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与他共长情梨清照最新免费

时光与他共长情梨清照最新免费

作者梨清照

都市言情315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时光与他共长情》是梨清照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近日市里出了桩大新闻,那年近三十的大龄剩女时蓝要结婚了!结婚对象居然还是风靡全市的冰山总裁--路安深!消息一出,当即引起轩然大波,大家都说时蓝老牛吃嫩草,傍上了金大腿,可只有路安深知道,七年纠葛,三年思念,几千个日日夜夜,他眼里心里,全是这个女人....展开全文

《时光与他共长情》是梨清照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近日市里出了桩大新闻,那年近三十的大龄剩女时蓝要结婚了!结婚对象居然还是风靡全市的冰山总裁--路安深!消息一出,当即引起轩然大波,大家都说时蓝老牛吃嫩草,傍上了金大腿,可只有路安深知道,七年纠葛,三年思念,几千个日日夜夜,他眼里心里,全是这个女人....

免费阅读

  他为什么会在酒吧?还把自己打扮成这副社会不良小青年的模样?

  虽然个个问题憋得人胃疼,但时蓝并不急于向路安深去讨要答案。

  十点多,面馆几乎没有客人,难得清净,两人选了靠墙的位置相对而坐。

  “吃碗面?”时蓝抬头看看墙壁上的菜单,又问对面从头到尾没有正眼看过自己的路安深。

  “好”路安深抿唇,点头。

  第一次请他请饭,好像有些寒碜。不管了,自己的肚子也正唱大戏,为了叶紫,她还没来得及吃饭。

  惊天一个大霹雳,叶……叶……紫……紫……

  她人呢?

  时蓝背后直冒冷汗,完犊子,完犊子,自己竟然把叶哥落酒吧里了!

  罢了,那姐妹人高马大,武艺超群,完全不用担心她会被别人占便宜。

  倒是眼前的小孩,不良少年既视感,值得关注。

  “有忌口的吗?香菜?辣椒?”

  瞧小孩水灵灵,吹弹可破的皮肤,应该不爱吃辣椒这种伤天害皮肤的食物。

  不想,路安深摇头:“并没有”

  小孩倒是好养活!

  两人各自点了一份面条,等面条的空档,两颗脑袋面面相觑,额……尴尬,尴尬无限大。

  时蓝无所事事地拨弄着手中的碗筷,路安深突然闷闷开口:“你家是住大海的吗?”

  “哈?”时蓝被问得一脸懵逼。

  这没头没脑,毫无逻辑的问题,是在绕山路十八弯打听她的家庭住址?

  在公交车上帮自己解围的事,还有一个人捉小偷的事,她真的,很爱管闲事。

  看出时蓝的蒙圈,路安深的语气竟有些小傲娇:“管得这么宽!”

  嘿,我这小暴脾气!小孩是在吐槽自己多管闲事?

  不曾想路安深会如此傲娇,时蓝拨弄着筷子,漫不经心回:“关心祖国的花朵,人人有责~”

  等等,刚才在酒吧,灯光昏暗,没能仔细看清他的脸,如今,借着明亮的灯光,时蓝将对面的路安深的每个毛孔都看得一清二楚。

  仔细打量着路安深的脸,果然,他的脸,看上去很不对劲。

  眼线!眉毛!粉底!跟唱大戏似的!

  皱眉,时蓝从黑色挎包里,摸索着什么。

  半晌,掏出一袋湿纸巾,时蓝往路安深脸上伸手。

  突如其来的举动,路安深被吓一跳,身子往后仰,戒备地问:“干嘛?”

  “别动!小孩子家家的,化什么妆!”时蓝送给路安深一记白眼。

  哦,原来她想帮忙擦掉自己脸上的妆,搞得这么神秘兮兮。

  “我自己擦”

  林安深拿过时蓝手中的湿纸巾,开始在脸上抹。

  “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时蓝无奈摇头,小朋友还怕自己吃了他不成。

  说话的档,两晚热面已经上桌,时蓝抽出两双筷子,放了一双在路安深的碗上,不再理会在脸上胡乱画着太极八卦图的路安深。

  吃了几口面,时蓝抬头,一口面噎在喉咙里,呛了半天。

  这小破孩,简直捣乱,越擦越脏,东一块,西一片的,跟花猫似的。

  “哎,还是让我来吧”时蓝放下筷子,又重新抽出一张湿纸巾。

  毫无征兆的,时蓝的手,已经贴在了路安深的脸上。

  辣,呛,如饮烈酒,嘴里的面,噎在喉头。

  湿凉的纸巾在路安深的脸上滑动,额头,眉间,到他的双眼。

  她的动作,一丝一扣,温柔小心。

  烫,只觉得双颊火辣辣的烫,路安深不敢再看那张离自己不过十厘米的脸。

  第一次,被女人这样抚摸,连自己的母亲也曾未有过。自己明明,最讨厌女人!

  半分钟,一张清俊,棱角分明的脸,终于显露出来。

  好像功德圆满,时蓝笑得释怀:“你瞧瞧,多好看的一张脸,非得学别人,涂得花花绿绿的”

  掩头,路安深大口大口开始吃面。

  这孩,好像脸红了,突如其来的娇羞是几个意思?自己和他也算共患难过,算他的半个姐姐,半个朋友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瞧路安深大口大口吃完面,时蓝挑挑眉,试探:“吃饱了?”

  词库严重匮乏的小孩擦擦嘴巴,眨眼:“嗯”

  既然吃饱了,那么,灵魂拷问就开始。

  “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等了半宿,终于找准时机问出憋了一晚上的问题。

  好像知道她会这样问,路安深眼睑微垂,眸光来回波动,却始终不敢看时蓝。

  “那是我同学爸爸的店”

  敢情你这个未成年能大摇大摆地混迹在那种地方,搞半天是个关系户。

  “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时蓝对这个擦边回复并不满意。

  她想知道的,是他一个未成年,为何会去那种地方。

  为钱?还是别的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嗒嗒”墙壁上的时钟不停歇地走动,路安深的双眉蹙拧成小小的一团。

  轻幽幽地,路安深淡红色薄唇还是浅浅启开:“人,总要找到宣泄的方式,才不至于去犯罪”

  宣泄……

  是了,前两日,他的好友王樱才……

  仿佛明白了因果,时蓝心头一紧,想到了那天在法医门诊外的路安深。

  这个世界,总有一群那样的人,清朗绝决,生在凡尘,却特立独行,不食烟尘。

  长篇大论,滔滔不绝,本已在嘴边,一时间却难以开口。

  虽然小孩的发泄方式比寻常小朋友稍微特殊了些,但,一不犯罪,二不有损党和人民。自己有什么理由去指责他?

  but ,小孩未满18岁,还不具有完整的成年人心智,下次再遇到今天这种情况,谁又能路见不平,出手将她从垂涎他美色的女人手中救下?

  时蓝小心开口:“家里人知道你来这里吗?”

  “不知道”

  瞒着家里人来的,这个少年,他似乎总是形影单只,他的清冷,他的花容月貌,时蓝瞬间来了好奇心,想知道路安深的爸爸妈妈是何许人也。

  “爸爸妈妈……”

  还没等时蓝问完,路安深脸色一沉,站起身,阴阴郁郁:“我要走了”

  低气压,低气压~

  每次提到他的家人,就好像踩中雷区,小孩都会立刻黑脸走人。

  青春无限好,自己还想多活几年,时蓝识趣地不再继续话题。

  看路安深要走,时蓝也赶紧结完账,追了出来。

  “好人做到底,走,姐姐当护花使者,送你回家”她看起来信誓旦旦,一本正经。

  路安深有些无语,知道她虽然瘦小,但身手不凡。不过,自己好歹有16岁,身高快180,难不成还会被坏人劫财顺道劫个色?

  “不用”安深同学拒绝了时蓝的好友申请。

  被拒绝,时蓝倒是一点不介意,自顾自往门外走:“走吧,如此好看的小朋友,大晚上被坏人拐走,可咋办?”

  她果然,还是把自己当作几岁,还需要别人保护的小孩。

  无论多少次,他都拗不过她,面对时蓝,余生都是妥协。16岁的路安深,那时候显然还没明白这一点。

  店门外100米处,黑夜中,几道身影隐匿其中。

  “哼,路安深,原来你就是为了这个老女人拒绝我!”

  唐以甜看着刚才拍下的照片,勾唇,从嘴里发出两声冷笑。

  就在几分钟前,唐以甜和她的朋友路过这家面馆,生生目睹了时蓝在路安深的脸上,来来回回“抚摸”的一幕。

  是几周前,在公交车上见过的女人,她记得这个老女人,跟参加葬礼似的,穿一身黑,还一副装模作样的高冷。

  “路安深,你和她不可能有结果!”肯定是那个老女人,老牛想吃嫩草赖上你,就让我来帮你摆脱她……

  「16岁的青春,有资格喜欢任何人,却没资格对任何人说爱。」

  冬日的雨,好像谁安了定时器,下得缠绵悱恻,不眠不休。

  雨中的腊梅,瓣瓣零落,如翼般轻薄,落入花季少男少女的心口。

  路宅,二楼的玻璃窗上,印出暖橘色的光。

  一圈圈,路安深在纸上画着散乱的圆,可时蓝的鼻息,好似还在自己面前。

  她扬眉,她勾唇,她莽莽撞撞拉自己的手,她叫自己小朋友,一帧帧,慢慢放映。

  自己究竟着了什么魔,什么道,会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

  不会的,不可能,我没有喜欢那个女人,我只是……

  我只是……

  “砰!”手中的铅笔,被丢落在一角,路安深的身子,整个仰躺在椅子上。

  入夜,终无眠。

  第二日,利栀一中,课间休息,门口响起了雄性荷尔蒙爆发的响动,此动静一出,必有美女出没。

  在一群雄性赤 裸裸的目光中,焦点人物迈着两米大长腿,把自己的黑长直捋在一边,噔噔径直走向路安深。

  “安深,今晚下了晚自习,我们一起回家吧”

  人如其名,甜嗓,甜美,级花唐以甜。

  “wow ~”此言一出,周围众多的吃瓜群众纷纷开始添油加醋。

  “没空”路安深别过脸,日常拒绝。

  看了看里三圈外三圈的吃瓜群众,唐以甜面子有些挂不住,继续卯足劲强攻:“我等你啊”

  路安深依旧不容再商量的强硬态度:“不需要”

  “瞧瞧,我就说是咱们唐大美人一厢情愿吧~”

  “哎哎,据说咋们班长路安深是那个……那个,你懂得”

  哪里有猛料,哪里就有想象力突破天际的观众。

  俯身,唐大美人脸上依旧浮动着甜得能腻死人的笑,凑到路安深耳边,冷冷说:“哼,说得自己有多高尚,你不就是喜欢老女人嘛”

  瞳孔剧烈震动,路安深强压下心中升腾起的怒火:“唐以甜,把话说清楚”

  呵,什么万年冰山,什么清心寡欲,不食女色。提到那个女人,不也挺激动,把持不住嘛。

  成功激怒路安深,唐以甜继续不慌不忙,说:“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昨晚,我可什么都看见了,你和那个老女人的你侬我侬的模样,可真辣眼睛!”

  握紧的拳头,咯咯作响,摆明了,唐以甜就是来挑衅自己的。

  当着大家的面,她賭定自己不敢跟她翻脸。

  梨白的双颊上,两抹猩红,格外刺眼。

  “一切与你无关!”路安深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路安深,我唐以甜究竟比那个老女人差在哪里?!”

  唐以甜这嗓一出,如同一颗深水炸弹,投进平静的湖中。

  “嘭”顷刻间炸开。

  “劲爆!劲爆!原来咱们禁欲系班长喜欢比自己年纪大的”

  “呜呜呜呜,那我们都没戏了”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唐以甜的胳膊被一只大手抓住,容不得她挣脱,被硬生生拽出了教室。

  空无一人的走廊一角。

  大概是个被人遗忘的角落,没有灯,独有天蓝色窗帘在幽冷的风中,被来回撕扯。

  路安深的脸,铁青,眸光阴郁:“唐以甜,你再胡说,别怪我不客气!”

  修长的双臂,藤蔓似的缠绕在胸前,嘴角勾起,唐以甜笑:“高一到现在,我从来没见过你和任何一个女人如此亲近,你还不承认你们的关系吗?你喜欢那个老女人,你否认不了!”

  一字字,针尖般,刺入他心。

  自己喜欢时蓝?哪怕对她有莫名其妙的好奇心,哪怕自己不反感和她有肢体接触,这些能说明自己喜欢她?

  Kao!

  空穴来风,无中生有!

  路安深懒得和唐以甜再白费口舌,转身往教室走去。

  “路安深,你和她不会有结果的!我不会让那个老女人再缠着你!”

  空幽幽的走廊,唐以甜的嘶吼,携裹着冬日的凉风,直直浸入骨髓。

  堵在胸口的那团气,慢慢膨胀开来,穿过层层瞪大眼睛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路安深愤愤回到座位。

  千头万绪,如同乱麻,硬生生塞进他的胸口。燥!燥!理不清的一塌糊涂!

  唐以甜凭什么说自己喜欢时蓝,就凭自己应允她擦了自己的脸?

  不是的,不是的!那个女人,只是自己无助迷茫时,随手抓住的一棵救命稻草,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是了,是了,她总是格格不入的一身黑,还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管东管西,还有,她不知比自己大多少岁!

  自己这颗好白菜,才不会被一个比他大这么多的女人拱了。

  自己是有多傻缺?呵呵,喜欢她,千万个不可能!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