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皇妃太凶悍辣子小七最新列表

将门皇妃太凶悍辣子小七最新列表

作者辣子小七

综合类型332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将门皇妃太凶悍》是辣子小七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威武大将军膝下三子,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个女儿,将她宠成了心头至宝,当毒术超群,刁蛮泼辣的叶家大小姐,遇上冠绝九州,尊贵霁月的二皇子楼止行之时,二人又将擦出怎么样的火花?展开全文

《将门皇妃太凶悍》是辣子小七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威武大将军膝下三子,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个女儿,将她宠成了心头至宝,当毒术超群,刁蛮泼辣的叶家大小姐,遇上冠绝九州,尊贵霁月的二皇子楼止行之时,二人又将擦出怎么样的火花?

免费阅读

  “叶茯苓,你找死!”楼千阙意识到今日若是让叶茯苓他们逃走,那便是让他们抓住了把柄,眼中杀意明显,今日必须要留下他们的命!

  叶茯苓似乎看穿了他所想,看了眼脸色苍白无力的北戎公主,转头看着下方众人道:“若是想让你们公主平安无事,就乖乖放我们走,否则...有个公主替我陪葬似乎也不错。”暗二顺势将匕首移进了几分,北戎公主白嫩的脖子上瞬间出现一道血红。忽然一道威严深沉的男声从门口传来:“放他们走!”只见一名身着黑色锦袍的男人迈步走进了,叶茯苓二人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他带着那些个高手将自己掳来的,似乎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猛然想起这是刚才和北戎公主争吵的男人!看向他的眼神多了几分戒备。

  “尔敢!”北戎公主和楼千阙同时出声,那男人也不顾他二人的反对,直接看向持刀的侍卫吼道:“怎么?本将军说的话不管用了?”严重寒意直射的侍卫发抖。一旁的楼千阙有些着急,眼带怒意的瞪着那男人道:“不能放他们走!若是让她逃了,在抓她可就比登天还难!况且你认为楼止行会放过我们吗?!“北戎公主沉了沉眸,看着眼前将自己从北戎一路护送到天昭来的张将军,这一路来他们可以说是相依为命也不为过,但她不甘心!她还没有杀了楼止行她怎么能甘心!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沉声道:”张将军,杀了这个女人,本公主也要让楼止行尝尝痛失挚爱,让叶护试试痛失爱女的滋味!本公主命令你,杀了她!“言语中透露着不可违逆的坚定,持刀的黑衣人皆是北戎人,亦不敢让自家公主陷入险境中,手足无措的看向站在一旁陷入沉思的男人。

  张将军看着眼前一身大红色广绣裙的细瘦身影,眼含不忍,黑曜石般的双眸忍着悲痛,衣袍一辽,朝着面前的北戎公主砰然跪下,磕了一个响头。叶茯苓眉头紧皱,抓着北戎公主的手愈发收紧,北戎公主嘴角勾起浅浅笑容,似乎很欣慰。楼千阙亦似脸上浮现出得逞的笑容,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当那男子缓缓站起身来却道:”公主,恕属下不能从命,王上和王后将公主交给微臣,是要公主好好活着,而不是为了复仇尔平白丢了性命!您让微臣如何面对九泉之下的王上王后!“

  “你疯了!”楼千阙此时恨不得掐死这懦弱的男人,也后悔自己没带一兵一卒就只身来了这里,否则今日他定要阻他之人死无全尸!叶茯苓满意笑道:“张将军,既然做了决定就让你的人撤下去,本小姐可没心情听你们在这里煽情。”一边挟着北戎公主,一边警惕的周围的黑衣人,在张将军的示意下,众人纷纷让开了一条道。

  好不容易出了别院,张将军看见北戎公主脖子上的血痕觉得无比刺眼,有些着急看向叶茯苓道:”你们已经出来了,还不放了公主!”叶茯苓摇头轻笑,指了指这周围道:”这山上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可不像有些人那么蠢。”说着还不忘撇了一眼楼千阙,又接着道:若是我现在放了她,你们反悔追杀我二人可怎么办?毕竟,这里离京城可有些距离,更何况这周围可有几个土匪寨子,太子殿下,您说是不是?“话中明显的意有所指,朝着楼千阙挑了挑眉。楼千阙大惊,心中怒意横生,暗道:这女人如何能查到寨子的?又如何想到你在寨子和他有关?若是这样的话,那贱人今日必须死!看向叶茯苓的眼神是比从前更甚的浓浓杀意。

  叶茯苓现下也不在意他究竟想怎样,转头看向一旁眉头紧缩的张将军道:“你放心,等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我自然会放了她,但若是你们敢在背后放箭,我立刻就杀了她!”脸色沉重严肃,周身一股寒气,吓的众人一个踉跄,不禁诧异到一个弱不禁风的世家小姐,居然有只有杀手才有的肃杀之气。看着张将军冷漠的点了点头,才放心转身和暗二挟着北戎公主往山下走去。

  楼千阙猛然掠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一旁有些分神的黑衣人手上的弓箭,迅速拉弓,眼中戾狠无比:“叶茯苓,去死吧!”接着夹杂着内力的弓箭朝着叶茯苓的背影直直射去,叶茯苓眼中一惊,眼看着羽箭朝着自己的胸口袭来,猛然推开北戎公主,柳腰一弯,一个后空翻,羽箭贴着自己的肩膀划过,将几根秀发斩落,恨骂道:”楼千阙!你娘的个龟孙!“抱着被羽箭划伤的肩膀,酿跄的站起身来,叫上身旁的暗二:”跑!“二人运功转身往山下冲去,此时一道银光闪过,北戎公主持一柄短刀恶狠狠地猛然刺向叶茯苓,来不及反应看着那短刀就快插向自己,一道带着滔天怒意的磁性男声响起:“你找死!”远处传来一股罡风将北戎公主一下震出了三里开外,吐出一口血,不省人事的昏死过去。此时还未回过神来的叶茯苓猛然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闻着自己熟悉的味道,鼻头一酸,抱住来人的脖子,眼泪如泄了闸般止不住的流,带着啜泣声将头埋入男人的脖颈,仿佛这一日所受的委屈都化作了这无声的缠绵。

  楼止行紧紧抱着叶茯苓,仿佛世间再无任何能将他们分开,一边轻拍她的背,一边安抚道:”别怕,我在。“短短四个字仿佛蕴含了这一天无尽的担忧,恐惧和自责,天知道他刚才看见那把短刀就要插进叶茯苓胸口的时候有多害怕,以至于现在心还有些忐忑,手也有些发抖。

  随后赶来的众人看见的便是二人紧紧相拥的感人画面。当然在一旁的叶护看来,这实在是相当碍眼,看着自己的亲亲闺女躺在别的男人的怀里,恨不得将楼止行提起来揍一顿,但也明白当下的情况,扯着嗓子清咳两声:”咳咳...行了阿...”这才打破了二人缠绵的气氛,叶茯苓擤了擤鼻涕,才离开楼止行的环抱,任由着他将自己慢慢扶起来因为她现在确实没什么力气,身上的刀伤剑伤加上之前费尽心神与那些北戎人和楼千阙周旋,身体早已是强弩之弓。看着地上的北戎公主,眼神略带深意道:“将她带回去。”来人将北戎公主抬走,楼止行看着北戎公主的眼眸一沉眉宇间闪过一丝杀意,有些不乐意问道:“为何不杀了她?”看出他的锋芒杀意和不高兴,叶茯苓轻轻抚上他皱起的眉头,将它一一展平,笑道:“她身上有太多的事,我们需要弄清楚。”想着回去之后再将探听到的事儿解释给他们听。

  楼止行只好悻悻点头,这时温惊澜和叶良笙也分别压着楼千阙和张将军回来了,只见二人被五花大绑的甩到众人面前,叶良笙才没好气的道:”本公子是把先把你们吊起来打给我妹妹消气,还是直接将你们给活剐了?”说着还在他们身上一人踩了一脚。

  “你敢!本太子你也敢绑?看你叶家是不想活了!”楼千阙咬牙切齿,怒恨着叶良笙。叶良笙拍了拍自己,抬高声音笑道:“本公子好怕阿,太子殿下放心,至少在太子殿下一命呜呼之前,叶家众人会活的好好的。”也不管楼千阙多难看的脸色,抬手就是两巴掌,把楼千阙打的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闹着要诸叶家九族。

  叶茯苓懒的听他污言秽语,直接命人将他的嘴给堵上了。径直看向地上的另一人道:“将张将军请回去。”众人一愣,用的是‘请’,一个阶下囚为何还要对他以礼相待?楼止行也微微蹙眉,不太能理解叶茯苓是什么意思,只见她径直走到那人面前,蹲下笑道:“我不会伤害北戎公主,只需要张将军配合一下,相信张将军是明白人。”那人似有些诧异,片刻后点了点头没在说话任由侍卫将自己扛走。

  温惊澜这才吊儿郎当的上前,伸手想拦住叶茯苓的肩膀,缺被一人一掌拍开,除了楼止行还能是谁,翻了个白眼,只好讪讪摸了摸鼻子问道:“小叶叶,你没事吧。”

  叶茯苓笑道:“没事,我没.....”还没说完整个人就晕了过去,楼止行连忙将她打横抱起,急声道:“回府!”运起轻功,向着山下飞奔而去。

  京城,将军府。

  雾明院内,床榻上,叶茯苓身上的伤已经被处理过了,但依然还在昏睡中,大夫说并无大碍,只是身体消耗过度,需要时间慢慢调养。送走了大夫,林锦月也送了一口气,看着床边一直守着自家闺女的楼止行,眼中浮现出温暖的浅笑,拉起一旁正站着不动,气的喘粗气的叶护就往外走,顺势吩咐道一旁的叶家兄弟和温惊澜道:“咱们先出去,别打扰你妹妹休息,二皇子在这里想必苓儿也不会出什么事,温世子也一起吧。”几人哪里不懂自家娘亲的意思,不就是想给二人留个单独相处的空间吗,也很自觉的往外走各自出了雾明院。

  顿时人挤人的屋内,只留下两人,一个躺在床上双眼闭阖,一个一动不动的握着女子的手,注视着床上的女子,眼中尽是柔情。突然女子的手指微微一动,睫毛微颤,缓缓睁开眼,顿时眉头一蹙,倒吸一口凉气喃喃道:“疼..”

  床边的楼止行有些着急问道:“哪里疼?苓儿,告诉我哪里疼?”眸中尽是担忧,叶茯苓看着他这般六神无主的样子,觉得甚是好笑,不禁笑出了声。楼止行望着她,双手扶上她清瘦的小脸轻叹道:“不是说疼?哪里疼?”叶茯苓拿起小手覆盖在他的手上,眼中笑意依然:“看到你就不疼了。”小脸还在他手上轻轻一蹭,屋内气氛着实有些腻歪。

  屋内,叶茯苓顿时想到了什么,眼眸一眯,不怀好意的挑了挑眉,看着楼止行问道:“那北戎公主说什么你灭她北戎,还辱她母妃是怎么回事?”

  虽然坚信楼止行不可能做出这等事,但至少要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若是有什么误会趁早解释清楚的好。

  “辱她母妃?北戎王后早在我攻进北戎王帐的时候就死了,但并未被侮辱。”楼止行不解道。叶茯苓咬着指甲,这是她习惯想事情时候的动作,忽抬起头问道:“那北戎公主可是恨你入骨,非得说是你侮辱她母妃,若是北戎皇后早就在那场大战中死了,那为何....”越想越可以,脑中一个道毛骨悚然的想法不断冒出...咽了咽口水..“难道...”

  楼止行将她已经被咬的参差不齐的手拿下来,眉头紧锁接过话:“Jian 尸,北戎王后是在死后才被人玷污的。”屋内气氛瞬间跌入冰点,叶茯苓冷不丁的哆嗦一下,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小心翼翼道:“jian 尸?我滴乖乖,谁这么变 态?”转眼又道:“但那北戎公主可是一口咬定是你侮辱了北戎王后,这事儿可不能这么算了,背后之人明显就是知道北戎王后秘密送走北戎公主的事,故意嫁祸给你。”楼止行抬手轻轻拿下她嘴里指甲走已被咬的参差不齐的手指,揉了揉她的指腹,一脸淡然道:“这事儿我会处理,你安心修养,先把身体养好。”

  知道他不想让自己担心,亦或者再卷入这场漩涡,叶茯苓只好叹了口气,表情严肃而凝重道:“你明知我不愿在你庇护之下活着。”楼止行一怔,忽轻笑一声,他哪里能看不出来叶茯苓的失落和眼中的坚决,只好揉了揉她的秀发放软声气道:“若你想帮忙也行,但前提是先把身体养好。”听罢,叶茯苓眼中金光一闪,忙点头怕面前这个男人反悔,连忙又道:“那楼千阙你又准备将他如何?”

  说到楼千阙,楼止行眼中顿显杀意道:“杀了便是。”想起那蠢货敢背后放箭差点儿让苓儿命丧当场,他巴不得将他五马分尸,拆皮卸骨。

  “有的人,杀了他却不比让他生不如死的好。”叶茯苓阴测测的勾唇一笑,转身将枕头下的暗格打开,从里面掏出来一个锦囊,将锦囊打开从里倒出来一颗黑色珍珠般大小的药丸,笑道:“把这个给他喂下去。”

  “这是何物?”楼止行问道。

  “嘿嘿...”叶茯苓不怀好意的讥笑两声,趴在楼止行耳边叽里咕噜说了一串话,唇瓣有意无意的触碰着他敏感的耳垂,惹的某人脸色瞬间涨红一直延到耳朵根儿,嘴角控制不住的一抽,心里实在是震撼的紧,这臭丫头还真是..”“懂了吗?”叶茯苓问道,嘴角似有一丝得逞的坏笑。“嗯,你安心休息,我先回府了,我会让齐大夫留在将军府里照顾你。”齐大夫世人称其为妙手神医,圣魂殿众人对他是恭敬有加,将他留在这里照顾叶茯苓,他也好放心。

  “嗯”点头答应了一声,楼止行缓手捏了捏叶茯苓的小手,接着站起身来,转身出府。

  片刻后,香荷领着宴井宴慈两姐妹,一脸坏笑的摸索进屋,叶茯苓侧身看着她们,有些不解道:“你们干嘛?”香荷打趣道:“小姐,二皇子对你可真好阿,你是没看到,他将昏迷中的你抱进府,急的那样...啧啧...”宴井也点头附和道:“对,我从未见殿主在意过什么人,你是第一个!对吧,姐姐?”转头问道宴慈,宴慈点头承认道:确实是,小姐你...可是把殿主拿下了?“

  ”等等...“叶茯苓抬手阻止到,脑子被他们这一言一语的搞得乱到不行,问道:”什么殿主?谁是殿主?楼止行?“

  二人看了一眼一旁的香荷,眼神中恨不得挖了自己的舌头,为难的看像叶茯苓,叶茯苓领会到她二人眼中的深意,笑道:“香荷是我的心腹,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她并没有什么可忌讳的,说吧。”

  “殿主..殿主就是圣魂殿主。”宴井喃喃咕咕的有些结巴的道。香荷一听吓得直接抱上了屋内的圆柱,叶茯苓心中不可谓不惊,但片刻后便恢复平静,怪不得宴井宴慈甘愿奉他为主,怪不得他身边高手云云,怪不得温惊澜老是抱怨就是给他跑腿的,心中哀嚎一声,这个男人阿,这么强大,强大到能与他并肩简直是路漫漫其修远兮阿~接着整个人栽进床榻里,软枕蒙过头,屋内三人无语,仿佛一群乌鸦从头上飞过。

  二皇子府,书房内。楼止行坐在主位之上,下侧分别坐着一脸困意还带着怒气的叶良笙和温惊澜,要说大家伙忙活了整整一天一夜,现在都困到不行,本都各自在院子补觉,结果被楼止行差人一个一个的给“请”到了这里。楼止行也不在乎那两道寒冷的目光,默默的将刚才白起搜集回来的情报丢到他二人面前,随即拿起茶杯悠闲的喝起茶来。二人轻哼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打开迷信看起来,表情先是惊讶,后变得愈来愈凝重,最后也不再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温惊澜凝眸问道:”楼千阙究竟想干什么?用山寨做掩护,私藏重兵,他们想造反么?!”叶良笙手中的折扇收了收,正色道:”楼千阙私藏重兵,这可是死罪,他就这么等不及了?”

  楼止行缓缓放下茶杯,嘴角一勾笑道:“楼千阙可没那个胆,怕是那背后推波助澜的人等不及了。“

  温惊澜猛然从椅子上跳起来,惊道:”你是说...于文烨?!“一旁的叶良笙凝眉道:“于文烨那老头,自己想当皇帝,拿孙子当挡箭牌,你说他究竟脑子里装的什么?”

  “毕竟是外孙,并不是家孙,楼千阙姓楼,心自然也是向着楼家的。”楼止行一语道破这纷乱杂事,笑道:“将这事儿让我那位父皇知道,以他的心机自然能猜到背后的人,让他看看他眼里衷心耿耿的于文家干的好事。”

  “你想离间皇上和于文家?”叶良笙问道。楼止行轻笑:“不过是给他们找点事儿做,省得他们整日将心思放到我和苓儿身上。”腹黑如楼止行,离间了皇上和于文家,等于拆了皇后和楼千阙后路,自己还落了个清闲。

  “于文烨哪来的这么多私兵?”温惊澜握紧手中的茶杯,不解的问道,就怕是自己心中猜想的那样。

  楼止行嘴角勾起,冷笑一声:“正如你想的那样.“

  “砰..手中茶杯应声而落,惊声道:”你是说...南蛮?!”

  楼止行点头笑道:“没错,不然你以为这京郊之外怎么能无声无息出现这么多不属于天昭编制的私兵?”

  叶良笙顿时气的跳起来,咬牙切齿道:“怪不得万花楼下秘道通向那几座山寨!原来于文烨是想在必要时引南蛮军入城!好助他拿下皇城!他怎么不想想,南蛮王若是反咬他一口,他还能得个屁的皇位!”

  “没错!这蠢货只想着借南蛮的兵拿下京城,却不曾想若是南蛮王将他一军,他就是天昭的罪人,天昭的万里疆土都将毁在他手上!”温惊澜也气愤的怨声而道。

  “他究竟拿了什么和南蛮王交换?才使南蛮王同意借兵给他?”温惊澜抬头问道。

  只见上座之人眼眸微沉道:”抓来审审不就知道了?至于那万花楼,从明日起,京城再无万花楼,这件事你去办,切记毁了那秘道。“视线望向温惊澜透露着不容拒绝的霸气,刚想炸毛的温世子只好陪笑道:是。”杀伐果断如楼止行,万花楼是的背后东家是于文家,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毁了万花楼,又能打击于文家,一石二鸟。接着某人又将视线转向一旁幸灾乐祸的叶良笙道:“你去盯着那寨子,若是宫里的那位发难,你趁机加把火,确保里面的南蛮军一个不留。”叶良笙本扬气的嘴角瞬间垮下,怒道:“苓儿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黑心黑肝的家伙!!手下那么多人,非的让本公子去!“此时叶二公子在心里暗暗感叹,若是让这人真成了自己的小舅子,他还不被压榨得一干二净???毕竟叶二公子武功高超别人不知道,但叶家众人,楼止行以及温惊澜可是知道的,但看现在自己妹妹和这人的情况离这一天怕是也不远了,叶二公子实在是欲哭无泪,温惊澜拍拍他的肩膀,好一副难兄难弟的画面。

  “我会派白起和辰风协助你们。“楼止行一句话让正低沉的两个人猛然跳起来,如沐春风般爽快的答应道:”好!“鬼知道他们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暗处的白起和辰风对视一眼,心中暗暗叫苦,他们可以说不吗?

  片刻后,楼止行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丢给叶良笙道:”把这个喂给楼千阙下去,然后将他丢到勾栏院里去。”

  叶良笙接过瓷瓶,不解道;”你不准备杀他?“他以为凭楼止行的杀伐果断,早就将楼千阙的处决给钉死了,如今还将人关在暗房里,虽然吃了不少苦但还是好奇为何不杀他了?一旁的温惊澜也是同样不解,楼止行只是笑笑并未多做解释,接着起身往内院走去。剩下二人怎么想怎么都觉得那笑,有点瘆人呢?

  果然次日一早,便传出万花楼突发大火,烧了整整一夜,楼内的莺莺燕燕,老 鸨等人皆是一个没逃出来,纷纷烧死在里面,京兆尹赶到时,万花楼早已化为灰烬,只留下残余被烧的黝黑的房柱,据说万花楼底下还有条暗道,甚至有的人还跳出来说在万花楼看到过几个北戎人进去后就再没出来,京城中众说纷纭,一传十十传百,几日后百姓纷纷议论道;”万花楼,通敌卖国,暗藏北戎余孽。“京兆尹不敢瞒下,只好将此事禀告给楼禹。此时大殿之上的楼禹正读完案上的几封迷信,满身怒气的一把将几封信甩到桌案上道:“好,好你个于文烨!我楼家的天下也是你这等低贱的老匹夫能惦记的?!”彼时,外面的侍卫才哆哆嗦嗦的进来恭敬禀告道:“禀皇上,京兆尹周大人在外求见。”楼禹皱了皱眉,深吸一口气,带着些许怒意道:“传他进来。”“是。”片刻后,京兆尹来到太和殿恭敬行礼:”臣京兆尹见过皇上。“

  楼禹龙袍一挥,示意他起身,问道:“什么事?”京兆尹只好将今日京城中的传闻和万花楼的事一五一十的禀告,最后看向坐在殿上的楼禹,楼禹此时双手紧握,青筋暴起,咬牙道:“好个万花楼,北戎余孽!好个于文家!你当真以为朕不敢动你!“桌案猛地一掀而起,怒喝道:“传朕口令!全城搜捕北戎余孽!于文烨通敌卖国,私佣重兵,于文家众人打入天牢,秋后问斩!”在地上正顶着天子之怒跪着的京兆尹,心里大惊,这事儿怎么和于文家有关系?那可是皇后的娘家啊!只好哆哆嗦嗦的接旨,往宫外而去,边走还变骂:“怎的这么些倒霉事儿都摊上我?!“

  当日,京兆尹便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冲进于文府将于文家众干人等纷纷下狱,只有那于文相爷倒是被押着一直低头不语,众人皆以为他已认命,却未发现他眼中划过的算计和狠毒。围观百姓皆拍手叫好,勾结北戎,死不足惜,纷纷拿出自家的鸡蛋,菜叶朝着于文家众人砸去。人群中的含玉郡主眼中划过一丝惊恐,“不,我是天昭的郡主!你们这群贱民不能这么对我!”话音一落,百姓们更是恼怒,甚至有人直接捡起路边的石子就朝着含玉郡主扔去,顿时头破血流,狼狈不堪。对面茶楼上开着的窗能将下面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叶良笙抿了抿唇瓣,凤眼一挑,笑道:“啧啧..这活生生的大美人被打成这样,真是可惜了。”

  一旁的叶修宸白衣翩翩,执起紫壶茶杯撇了一眼下面的人:“不过是副皮囊罢了,内里却是蛇蝎毒妇,死不足惜。”叶良笙看着自己大哥言里言外损人的模样,不得不感叹,仙人就是仙人,即使他骂你你也会觉得是你自己该死。

  “叶二公子,宫里那位,开始行动了,”一道黑影落到叶良笙身边,顿时将他吓的不轻差点没从椅子上跳下来,没好气道:“辰风!你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突然出现?本公子的小心脏可经不得吓!”来人正是楼止行身边的两位贴身暗卫之一的辰风,他亦是圣魂殿素称冷面煞神的风堂主。辰风懒得搭理他,依旧摆着一副面瘫脸。

  “快去吧。”一旁的叶修宸对着自己二弟笑道,叶良笙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转身潇洒离开,辰风看着叶修宸眼中尽是敬畏,点头道谢,也消失在茶楼中。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