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阮路斯容最新列表

阮阮路斯容最新列表

作者是露娜呀

都市言情470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小说《此生为你着迷》内容扬葩振藻,大神作者是露娜呀笔头生花,其中主角为阮阮路斯容,御龙小说网带来精彩章节,全文讲述的是:为了让路斯容收心,路家举行了一场宴会,却不想路斯容越过诸多大家千金看上了命运多舛的阮阮,路斯容不知道,原本一时的爱意到最后会汹涌成此生唯一的挚爱,而阮阮也不知道,她原以为看不到前路的人生的又一村来的如此之快。展开全文

小说《此生为你着迷》内容扬葩振藻,大神作者是露娜呀笔头生花,其中主角为阮阮路斯容,御龙小说网带来精彩章节,全文讲述的是:为了让路斯容收心,路家举行了一场宴会,却不想路斯容越过诸多大家千金看上了命运多舛的阮阮,路斯容不知道,原本一时的爱意到最后会汹涌成此生唯一的挚爱,而阮阮也不知道,她原以为看不到前路的人生的又一村来的如此之快。

免费阅读

  被叶红这么一闹,气氛变得更加的微妙尴尬,阮阮实在受不了太多人关注的眼神,借口去洗手间就离开了包间。

  一离开大家的视线,阮阮嘴角的笑容立刻就垮了下来。

  外面还有些热,虽已到了傍晚时间,空气中却仍散发着热气。

  他们吃饭的地方名叫“水榭居”,是桑市出了名的饭店,装修布景别致,所以落了个雅致的名字。它的里面是由一个个小别院组成,彼此之间互不干扰,隐秘工作做的非常好,很多政商人士都会选择在这里用餐谈事。

  阮阮原本是打算到小院儿里走一圈透透气,展辰定的小院儿是“瀑布林”,顾名思义,这个小院儿的门外刚好有一个小瀑布。无奈天气太热,阮阮才走了一小段距离就出了一身细密的汗,只好打消念头,转身准备回到包间。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阮阮的脚步蓦的顿了下来。

  回国以后,虽然只是匆匆见了一面,但是杜姗那有些拔高又显得特别刻薄的声音,对于阮阮来说,还是太过于熟悉。

  阮阮还在思考着是否要装作不认识立刻走掉,杜姗却并没有给她这种迟疑犹豫的时间。

  “承铭啊,你快看看那是谁啊!“杜姗的声音特别的大,被叫到名字的男人正在送客户离开,一时有些没听明白过来。

  “你说....“阮承铭转过身询问妻子,看到不远处冷着脸的阮阮,剩下的话就没办法继续了。

  阮阮的脸色实在难看的厉害,苍白的很,似乎又泛着红。

  “阮阮啊,“阮承铭突然扬声叫道,阮阮不动声色,又是这么亲切的称呼,旁的人听了,还以为他们是多么亲密的关系呢。

  阮承铭已经大步走了过去,就站在了阮阮的面前,想拉阮阮,却被阮阮巧妙的躲过了。阮承铭尴尬的笑笑,却完全没有在意,笑的一脸慈祥,“你怎么也在这里?“

  阮阮没有回复,阮承铭也没有深究,只是道,“刚好你也在,一会儿跟爸爸和阿姨一起回家吧。”

  家?这个字眼从阮承铭的嘴里听到,阮阮怎么就觉得那么恶心呢?想到这里,阮阮不由就冷笑了出来,“阮先生真会说笑,我妈妈都死了20年了,我哪里还有家可言?”

  说完,阮阮便绕过阮承铭要离开。

  杜姗哪里肯轻易放过她,大步上前拽住了阮阮的胳膊,“阮阮!多年不见,你的脾气倒是见长啊,五年前不告而别,现在见到你爸爸和我,这就是你应该有的态度?上次在路家晚宴上,碍着人多我没说你,是为了给你保全面子,这么没有教养,你可别丢了我们阮家的脸。”

  阮阮挣脱掉杜姗的手,对路人投来的好奇目光不甚在意,笑着回望着杜姗,眼里没有任何的惧意,“阮夫人,我觉得现在,比起我,你更有可能会丢了阮家的脸面吧。”

  杜姗怔了怔,显然没料到阮阮已不是当年的小女孩,任她摆布,但也瞬间恢复如常,“少跟我废话,先跟我回家再说!”

  杜姗说完拽着阮阮就往外走,阮承铭只是看着,犹豫着,却始终没有上前帮助阮阮。

  “你放开我!”杜姗的力气出奇的大,阮阮使劲反抗不过,脸色难看极了。

  身后突然拉扯的力量阻止了杜姗前行的脚步,阮阮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还有感激。

  等阮阮回过头看到路斯容时,内心的复杂可不是一星半点可以形容。

  路斯容手上一使劲,阮阮就瞬间跌到了他怀里,路斯容忙扶着人的双肩关切的询问,“没事吧?”

  阮阮摇了摇头没说话,路斯容眼尖的发现阮阮的手腕红了一圈,整个人眼神都变了,握住了阮阮的手就要离开,“走吧。”

  “瞧我这精神头,”杜姗带着笑意的声音突然传进耳里,行走的两人顿时停了下来,“阮阮啊,你别怪阿姨心急。你说你这五年间毫无音讯,好不容易回来了,也成天的不着家,阿姨和你爸爸也是担心。”

  阮阮无动于衷,杜姗突然的示好,绝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本来下定了决心无论杜姗说什么都不搭理的,可是她一句话就让阮阮前行的脚步僵在原地。

  “你不是想要你妈妈的项链嘛,你只有回家来,阿姨才能给你不是?”杜姗的嘴角噙着笑,可是那阴沉的眼神里,却像毒蛇的蛇信子,簇满了毒。

  也不等阮阮回应,杜姗就笑着拉着阮承铭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阮承铭始终想不明白杜姗为什么会突然邀请阮阮回家,她不是一直很反感阮阮回家吗?

  “夫人,你真的决定要让阮阮回家住吗?”

  杜姗瞪了他一眼,冷笑着出声,“我疯了吗?让她这个小白眼狼回家住?那我们家还想不想安生了?”

  “可是你刚刚...”

  杜姗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气愤,“瞧你那点出息,刚刚见那个沈先生,他什么意思你不清楚吗?他不就是觊觎咱们家女儿嘛,难道你还真想把咱女儿嫁过去啊?”

  阮承铭听到这里连忙摇头,那个沈先生虽然有钱,可是一看就是个花花肠子,而且年纪也不小了,秃顶大肚子,这可不是托付终生的良人。

  “现在阮阮回来了,那就不一样了,再怎么说,她也是阮家的子女。虽然不想说,但是这小白眼狼随她妈妈,长得倒是没话说。那个沈先生看的无非就是皮相,阮阮绝对没问题。”

  阮承铭听得皱起了眉头,“夫人,阮阮也是我的女儿,再说了,五年前那件事,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好,已经够对不起她了...”

  “姓阮的!你这话什么意思!”阮承铭还没说完,杜姗已经厉声尖叫着打断了他,斯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完全没有惊讶后座正在发生的争吵,神色自然的继续开着车。

  “对不起她?那你对得起我吗?我十八岁就跟了你,你没出息,我爸妈催的急,我只好嫁给了别人,我那过得都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

  杜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往事,任谁听了,都是于心不忍。

  阮承铭最受不了杜姗这样,一下子就软下了脾气,安慰着娇妻,“我这不是也没说什么嘛,我知道那些年你委屈了,是我对不起你。别哭了啊。”

  杜姗也是见好就收的人,不然也不会一步步走到今天,她止住了眼泪,变成了小声啜泣,“我也不是要强迫她啊,这件事情肯定还是看她自己的意思,我也就是有这么个打算而已。她一个人在外面,找个人照顾她,总是好的吧。”

  阮承铭只是静静听着,只是眉头始终不安的皱着。

  杜姗观察着他的神色,继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知道你一直不放心她,可我见沈先生那样子,倒也未必就真有传言中那么不堪。这人嘛,总是要接触接触以后才能知道的,我倒觉得,沈先生是个会疼女人的人也不知道呢。”

  阮承铭知道,他要是不给个准话,杜姗准能在他耳边念叨一晚上,只好应道,“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还是遵循阮阮的意见比较好。五年前,我们那么强迫她....幸好阮阮她没事。”

  “你的意思就是我做错了?”杜姗气的从阮承铭的怀中撑起,“我那么做都是为了谁啊!当年要不是那么做,能有现在的阮田物业吗?”

  阮承铭自知理亏,只能沉默的闭上了嘴巴。

  然而他一路不语,始终紧急眉头。

  做男人做到他这种程度也算是极品中的极品了。一会儿对不起这个,一会儿又对不起那个,道理扯来扯去,总是找不到平衡的突破口。

  阮阮安静的被路斯容牵着,就像一个提线木偶,直到离开后许久,才尴尬的甩开了路斯容的手。

  路斯容看着落空的手,笑的有点无奈,“阮小姐,你这也太过河拆桥了吧。”

  阮阮不理会路斯容,任由路斯容像个麻雀似的在耳边叽叽喳喳,被杜姗破坏的心情却缓和了不少。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包间,倒也没有引起众人的怀疑。

  饭局之后,有几个同事闹着要去酒吧,阮阮实在不喜欢那样闹得氛围,委婉的拒绝了。阮阮正准备去取车,却被展辰给叫住了。

  展辰笑的有点局促,一点都不像平常稳妥的模样。

  “有事吗?”

  “阮总监,能麻烦您送路总回家吗?我得去办件急事,特别急!”

  阮阮想起路斯容刚才的解围,爽快的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展辰却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我去开车,麻烦请路总在门口等我就好。”

  看着阮阮离开的背影,一直站在展辰身后不远处的路斯容才慢慢走了出来。路斯容看着一脸苦相的展辰,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望着路斯容渐渐远去的身影,展辰疑惑了,他家大boss这又是犯什么病了啊?要着好好的斯机不用,非得让人家阮总监送他?真是会折腾人。

  路斯容顺利的坐上了阮阮的车,像尊佛似的坐在副驾驶座上,闭着眼假寐。

  阮阮只好打开广播,广播里正是八点档高峰,一个悦耳的男生响起:“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就是那种在人群中看了对方一眼,就迫切的想要了解对方的一切。其实你可能对她什么都不了解,不知道她有没有另一半?又是否结婚了呢?好像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有生之年遇到了她。”

  这样的段子,学生时期的阮阮可在奈嘉那里听了不少,信手拈来不在话下。可是跟公斯上斯听着这样的广播,似乎并不大合适,阮阮只好快速关掉。

  车里安静极了,就在阮阮都要以为路斯容睡着的时候,路斯容的声音却突然响起,“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阮阮惊的回过头去看路斯容,才发现路斯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眼神里没有任何玩笑的成分,眼神清明,一点睡意都没有。

  阮阮觉得心下漏掉一拍,竟有些心猿意马。

  直到感觉到路斯容冰凉的大手覆盖到自己的手背上,阮阮才有些清醒过来。

  “专心开车。”

  低沉动人的嗓音犹如大提琴奏响在耳边,阮阮只觉心脏“噗通噗通”剧烈跳动着,脸颊也有点烧灼的热度。

  路斯容收回了帮阮阮稳住方向盘的上,微凉的手指尖上似乎还残留着她身上的体温。

  看着阮阮傻乎乎的模样,路斯容突然笑了起来。

  阮阮觉得脸烧的更红了,路斯容显然是在捉弄她!

  这个小插曲,让本来就还有些陌生的两人变得更加的尴尬。阮阮都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送路斯容回家啊!

  两人本来也不顺路,阮阮是有很好的理由可以拒绝的。

  “你还没有回答我。”

  安静了好一会儿的车内,再次响起路斯容低沉的声音。

  “什么?”阮阮注意着前方,随便便问。

  路斯容停顿了一下,很认真地扭过身子,一瞬不瞬地注视着阮阮的侧颜,心中想着的是,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耐看,一次比一次觉得她好看。

  “我问你,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阮阮不但觉得这个问题太幼稚了,而且问这个问题的人也有点幼稚,直接摇摇头,“不信。”

  “为什么不信?”路斯容不死心继续追问。

  前方红灯,阮阮停车,也半侧过身子认真地看着他,“一见钟情这种说法只是看上了对方的皮相,但是皮相这东西呢,终不能长久,就算能长久,也有看厌的那么一天,所以说一见钟情的情感维持不了多久。”见路斯容似乎不太明白,红灯又没变绿,就又解释道:“感情这东西,我还是更相信日久生情,有感情基础,互相了解,或者被对方的人格魅力所吸引,才能做长久夫妻。”

  路斯容双目转了转,突地笑出声,“原来阮小姐是个比较保守传统的女人。”

  阮阮开车前行,点点头,“算是吧,至少我妈就是这样的女子。但是我妈终是用情太多,伤情伤己。”

  路斯容很诧异她能对自己说这么多。

  放是刚才他在酒店的时候帮她解围,让她对自己又多了几分好感吧!不过她提到自己的妈妈,这让路斯容又想到阮家那个夫妻。

  这些倒是让他对阮阮的过往更多了几分好奇,她究竟是在怎么样的一个家庭环境里长大的,怎么和父亲还有继母已经达到了这么水火不容的地步。

  路程比想象中快,直到停到一个公寓前,阮阮才惊觉,这栋公寓离着公斯并不远。

  车已停下一会儿,可是路斯容丝毫没有下车的迹象,阮阮只好硬着头皮僵硬的笑着提醒,“路总,您的家已经到了。”

  路斯容向窗外望了望,平静道:“好,我们走吧。”

  阮阮以为路斯容是要邀请自己进屋喝茶,连忙拒绝,“路总,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往哪走?”路斯容已经一脚踏出了车门,听到阮阮这么说,回过头奇怪地看着她。

  阮阮看他那表情简直哭笑不得,往哪走,也不能往他家走啊,本来今天的欢迎宴上那番刺耳的话已经让她心里不太舒服了,这要是再跟着路斯容上楼,孤男寡女的,若是被人说了去,岂不是说出更多的是非。

  再说了,他以为我阮阮是什么人,能随随便便和一个男人回家吗?

  想到这里,阮阮不由露出一个高傲的眼神,嘴角微微上扬,气场十足,“路总赶紧回去吧,我是不会和你上楼的。”

  双脚已经落地的路斯容又弯腰将脑袋伸进了车里,双眼微眯看着阮阮,他将脸凑近阮阮,带着一股调戏的味道,压着嗓子道:“难道我忘了说,阮总监的新家也在这里吗?”

  “,什,什么?”阮阮被路斯容说的一头雾水,直勾勾地盯了他好一会儿。

  直到路斯容走到车的另一侧,打开车门,将她扯了出来,她还处在糊涂的状态。

  “走,跟我上楼。”路斯容极其霸气地拉着她。

  “你,你说清楚。”阮阮想甩也甩不开那只手,只得任由他牵着。

  公寓前来来往往的人群倒是不少,一对俊男靓女这么拉拉扯扯倒是让周遭投来不少目光。路过的年轻人看了两眼也就罢了,只是有一个坐在花园旁边的老太太却看不过去了。

  她拄着拐杖就移到了二人跟前,抬着拐杖就敲了敲路斯容的大腿,带着长者的口气,“我说小伙子,看着你文质彬彬的,怎么对你女朋友这么不文明呢?”

  “啊?”一脸懵的路斯容回过头,看见一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太太正在用一种严厉的目光打量着自己,忙问:“阿婆,你有事?”

  那老太太又敲了敲他的大腿,“我老太太是告诉你,对女朋友要温柔,不要动粗。她不同意的时候,你就哄着她,哪能像你这般拉拉扯扯来硬的。”

  这边路斯容还没有松开晚阮阮的手,只得对老太太点头,“是,阿婆说得对。”

  那老太太年纪虽大,眼神却好用得很,她淡淡瞄了阮阮一眼,嘴角荡起笑意,“哟,这姑娘长得真俊,比我年轻的时候还俊,怪不得这小伙子看上你了。”

  阮阮双颊一红,赶紧解释主,“阿婆,我没有……”

  “哎哟,不用害羞,谁没年轻过,阿婆我懂。”

  阮阮没说出来的话,就这么被老太太打断了。

  老太太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美事儿,美滋滋地笑了起来,笑完了还不忘用拐杖指了指路斯容,再次警告,“对女孩子不能动粗,要温度,要哄着来。”

  “要温柔,哄着来?”路斯容很认真地看着老太太。

  “对,对!”老太太美滋滋地笑着。

  “嗯,哄着来。”路斯容一边笑一边和老太太说这话,这边却身子一歪,直接将阮阮打横抱了起来。

  在阮阮不知所措的挣扎与尖叫中,路斯容一脸淡定地看着老太太,“阿婆,您看这样够温度吗,这样哄对吗?”

  老太太一拍大腿,“小伙子,这就对喽!”说罢,指着小区大门,“去吧,抱回家去吧!”

  “哎!”路斯容答应的这个爽快,而后抱着阮阮就往公寓走。

  阮阮个子虽然不矮,好在够瘦,而且路斯容长年坚持锻炼,所以抱着走了一段路,一点也没觉得费力。

  关键是这女人在他怀里不老实,不但不配合他拒的姿势,而且还一步三扭地想要挣脱。

  “你,你快放我下来。”

  “阿婆让我抱着你的。”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