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全本大结局

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全本大结局

作者韩降雪

都市言情229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是作者韩降雪所著一部长篇都市总裁文,主角是顾南栖龙世墨,全文讲述的是:顾南栖某天回家时,看到家门口待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她母爱泛滥,把小包子带回家好生喂养,就等着他父母来寻,谁想到小包子竟然来历不凡,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亲子鉴定上写着她和小包子是血缘关系?孩子他爹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龙世墨?展开全文

《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是作者韩降雪所著一部长篇都市总裁文,主角是顾南栖龙世墨,全文讲述的是:顾南栖某天回家时,看到家门口待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她母爱泛滥,把小包子带回家好生喂养,就等着他父母来寻,谁想到小包子竟然来历不凡,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亲子鉴定上写着她和小包子是血缘关系?孩子他爹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龙世墨?

免费阅读

  顾芷颜看着那个合同心脏狠狠的抽痛了一下,那代言是她盼了好几年的!

  现在就这样轻易的给了顾南栖?

  还是在大街上这么随便的就出现在了顾南栖的面前?

  凭什么!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回来就不会有好事!

  “我是想请你代言我公司的全线品牌的,如果你愿意的话,你都可以签到龙城旗下的娱乐公司,你和别的公司的违约金我公司付,来我公司条件随你开。”龙君野微笑着看着她,声音不大不小足够那边的两个人听到。

  “不好意思,你找错人了,我暂时还不想接任何代言。”顾南栖说完,没看他的合同,拉开出租车的门坐了进去。

  “你不接,我公司也不会找别人,这个代言就是你的!”龙君野追过来说道。

  顾南栖对着他挥了挥手,让司机开车离开了。

  顾芷颜想要跟龙君野套近乎,他已经嚣张的离开了。

  她几乎把嘴唇咬出血,凭什么自己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顾南栖都是唾手可得,最可气的是她还总是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既然不在意就都给自己啊!

  自己夺过来后,就不要跟自己抢!

  陆云臻看着顾南栖坐着的车子失神,顾芷颜立刻扑到他的怀中,问道,“姐姐怎么会认识龙总裁的?臻哥哥,龙君野可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我们可要保护好姐姐呀。”

  顾芷颜无时无刻不在想诋毁顾南栖,暗示顾南栖跟花花公子有关系。

  陆云臻没说话,眉头一直紧紧的皱着。

  回到工作室后,顾芷颜气的把办公室的东西全都砸了,凭什么顾南栖一个模特大赛都被淘汰的人,竟然可以轻易拿到自己最想要的代言?

  自己等了三年了,好不容易等到龙氏力捧的那个代言人合约到期了,龙氏终于打算换一个代言人了,倒不是说龙氏不捧雪珠帘了,而是她拿到了更顶级的代言!

  得到这个消息后,她几乎是想尽了办法想要得到这个代言。

  顾南栖!又是顾南栖!只要有她,自己就没好日子过!

  以前她是顾家的大小姐,被捧在手上的掌上明珠,她只是司机的女儿,什么都用顾南栖不要的!

  后来,老天有眼,顾南栖被拐卖了,顾叔叔也无心事业每天去女儿,她的日子才慢慢好起来!

  后来顾叔叔死了,阿姨嫁给了爸爸,成了她的妈妈,她成了顾家的大小姐!

  该死的是,十年后,顾南栖竟然活着回来了!

  好在刚回来的她又傻又蠢,一心只想着嫁给陆云臻,被自己耍的团团转都不知道!

  先是被妈妈发配到了一个城乡结合部,后来又被自己欺骗去捐了一颗卵子,她自以为是为了陆云臻,其实也是在为自己铺路!

  尤其是捐卵子的事,陆家人表面上说不在乎,其实已经容不下她了,妈妈也是对她失望至极。

  她还以为顾南栖死定了,再也不会是自己的绊脚石了!

  顾芷颜正在愤恨,施华走了进来,紧张的看着她。

  “什么事?”顾芷颜努力的收敛的怒气,这才刚刚开始,有顾南栖哭的时候。

  “刚刚……传来消息《战神》的女主角已经定下了。”

  “是吗?那行,合同发来我签了。”顾芷颜长舒了一口气,她还想凭借这部电影冲击一个奥司卡的小金人呢,到时候自己在娱乐圈的地位可就无人能撼动了。

  顾南栖想跟自己比?她也配!

  “你去准备几套衣服,马上就开机仪式了,到时候我得艳压全场……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呀!”顾芷颜心情好了不少。

  “女……女主角不是你。”

  “你说什么?那是谁?”顾芷颜皱眉看着她,不是她,是她手下的艺人也行,到时候她也是赢家。

  “顾……顾南栖!”施华咬牙说出这个名字。

  “你说谁?”顾芷颜的声音一下子尖锐了,几乎掀翻屋顶,“怎么可能是她!不可能!她根本没报名!怎么可能是她!”

  顾芷颜疯了似的推开自己的办公桌,是谁都可以,但是顾南栖绝对不行!

  “刚刚传来的消息,说是……陈导今天出席了一个模特大赛的现场,当场就订下了,陈导还放话说……顾南栖就是战神本人!”

  顾芷颜只感觉眼前发黑,她的手扶住了桌子,她千防万防,却还是被顾南栖给耍了!

  什么想参加模特大赛?她根本就是冲着陈导去的!

  顾芷颜想起来了,今天顾南栖在舞台的上的表现,就是生动的演艺了《战神》的女主,从仙到魔的过程。

  该死的,该死的!

  “芷颜,你别气了,顾南栖不过就是一个才出道的新人,想玩死她,咱们多的是手段和办法,更何况她还签在云耀。”经纪人劝她。

  “去跟陈导说,我要演女二!女三也成!我也要参演!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要进剧组!”顾芷颜气的整个人都在发抖。

  经纪人也不敢劝她了,连忙出去办事了。

  ……

  顾南栖得到消息顾芷颜拿到了《战神》的女二她笑了,一切都在她的预料当中,她不怕顾芷颜进组,她就怕顾芷颜不来。

  想碾压她,那就拭目以待吧!

  今天心情好,顾南栖决定带着小年糕去楼下晒晒太阳,可以促进钙吸收,让他变得强壮一些。

  小年糕听说可以出去玩,特别的开心,顾南栖给他换好了衣服,便带着他下楼去了。

  小年糕紧紧的握着她的一根手指,乖巧的跟在她的身边,大眼睛不停的左右张望着,对医院很好奇的样子。

  到了医院的草地,顾南栖便找了个地方跟小年糕一起坐了下来,两个人看着不远处的两个小孩子踢球。

  顾南栖看小年糕的眼中满是渴望的神情,问道,“想玩?”

  小年糕看向她,用力的摇头,然后握住了她的手。

  顾南栖知道他在告诉自己,他想陪自己,她摸了摸小家伙的头,也没打算让他去玩。

  这孩子现在还是太瘦弱了,玩这种刺激的运动还是等他再强壮一些吧。

  她倒是可以先给他买几个球回来,让他摸摸,感受一下。

  “年糕,我教你说话吧。”顾南栖拉着让他坐到了自己的对面。

  小年糕看着她眨了眨眼睛,一副乖巧的模样。

  顾南栖感觉自己的心脏受到了剧烈的撞击,这孩子也太乖太可爱了叭。

  “看着我的嘴巴……姐姐!”

  小年糕,“……”

  “jie……jie……姐姐!”

  “……”

  顾南栖拉过他的手在小年糕的手上拼了一下拼音。

  可能痒了,小年糕突然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小年糕发出声音,她愣在了那里,他的声音虽然还是奶声奶气的,却特别的好听,她更加期待小年糕肯开口说话的那天了。

  “姐姐……我就是姐姐……如果你想叫我,就叫姐姐……姐姐……”顾南栖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教他。

  小年糕依然只是睁着一双水晶般的眸子望着她,软萌的让人心都软了。

  “妈妈……妈妈……mama……妈妈……妈妈就是给你生命的人。”

  顾南栖想到小年糕的生母眉头皱了起来,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小年糕被虐待的这么惨,不知道和他的生母有没有关系。

  小年糕依然看着她不说话,只是听她在说。

  “爸爸……爸爸……baba……爸爸……爸爸就是……呃……”

  给他提供了一颗*子的人……

  小年糕听到这两个字,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抓着她的手又紧了紧。

  顾南栖有些吃惊,小年糕竟然对爸爸这两个字这么敏感?

  他的爸爸到底是谁?

  跟小年糕相处这一周多的时间,她甚至有些自私的在想,如果找不到小年糕的家人,她就把他当儿子养了。

  小年糕主动伸出手,拉住她的一根手指按在自己的柔软的小手掌上。

  顾南栖知道他想学爸爸两个字的拼法,便认真的教他……

  手机响了起来,顾南栖看着来电,眉头轻皱了一下,周婉心的电话,这是顾芷颜跟她告状了,迫不急待的找自己问罪来了?

  让顾南栖意外的是,周婉心并没有提任何事,只是说今晚让她回家去吃顿饭。

  顾南栖嗤笑了一声,她回去,那顿饭她们还能吃好?

  不过,也是时候该回去一趟了,她还有些东西放在家里,她必须得拿回来。

  那里面大部分是父亲留给她的遗物。

  想到爸爸,顾南栖就觉得心特别特别的疼,眼圈也变得滚烫,只有抬起头她才能不让自己落泪。

  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被拐卖前,爸爸即使再忙,每天都会抽一个小时的时间陪自己。

  爸爸对她来说就是无所不能的神,只要是自己的心愿,他都能满足自己。

  那个时候自己当真是一个小公主啊……

  七岁生日当天,她被人贩子拐卖后,父亲便放下一切事业,一心只想找回自己最心爱的女儿。

  据说他三百六十五天全年无休,就怕错过哪怕一个找到自己的可能……

  直到在找自己的途中发生了意外,离开了这个世界……

  想到这些,顾南栖的眼泪还是没能忍住落了下来。

  爸爸一定特别遗憾和不甘,走之前都没能再见自己最心爱的女儿一面,不知道他最爱的女儿活的好不好……

  直到一双小手摸上她的脸,小家伙认真的帮她擦着眼泪,小嘴紧紧的抿着,一副心疼的样子。

  顾南栖连忙抱住了他,告诉他自己没事。

  ……

  顾家坐落在有名的富人区,豪华的别墅,几千平米的院子,无一不彰显着主人的财力和品味。

  顾南栖从出生起就住在这里,这里是爸爸特意为她买的,因为这里的院子特别大,适合小孩子玩耍。

  顾南栖被佣人带着走了进去,还没进门便听到里面传来阵阵的欢笑声。

  当她走进别墅大门的时候,客厅内的欢笑声戛然而止,客厅内的人都看向她,脸上的神色各异……

  原本和陆云臻紧紧的贴在在一起的顾芷颜第一个站了起来,她开心的跑向门口,一脸欣喜的看着门口的女孩,“南栖,你来了,大家都在等你开饭了。”

  陆云臻犹豫了一下也站了起来,走了过来,他望着面前倾国倾城的女子一时间失了神,几年不见,她真的就像变了一个人,美到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为她神魂颠倒……

  顾芷颜心里又急又气,她连忙拉住陆云臻的手,才让他回神,“南栖,你来了,快进来坐吧。”

  顾南栖的视线扫过客厅内的几个人,呵,今晚的人到的还真齐全。

  周婉心,杨鹤闲(顾芷颜生父),陆方,苏韵锦。

  看来这些人是有备而来的。

  “既然回来了,就先过来坐,我有话跟你说。”

  周婉心端着长辈的架子,她还是那样的雍容华贵,因为保养得当,看起来好像三十出头的样模样。

  “南栖,可算把你盼回来了,先过来坐吧。”杨鹤闲也站起身,一脸慈爱的看着她。

  顾南栖想到这个男人现在的身份,她忍不住的膈应,更何况他还是顾芷颜的生父。

  呵~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连亲生女儿的姓都能改,这样贪图富贵的人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南栖,真的是你回来了,当年的事,阿姨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们云臻就……”苏韵锦的眼泪掉了下来。

  “南栖,你快进来坐,当年的事,我们陆家还没来的及谢你,这次你回来,我们一定要好好谢谢你。”陆父的话也说的好听。

  “南栖,我也还没来的及谢……”

  陆云臻也知道当年没有顾南栖为自己牺牲,自己可能早就死了,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顾南栖便走向客厅,压根就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陆云臻心脏微微的收缩,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顾南栖似乎只是把自己当成了空气……

  曾经,她可是把自己看的比命还重要的。

  陆云臻一时也搞不清她是什么意思。

  毕竟曾经为了救他的命,她什么都能答应,现在却这样无视他,他心里不平衡了。

  她一定是在跟自己欲擒故纵吧?

  一定是这样的!

  这样想着心里又平衡了一些。

  顾南栖走进客厅便坐在了单人的沙发上,她似笑非笑的视线一一扫过几个人,问道,“想谢我啊,行啊,现在的我不想要别的,就想要钱,你儿子的命值多少钱?你们自己说吧。”

  一句话,堵得陆父傻在了那里,他只是客气一下,一时也不知道该接什么了。

  “一亿,我跟陆家两清。”顾南栖微笑着看着陆家夫妻。

  陆家夫妻的脸上一阵尴尬,显然上面说的话没有一丝的诚意。

  “顾南栖,你是穷疯了吗?开口就要一个亿,你在敲诈吗?”周婉儿皱眉瞪着她。

  “明明是陆先生自己说要好好谢我,现在我要钱又一副我不要脸我穷疯了的表情看着我?好听的话谁都会说,没有这个诚意就别在这里装人!你们放心,就算你们给我一亿我也不会要,我只要这个就够了!”

  顾南栖抬手抓了一下,然后在众的视线下,张开手轻轻一吹。

  客厅内的六个人都诧异的看着她,想了一会儿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她在说陆云臻就跟这空气一样不值钱!

  陆家夫妻脸色当即就变得不好看了,陆云臻可是他们唯一的宝贝儿子,怎么能让别人这样羞辱。。

  “南栖,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臻哥哥!”顾芷颜一副被气急的样子。

  “好了,芷颜……今天让你来是有件事跟你说,芷颜和云臻的婚事也拖了这么久,你既然回来了,就成他们,去跟陆老说一声,说你不喜欢云臻了,想跟他退婚!”周婉心依然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

  “就这点事啊?还用你们这么大张旗鼓的?我肯定是要跟陆爷爷说清楚的……先上楼去拿一些东西。”顾南栖说着便站起身。

  她答应的太痛快的,又让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

  每个人都心里狐疑……就这么简单?

  他们为了能让她答应,心里打了无数遍的草稿,想了无数对付她的招数……最后,一句都没用上??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目的达到了……可胸口莫名的憋屈!

  唯独陆云臻视线死死的盯着顾南栖的背影,他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呼吸也变得不畅了。

  她真的愿意这样就放开自己了?

  当年可是她死皮赖脸的追自己,甚至倒贴都愿意。

  现在却说自己一文不值?

  顾芷颜紧张的看着陆云臻,呐呐的开口,“臻哥哥,南栖人真好,竟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了。”

  她心里也没底,顾南栖才回来没多久,自己就在她手下吃了大亏,在这之前她还在一在自己面前扮天真。

  成全她和陆云臻这么大的事,顾南栖能这么轻易的同意?

  “她不答应又能怎么样!我爱的人是你!”陆云臻紧紧的搂住了顾芷颜,想看看顾南栖的反映。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顾南栖就跟没听见他的话一样,径直的上楼了,背影优雅又自得。

  顾南栖回到自己离开前住的卧室。

  她从小住的都是家里最大采光最好的卧室,后来再回来,那间卧室已经属于顾芷颜,而她则只能住在一间见不了阳光的小房间。

  顾南栖拉开抽屉,拿出自己放贵重物品的盒子,五年前离开,她最后悔的就是没能拿回这个盒子。

  她来到床边坐下将盒子打开,当她看到里面空空如也的时候,眼神一下子变得凌厉了。

  这里面都是父亲留给她的东西,那些房契地契先不说,还有父亲留给自己的一块怀表,那是他生前一直带在身边的东西,里面还有她和爸爸的照片!

  那是她多年后回家,能找到的爸爸唯一的照片了。

  顾南栖心里的怒火一下子燃烧了起来,她拿着木箱下楼。

  到楼下的时候,两家人已经入席了,哪有半点要等她的意思?

  寒暄被打断,顾南栖走了过来,直接将那空了的木箱砸在了桌子上。

  精致的佳肴被毁,上等的瓷器碎裂,顾芷颜尖叫出声,陆云臻连忙抱住她,周婉心起身扬手便向着顾南栖打了下来……

  她的手腕被一只素手在半空中拦截,顾南栖冷冷的扫过对面的顾芷颜再落到周婉心脸上,声音森冷的说道,“我爸爸给我留的遗物,谁动了给我放回来,否则……我会让你们全都不得安宁!”

  顾南栖用力一推,把周婉心推开,她转身大步往外走,胸口窒息的厉害,就算她对自己再不好,也是自己的生母……她怎么可能在面对她时无动于衷。。

  周婉心脸色铁青,顾芷颜更是气的不行,顾南栖这个丧家犬,凭什么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