜都给夹到碗里,让皇后这个亲娘见了都有些眼热。

  用了膳食,王婉兰就留在了长春宫陪皇后说话,苏衡则被皇帝带走处理政务去了。

  虽然是初上手,但有原身的记忆,再加上比原身更长远的眼界,皇帝不禁感叹,“到底是成了家,果然是不一样了。”

  “都是父皇教得好。”苏衡知道原身是皇帝心中唯一一个真正当做儿子喜爱的孩子,原身对皇帝也是真心孝顺崇拜。

  苏衡在修仙界时,是在襁褓中就被师尊抱回去,他的父母据说早就亡故,因此苏衡打小就没有爹娘,亲近的人只有师尊和师妹,对旁人苏衡一直都是很冷淡的,叫旁人看了,只觉得这位仙门首徒孤高自傲,难以亲近。

  他实在难以想象,对原身如此喜爱的皇帝,废黜太子的时候,是何等心情。

  哪怕再是无情帝王家,那也是个人,只要是人,就不可能真正无情。

  处理完政务,苏衡出了紫宸殿便去了长春宫接王婉兰。

  看见苏衡来接人,皇后都有些惊讶,“看样子我儿是真的对太子妃上心了,刚处理完政务就眼巴巴的来接人,怕母后把你的人给吃了不成?”

  苏衡闻言浅笑,“母后这是说哪里话,儿臣这不是怕太子妃扰了您清净,这才特特赶来带她回宫吗?不过看样子是儿臣想多了,母后还是很喜欢婉婉的。”

  “成了亲都学会油腔滑调了,快些把你的太子妃带走吧。”皇后好气又好笑的赶人。

  苏衡又赔笑了几句,便带着王婉兰出了长春宫,只见王婉兰出了长春宫就狠狠的松了口气,不禁失笑,“母后对你很满意,你这是怕什么?”

  “不是害怕,妾身是紧张。”一晚上过去,王婉兰已经彻底的不怕这位太子,真性情渐渐暴露在苏衡面前。

  苏衡眼中含笑,“紧张也好,害怕也好,总归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这话说得让王婉兰心里暖融融的,正要说什么,一道清冽的声音破坏了这温馨的气氛。

  “七弟,看样子你对太子妃还挺满意的,昨日我见你满面愁苦,还以为你不喜欢这门亲呢。看样子,都是我误会了。”

  循声看去,苏衡毫不意外的看见了齐王苏彻,让苏衡有些意外的是,齐王身边还带着昨儿他说已经被禁足在后院的侧妃,陆嘉祺。

  陆嘉祺此刻双眼通红,含着泪看着苏衡,仿佛在看一个负心汉。

  这个眼神苏衡表示承受不起,这是原身的锅。

  对陆嘉祺,苏衡其实没什么恶感,原身会喜欢上陆嘉祺,苏衡也并不意外,陆嘉祺这个人虽然没什么独特的魅力,但她善良单纯,就是最大的优点,而原身本身就容易对这种女人生出好感。

  如果没有苏彻横插一脚,原身顺利求到赐婚圣旨,这两人也会是一对令人羡慕的眷侣。

  只可惜……从一开始就错了。

  苏衡有些同情陆嘉祺,被这样的豺狼盯上,不管她顺不顺从,都不会有好结果。

  对陆嘉祺苏衡会有同情和惋惜,对齐王苏衡就没有这么好的心肠了。

  他掩去眼底的冷意,状似无意的道,“六哥误会了,昨日是你跟我提起府上的陆侧妃陷害你的爱妾落胎,心肠歹毒。我是担心六哥,六哥怎么会有这样的误解?”

  闻得这番话,陆嘉祺愕然的看向齐王。

  尽早齐王还她清白解除禁足时,可不是这么对她说的。

  陆嘉祺是单纯,但她并不是愚蠢,此刻哪儿还意识不到,自己是被齐王欺骗了。

  苏衡瞥见陆嘉祺眼底的愤怒,心中了然。

  很显然,陆嘉祺并不知道齐王是如何在苏衡面前诋毁她的。

  苏衡的反击这样快速准狠,叫齐王措手不及,对上陆嘉祺愤怒的目光,心中一沉。

  看样子陆嘉祺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了,苏衡很显然已经将心放到了太子妃的身上,不愧是父皇教出来的,不过一晚上,就将自己曾经放在陆嘉祺身上的感情收回,甚至表现出对太子妃的格外重视喜爱。

  为了拉拢王太傅,他这个弟弟还真是煞费苦心。

  看样子他还是想得过于简单了,陆嘉祺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怎么可能会影响到父皇亲手养大的储君呢?

  “七弟,六哥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何必这么较真呢?至于陆氏戕害子嗣的事,这都是一个误会,落胎是那侍妾看孩子已经保不住故意陷害陆氏的,想着昨晚在七弟面前说过这件事,怕七弟误会,今日特意带陆氏进宫,给七弟认人,免得日后生出什么误会就不好了。”

  苏衡其实很不想搭理这个心机深沉说话处处都是陷阱的齐王,正想说什么,便见陆嘉祺接过了话茬,“太子殿下,既然误会已经解释清楚,妾身就先行告退了。”语毕,竟是完全不理会齐王调头就走。

  齐王脸色铁青,苏衡忍笑看着齐王,“六哥不跟着陆侧妃?这可是内宫,陆侧妃毕竟很少出入宫廷,若是冲撞了什么贵人,只怕六哥也会很麻烦。”

  此言一出,齐王只得匆匆离去。

  待齐王走远,王婉兰便忍不住叹息,“这个陆氏怕是要惨了。”

  “婉婉怎么会这么想?”

  王婉兰叹道,“齐王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今日陆侧妃让他在我们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待回了府,必然会受到教训。说来也是奇怪,我早些年也跟陆侧妃有过几面之缘,不过一年未见怎么变化这样大?”

  “哦?她变化很大?这怎么说?”他记忆中的陆嘉祺就是这个样子的,率直坦荡、单纯善良但也冲动不顾及后果。

  但王婉兰印象中的陆嘉祺,似乎跟他不太一样。

  “陆侧妃出身武将之家,跟我这种出身书香门第的世家之女没什么交集,以往几次见面多是在一些勋贵世家的宴席上,性子有些阴郁,不爱跟人打交道,对我们这些书香世家出身的贵女也是百般挑剔,我的手帕交里就没有一个喜欢她的。”是以在他大哥说太子殿下心悦陆嘉祺时,她真是难以置信。

  “她以前是这样的性子?”苏衡心中疑惑,王婉兰说的陆嘉祺跟他记忆中的陆嘉祺,可谓两个极端,但他相信王婉兰不会在他面前刻意的抹黑陆嘉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啊,因着她以前阴沉的性子,我也不太喜欢她。但今日这一见,往日的沉闷不见了,反倒有些天真率直,连齐王的面子都不给,当着我们的面就让齐王难堪,胆子也是变大了,从前她虽然有些张扬,但也绝对不敢叫皇子难堪。”王婉兰疑惑,一个人的本性难道是能改的吗?

  还是……她根本就没有真正看清陆嘉祺?

  见王婉兰苦恼,苏衡便收起怀疑,牵着王婉兰往东宫走,“不管陆氏想做什么,这都是六哥要考虑的事,跟我们没什么干系。”

  “怎么没干系,我看陆氏望着你的眼神,可是很不对劲,她莫不是倾慕你?怪不得齐王派人编造你跟陆氏的谣言欺骗我兄长,若非陆氏对你心思不纯,又怎么会被齐王拿住由头。”说起这个王婉兰心里就不是很舒坦了,陆嘉祺之前看着苏衡的目光叫她很不适。

  苏衡一愣,旋即将王婉兰搂进怀中,附在她耳边,“我的婉婉,可是醋了?”

  王婉兰脸上一热,轻轻推了苏衡一把,嗔道,“别告诉我你没看见她的眼神。”

  “婉婉别怕,我的眼里只能看见你,再无旁人。”苏衡捧着她的脸,认认真真的道。

  王婉兰看着苏衡,想起他们的身份,有些黯然,“殿下是太子,日后是帝王,后宫三千,怎么可能一直看着我?早晚……”早晚也会有旁人的。

  领会了王婉兰话中的深意,苏衡有些心疼她,将人紧紧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低语,声音虽轻,说出口的话却极为坚定,“我说只有你,便只有你,不会有旁人!”

  前朝也并非没有过皇帝皇后一夫一妻的先例,他只守着婉婉,不算破例。

  王婉兰不知道苏衡为什么会对她许下这样的承诺,但她依然沉溺其中。

  就让她信这一回!

  过了一会儿,苏衡松开王婉兰,牵着她继续往回走,“今日你起得早,又陪了母后许久,应该也累了,先回去歇会儿,养足了精神回门,也省的岳父岳母担心你。”

  苏衡的体贴,王婉兰很是受用。

  回到东宫,王婉兰小憩了一会儿,醒来苏衡陪她用了晚膳,又携手逛了一遍御花园消食,很快后宫里都知道苏衡对太子妃极为喜爱,几乎寸步不离,处处体贴。

  晚间躺在榻上,王婉兰靠在苏衡怀里,忽然想起齐王今日找茬时说的话。

  “殿下,昨日喜宴上,齐王当真对你提及陆侧妃残害他子嗣的事?”

  苏衡不解,“怎么忽然问起这个?”这件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我也是忽然想起有些不对劲,虽然齐王与殿下是兄弟,但哪儿有做哥哥的在弟弟的喜宴上提这么晦气的事?何况齐王有心大位,早就不是秘密,他把这种事告诉你,就不怕传出去落个治家不严的名声?”齐王不但没有封口,还堂而皇之的告诉对手,若非别有用心,便是有病!

  苏衡叹道,“这个我也不太明白,想来也是跟镇北将军府有关。齐王野心勃勃,父皇对他很防备,但凡重要的事从不叫他插手,许是见我地位越来越稳固,有些坐不住了吧。”

  “镇北将军府?”想起镇北将军府的兵权,王婉兰恍然,“莫不是他娶了陆氏,也没有得到镇北将军府的支持,故意叫陆氏得了个谋害子嗣的罪名,用以报复镇北将军府?”

  “陆氏之前落水便不是意外,连我都能知道,镇北将军府如何不知?虽然镇北将军素来疼爱这个嫡女,但也不会为了女儿拖累整个镇北将军府,陆氏自从被齐王救上来的那刻起,就已经注定被陆家舍弃。”若非如此,苏衡也不会同情这个姑娘。

  没了家族庇护,又没了原身保护,没了利用价值的陆嘉祺,下场不言而喻。

  “陆氏不是被她庶姐推下水的吗?”

  王婉兰错愕,她只知道齐王救陆氏是有心搭上镇北将军府,但她万万没想到,齐王手段竟如此下作卑劣。

  苏衡揉着王婉兰的鬓发,叹道,“我的婉婉这样天真,这可如何是好?”

  “殿下!”

  见王婉兰恼了,苏衡忙哄她,完了才解释,“你可知陆氏这个庶姐的夫家是谁?”

  “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只是将军府的一个庶女,我跟陆氏都少有交集,更不必提将军府的一个庶女了。”王婉兰道。

  苏衡道,“陆氏这个庶姐推陆氏下水的事暴露后,很快就被将军府嫁了出去,夫家是江南的一个盐商之子,而这个盐商是齐王的钱袋子。”

  王婉兰默然,她虽然膈应陆嘉祺看太子的眼神,但对陆嘉祺没什么太大的恶感,如今知道陆嘉祺这样惨,她连厌恶都厌恶不起来了。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齐王的算计,镇北将军府不知有多恼怒齐王的算计,陆将军的意思本来是让陆氏病逝,给她换个身份,再挑个品行好的读书人嫁过去,总比嫁给齐王做小好多了,但齐王怎么可能允许到嘴的肉飞了,直接就求到父皇面前,请父皇赐婚。”

  听到这里,王婉兰蹙起眉,“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陆氏这个侧妃是圣旨亲赐,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不是给齐王添助力吗?”

  “婉婉想得太简单了,这道赐婚的圣旨反而直接激发了陆将军和齐王的矛盾,如今表面看似平静,陆将军内心不知道多恶心呢。”明晃晃的被人如此算计,刚直的陆将军非但不会妥协,反而会一心跟着皇上搞死这个搅事精!

  陆嘉祺没意识到自己处境危险,而齐王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快把自己作死了。

  “不管如何,陆氏也是遭了无妄之灾,她若不是陆将军的嫡女,许是就不会落得这般下场。”

  王婉兰很是唏嘘,就算陆氏觊觎她的夫君,此刻她对陆嘉祺也只剩下满满的同情。

  毕竟,觊觎她夫君的人多了去了,若有个人觊觎她就要在意,岂不是要把自己淹死在醋缸里?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