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郡主进京记微微此生全文最新

懒癌郡主进京记微微此生全文最新

作者微微此生

科幻穿越206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主角是兮煌的小说观念明确、寓意深刻,这部作品是作者“微微此生”的巨作,小说《懒癌郡主进京记》主要故事节选:兮煌奉旨进京,让京城众多适龄婚配公子都谈之色变,传言说兮煌郡主,懒惰又不上进,最主要的是他们一家子似乎都心怀不轨,谁碰谁死!可当兮煌郡主出现在世人眼前的时候,风向立马变了…展开全文

主角是兮煌的小说观念明确、寓意深刻,这部作品是作者“微微此生”的巨作,小说《懒癌郡主进京记》主要故事节选:兮煌奉旨进京,让京城众多适龄婚配公子都谈之色变,传言说兮煌郡主,懒惰又不上进,最主要的是他们一家子似乎都心怀不轨,谁碰谁死!可当兮煌郡主出现在世人眼前的时候,风向立马变了…

免费阅读

  因着今日有好戏看,兮煌万分期待看到到时云修君的脸色。故此早早就起了床,用了早膳。

  不多久,有人来报,镇国侯已在府门外等着了。兮煌带着落英落蕊就往外走。秉德跟在身后,瞧着兮煌今日异常的兴奋。

  “见过郡主。”兮煌本以为只有云修君一人,谁知府外竟还有一人。不过此人看着文质彬彬,不像个武将,倒像个文人。

  “学生许怀信,定国公乃是家父。”

  “臣来接郡主的路上遇上了许世子,聊得颇为投机。正好许世子也接到了宁泰郡主的帖子。便正好一道了。”

  兮煌对着两人笑了笑,便上了马车。

  昨日刚听了定国公府家出的丑事,今日就遇到定国公世子。运气也太好了吧。兮煌在马车上偷偷掀起帘子瞧了瞧这位许世子,却不料跟正在看着马车的云修君目光撞个正着。

  云修君骑在马上,看着身后的马车。想着现在马车上那只小狐狸的表情。一定是得意洋洋的,不知道待会这小狐狸看到自己为她演出的那场好戏的时候会是个什么表情。正想着呢,就看到帘子动了动,一张鬼鬼祟祟的小脸往外看了出来。云修君瞧着这小狐狸这会子灵动的小模样,挑眉一脸坏笑着看着她。直到把兮煌看的尴尬,默默放下了帘子。

  “云修君就是姑奶奶的克星,大克星。”兮煌翻着白眼,生闷气。却又奈何不得。而后又像想起什么嘿嘿笑。

  落英奇怪:“郡主为何自宫中出来就一直心情很好?难道和今日郡主所说的好戏有关?”

  “就是啊,往日郡主从宫中出来,不说疲惫不堪,也是兴致不高的。没有一日这心情可是缓不过来的。怎么今日却如此高兴?”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人家都说,美色误国。我看今日这美色误的不是国,是个好姑娘的心呐,哈哈。”

  “郡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哎,本郡主只是感慨再好的人心里都有魔鬼,只看能引魔鬼出来的是什么了。”

  “郡主,什么是魔鬼呀?”

  “就是做坏事的鬼,怕不怕?”

  “怕,郡主怎么说这个呀。”

  “别怕,有秉德在呢。来了也给它打跑。别怕哈。”

  落蕊笑得傻兮兮的,落英纵容地看着又犯了病的郡主,笑得很温柔。

  马车在城中走得很慢,毕竟现在正是白日,街上行人很多。走了许久才到宁王府。

  兮煌刚下了马车,尚未仔细看看今日来的都有哪些人的时候,就被王府门前等候许久的宁泰郡主贴身侍婢请进了王府后院,宁泰郡主闺阁中。云修君一面四处与人打招呼,一面看着兮煌被人带进去。

  “郡主,人我是给你带来了。至于后面你怎么办,我可不管了啊。”

  “不行,你若是不引镇国侯来我闺阁,我怎么实施计划。”宁泰今日看起来格外光彩照人,恐怕为了今日费了不少心思。

  兮煌听了她这话,显得更想加置身事外:“我怎么引他来啊?他是镇国侯,对那些手段肯定熟悉的不得了。万一被他抓住,我就惨了。我不干。”

  “你还想不想回余州。”

  “当然想。但是这事我做不来。你找别人吧。我走了。”

  随即带着落英落蕊逃之夭夭。反正她是不担心这事办不成的。宁泰郡主虽得宁王宠爱,但是在这种事上必定不敢欺瞒宁王。不仅不会欺瞒,还会找宁王帮忙。别看宁王叔现在亲自入京为皇帝贺寿。心里怎么想的恐怕还不好说呢。所以对于宁泰郡主的计划,虽不说会大力支持,但是也应当不会太过反对。毕竟此事若成了,云修君就不得不娶宁泰,而宁王叔也算是光明正大的在云修君府上安了一颗钉子。当然这钉子不会是宁泰,而是借由宁泰入镇国侯府的宁王心腹了。云修君乃是帝王心腹,得皇帝信任。若是宁泰郡主手段高超能离间了皇帝与镇国侯,对宁王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既然都是武帝的儿子,谁做皇帝都是一样吧。毕竟宁王自恃并不差晋王什么,但偏偏武帝只偏心晋王,却看不到宁王。但准确的来说,是只看得到晋王,对于自己其他的儿子一概不怎么注意。

  宓清殊看着兮煌一溜烟跑了老远,恨恨地揪着衣袖。骂了句:“胆小鬼,凭你也配得上镇国侯。算你有自知之明。”

  身边的侍婢听着自家郡主骂人,一个个都低着头,唯恐触了郡主的霉头。

  云修君在湖中心的亭子里找到了季亦温,瞧着他的眼神有些神色不明。

  “怎么,云侯这是对季某不满?”

  “自然不是,季相之子一向智计过人。不过略施手段就得了邵庆明的信任,白白坐了两个月牢。”

  “云侯这话就不对了,若他邵庆明不擅闯宗室领地,也不会有今日。”

  “说到底,还不是你给怂恿的。明知宁安郡主正在京中,却偏偏选这时候去清云山游猎。”

  季亦温捏着酒杯,笑得一脸人畜无害。云修君摇了摇头,将自己头脑中不切实际的想法给隐去。怎么可能。不过见了一面而已。

  “老师一向看你甚严,怎么今日舍得让你来这种地方。”

  “这种地方怎么了,宁王府的小宴可不是谁都有资格来的。再说了,今日我是陪着姐姐来的。这宴会可不止邀请了女子,男子更多。我可得保护好姐姐。”

  “伯言呢,今日怎么没来。”

  “陛下叫去了,说不定一会才来吧。”

  季安乃是皇帝和魏王的老师,云修君与林蕴乃是皇帝的伴读。这几人自小就认识。只是季亦温早些年在南方求学,前些日子才回到京中入了国子监。

  云修君正与季亦温说话,就看见兮煌领着婢女慢悠悠地走到了宴会场地,被人引着在座位上坐下。

  正与云修君说话的季亦温突然觉得身边的人没出声,转过头去看到了这位侯爷盯着一个地方笑。顺着这位侯爷的视线,季亦温见到了那日在清云山上遇到的女子。宁安郡主。

  她不知听身边的人说了什么,拿扇子遮了脸笑弯了双眼。看着与那日很是不同。温婉安静,端庄优雅。

  “那位就是寻道要迎娶的夫人?宁安郡主?”

  云修君反应过来,道:“正是,望舒觉得怎样?”

  季亦温看着兮煌和落英落蕊聊天的样子:“钟灵毓秀,知书达理。是位能担得起镇国侯夫人之名的清秀佳人。”

  “望舒这可就说错了,本侯的这位夫人可是只小狐狸。哪里是什么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季亦温听着云修君如此说自己夫人,只是笑了笑。并未接话。他自然是见识过这位郡主的厉害的。只是不知这位郡主是否当真想嫁给镇国侯。这桩婚事到底如何,朝中众臣亦心知肚明。只是可怜了这位郡主,镇国侯云修君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今日说是小宴,然而宁王府的排场却是不小的。与昨日宫宴一样,众人带来的护卫皆在另一处。并不能入内。兮煌是不太在乎,可余卿时却是不放心的很。

  众人等了多时,终于等来了精心打扮过的宁泰郡主。

  兮煌瞧着宓清殊眉目流转,顾盼生辉的模样。心里暗自高兴,看起来宁泰今日对镇国侯是势在必得。想必是做了万全的准备,那她可以放心了。就算有陛下的圣旨,他一个侯爷想娶两位郡主,也是痴心妄想。嘿嘿,宁泰啊宁泰,多谢你救命哈。

  “郡主瞧着很是高兴,可是有什么开心的事么?”

  兮煌正用扇子挡着自己,笑得没了形象。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云修君的声音,吓了一跳。抚着心口转头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云修君。

  第一眼看到的却不是倾国倾城的镇国侯,反而是云修君身后玉树临风的季亦温。此人温文尔雅,品貌非凡。兮煌看着看着便恍惚了。

  嘴里喃喃道:“淑人君子,其仪一兮。其仪一兮,心如结兮。”

  季亦温瞧着兮煌的眼神,觉得很有意思。在一旁就坐后,便柔声道:“郡主看起来很是欣赏学生。是学生让郡主想起什么人了么?”

  云修君自兮煌一直盯着季亦温起,脸上的神色就不太好。看到季亦温如此温柔地和兮煌搭话,更是怫然不悦。

  “怎么,郡主当着本侯的面与其他男子如此亲近。是不将本侯放在眼里?”

  兮煌从恍然中反应过来,看着云修君一脸不悦。觉得莫名其妙。

  “云侯管的未免太宽了,本郡主和谁说话难道还要云侯的同意?”

  “以前本侯是管不着,但赐婚圣旨已下。郡主就是本侯的夫人,身为镇国侯府的正室夫人,郡主还是注意一下分寸吧。”

  兮煌本就不太想要这桩婚事,此时听了云修君这话,心里更是不喜。尚未过门便如此管制,以后难不成要整日呆在镇国侯府里?

  “不劳侯爷费心,本郡主自有分寸。若云侯有法子,不妨求陛下换个成婚的对象。”

  云修君眯了眯双眼,冷笑着看着兮煌:“圣旨既下,绝无转圜余地。郡主今日有这功夫,不如早早回府待嫁。臣可是听闻郡主不善女红,剩下两日的功夫,郡主的嫁衣可备好了?”

  他声音冷硬,兮煌面上亦有不虞之色。季亦温在一旁瞧着,此时温言相劝:“郡主不必如此,侯爷只是在乎郡主罢了。”

  “季公子,此事与你无关。兰霜姑娘在你对面。难道季公子不去护着自己长姐么?”

  季亦温被云修君抢白了一句,无奈笑了笑,远离此方战场去了季兰霜的旁边。

  “郡主刚才想到了谁?”

  “与侯爷无关。”

  “怎么会,郡主的事就是我的事,若郡主真的想见那人,我一定帮郡主将他寻来。”

  兮煌冷笑:“好啊,云侯帮我将兄长寻来见礼,如何?”

  听到兄长两个字,云修君的火气突然就下去了。又恢复了翩翩君子的模样:“臣知道婚事仓促,确实委屈了郡主。但是臣实在倾慕郡主。望郡主勿怪。”

  兮煌看着他的样子,火气上涌,只觉得一阵头疼。冷着脸看歌舞不再理会云修君。

  云修君盯着她,唇边挑起一抹微笑,仔细看去。眼神中却无甚笑意。

  静静看了一会歌舞的兮煌突然伸手按着太阳穴,落英落蕊见此情况,马上紧张了起来,蹲下去扶着兮煌道:“郡主,可是头疼又犯了?”

  兮煌闭目摇了摇头,轻声说:“没事,别担心。过一会就好了。”

  落英落蕊听她这么说,只能按捺下来。然而两人心里却更焦急。

  落蕊小小声带着哭腔道:“肯定是因为在这京城里整日忧心,刚才镇国侯又那么气郡主的缘故。这京城怎么这么讨厌啊。咱们什么时候能回余州。公子肯定不会让别人欺负郡主的。”

  落英时刻注意着兮煌的脸色,低声训斥落蕊:“瞎说什么。这里是能说这种话的地方么?”

  落蕊更委屈,扁扁嘴,不说话了。

  兮煌却笑开了:“落英,别训她了。我也想回去呢。”

  “郡主。”

  云修君自刚才兮煌伸手按着太阳穴时便一直观察着她,这时见落英落蕊一脸紧张,便觉得事情不对。

  “郡主怎么了?可要臣帮忙么?”

  “不用,离我们郡主远点。”落蕊气哼哼地说到。

  “谢云侯,郡主无事。不劳烦云侯。”

  兮煌从始至终都未开口,云修君似乎不死心一样:“本侯怎么觉得郡主脸色不好。可是病了?不若臣带郡主回去吧。”

  “不用,婢子们可以带郡主回去。”

  “郡主,咱们回去吧。”

  兮煌睁开双眼,有些犯迷糊:“嗯,你去跟宁泰说一声,就说府里有事。咱们先回去了。”

  落英应了,让落蕊扶着兮煌。自己往宁泰郡主那里去。

  落蕊扶着兮煌,本打算绕过云修君,却不料云修君伸手一拽,将兮煌拽到了自己怀里。当时场面就安静了。宁泰郡主一直盯着云修君,见此情景赶忙问:“云侯这是做什么?陛下虽赐了婚,云侯今日这样也不太妥吧。”

  落英落蕊急忙走到云修君身边,打算伸手接过兮煌时却被云修君躲了过去。

  “云侯这是何意?”

  “怎么,本侯的夫人,本侯看护不得?”

  “云侯自重,我们郡主尚未嫁入你云府。”

  “这么说来,两位是不想让郡主早点得到治疗了?”

  自然是想的,落英拉了拉落蕊,不说话了。早早让郡主回去就行,现在先别跟这位侯爷争辩了。

  云修君将兮煌抱个满怀,看着这小女子迷迷茫茫的眼神。伸手摸了摸额头。

  “郡主殿下,夫人身体不适,臣这就告辞了。”说完转身就打算走。

  宁泰瞧着赶忙阻拦:“侯爷,今日是宁泰招待不周。侯爷赶回侯府还要一段时间,不如就在王府诊治吧。父王手下有杏林圣手,必定能药到病除。宁安也少受些苦。”

  云修君抱着兮煌,冷眼瞧着宁泰郡主,直到把宁泰郡主瞧出一身冷汗。低着头心里惶恐是不是计划泄露了。

  “好,就依郡主所言。请郡主带路。”

  云修君答应的痛快,落英落蕊却急了:“云侯,我晋王府中有大夫。郡主的病一向是我府中大夫看的。”

  “看了这些年还不见好,就不能换了大夫看?今日正好在我宁王府,本郡主定会让府中大夫看好宁安的。”宁泰郡主好容易得了这个机会,虽说和自己计划的不太一样。但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万不能让云侯离开。宁泰郡主唯恐云修君被这两人说动离开王府,便使了眼色让几个婢子侍卫簇拥着落英落蕊,将这两人带下去了。落英落蕊虽一向跟着兮煌,管着兮煌的身边事务。但到底是两个弱女子,云修君又站在原地冷眼旁观。自然是被人簇拥着下去了。宴会上的众人看得莫名其妙。怎么了这是。

  云修君冷眼瞧着落英落蕊被人带下去,无视众人的眼光。直直地看着宁泰郡主:“郡主,还不带路?”

  云修君话落,宁泰郡主心里的石头便落了地。正在给季兰霜夹菜的季亦温轻声笑出了声,引得季兰霜侧目。

  “望舒,你今日似乎是带着什么秘密来的。能说说么?”

  “长姐还是那么聪明,姐姐觉得为何宁泰郡主如此挽留镇国侯?”

  “总不会是为了宁安郡主。”

  “那镇国侯又为何如此轻易就答应了宁泰郡主?”

  “你是说他是故意进套的?”

  季亦温笑的颇像狐狸。季兰霜看着抱着兮煌满身冷肃的云修君,转了转手中的扇子。

  正如季亦温所说,云修君既然早知兮煌与宁泰郡主的打算,就早已做好了应对的法子。自入宁王府后,定国公世子许怀信就早早没了踪影。众人也不曾注意到定国公世子竟然来了这小宴上。而云修君手下暗卫早已入了宁王府,为接下来的戏做好了准备。

  “侯爷,将郡主放在我房间里吧,我已让人去叫大夫了。”云修君一言不发地跟着宁泰到了宁王府后院。本以为她会随便找个房间,却不料她竟将自己带到了她的闺房。

  宁泰一脸紧张地看着云修君,唯恐他不进去。云修君冷着脸,点点头,一步便跨进了宁泰郡主的闺房。而刚进房中便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云修君抱紧了兮煌,佯装不知继续往里走。然而尚未走到床边,云修君便摇了摇头,觉得视线有些模糊。

  “云侯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

  “无事,大夫什么时候来?”

  “就快了,就快了。侯爷再等等。”宁泰看着云修君似乎要转身往外走,急忙道。她话音刚落,就看见云修君突然软了身子,倒了下去。连带的他怀里的兮煌也跟着倒在了地上。

  “来人,把她给我抬到那间房里去。然后去前面把人都给我引过来。”

  “可是郡主,这样不太好吧。”

  “我做事,有你插嘴的份?快去。”

  此时的兮煌虽然头疼的让她觉得脑袋迷迷糊糊的,但还是能听到外界的声音。一听宁泰的吩咐就明白,今日的好戏马上就要来了。可惜自己这时候却没力气睁眼看。但心里的小人却精神百倍地等着看云修君的笑话。你看看你,一个男人长的辣么好看,还辣么有才辣么有权有势。马上就被人算计了吧,活该。谁让你和皇帝联手打我的主意,活该。哎呦,头疼头疼,不能笑了不能笑了。啊哈哈哈哈,云修君,你活该。哈哈哈。兮煌心里的小人一面狠狠骂着云修君,一手还扶着脑袋在狂笑。

  就算是被人抬出来吹了会冷风,兮煌还是觉得心里畅快。当然宁泰郡主此时正忙着轻薄云修君,自然没看到被人抬出去的兮煌眼珠微微转了转。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宁泰瞧着被人扶到自己床上的云修君,满心的欢喜。自第一眼见云修君起,宁泰郡主的心就落在了云修君身上,自此后京中多少王公子弟都再入不得她眼。本以为自己还有机会,能让父王去求陛下赐婚。但没想到父王提了几次都被皇兄挡了回来,只说要问问云侯的意思。可是这才没过几日,皇兄居然要为云侯和那个宁安赐婚。她有什么好,长的没我好。家世以后也不会比我好。晋王叔现在对皇兄也不恭敬,日后晋王叔造反失败,宁安能无灾无痛的活到终老都算她运气好。我却不同,不仅父王支持皇兄,王兄也是一员虎将,日后能为皇兄守卫边疆。这样看来,我比那个宁安身份更高贵,对镇国侯更有用。就算今日是我算计了他,日后他想明白了,也一定会对我好的。宁泰看着昏睡的云修君一脸娇羞,却仍旧坚定地将自己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脱下。

  云修君忍耐着躺在宁泰郡主香气怡人的闺房中,听着宁泰郡主将人都赶出去。终于忍不住了。

  “郡主这是做什么?本侯的夫人呢。郡主让人将煌儿带到哪里去了?”

  宁泰亲眼瞧着他晕倒,此时的云修君却眼神冷漠,拂袖肃立。

  若说兮煌是因幼时的缘故待人冷漠,对人防备。那云修君此人便是天生冷情,更兼是十几万军队的统帅,自然更是冷静沉稳。此前对待兮煌总是显得有些轻佻,但那也只是对着兮煌罢了。毕竟太过紧绷会引起宁安郡主的怀疑。然而对于这位宁泰郡主,云修君却是没什么顾虑的。

  “你..你怎么..你不是不是...”宁泰此时衣衫不整,被冷若冰霜的云修君吓得话都说不利索。

  “本侯如何?”云修君冷眼看着她又问:“郡主,煌儿呢?”

  宁泰终于勉强套好了衣物,辩解道:“宁安郡主刚才醒了,看到云侯躺在我床上,便气冲冲的走了。许是误解什么了吧。”

  “误解?本侯瞧着不太像。郡主这样可是对本侯有意思?”

  “云侯你...你...你知道?”

  “自然,郡主的眼神可是骗不了人。但是怎么办呢,陛下已经下了旨。郡主可是再没机会了。”

  “没关系,若是你我事实即成,陛下一定会为我们赐婚的。云侯。”

  “好,那就依郡主。”云修君挑眉,没了耐心。

  “来人。”

  “侯爷。”宁泰眼睁睁看着自己闺房冒出三个人。

  “侯爷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郡主不愿随宁王殿下回去,那本侯就遂了郡主的愿。你们知道该怎么办。”最后一句明显是对扶着许怀信的两人说的。

  “侯爷放心。”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