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宴大厨在八零最新免费

国宴大厨在八零最新免费

作者棠溪卫景曜

历史军事538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展开全文

《国宴大厨在八零》男女主是棠溪卫景曜,由一叶微光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棠溪笑着把馅饼和卤蛋递给她,“妈,我只做了这两件事,如果你不吃,就去外面吃早饭也不用花钱。”“既然要花钱,那当然是看你女儿我的生意。。

免费阅读

《国宴大厨在八零》男女主是棠溪卫景曜,由一叶微光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棠溪笑着把馅饼和卤蛋递给她,妈,我只做了这两件事,如果你不吃,就去外面吃早饭也不用花钱。既然要花钱,那当然是看你女儿我的生意。。

小说简介

瞧见了唐母恼怒的样子,唐韵儿心中一颤,以为棠溪是以退为进,咬了咬牙关。唐韵儿眼里蒙上一层淡淡的水雾,如同孤苦无助的小兔子,红着眼睛,微微啜泣着,溪溪姐,对不起。

国宴大厨在八零全文阅读

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获得者是——来自华国的卫景曜!主持人热情铿锵的声音从电视机里传出来。
华国已经很多年没有在物理领域上获得惊人的成绩了&&
电视机面前的棠溪早已热泪盈眶,泪眼朦胧地看着电视,太好了,太好了!华国在物理领域上终于站起来了,以后也只会越来越好的!
一下子太过于激动,棠溪的呼吸猛地急促起来。一瞬间,棠溪感觉到半边身子失去了控制,重重地跌倒在茶几前。
电视里的声音在耳边嗡嗡,棠溪已然听不清楚了,隐隐能分辨出来是卫景曜本人没能来领奖,是侄子代领。
侄子?棠溪侧躺在沙发前,眼前一片模糊,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卫景曜一生未娶,自然是由侄子代替了。转而棠溪想到了自己一个亲人都没有,心头没来由地涌起一片荒凉。倘若发生一点意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人发现。
家人啊&&
棠溪的意识渐渐朦胧起来,往事一幕幕如同走马灯在脑海里回放起来,她想这一生唯一的遗憾是没能对亲生父母好。
如果有来世,她还要当他们的女儿&&
医院的病房里,医生拿着病历单看了两眼,又去看了看输液瓶里的药水,目光一转,在病人的脸上停留了几秒,喃喃道,是时候醒来才对。
病人中途有醒来过吗?医生转头询问身侧的护士。
护士摇头,还没。
棠溪听到了声音,朦朦胧胧地睁开了双眼,一片白光映进来。棠溪下意识地抬手挡住光线,扯动了正在输液的手,针痛让她眯了眯眼。
病人醒来了。护士注意到了,惊喜地告诉医生。
医生也留意到了,利索地在病历本上签字,去通知家人。
家人?棠溪放下了手,才注意到这里是医院,墙壁是一片纯白了,没看到有瓷砖。视线一转,落在了病房门上,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款式。
这是什么医院?棠溪不解,按照她的身份,国厨那边也不敢随便安排普通病房才对。
医生简单地看了看棠溪的脸色,没有什么大碍,临走前叮嘱她,回去后多喝一点补血益气的汤水。
可别想着年轻就无所谓。
年轻?棠溪还是有点糊涂,没能明白医生的意思。她都一把年纪了,还算年轻吗?抬眼去看医生,打算问清楚,可医生早就走远了。
眼前只剩下一扇房门。
棠溪低头看了看,蓦地发现自己的双手白皙嫩滑如同刚出水的白豆腐,光滑细腻。早年的刀伤疤痕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心头猛地浮现出一个答案。
棠溪的心怦怦直跳,不敢置信的左右环看着病房,这分明就是八十年代的医院!
基础设备才会如此地简陋。
额际上传来一阵钝痛,棠溪忍痛眯眼,手抚上伤口纱布上,已经确认回到了十五岁这一年。
老天爷真的待我不薄啊。
棠溪的眼睛红了。
上一辈子,唐家真正的千金小姐唐韵儿被找回来了。棠溪才知道原来自己是被抱错了,亲生父母是工人。棠溪原以为唐韵儿回来,她也要回去的。可唐家夫妇舍不得棠溪,让她留了下来。
棠溪也舍不得养父母,也就同意留下来。
看着唐韵儿,棠溪十分愧疚,暗自下定决心,要对唐韵儿加倍的好。带着她融入了圈子里,给她讲解学业上的难题等等。棠溪自认为问心无愧,可万万想不到唐韵儿对自己不单单是嫉妒那么简单,已经是恨之入骨了。
一次次的陷害,让养父母对她厌恶无比,就连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也嫌弃她。不仅如此,唐韵儿还耽误了自己高考。
回想起高考那会儿的高烧,棠溪心底骤然一空。养父母不理不睬,是亲生父母散尽家产才捡回一条命。可也是这一次,生父为了挣钱买营养品,伤了腰,瘫痪在床。
至此之后,棠溪醒悟过来,跑去做学徒,想赚钱养家,未成名之前都没有回家看过一次父母,每个月只有生活费寄回去。棠溪以为这些是暂时的,总有一天她会扬名四方,到时候再风风光光地接他们去享福。然而十几年的闯荡,等她成为国宴总厨的那一天,生父生母都已经双双离世了。
棠溪深深地吸气,再缓缓地吐出。
这一次,她只想早一点回到亲生父母家里,对他们好一点。
****
医院的走廊上,唐韵儿挽着唐母的手臂,在病房门口前忽地停下了脚步,忐忑不安地垂下眼眸,妈妈,溪溪要是知道我这几天都住她的房间,会不会不高兴?
唐韵儿没给唐母机会,又接着说,我从未住过那么大那么明亮的房子,在客厅有张小床给我就好了。
唐母难过又心疼,安抚她,以后你就住那个房间,溪溪不会不同意的。如果她不同意,我说她!
不行的,不行的。唐韵儿急忙摇头,惶恐至极,眼泪都快流出来了﹐那是溪溪的,我哪配得上住这么好的房间?
见唐韵儿如此诚惶诚恐,唐母心中大恸,随后又升腾起一股愤怒:你配的上,要说配不上,也是她配不上,是她占了你的人生,你不用害怕,以后那就是你的房间,让她住客厅。
妈妈,这样不好。唐韵儿轻轻地摇头,溪溪还在生病&&
就这样决定了!唐母拍了拍她的手臂,态度坚决,不容唐韵儿拒绝。
唐韵儿乖巧地点了点头,都听妈妈你说的。
唐母很满意唐韵儿的听话,自然就没有察觉到唐韵儿低头的刹那眼里露出一丝的得意。
推开门之后,唐韵儿和唐母见棠溪醒来了,刚想开口。
听得一清二楚的棠溪眸光冷淡地看着她们母女俩,率先开口,不用了。
什么?唐母没能理解棠溪的话,皱起了眉心。
棠溪垂下了眼眸,看着单薄的被单,回想起那个温馨的小屋。虽然窘迫,可生父生母待人真心。
其实,穷一点也无所谓,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齐齐。棠溪掀起了眼睑,缓缓地解释,房间不用换了。
我要回亲生父母家里。
什么?!唐母顿时就拧紧了眉心,棠溪虽然不是亲生的,可也是养了十五年的女儿。
怎么说回去就回去?!
唐母不能接受。

国宴大厨在八零免费阅读

瞧见了唐母恼怒的样子,唐韵儿心中一颤,以为棠溪是以退为进,咬了咬牙关。唐韵儿眼里蒙上一层淡淡的水雾,如同孤苦无助的小兔子,红着眼睛,微微啜泣着,溪溪姐,对不起。
房间还是你的,我不会跟你抢的。唐韵儿泪眼朦胧,楚楚可怜的模样着实是让人心疼。回去之后,我还是睡客厅小床,你别说气话了。
都是我不好,让大家为难了&&
唐韵儿哭得伤心欲绝,都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不用。棠溪面上没有情绪,语气清淡,话语中却不能忽略疏离之感。
韵儿,你别哭。唐母本来还想劝棠溪不要意气用事,可看着唐韵儿处处谦让,棠溪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心底的恼火蹭蹭地往上升,嫌恶地瞪着棠溪,你怎么就不知好歹呢?
韵儿都已经做出了承诺,也让出了房间。
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唐母看着漠不关心的棠溪,难以置信地皱眉。
棠溪抬起了眼睑,眼神寡淡地看了看唐韵儿,上一世她没有拒绝唐母的意思,也就没有发生眼下的情况。
如今看着唐韵儿装模作样,心底只觉得恶心。
没有不满意,只是想回家了。棠溪转眸,目光坦然地对上了唐母。
唐母心头一梗,养了十五年的女儿说走就走,丝毫不留情分,盛怒之下禁不住嗤笑起来,棠溪,你可知道你生父生母是什么情况?
知道。棠溪直接回答,双瞳干净澄澈,不染丁点儿的杂质。
棠溪越是坦荡,唐母越是气愤,那个破家,你书都读不起。你要是走了,就别回来!
好。棠溪根本就没有考虑,一口就答应了。
见她同意如此快,唐母心中一梗,有气无处撒,咬牙切齿地看着棠溪,好,很好!
记住你今天的话,离开了唐家,这辈子你休想再回来!唐母撂下狠话后,气冲冲地转身出了病房。
还在一旁哭哭啼啼的唐韵儿见唐母忘了自己,回头瞪了一眼棠溪,随后转身快步追上去。
出了病房,唐韵儿还在想着棠溪到底是不是真的在以退为进,可看着她坚定的眼神。唐韵儿犹豫了,这一瞬就碰到了唐母。
妈&&唐韵儿倏地回神,狠狠地掐了一下手心,眼里立刻涌起了泪花,我让你为难了。
如果不是我,溪溪姐也不会&&唐韵儿抬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如果我没有出现,就不会有发生这种事情。
妈妈和溪溪姐&&唐韵儿无法再说下去,又哭起来,是我不好。
不关你的事。唐母最见不得唐韵儿哭,小脸儿上都是泪痕,瞧着就让心里头难受。从包里拿了手帕出来,擦拭她眼角的泪水,而后搂着她的肩膀细声哄,是她不识好歹!
提到棠溪,唐母就气得心尖儿都在痛,真的是白养了十五年!
妈,你对我真好。唐韵儿趁机伸手抱了抱唐母。
唐母被女儿这么一抱一哄,暂时就放下了棠溪那点事儿。
回去之后,唐母跟唐父提起这件事,唐父和唐母的看法是一致的。
等溪溪过两天苦日子,自然就回来了。唐父不怎么管家里的事情,可棠溪好歹也是养了十五年的女儿。
自然是不会亏待养女的。
但也不会为了养女就忘了亲生女儿。
这一点,唐父明白的,收拾一下阁楼,等溪溪回来就让她住上面。唐父认为,他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了。
唐母想了一下,便点头同意了。
****
病房里再一次恢复安静后,棠溪慢慢地回想着上一世生父生母是什么时候过来探望自己的。
隐隐中,棠溪记得上一世很快就和唐母一同回去了。后面才知道生父生母下工后才过来,自己已经回唐家了。
这一次的错过,棠溪后来回去探望,生父生母一点都没有提起。
棠溪轻轻地叹气,掀了被子下来,慢条斯理地整理床铺,收拾行李。
医药费唐母一早就给了,棠溪很顺利办了出院手续。
离开了医院,棠溪借着仅存的记忆,慢慢走回到了小巷子里,瞧着一栋两层高的小木屋,占地不过十来平方。
在周围众多狭小的木屋里却又那么的突兀。
庭前干净,门两边各摆放着一盆青绿的葱苗。而此刻,一个五岁的小男孩乖乖地坐在门前,借着落日的余晖,数着手指写作业。
夕阳打落在男孩的身上,切割出整齐的轮廓,同时又蒙上一层金色的光晕。棠溪看着小男孩蓦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弟弟,只是在五岁这一年落水身亡了。
鼻子一酸,棠溪死死地咬住了下唇,可还是没能忍住,泪水猝不及防地掉落下来,一瞬间就划过脸庞,滴落在衣襟上。
小辉。棠溪念出了弟弟的名字。
棠阳辉回头一看,眼睛一亮,姐姐!小男孩兴高采烈地跑过来,抱住了棠溪的小腿,姐姐,你回来啦。
昨晚他有跟着爸爸妈妈去医院看姐姐,可那时姐姐睡着了,爸爸妈妈不让叫醒姐姐。
小辉有好多好多话想跟亲姐姐说。
现在看到棠溪回来了,扬起了大大的笑脸,姐姐,你回来了,爸爸妈妈一定很高兴的。
嗯,姐姐回来了。棠溪没想到小辉记得自己,弯腰想要抱他起来。
可小辉后退了一步,小大人般摇头拒绝,姐姐住院是身体不好,要注意休息。还有小辉也长大了,不用抱。
好,不抱,姐姐牵着你好不好?棠溪蹲下来,强行压住了哽咽,笑着问。
好!小辉主动牵住了棠溪的手,拉着她到门前的小板凳上,姐姐坐。
棠溪没拒绝他的好意,坐下来看他的作业本,铅笔字写得歪歪扭扭,可页面很干净整洁。
姐姐,别看了,我写得不好。小辉不好意思地扭捏着,却期待地悄悄打量着棠溪,似乎想要得到夸奖。
棠溪翻了两页,摇了摇头,手便抚在小辉的发心上,没有,写得很好。
咕噜噜——
小辉来不及高兴,小肚子就咕噜噜地叫起来了。
棠溪也是一怔,揉了揉小辉的脸颊,扬起唇角笑着问,小辉想吃什么?姐姐给你做。

小编点评

棠溪卫景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