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女颜嫤姝齐辰瑞最新章节

第一财女颜嫤姝齐辰瑞最新章节

作者深山柠檬

综合类型309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第一财女》是由深山柠檬原创所著,主角叫颜嫤姝齐辰瑞。讲述了颜香香将黎家里里外外都打理得清清楚楚。直到颜父无故横死,颜母病亡,颜家产业进了黎硕口袋,她才认清黎家一家子的嘴脸。重活一世,香香觉得人不能太善良,男人靠不住,还是握在手中的钱最要紧。可耐不住爹娘的请求,索性就招了个女婿。那个男人面皮甚是白嫩,而且无父无母,孤苦无依,真是正合她意呀!后来……无父无母,是因先皇先后早就过世了。孤苦无依,是因为皇帝嫌这个弟弟太游手好闲了。她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啦。展开全文

《第一财女》是由深山柠檬原创所著,主角叫颜嫤姝齐辰瑞。讲述了颜香香将黎家里里外外都打理得清清楚楚。直到颜家产业进了黎硕口袋,她才认清黎家一家子的嘴脸。重活一世,香香觉得还是握在手中的钱最要紧。可耐不住爹娘的请求,索性就招了个女婿。那个男人面皮甚是白嫩,而且无父无母,孤苦无依,真是正合她意呀!后来……无父无母,是因先皇先后早就过世了。孤苦无依,是因为皇帝嫌这个弟弟太游手好闲了。她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啦。

免费阅读

  外面日头甚好,但屋内低矮昏暗。小乞儿领着衣着繁复,带着帷帽的两名女子走进来,又眼疾手快,掀开外裳,将稍干净些的内裳用力擦了擦两张凳子。凳子破旧,再怎么擦,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香香并不介意,走到上首端坐好,小寒倒是有些犹豫,只站到香香身旁,也端着架子,心中却是不大明白,小姐带她来这儿,是做什么?

  一名大一点的乞儿走过来,看着要机灵些,嘴里说着恭维的话:“夫人心善,将来定然大富大贵,到洛城去当上官太太,生个少爷一举成名,天下皆知。”

  香香听他会说话,比了手势,小寒忙掏出一钱银子,扔在小乞儿手中。大乞儿见状,又一叠声的恭维话,倒是舌灿莲花,完全不重样儿。

  香香只轻咳一声,压低声音说道:“临街有个秀才黎家,黎家那小丫头叫黎妍……”

  乞儿眼珠子一转,忙不迭点头说道:“夫人说的小人知道,就是那好吃懒做的黎毓兴黎家。从前没遇着好人家资助他儿子的时候,也曾跟小人做一样的营生。”

  香香哑然,原来前世的公爹,好吃懒做还是出了名的?偏生她非要倒贴。小寒则噗嗤笑出声,一群沿街乞讨的乞丐,也说自己做的是营生?

  那乞儿也不生气,将黎家的事情倒豆子一般的说出来。直说那黎毓兴是如何懒散,有些许银钱就拿去买酒买茶,炫耀他多年前考上秀才的事情。又说那黎家妇人尖嘴猴腮见钱眼开,一丁点儿事情就在西街骂娘,再说那黎家小丫头片子好高骛远眼高于顶,明明是个劳苦命,总觉得自己是官家小姐云云。

  香香竟听得兴致勃勃,连着又让小寒给了十好几个铜板赏他,赏得那乞儿越说越得劲。

  等香香听够了,才伸手示意他停下,说道:“旁人本夫人倒不在乎,只黎家那丫头嘴皮子甚是利索,叫人着实不喜。刚才的钱只是赏钱,若你办事不错,回头本夫人再让人送双倍过来。”

  在场的两个乞儿都是喜上眉梢,大的那个忙作揖说,嘴里说着夫人是大慈大悲,下凡尘普度众生的菩萨云云。

  香香带着小寒走出去许久,才失笑道:“你看,我明明是要他们做坏事,他们还嘴里抹了蜜,说我是慈悲的菩萨,真是可笑。”

  小寒说道:“姑娘这么想吗?奴婢倒是觉得,从前姑娘不是说过什么……在其位谋其政什么……司其职之类的,说的就是这个啊!姑娘给他银钱,对他来说,可不就是慈悲的菩萨吗?”

  香香凝神一想,倒是忍不住笑起来,觉得小寒说得甚是。她看过那样多的书籍,真正看进去的,竟然是女四书之类的,讲究妇人德容兼备。却不曾想过,看书最重要的,其实是立身为正,若身不正,看什么书都是无用的。

  经过这一晌午刺激的行动,小寒搓搓手,兴奋的说道:“今天可真好玩,不过姑娘想要惩治黎妍,怎不告诉老爷?咱们毕竟是女子,万一被发现了了,还不知道该有多少风言风语呢。”

  香香只摇头说道:“什么事情都依靠爹娘,从前我就是依靠得太多了。而且这种背地里害人的事情,爹爹也定然不肯去干。我可不愿意爹娘被人说是仗势欺人,倒不如自己跑这么一趟……况且小寒不觉得,亲自来这么一趟,心里更舒畅些吗?”

  小寒忙点头说道:“真的是舒畅多了,现在我可就等着收消息。姑娘,平时我就觉得黎妍不甚靠谱,可姑娘您都不相信。这回我可真担心,因黎硕救你,你又要在老爷夫人面前说黎妍的好话呢!”

  香香有些恍惚,前尘往事,她好多都不记得了。成亲后黎妍是如何对她的,甚至嫁出去了还不忘时时回黎家折磨她,她们早就势同水火,又如何记得成亲之前,与黎妍是怎样的姐妹情深呢?

  小寒兜自说着:“姑娘还说黎妍就是小孩子脾气,说拿她当亲妹妹哩。”

  香香忍不住,伸手摸摸小寒的脑袋,倒是没说话。心中却思索着,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将小寒除了奴籍,她这辈子若真的有妹妹,那只可能是小寒了。

  至于黎妍,前世的仇,慢慢来报,今生的怨,却是分毫等不得的。

  到了晚膳时分,颜映富关切的问道:“香香今日出门了?可曾遇到什么事儿?往后莫要单独出门,若有什么想要的告诉爹爹。”

  香香效仿大家闺秀,一向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今日出门倒是让夫妻俩好奇了一阵。

  张玉英生怕女儿害羞,忙说道:“香香不过是出去逛逛街,女儿家出门逛逛也不错,整日呆在家里,人都呆笨了。”

  颜映富叹了口气说道:“今天下午,黎家小丫头出门玩耍,被人蒙头打了一顿,据说扇了好几大耳刮子,啧啧啧,也不晓得那脸蛋有没有事儿。”

  香香挑了挑眉,不可置否。暗道那乞丐也会做事,听她说黎妍嘴皮子利索,就专打她耳刮子。

  张玉英吓了一跳,直念了几句佛语,又道:“咱们香香乖巧听话,又不像黎妍那丫头片子整日挑嘴业。依我看黎妍这回怕是得罪了哪个大户人家的夫人小姐,不好明面与小孩子计较,便寻人打她一顿出出气。”

  颜映富点点头说道:“那也是,不过香香啊,往后出门还是与爹爹说一声,爹爹安排个伙计跟着,也叫人放心些。”

  香香抬头甜甜一笑,就她这么个懒得跟什么似的女儿,前世出嫁后被万般嫌弃的,也就爹娘觉得她千好万好。

  张玉英看女儿这般听话,忙舀了鸽子汤端给女儿说道:“咱们香香现下是越来越听话了,瞧这些天,吃饭都不挑三拣四了。”

  香香一滞,是呢,前世未嫁时她吃穿不愁,用顿膳能扔掉一大半,只后来哪里有这样的快活日子?

  香香抬头说道:“我觉得苗婶子做的饭食好吃。”

  颜映富却是觉得,都是前阵子落水,伤了元气,才让从前挑嘴的女儿,变得竟然什么都肯吃了。

  他只心疼的瞅着女儿说道:“黎硕秋天就要下场了,等他考完了我便与他说,往后咱们家不资助他了。”

  张玉英想了想,点点头说道:“黎硕那孩子我还是喜欢的,但他爹爹和妹妹,实在是拎不清。听闻每个月拿了银钱,全然不能让黎毓兴知晓,不然就没了。黎夫人也是可怜,大的要读书,小的正长身体……”

  颜映富嘴里应着夫人的话,眼睛却是一直瞧香香。他一向知道香香喜欢那小子,若单只黎硕他还是愿意的,可黎家那样的家况,香香嫁过去,怕是会受苦啊。

  香香咬了咬下唇,想了想又笑起来说道:“爹说得也是,爹爹,其实这两日女儿在想啊,荷香县这么多商人,虽则人人都会资助学子,但没有谁跟咱们家似的,不上工都能拿银子的。人啊,天性都是懒惰的,尤其是像黎家,黎秀才有手有脚,指望着儿子考学,却不好生挣钱送儿子参考,光靠旁人家,这算什么事儿?”

  颜映富心下好奇,到底没问出口。觉得女儿还是孩子心性,从前或许接触的都是粗人,黎硕是她遇见的第一个翩翩少年,难免有些心动。也不一定就是喜欢,这回看样子是恼了黎妍,连带着对黎硕也也没个好印象了。

  当下更是心疼自家女儿,便点头道:“从前爹爹是怜惜黎硕那孩子,如今想想,也是爹爹的过错。”

  香香鼓了鼓嘴巴说道:“怎会是爹爹的过错?分明是黎家的问题,尹家和谭家那两位哥哥,不都是老老实实在店里守着,下了值才去学习。若当真考不上,也不能赖我们,一日只当半天值,月钱比正经伙计还要高一倍,已经很对得住了。”

  颜映富忙又点头,伸手戳戳女儿的额头说道:“晓得了晓得了,不是爹爹的错,是黎家太贪心。我原是那么一说,谁知黎硕事多当真来不了,我也不好意思为了那么点银钱去撕扯。”

  等晚上回了房,小寒偷偷摸摸爬到香香床上,跟小老鼠一般贼眉鼠眼的笑道:“姑娘,我今日特意去打听了,黎妍脸都被扇肿了,得好多天不能出门见人呢!”

  香香奇道:“我知道啊,今日爹爹与我说了。咱们做的事情,有这个结局不是很正常的吗,你怎的这般高兴?”

  小寒笑得花枝乱颤道,又小声说道:“姑娘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黎妍被人打了耳刮子,一路哭哭啼啼回去……姑娘也知道西街那地方纷乱得很,西街后面巷子,正正好有个粪池。黎妍许是昏头涨脑,一不留神竟滚落入粪池中去了。

  哈哈哈,姑娘可知,当时那儿的人可不少,平日里黎妍在她们面前都是高人一等,哼!这会子可让人好生笑话了一通。”

  香香抿了抿唇,伸手拍拍小寒的发髻说道:“行了,闲谈莫论人非,赶紧去睡吧。”

  小寒见小姐不感兴趣,有些兴致索然,下了床趿拉着鞋子走了。

  香香躺在床上,却是久不成眠。前世的恨那样浓,只轻轻这么一反手,便能将黎妍打落,再翻身不得。可笑她以为的对手,原来并不堪为对手。

  第二日一早,香香便起床,从前总要睡到日上三竿,成婚后却是天还未亮,便得起床,操持整个家——并不是像娘亲这样,虽则娘亲是主母,但大半活计是苗婶做的,娘亲只用醒来吩咐两句,很偶尔才动动手。

  可香香,身为黎家大少奶奶,家中除了带去的小寒,一个下人都没有,一大家子吃穿用,全都是她和小寒,冬日天冷,小寒舍不得她洗衣,一早就把全家的衣裳收罗起。从她嫁进去,到小寒死之前,就没哪个冬天,小寒的手是完好的……

  香香红了眼眶,又迅速拭干眼角的泪花,走到桌前,抱起最面前的几本书,全都是女则女训烈女传一类的书籍。前世她最喜欢看这些,仿佛学完了做到了,她就是真正的名门淑女,现下想想,根本就是个笑话罢了。

  香香抱着书往外走,扔在家里,小寒那个节省的性子,一准儿又给拾掇回来搁桌上了,想着就碍眼。不如干脆丢到外面去,小寒定也没脸去捡回来。

  一路走到门口,许是心里有事,香香脚下一跘,整个人往前一扑。前面门房钱叔惊叫着,奈何赶不及上前来救。

  惊险之际,一双大手将香香抛起的书尽数接住,一把捧在怀中,香香则跌了个狗吃屎。

  香香抬头一看,一个面皮甚是白嫩的男人抱着她的书,正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那男人见香香瞧他,还抚了抚书说道:“姑娘你放心,书一本都没掉。”

  许是刚刚想到伤心处,深觉自己不幸,更怒自己没骨气,一肚子怒火正没处发,见着这个男人这样,香香三下两下爬起来双手叉腰,指着男人吼道:“你什么意思啊,看到我摔了不知道扶一把?难道那些书比我还要紧吗?”

  男子眉眼一挑,笑着摸了摸下巴,翻了翻书笑道:“那倒不是,只是如这些书所言,男女授受不亲。我与姑娘,还是不要太过亲密为好,免得被人误会。”

  香香气结,鼓着嘴半晌,只恼恨的点点头,伸手将书夺过来说道:“对!你说得不错,男女授受不亲,这是我家,你说,你跑到我家来做什么?”

  男子还没说话,颜映富急匆匆跑过来,着急的说道:“香香你没事吧?”

  香香没好气的说道:“拜这位公子所赐,您女儿好得很。”

  颜映富没听出她不悦的语气,只点点头说道:“那就好,我给你介绍,这是二店的掌柜秦瑞。”

  香香一愣,掌柜?掌柜不该是如一店胡伯伯一样的中年男人吗?这男子瞧起来未及弱冠,竟能掌店?而且二店,是振兴布行三家店里生意最好的一家。

  香香不由得打量起秦瑞来,见他高眉深目,悬挺的鼻梁下人中深长,下面是薄唇微抿,下颌瘦削。

  听说人中长的人长寿。这人怎的似哪里见过?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