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大神的黑粉女友陆灏深温淼淼免费无删

电竞大神的黑粉女友陆灏深温淼淼免费无删

作者稚子弄冰

都市言情215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电竞大神的黑粉女友》是稚子弄冰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灏深是温淼淼从小到大都看不顺眼的存在,上学的时候,他是她眼里的瘟神,工作的时候,他是她升职加薪的绊脚石,以至于后来陆灏深成了电竞大神,温淼淼还是在黑他的道路上乐此不疲,再后来,陆灏深当众在比赛结束后公布恋情:我爱了很多年的那个女孩子,她是我的黑粉....展开全文

《电竞大神的黑粉女友》是稚子弄冰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灏深是温淼淼从小到大都看不顺眼的存在,上学的时候,他是她眼里的瘟神,工作的时候,他是她升职加薪的绊脚石,以至于后来陆灏深成了电竞大神,温淼淼还是在黑他的道路上乐此不疲,再后来,陆灏深当众在比赛结束后公布恋情:我爱了很多年的那个女孩子,她是我的黑粉....

免费阅读

  “就明晚。”温淼淼丝毫不跟他客气,免费的海底捞,不吃白不吃。

  “好。”陆灏深显露浓浓的笑意,温淼淼猜到他的内心一定非常看不起自己,但是她在他的心底都已经那么糟糕了,也没必要做什么正人君子,不贪便宜的淳朴良善之人。

  许梵灵望向何娓娓,二人深深叹气,这俩祖宗。

  可如果温淼淼如果不和陆灏深斗嘴,那他们也不是本真的温淼淼和本真的陆灏深了。

  这顿饭除了陆灏深和温淼淼时不时的斗嘴以外,其他人也都聊得不亦乐乎,不过他们聊天,温淼淼一直不怎么能插得上话,毕竟学霸的世界,她一个学灰就不要强行凑热闹了,免得说错话被人嘲笑。

  用学灰形容温淼淼,真的一点都没错,如果把成绩分为学神、学霸、学酥、学弱、学渣、学灰等六个等级来划分,毫无疑问,陆灏深是学神,何娓娓一干人是学霸,许梵灵算学酥,而她是差到连渣都不配拥有的骨灰级学生。

  时至今日,温淼淼还想不明白,明明数理化那么差的她,怎么就在分科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选了理科呢!天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选理科也就罢了,高考考得差也能理解,毕竟出题人是赫赫有名的葛大爷,结果到了大学里不知道是谁骗她,说汉语言专业毕业后能分配到学校当老师,天真的温淼淼信了,于是又折腾着转专业。

  回想自己这些年,温淼淼总觉得跟做梦一样,阵阵恍惚。

  一顿饭吃下来,温淼淼巨撑无比,更舒爽的是不用她付钱。

  谁说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不就是嘛。虽然这顿饭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不算午饭,毕竟他们吃完都快下午五点了。温淼淼的肚子吃得浑圆,她拍拍肚皮,对许梵灵说道:“听听这声儿。”

  许梵灵伸出食指戳了戳:“还挺有弹性。”

  “那可不,一口一口吃出来的。”温淼淼悠悠说道。

  虽然温淼淼也折腾过减肥,还制定过减肥计划,比如每天吃多少东西,卡路里多少,吃完需要做多少运动等等,不到两个星期,温淼淼便饿的面色枯黄,浑身无力,走路虚浮。这项计划,终于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冬日夜晚,被温淼淼作废了。

  犹记得那晚,温淼淼饿的饥肠辘辘,两眼发昏,她跑到学校门口的饺子馆,狂吃了四十多个芹菜猪肉馅儿水饺,自此与减肥这项艰巨的伟大工程无缘。

  她和许梵灵打趣的场景恰好被陆灏深瞥到,陆灏深再次无情嘲讽:“再吃几顿就能和花花一样了。”

  温淼淼不理他,跟许梵灵告别后径直背着包走了

  陆灏深叫住她:“等等。”

  温淼淼步子一顿,不悦的问道:“干嘛!”她凶巴巴,看起来像是跟陆灏深有深仇大恨一样。

  “你还没留下联系方式,明晚我上哪儿找你吃海底捞。”

  温淼淼说:“我开玩笑的,明晚我可能会加班,没时间去吃。”

  陆灏深不依:“说话不算话可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温淼淼眼睛滴溜溜地转,陆灏深知道她准是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索性不给她思考的机会,直接把手往她面前一伸:“拿来。”

  “什么?”

  “手机。”陆灏深直接言明。

  “干嘛?”

  “你不肯告诉我,我也没办法,只能主动告诉你我的联系方式喽。”

  在他的注视下,温淼淼慢吞吞地交出手机,陆灏深闷笑接过,旋即又把手机还给她:“解锁。”

  “哦哦。”温淼淼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忘记给自己解锁了。她把手机锁解开后再次交给陆灏深,陆灏深的手指头在屏幕上四处轻点,一分钟后把手机塞回温淼淼手里:“明晚我打电话给你。”

  撂下这句话陆灏深就走了,温淼淼反倒留在原地一脸凌乱。反应过来后她忍不住哀嚎:“陆灏深,你又给我施迷魂法!”

  周末的地铁恨不能把人挤成肉馅儿,密不透风的一号线差点把温淼淼肚子里的饭给挤吐。南城地铁一号线,是南城开通的第一条地铁线,连接南城站和南城南站两个大型车站,南城站主要停靠火车,南城南站以高铁为主,而这一路上站点都本都位于主城区,人流量自然比其他线路高很多。

  温淼淼回到宿舍,陆相思她们正在收拾行李,温淼淼这才想起,哦,原来她要毕业了。

  如果青春是一首歌,那温淼淼定然是一首丧歌,温淼淼哀哀叹气,感叹时间过的真快。

  宿舍里除她和陆相思是南城本地人以外,温念稚和沈音容都是外市的,打算过段时间回到家乡。温念稚考了教师资格证,沈音容收到了家乡电视台的面试邀请。朝夕相处四年时光,尽管温淼淼好几次在心里想象过分别的场景,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温淼淼还是抑制不住的难受。

  大家各自收拾东西,宿舍安静的可怕,温念稚把摆在书桌上的照片收进行李箱,温淼淼记得,那是陆灏深的照片。温淼淼忍不住在心底叫骂:狗男人,迷惑我就算了,还迷惑我舍友。

  陆相思拉上行李箱,说:“以后我们要常聚。”

  温淼淼深深吸气,咽下喉咙的堵塞,说:“你们记得想我,我也会想你们的。”

  沈音容把床单收好,说:“以后我们不在,你做事要稳妥些,不要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像个小孩子。”

  温淼淼低声答道:“知道了。”

  “还有啊,谈恋爱要多留个心眼,擦亮眼睛看清楚人,要是再遇上渣男,可没人帮你套他麻袋了。”温念稚也忍不住唠叨。

  温淼淼又点头:“我记住了。”

  作为宿舍年纪最小的一名成员,陆相思、温念稚和沈音容没少为她操心,大二的时候温淼淼被外系的一个男生追求,没有恋爱经验的她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结果对方是个脚踏两条船的渣男。温念稚她们知道后,愣是趁着月黑风高蹲在男生宿舍楼下等了一晚上。

  待到渣男冒头,三个人二话不说,提着麻袋便冲上去把他牢牢套紧,并拖到寂静的小树林里,一顿暴揍。

  渣男被打的站不起来,温淼淼足足有半个多月没在校园里见到过他,听他们系的同学说,温淼淼怎么都没想到,温念稚和沈音容两个平时看起来文文静静,说起话来软软诺诺,言行举止皆充满柔情善意的江南女生,下手打人怎么能那么解气。

  温淼淼问陆相思:“你房子租好了吗?”

  陆相思摇头:“还没,暂时跟表姐住一起。”

  温淼淼“喔”了一声不再说话,自顾自的收拾东西。

  第二天,宿舍的人相约吃一顿散伙饭,时间定在当天晚上。温淼淼很想说她晚上有约,但想到这有可能是她们几个最后在一起吃饭,便鸽了和陆灏深的约定。

  尽管温淼淼清楚,随便鸽人不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但谁让对方是陆灏深呢,仔细想想,她能理直气壮鸽的,也只有他了。

  陆相思把吃饭的地点定在市区海底捞,趁着还能享受优惠赶紧吃一顿。温淼淼因为加班,是最后一个去的,她们都在等她到了才点菜。

  吃火锅,当然少不了黄喉、毛肚、虾滑这些必须菜品,因为是毕业前最后一次聚餐,她们把所有想吃的菜都点了大份,并且只点荤菜。世界上最幸福的事,除了睡觉就是吃火锅,温淼淼一口一颗虾滑吃的无比满足。

  四个人聚在一起吃的不甚欢畅,温淼淼早已忘记和陆灏深的猪脑之约。

  吃完火锅,温淼淼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点半了。温念稚和沈音容说她们不回宿舍了,陆相思说她要回家,于是只有温淼淼一个人回学校。

  四个人在海底捞门口分别,温淼淼瞧着她们渐行渐远的背影,心里无比失落,她深深叹气,古人说的真好,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她打算去附近的地铁站乘坐地铁回学校,谁知一转身竟撞上了一堵坚实的强,磕的她脑门疼。

  “耍人好玩吗?”冰冷如雪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温淼淼抬头一看,对方正是陆灏深。

  温淼淼吃痛地揉着脑袋:“大半夜的你在这儿装鬼啊。”

  “我等了你一晚上。”陆灏深不仅语气冷淡,脸色也十分不好看,气的铁青。

  温淼淼自知理亏,不免心虚:“你傻啊,等了那么久我还没来,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我要失约。”

  “这是你第一次失约。”

  “嘎?”温淼淼突然迷糊,“我们还有过其他约定吗?”

  陆灏深冷哼,扭头就走,留下温淼淼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她急忙追上去解释:“我不是故意放你鸽子的。”陆灏深不理,只管大步朝前走,温淼淼小跑着追他:“你听我说。”

  陆灏深还是没有停下的想法,他走的太快,迈的步伐又大,温淼淼刚吃过饭不宜运动,很快她就追不上了,温淼淼气的跺脚:“一根筋。”算了,他不想听那她就不说了,还不如早点回宿舍洗洗睡觉。

  就在这时,陆灏深停下脚步:“如果你不追上了,我们俩的同窗情谊就算到头了。”

  温淼淼本想赌气说“到头就到头”,但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只好没骨气的追上去。陆灏深停在路灯下,深橘色的光把他浑身照得透亮,温淼淼朝光亮跑去。

  温淼淼气喘吁吁地停在他面前,陆灏深吐槽:“慢死了。”

  温淼淼撇嘴:“我刚吃完饭,跑起来肚子疼。”

  “我还没吃饭。”

  温淼淼摁亮手机屏幕,快十一点了。“这么晚了,餐馆差不多都关门了。”

  陆灏深说:“有一家肯定还没关。”

  “哪家?”

  “去了你就知道了。”

  “嘁,还卖关子。”

  陆灏深的车停在不远处的停车场,温淼淼系好安全带不禁感叹:“几年不见都开上Q5了。”

  “我爸的车,我只不过借来开几天。”

  车子在公路上疾驰,不过十来分钟的功夫就到了目的地,店面果然很熟悉,老板娘还认得温淼淼。

  这是一家粥店,老板是潮汕人,在南城生活十年有余,起初的时候,他们专门卖潮汕小吃,并不做粥。温淼淼时常来他们家吃炒粿糕、绿豆朥饼,后来他们赚了些钱,便在靠近市区的地方租了家大一些的店铺,做起了潮汕砂锅粥。

  陆灏深点了海鲜粥和猪肉肠粉,温淼淼因为在海底捞吃的太饱,所以一直看着陆灏深吃。

  店里的粥一贯都是现熬,所以上菜的时间比较久,约莫过了二十多分钟,一锅还在扑腾冒泡的海鲜粥就端上来了。刚熬好的粥热雾弥漫,鲜香袭人,用白瓷勺子搅一搅,用料十分足。

  即便温淼淼吃的再饱,也忍不住想要尝上一碗。

  陆灏深瞧出了她的心思,第一碗盛给了她。温淼淼不好意思的接下,说:“白让你等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又喝你的粥。”

  “反正是你付钱。”

  “什么?”温淼淼愕然,“我?付?钱?”

  陆灏深夹起一筷子肠粉塞嘴里,肠粉皮软糯可口,配上猪肉和酱汁,一口下去着实痛快。“难不成我付钱?”

  温淼淼用调羹从粥里捞出一颗虾仁,鲜甜弹牙,“昨天明明说好了是你请客。”

  “但你失约了。”

  罢了罢了,温淼淼翕动双唇本想再说些什么,但今晚确实是她失约,理亏在先,所以这顿饭怎么说都应该是她付钱。既然是自己付钱,那温淼淼也不跟自己客气了,想吃什么便放开了吃。

  陆灏深瞧她连喝两碗粥,不禁皱眉:“你不是在海底捞吃饱了才来的?”

  “许久没吃,甚是想念这个味道,当然要多吃点啦。”

  虽然他们点的是小份,但砂锅依然不小,一锅粥足足能盛十来碗,即便是温淼淼帮着吃,到最后一锅粥也没吃完。

  温淼淼打了个饱嗝,对陆灏深说:“锅里还有好多虾仁,你快吃了。”

  陆灏深也吃不下了,说:“还是你吃吧。”

  二人你劝我,我劝你,最后决定猜拳。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