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深如你顾月初全文最新

我爱深如你顾月初全文最新

作者顾月初

都市言情209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顾月初精心创作的先婚后爱小说《我爱深如你》正在高人气上市中,这部言情新书的男女主角分别是霍均霆、荏苒,《我爱深如你》是作者顾月初的最新创作小说,近段时间火爆全网,本小说的主角霍均霆荏苒小说之间感情发展水到渠成,引人入胜非常精彩,《我爱深如你》内容主要讲述:任苒握着手机的手渐渐僵硬,指节都生生犯凉了。她眼眶本就酸痛,被这么一刺激,眼泪顿时掉了下来,忍不住哽咽了一声。任苒觉得很丢人,立马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的声音传递过去,让霍均庭听了笑话......展开全文

     作者顾月初精心创作的先婚后爱小说《我爱深如你》正在高人气上市中,这部言情新书的男女主角分别是霍均霆、荏苒,《我爱深如你》是作者顾月初的最新创作小说,近段时间火爆全网,本小说的主角霍均霆荏苒小说之间感情发展水到渠成,引人入胜非常精彩,《我爱深如你》内容主要讲述:任苒握着手机的手渐渐僵硬,指节都生生犯凉了。她眼眶本就酸痛,被这么一刺激,眼泪顿时掉了下来,忍不住哽咽了一声。任苒觉得很丢人,立马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的声音传递过去,让霍均庭听了笑话......

免费阅读

  因为是住在任宅,霍均庭比往日里起得稍微要晚一些,醒后没有去晨跑。

  然而外面晨曦也才微露,任苒翻了个身,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是睡在床沿上的,瞬间她就不乐意了。昨晚睡觉之前她明明是抱着霍均庭睡的,怎么一早就睡到床沿了?铁定是被他给推开的。任苒立刻翻了一个身,蹭到了霍均庭的身旁,又凑了上去:“你太过分了。”

  “一大清早的,你又想干什么?”

  霍均庭的语气里面没有什么不耐烦的味道,但是任苒听着还是不舒服,好像她这人很多事似的。“以后晚上睡觉不准推开我。”任苒瞪着他。

  霍均庭:“想要达到你这个夙愿,可能需要用一根绳子把我们两个人都绑起来。否则以你,无论睡前是什么姿势,睡醒都会在床沿上。”

  霍均庭是拐着弯儿在说她睡相极差。他总是这样,骂人都不会带一个脏字,好像用文雅的方式骂人,对方就会好受一点似的。任苒没有任何好受的感觉,瞪着他说道:“过分。”

  她从床上支起身体,想要起身去刷牙、洗漱。然而刚刚一撑起来,吊带睡裙的肩带忽然顺势滑落了下去。任苒的睡裙是宽松的款式,而非紧身款,肩带一滑下去,下一秒,大片的雪白肌肤便暴露在了空气中。

  任苒是冷白色的皮肤,白得有些晃眼。她见状立刻低头去扯自己的肩带,但是余光却发现,霍均庭正看向她这边……

  她稍微一愣,猛地一抬头,发现霍均庭果然是在看她。这下子任苒也不着急将肩带弄上去了,若有所思地笑着看向霍均庭,挑了挑眉:“霍先生,你在看什么?”

  霍均庭倒是做足了君子,也不遮掩自己正在看她的行为,坦坦荡荡地回应她的话:“合法的。”

  任苒闻言,也不将肩带扯上去了,而是保持着这个姿势,杏仁一样的眸子里带着浓浓的戏谑,调侃道:“那改天我要霍先生和我有夫妻之实,也是合法的。你不能不从,也不能生气。”这叫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任苒的小聪明一直以来都很多。

  “下流。”霍均庭掀开了被子起身。睡袍的带子散开,露出他麦色的肌肤和深邃的人鱼线,落到任苒的眼中,让她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刚才你盯着我看的时候,就不下流了?”任苒觉得自己看得合情合理,刚才说的话也是合情合理,怎么就下流了。

  霍均庭不理她,阔步走向了洗手间。任苒冲着霍均庭的背影挤了挤鼻子,兀自哼了一声。

  任苒正准备起身的时候,接到了一个号码,她看了一眼,是上次联系过她的《嘉人》节目组的电话。

  上一次这个节目组说,希望她能够参加他们的真人秀节目,原本她是一口回绝了的,然而对方态度还算是诚恳,最后她才答应考虑一下,并顺手存了这个号码。

  “霍太太,早上好!我是《嘉人》节目组的负责人梁诗尔,之前我的同事联系过你,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对面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沉稳又干练。

  “记得。”任苒淡淡说道,不甚在意,“有事吗?”

  “上次是我疏忽了,应该亲自打给你的。霍太太,你今天有空吗?我们见一面吧。”对方直截了当,提出了见面。

  “我最近没什么空,要让你失望了。”任苒拒绝得毫不含糊。

  那边沉默了几秒,似是也猜到了任苒会拒绝:“霍太太,我认识宋韵。”

  从一个陌生人嘴里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任苒眉头不快地皱起,语气也染上怒意:“所以呢?”

  “霍太太,我知道宋韵最近的行程安排,跟我们邀请你录节目的城市一致。”女人继续说道:“我们可以见面详谈。”

  任苒语气显得很果断:“见面地址发我。”然后切断了电话。

  此时,霍均庭从洗手间出来,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是宋韵的号码。他犹豫了片刻,手机却还在叫着,霍均庭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任苒,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数十秒后,霍均庭的面色微沉,只低声说了一句:“知道了。”

  任苒那边刚挂断电话,听到霍均庭正在打电话,虽然他只说了三个字,但凭着任苒这么些年对霍均庭的了解,她看得出霍均庭的心情不佳。

  霍均庭只说了这一句话就挂断了,脸色阴沉,似是发生了什么让他不悦的事情。

  “是谁的电话?”任苒好奇地问了一句。

  霍均庭面色微变,没有回答任苒。他这个举动让任苒心底略有不适,但是她也没有多问,心想或许是工作上的事情。

  中午十二点,任苒按照梁诗尔发给她的地址来到了一家法式餐厅。她到的时候,对方已经在预定好的位置等她了。

  任苒从门口进去,远远地就看到一个气质尚佳的女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对方身着女士西装,看上去非常干练。

  许是这么多年没有工作的缘故,任苒竟然生出一丝丝紧张,不过很快就消散。她提了提精神,迈着步伐朝梁诗尔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停在梁诗尔的身侧,梁诗尔抬头看向她,而后起身,笑着朝任苒伸出手:“我是梁诗尔,霍太太可以叫我Cloris。”

  任苒客套地与她握手后,坐在了她对面的椅子上。两人落座后,梁诗尔优雅地开口:“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法餐,我早些年在法国念过几年书,这家餐厅是我在S城找到的做法餐做得最好吃的一家了。”

  “我都随意。”餐厅是梁诗尔选的,任苒不挑食,也没什么意见。况且她出来纯粹只是因为宋韵,至于吃什么她完全不感兴趣。

  任苒喝了一口水,看着对面的女人熟练地点着这家餐厅的招牌菜,其间询问了她有无忌口,随后很快点好她们两人的食物,然后合上菜单递给了侍者。

  “霍太太,我知道您的时间很宝贵,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梁诗尔从包中拿出了一份策划书推到任苒面前,“这是我们的节目策划书,您回去之后可以仔细看看。我是真诚地希望霍太太您能参加我们的节目。”

  “等一下……”任苒打断了梁诗尔,“你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才来赴约。”

  梁诗尔当然知道了。任苒会过来,用的是宋韵这个筹码。这个筹码很重,重到让任苒心甘情愿地过来。

  梁诗尔眉头微挑,知道任苒既然开了口,就一定要知道答案。她喝了一口水,索性大方地开口说道:“霍太太知道宋韵跳芭蕾吧?我听说她准备去香港参加芭蕾舞比赛了。这个比赛挺有名的,如果获得名次,我相信她的事业应该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任苒还以为会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没想到只是这个,眼底闪过不屑:“你叫我出来是为了夸她?”

  梁诗尔摇了摇头:“不,我是想跟霍太太说,她跟你没法比。只要你愿意,你可以轻而易举得到她拼尽全力也够不着的东西。”

  “你指的是什么?”

  “名气。”梁诗尔笑道,“霍太太出身好,聪明又漂亮,我相信这么优秀的你如果能闯出自己的事业,一定会吸引更多的人关注。霍先生也一定会为你感到自豪。”

  梁诗尔提到霍均庭的时候,任苒终于忍不住问道:“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觉得提起宋韵我就一定会出来?”

  “宋韵和霍先生的事情,其实不算什么秘密。”梁诗尔说得坦然,仿佛这件事情已经是摆在明面上的事一般。

  任苒语气不悦:“你是特意去打听了我的家事?”

  梁诗尔语气真诚:“我只是恰巧知道一些。我不会刻意打探别人的隐私,更不会去打听合作方的隐私。我承认,我利用宋韵将您叫出来是耍了手段。但是我没有害人之心,更不会以此当作把柄威胁你。我只是想跟您谈合作,如果有冒犯到您隐私的地方,我很抱歉。”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这些?”任苒问,“你跟宋韵是什么关系?难道是朋友?”

  在S城,确实很多传言说霍均庭金屋藏娇,但是具体这个“娇”是谁,大部分人都是不知道的。霍均庭将宋韵保护得很好,又怎么会让他人知晓。而很显然,梁诗尔对宋韵应该是熟悉的。这么熟悉,让任苒顿时心生不悦和怀疑。

  “不是朋友。”梁诗尔回答得很快,没有一丝犹豫。

  “哦?”任苒挑眉,“那就是仇人?”

  梁诗尔笑容完美,并不顺着她的话接:“霍太太,我们先谈公事,至于其他的我以后都会跟你说,可以吗?”

  “行啊。”任苒无所谓的耸耸肩,“不过我不想出名。我先生也不喜欢我抛头露面。”

  侍者将食物送了上来,梁诗尔拿过酱汁,淋在任苒跟前的牛肉上,说:“霍太太,霍先生在商场上作为不小,您又出身不俗,其实本就是门当户对,旗鼓相当。但是如果让霍先生看到您的长处,那岂不是锦上添花吗?我这里不是在教霍太太怎么做,您也并不是非要仰仗我们的平台。只是我觉得,您可以考虑一下。”

  任苒思索了一下,梁诗尔话糙理不糙,说得也不无道理。也许这确实是一个让霍均庭发现她闪光点的地方,尝试一下也无妨。她看向梁诗尔,说道:“你自己也说了,我不是非要仰仗你们的平台,那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梁诗尔听见她愿意松口,脸上的笑容也越发明亮。

  “我只签一次节目的录制。我要看到效果,如果效果好再续约。不好的话,我想应该也会有别的更好的平台愿意与我合作。”

  梁诗尔心想,这种话大概也只有任苒敢说。她深吸了一口气,笑了笑:“成交。只是明天我们节目组就要飞去香港录制节目,霍太太需要把未来几天的时间留给我们。”

  “我会安排。”既然决定合作了,任苒也很干脆。更何况,她也很想知道梁诗尔跟宋韵的关系。

  梁诗尔端起面前的酒杯:“霍太太,祝我们合作愉快!”

  晚上,任苒回到霍宅,发现霍均庭还没回家。她一个人闲着无聊,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打发时间。然而等到了晚上将近十二点,霍均庭还没回来。

  任苒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又着急又不悦。她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需要早一些起来,今晚更是要早一点儿入睡。然而,霍均庭不回来,她便睡不着。想了想,任苒拿了手机拨了霍均庭的号码,那边很快便接听了。

  “喂。”霍均庭的声音和往日里一般的低沉,但是跟平时比起来要更加喑哑一些,听上去很疲惫。任苒听到他这样的声音心底生出些内疚,感觉自己打扰到他了。

  自从知道了霍均庭是为了她才去的酒吧后,任苒便不好意思再在霍均庭面前闹脾气,也想在他面前表现得温柔些。

  “你在哪儿?”任苒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自己的口气会变得像质问。

  霍均庭没有回应,任苒知道,他一旦不回应便是不悦了。她不想他生气,因为在她看来,霍均庭愿意为了她去酒吧,一定是在乎她的。她总觉得,自己已经在慢慢地攻克霍均庭的心了......

  既然两人的关系已经有了好转的迹象,她当然不想将这关系搞砸。她只想尽量地在霍均庭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温柔和贴心。

  “我在等你回家……”任苒声音软软的,表达着自己对他的需求感。

  “我有事。”对面的声音冷冰冰的。

  任苒怎么都没想到,她软软的一句话,却换来他冰冷的三个字。明明他们从昨天一直到今天早上都相处得还不错,刚才她那么小心翼翼地问他,他却回馈了她这样的态度,她有些接受不了。

  “既然有事,为什么不打一个电话知会我一声?我在等你回家。”霍均庭反差极大的态度让任苒的语气也变得有些不快,只是她依然在克制着自己的脾气。

  “我没这个义务。”男人的声音冷冰冰的,毫无情绪。

  任苒一听脊背都凉了,她的太阳穴剧烈地跳动了一下,刚想开口,电话那边却传来女人的声音:“这么晚了还有电话?很忙吗?”

  女人的声音很温柔,声线很平稳,是宋韵的声音,任苒是不会听错的。他们之间通过一次电话,那一次,任苒便记住了她的声音。

  而且,宋韵跟霍均庭说的这句话,颇有一种夫妻之间寻常问话之感。同她刚才和霍均庭说话的口气截然不同。谁是佳偶,谁是怨偶,一听便听得出来……

  “没事。”霍均庭的声音也比刚才要温和得多,就像是在安抚一个孩童。而刚才他丢给她的话仍在耳畔,让任苒冷了心肝。

  任苒握着手机的手渐渐僵硬,指节都生生犯凉了。她眼眶本就酸痛,被这么一刺激,眼泪顿时掉了下来,忍不住哽咽了一声。任苒觉得很丢人,立马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的声音传递过去,让霍均庭听了笑话。

  那一声哽咽已经落入了霍均庭的耳中,他却没说话,兀自挂断了电话。

  当任苒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后,眼泪再也忍不住,直接滑落到了下巴上,又落入了脖颈,冰凉彻骨。

  之前任苒看到过一句话:“喜欢玩弄别人感情的男人最擅长用忽冷忽热的方法对付女人。”她觉得这句话此时用在霍均庭身上正合适。她是真的不明白,明明霍均庭对她的态度已经好转了,怎么到头来又变成了这样。

  任苒有那么一瞬间恨意突起,她真的很想直接冲到宋韵家里去质问这对男女到底想干什么。只要她想,宋韵的住址半小时内她就能拿到,她没那么做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因为害怕。

  她怕现在冲过去,霍均庭对她可能不仅仅只是冷淡了,而是厌恶。

  她害怕霍均庭厌恶她。

  因为喜欢,所以才会特别小心翼翼,再怎么恨,她也得忍住。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