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患未然闻濯简未然大结局

房患未然闻濯简未然大结局

作者蛾富贵

综漫同人517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房患未然》是由蛾富贵原创所著,主角叫闻濯简未然。讲述了简未然莫名失去了生前的记忆,却不得不兢兢业业近十年,此刻的简未然,作为一名正式阴宅代理,为了自己买房、和别的亡魂在自己这里买房而努力奋斗。鬼生已经如此的艰难,还要被牵扯进家长里短、爱恨纠缠。简未然欲哭无泪:“怎样可以不工作也有钱,在线等,急。”展开全文

《房患未然》是由蛾富贵原创所著,主角叫闻濯简未然。讲述了简未然莫名失去了生前的记忆,却不得不兢兢业业近十年,此刻的简未然,作为一名正式阴宅代理,为了自己买房、和别的亡魂在自己这里买房而努力奋斗时,终于有感而发:“尼玛坑鬼呢!”鬼生已经如此的艰难,还要被牵扯进家长里短、爱恨纠缠。简未然欲哭无泪:“怎样可以不工作也有钱,在线等,急。”

免费阅读

  慕无声看上去很忙的样子,简未然只好将周末听音乐会的计划埋在心底,没有向他提半个字,第二天照常去上班了。

  简未然抵达公司时,寇兴上前,低声对他说道:“之前那个奇怪的老爷子,在会客厅等你。”

  “我知道了,这就过去。”正打算进办公室的简未然,脚尖一转,往会客厅走去了。

  闻锦泓会来公司,简未然并不觉得惊讶,相反,闻锦泓应该会感到好奇,为何斩钉截铁拒绝了这份工作的他,突然又改口愿意继续。

  “闻老爷子,是发生了什么事吗?”简未然在闻锦泓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下,语气平缓地问道。

  “我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你。”闻锦泓似笑非笑地看着简未然,说的话也真假莫辨,当他发现简未然并没有露出他期望中诧异的神情后,便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再去见那个不孝子?我账户里的钱,还是分文不涨。”

  “今天晚一些就去。”简未然如实告知了闻锦泓自己的工作计划。

  “一路顺风。”闻锦泓已经得到了自己最想知道的答案,不再多言,转而将放在自己面前的一个文件夹递给了简未然,“你们公司同事让我填的资料表,已经填好了,给你就行了吧?”

  “嗯……是的。”简未然愣了一下,接过了文件。这段时间变故太多,他又一直在是否要接下这份工作上犹豫不决,居然忘了让闻锦泓填资料表。

  所有事情解决完毕,闻锦泓便不再逗留,离开了简未然的公司。

  另一边,现世,深夜。

  闻濯坐在书房的皮椅上,一手支着头颅,另一只手玩转着钢笔,正思索着白天在研究所时,自己和邢铜的谈话——关于似乎见到了简未然亡魂的问题。

  “闻老板,‘神秘研究所’之所以成立,就是为了研究亡魂所在的那个世界,既然简先生的亡魂确实存在,那说明我们的研究方向,没有任何问题,只要再继续努力,肯定会成功的。”邢铜推了推金丝眼镜,镜片下细长的双眼微眯,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至于您说,简先生好像已经忘了您,我想是因为,人死后就会失去生前的记忆。”

  “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做?”闻濯向来从容自若,但只要和简未然有关的事,就会令他失了平日里的镇静,“他已经两天没有来我这里了,你们什么时候可以研究出,除死亡外去他那里的方法?他不来,只能我去找他了。”

  “闻老板,您稍安勿躁。”邢铜赶紧安抚闻濯,避重就轻地说道:“在我们不清楚简先生那边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贸然行动比较好。那个世界有那个世界的规则,我们千万不要随意尝试打破它,简先生没有来,您就等着他,简先生失忆了,您也假装不认识他,从询问他的身份开始,循序渐进了解他现在所在的世界。”

  闻濯肯定了邢铜的说法,回到家后,就将简未然的照片和一大摞日记本都收了起来,为今后简未然的到访,做好了准备。

  看到空荡了许多的房间,闻濯感到十分不习惯,于是从柜子里小心谨慎地拿出其中一本日记本,神色怀念地翻开:“虽然这是我的秘密日记本,里面写满了我不敢说出来的心里话,向来尊重我的闻先生,一定不会私自翻阅,但若他看了,我也不会责怪他,因为我想让他知道,我心底的所有秘密。啊如果他看到了,会不会笑话我!闻先生,就算你看到了,也要假装不知道,不可以告诉我!不然我就克扣你的点心!”

  看到此处,闻濯的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他能想到,当时的简未然,一定一会儿挠挠头暗自苦恼、一会儿又释然轻笑,最后陷入凭空想象的羞赧之中,忿忿地写下威胁与叹号。

  闻濯一直很清楚,简未然从来不像表现出来那般温柔淡定,心里总是怀揣着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想法,但他压抑的个性,令他不会将这些想法表达出来,只会写进日记本里。

  在简未然有意无意地暗示下,闻濯隔三差五就会“偷看”简未然的日记,了解他生活中的所有喜怒哀乐,看他激动热烈地表述着自己的想法,又遵守文辞规范,克制着在句末只使用一个感叹号。

  简未然写得一手漂亮的行楷,而这张纸页上的字体,尽管能看出简未然非常努力地书写工整,但还未摆脱孩童的稚嫩圆润,一看就是出自幼年简未然之手。由于年代久远,墨迹已经褪色,可简未然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在闻濯的记忆中,还清晰无比。

  简未然死后,他将简未然从小到大的日记本,都小心翼翼地珍藏了起来,每每想念,就拿出一本,细细品读,以至于到今天,简未然那厚厚一摞笔记本里的所有内容,他已经倒背如流。

  他真的,太想念简未然了……

  而在今夜,简未然如期而至。

  他到闻濯家里的时候,闻濯的房间还亮着橙黄色的暖灯。他在现世滞留的时间有限,也顾不得等闻濯睡下,径直穿过那扇沉重的雕花实木门,进入了闻濯的房间。

  闻濯似乎刚沐浴完,短发还湿润着,他戴着一副眼镜,坐在单人沙发上看书——简未然不太确定他手上拿的是否是书。

  简未然好奇他正在看什么,走到他身旁,凑过脑袋,试图去看他手上纸页的内容,但那手写行楷字还没看清两个,视线就已经被闻濯半敞睡袍下的结实腹肌吸引了去。

  “这人真的已经是四十岁的中年大叔了吗……”简未然小声地犯着嘀咕。

  他今天在闻锦泓填写的资料表里看到了闻濯的年龄,老实说,真的有些惊讶。

  他以为闻濯最多三十出头,毕竟四十岁的成功商人,在他心目中,应该是久经应酬顶着啤酒肚,发际线也因为尔虞我诈一退再退的中年秃顶胖大叔才对。

  “是你吗?”闻濯身上仿佛安装了“简未然雷达”,明明看不见简未然,却总能精准察觉到简未然靠近的气息。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一次,第二次简未然已经懒得愕然了,反正闻濯是安全人物,他索性不管规定——又没有谁在一旁看着,按下手环的相应开关,在闻濯面前显了形。

  闻濯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只是合上日记本,将之放到一旁的小圆桌上时,手臂止不住微微颤抖。

  简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心底默默感叹了一句:“到底是人到中年了啊,手抖的毛病都出来了。”

  闻濯没有看穿简未然的心思,他自顾不暇地暗自深吸一口气,才做足心理准备,对上了简未然浅茶色的眼眸。

  简未然今天没有穿女装,大概是意识到了这样根本无法威慑闻濯,于是干脆穿着白衬衫和米色西装裤就来了。

  眼前的简未然,依然是闻濯记忆中年轻的模样,尽管他以为自己已经未雨绸缪,但简未然再一次真实地站在他眼前,他还是感到了手足无措——他想要抚摸简未然棕色的柔软碎发,想要握住简未然白皙的修长五指,想要亲吻简未然湿润的浅绯唇瓣……可现实是,他抑制住快要涌流而出的眼泪,就耗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

  这边闻濯思绪万千,另一边的简未然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实在想不明白,这明明是他和闻濯第一次正式见面,闻濯盯着他一言不发就算了,还一副要将他拆吞入腹的表情……真是让他背脊发凉。

  “那个……闻先生?”简未然小心翼翼地唤了闻濯一声,防备地退后了小半步。

  他双手背在身后,手指抵在手环的电波关闭键上,以防一旦闻濯做出过激行为,他能够立即消失。

  “你好……”总算回过神的闻濯生硬地和简未然打招呼,才发觉自己的嗓音沙哑得反常,但他实在是太怀念简未然的声音了,顾不得简未然眼中已经浮现出显而易见的疑惑,继续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简未然。”尽管简未然心中对闻濯的一举一动百思不得其解,却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继续自我介绍道:“我来自幽冥的‘好事多房’中介公司,是一名置业顾问,您的父亲现在是我的客户。”

  闻濯不敢再看他,怕自己痴迷的眼神引起他的怀疑,别开脸之后,顺势指了指自己旁边的另一个单人沙发,“别一直站着,坐下聊吧。”

  明明只说了两句话,简未然内心中的不安,却被倏地瞬间消除了,他对闻濯产生了没来由的信任,笃定地相信闻濯不会伤害他——他无法解释心境转换得如此迅速的缘由,这只是他的直觉。

  有了这样的想法,面对闻濯时,简未然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有个问题,我感到好奇,想问问你。”他调整好手环电波参数坐下后,看向一桌之隔的闻濯,问道:“为什么你一点都不怕我?难道你不知道,我是……鬼?”

  简未然故意拖长了尾音,营造出一种幽森的氛围,但显然,闻濯是真的不忌讳这些本是虚幻怪诞的事物,轻笑着回答:“我知道。”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