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江原野知道巫念顾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如果江原野知道巫念顾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作者巫念顾

都市言情222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言情校园小说《如果江原野知道》是一部正在上市中的人气新书,这部广受欢迎的都市青春小说是由作者巫念顾独家创作,重度话痨郑学妹VS生人勿近江学长的人物设定非常精彩有趣,御龙小说网网小编为你提供最近风靡网络的超人气新书《如果江原野知道》,是一部不可错过的佳作,男女主角是江原野、郑宝伶,《如果江原野知道》讲述的是:江原野左手撑在后面,右手大拇指和中指指腹轻按着太阳穴,身后的选手已经在小声讨论第一次的淘汰赛是该选择着重观察的,还是推理的项目了。江原野好听的声线透着几分被海浪冲浸过的疲惫:“没看见我也在里面?”展开全文

       言情校园小说《如果江原野知道》是一部正在上市中的人气新书,这部广受欢迎的都市青春小说是由作者巫念顾独家创作,重度话痨郑学妹VS生人勿近江学长的人物设定非常精彩有趣,御龙小说网网小编为你提供最近风靡网络的超人气新书《如果江原野知道》,是一部不可错过的佳作,男女主角是江原野、郑宝伶,《如果江原野知道》讲述的是:江原野左手撑在后面,右手大拇指和中指指腹轻按着太阳穴,身后的选手已经在小声讨论第一次的淘汰赛是该选择着重观察的,还是推理的项目了。江原野好听的声线透着几分被海浪冲浸过的疲惫:“没看见我也在里面?”

免费阅读

  确定了这一趟邮轮之行可以用来放飞自我玩出花样后,宝伶在早晨7点便风风火火地打电话催促尽快送早餐。

  她给服务生留了门,看到15分钟后推开房门,送来早餐的是江原野时,她真是觉得无比神奇。

  宝伶就靠在门边,没有化妆,白净水嫩的巴掌脸却已经非常精致。

  她仰着头凑近他,但是江原野实在是太高了,如果他不配合,想和他说个悄悄话都不行,宝伶便干脆用平时的语调好奇地问了:“江学长,咱们悄悄地说啊,你是不是有什么服务人的癖好?”

  见他有一瞬的凝滞,宝伶还赶紧解释道:“我记得选手介绍时说你在东大学的轮机工程,而不是什么服务专业对吧?可是你想想五年前的富丽大酒店,当时你在兼职做酒店前台对吧?还有此时此刻……一切是如此的似曾相识,如果你真有这癖好,我一定会好好满足你!”

  “那个……侍应生,这里来一下。”旁边的舱房却不适时地传来了羞涩的招呼声,有客人在叫江原野。

  可江原野却仍低着头,纹丝不动,就微眯了眯眼静静地看她的小嘴乱七八糟地跑火车。

  可宝伶却着急了:“先别说了你快去呀,没准她还能给你小费!”

  “……”

  被女生推出房门的江原野只觉额头上的青筋都不可微察地跳动了下,但他还是很快走向那位客人,只是神色清冷了些,“您说。”

  “麻烦送一份葡萄柚、松饼和热牛奶到客房来。”

  “好的。”

  江原野正要转身离开,那位女客人又脸红地拉住他,“你等等,我回屋给你拿小费。”

  男人却疏离地拉开了距离。

  “不用,您把小费留给待会儿给您送餐的侍应生就可以了。”

  女客人愣了下,这才明白过来,然后眼神一下就没光了。

  但她又很快抬头,想要从他的胸口处找到他的标牌记住,却发现他并没有佩戴标牌:“送过来的就不是你了吗?”

  “作为私人管家,我只服务于9227的客人。”

  他才没有服务别人的觉悟。

  等江原野再次回到9227,就见餐盘里的燕麦粥喝到一半就不要了,蘑菇奶酪煎蛋卷更是吃了两口就没动了。

  “回来啦?”

  听到声响,宝伶拿着梳子从卫生间里钻出一个脑袋来,“快帮我读一下今天有什么活动,快点快点,我就要准备出门玩啦!”

  闻言,江原野终于忍不住掀了下眼皮,轻睨了她一眼,温柔皮囊下的孤傲是真的快掩不了了,哪知女生的面容竟然一下就皱了起来,委屈的表情简直真的不得了,“唉,也对,反正我也是个一无所有的客人,你跟着我也是受苦,你走吧,不要再管我了,我能行的。”

  “……”

  江原野很是无语地抽了下嘴角,他知道她从来都是得寸进尺的人设,但没想到现在踏入娱乐圈,戏也这么足了。

  男人连活动安排表也不看一眼,便快速开口:“下午有面具热舞派对、船长晚宴,再晚点还有个大提琴音乐会还不错,祝你玩得愉快。”

  “拜拜江学长,你服务得真好~”

  就像是故意在等他缴械投降似的,宝伶的道谢来的很快,声音软软糯糯的,还冲他眨了个眼,才终于歪歪扭扭地穿好了高跟鞋,兴奋地拿上桌上的房卡出了门。

  即使女生早已离开,舱房里仍然余有她身上淡淡的果木香,这才是她的气息。

  即使现在的宝伶身边,有个他从高中开始,便不太想看到的角色。

  第一期《完美大脑》录制的初始排名梁旭第8名,江原野第9名,两人的位子挨在一块儿。

  而很显然,当开场主持人介绍完选手们分别来自什么学校和年龄之后,落座之后的梁旭便显得很是兴奋了。他初中是跳级生,所以现在大三的梁旭其实也才19岁,男生稚嫩的面庞很是清俊,就连眸光都是干净的琥珀色,“江学长,还记得我吗?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竞技节目里遇见你啊。”

  当时江原野正烦躁着阶梯式坐凳对他来说太矮了。一坐下,还得微微弓着背,就只简单地对梁旭点了下头,算是回答了。

  按理说这么冷淡的回应,梁旭应该是碰了一鼻子灰,可他还在乐此不疲地追问:“江学长其实不像是会参加这种综艺的人啊,为什么来的?”

  闻言,江原野怔了下,这才轻笑了一声,狭长的眼眸略微垂下,他本来实在提不起精神和这小毛孩说话。

  他侧了下头静静地看向梁旭,就算是天然呆吧,这护食也表现得太明显了。

  舞台零星的光束坠入江原野漆黑黑如曜石的瞳孔,男人眼神直白,“你是什么原因,我就是什么原因。”

  这下,梁旭微微张着嘴,瞳孔有一瞬的失焦,像是被惊到了,但他又很快扬起了嘴角:“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没关系的,我和她的家人现在相处很愉快,并且我们还在同一个家族群里……”

  “快乐的郑家人?”

  江原野左手撑在后面,右手大拇指和中指指腹轻按着太阳穴,身后的选手已经在小声讨论第一次的淘汰赛是该选择着重观察的,还是推理的项目了。江原野好听的声线透着几分被海浪冲浸过的疲惫:“没看见我也在里面?”

  记得那时埋头沉默了许久的梁旭还是眼神空洞地咧嘴笑开了:“凭什么呢?江学长,有什么资格呆在里面呢?”

  其实一开始江原野还真没考虑过他在里面合不合适,就只觉郑家家族群怎么可以这么吵?

  但是直到后来毕业,他整日奔波于国内和欧洲的船厂,看到郑妈妈眉飞色舞地在群里炫耀着宝儿和小旭都即将参加《完美大脑》的海选时,他才不爽地意识到,他居然安静了这么久。

  刚才给9223送完餐的亚裔服务员走进来有条不紊地收拾餐具。

  过道的灯光明亮而柔和,上了9227的门,一边迈着长腿一边利落地扯开了拘谨的领结扔给了服务员。

  室内是适宜的温度,他仍觉得束缚得很,又单手解开了两颗扣子,目光冷冽,“照顾好郑小姐。”

  “好的江先生。”

  宝伶先去低层的理发店舒舒服服地洗了个头,又去买了适合热舞的黑色吊带背心、短裤搭配女士黑色西装外套,再领了个假面便直冲入甲板派对。

  喧闹动感的音乐激起了所有人的热情,每个人都带着假面扭动了起来享受这场狂欢,就连一些邮轮工作人员也加入进来,如果不是深秋,早有人亢奋地跳入旁边的泳池玩乐了。

  但是宝伶跳了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了,虽然带着面具,但是同行的都知道彼此是谁有个伴,她呢,这时候真是好想江原野也在这儿啊。

  可他还得负责修船、做服务生呕心沥血地身兼数职忙个不停。

  最主要是还掉了手机没办法联系上他!

  宝伶惆怅地去旁边端了杯果汁喝,也正是到了边上,她才看清楚了舞池里优哉游哉地自high的一头银白发!

  宝伶双眼一亮,是隔壁的乱世佳人老奶奶!

  她放下果汁,又欣喜地钻入舞池,来到老奶奶身边,可老奶奶竟然还以为挡到她了,又跳着往后挪走了,宝伶只能再次靠近:“奶奶,是我啊,帽子被风吹进房间的邻居!”

  老奶奶沉默了好久,才一边“噢噢”地表示想起了,还一边热络地和她跳起了恰恰,没一会儿,老奶奶又跳起了桑巴,宝伶也只好配合着变化。

  见状,老奶奶还十分惊讶地问她:“你会跳很多舞?街舞也会吗?”

  “会啊。”

  她可是多才多艺的女团成员好吗?

  闻言,听老奶奶的声音却像是高兴得不得了,“等着啊,我找我孙子和你跳!”

  “……”

  和她的孙子跳……小毛孩儿么,宝伶一时有些无语凝噎。

  但是很快,矮矮的老奶奶便把一个高高瘦瘦的假面拽到了宝伶的身边,宝伶努力地抬了抬头,这孙子应该比江原野矮不了几厘米……

  “我这孙子虽然傲气得很,但会很多,和这个姐姐玩,姐姐人很好的。”

  宝伶忽然有些忧愁,她也才21呢,她和这孙子谁大谁小还不知道呢……

  两人戴着面具对视了一下,宝伶能明显感受到他很冷漠很不耐烦的目光。

  可奶奶还在身旁呢,彼此都不好直接拒绝,正好音乐变成了燃爆的《Feng》,更适合男生跳,宝伶却偏了下头,挑衅地笑了,“会吗?”

  “当然。”是很清冽的声音。

  “OK,那来啊。”

  《Feng》有男团编舞,宝伶先跟着跳了,小毛孩儿也紧跟其后,两人并列一排,跟着鼓点动作利落冷酷。

  也许是一男一女步伐如此一致,动作又流畅吸引人,很快,周边便小幅度地停了下来认真观看。

  《Feng》从歌曲到编舞都相当的酷,特别是最后的编舞有男女互动的模式,宝伶是一段向前的动作,小毛孩儿则撑坐在地上缓慢地后退。最后小毛孩儿轻松跃起,低头靠近宝伶,抚摸上了她的面具。

  彼此眼神再次对视,宝伶轻微地喘着气。

  舞蹈结束。

  音乐也戛然而止。

  安静了一瞬的舞池有不连贯的掌声响起,而后是非常突兀地有什么东西正快速向两人飞来的声响,还溅了周边不知情的人一身的液体!

  下一秒,不远处便传来了某个女人近乎愤怒的嘶吼:“——你凭什么和林易远跳舞?!”

  与此同时,还是身边的小毛孩儿眼疾手快地将宝伶迅速揽入怀里,又伸出手肘硬生生地挡下了玻璃杯。只听一声沉闷的撞击之后,残留着橙汁的玻璃杯摔在了地上,发出刺耳的破碎声响,玻璃渣子溅开老远。

  见状,一众吓得没魂儿了的游客赶紧仓皇地跳开,这完全是状况之外,周边的安保也迅速扣下情绪失控的年轻女人,开始安抚游客心情。

  宝伶也被吓得一愣一愣的,头上还有被淋湿的黏糊感觉,但是如果那玻璃杯真砸她脑袋上了,绝对此刻是鲜血直流直接暴毙啊。

  她哆嗦地从小毛孩儿的怀里离开,就见小毛孩儿正好取下黑白色的假面,甩着麻木的手肘低头看她,他的瞳孔清澈而紧张:“没事?”

  见到他真面目了,宝伶的表情反倒更惊悚了:“真是你啊?!”

  见状,大男生却仍然皱着眉头,紧抿唇线,不知是担心她,还是又以为这个女人也是偷偷跟他上来的私生饭。

  “……林易远前辈你好,我是SA女团的宝伶。”

  《Feng》的编舞就是他啊,这个The one养成系男团成员林易远……

  医疗室里,宝伶再三地请医生帮忙看林易远到底有没有事,林易远则一副“你有完没完”的眼神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这叫爱你有多深,砸得就有多重好不好,噢,虽然她想砸的是我……”女生话音一滞,又转头内疚地看向旁边的老奶奶:“奶奶,真的抱歉……”

  老奶奶却慈祥地握住她的手:“我79大寿的时候,小远还在巴黎时装周,所以这次邮轮之行,是他特意延后公告来陪我,只是没想到现在的粉丝如此偏执……”

  老奶奶说话轻而缓,诊室外由远及近的急促脚步声便显得格外清晰,宝伶下意识地探头看去,却是心急如焚的赵烈。

  女生一下就垂下了眼帘,但很快那股无名的失落感就没了,江原野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呢。

  赵烈神色真诚而惶恐:“实在抱歉,是我们的疏忽,旅行结束之后我们会免掉三位的房费,希望这次意外没有打扰到你们的心情。”

  “赵烈。”

  宝伶却忽然叫了声他的名字,她神色犹豫地卷了下自己的发梢,还有股甜腻的橙汁味,虽然觉得有些自作多情,但是,“别告诉他这件事。”

  原本还在诚诚恳恳鞠躬的赵烈却愣住了,他诧异地抬头,虽然很想告诉小美女,她是差点因为别的男人而受伤的这种事当然不可能告诉江原野了,但他现在最在意的是,“你认识我?”

  女生笑嘻嘻地,“我是伶子啊,就高中时候最爱跑到你们班拽着江原野逃课的伶子啊!”

  就像是太过久远的记忆在刹那之间复苏,抖落了一地的时光碎金,赵烈“噢噢噢”了好一会儿,黝黑俊朗的面庞却忽然意味不明地笑了。

  原以为江原野铁石心肠,没想到还是栽在她手里了啊。

  在得知了兄弟和他自己一样,从头至尾都喜欢同一个女人后,赵烈的心情瞬间明朗了起来,“OK,那我先忙了。”

  医生在为林易远上药,沉寂的大男生从受伤到现在好像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这时候却冷不丁忽然开口:“女团允许谈恋爱?”

  闻言,宝伶却轻笑地反问他:“男团能谈恋爱吗?就算可以,你这年龄也不达标啊。”

  “……”

  林易远却不管她的回避型回答,继续单刀直入:“他不是娱乐圈的吧。”

  这下,宝伶更懵了,“……他不是保安组组长吗?”

  “我说,江原野。”

  这一问,连上药的中国医生手指都顿了一顿。

  “噢,他啊,”宝伶微微低了下头,有点小骄傲又有点小娇羞:“现在是我邮轮上的私人管家啊,他还会修船呢,很有出息的。”

  中国医生惊到一下把雪白的药膏挤出好长一条……

  林易远脸色难看地扯了扯嘴角:“医生?”

  医生则低着头,下意识万分惋惜地接话:“可惜了可惜了……”

  “???”

  可惜了富洋财团的江少爷原来在她心里是这么个形象……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