仝夏麻南半笙大结局

仝夏麻南半笙大结局

作者叁太爷

综合类型226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主角是仝夏麻南半笙的小说叫《这个王爷有点傲娇》,最近受到众多读者追捧,文章出类拔萃、气贯长虹,是作者“叁太爷”所创,仝夏麻南半笙小说精彩章节:仝夏麻一直听说南半笙是整个京都里最花心的那一位,身为皇帝宠爱的孩子,他有这个底气,可仝夏麻怎么也没想到,醉酒后的南半笙竟然哭着喊着要她娶她当正妃…展开全文

主角是仝夏麻南半笙的小说叫《这个王爷有点傲娇》,最近受到众多读者追捧,文章出类拔萃、气贯长虹,是作者“叁太爷”所创,仝夏麻南半笙小说精彩章节:仝夏麻一直听说南半笙是整个京都里最花心的那一位,身为皇帝宠爱的孩子,他有这个底气,可仝夏麻怎么也没想到,醉酒后的南半笙竟然哭着喊着要她娶她当正妃…

免费阅读

  现在因为仝夏麻的到来,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已经除掉了两人,这让其她女人都害怕的不敢靠近她,奉承她。

  所以在她回到万花院的时候,院内一个人都没有,每一间屋子都被关上了。

  回到所住屋子的仝夏麻,她看着已经被收拾好的屋子,心情乱的很。

  她不明白,大家为什么都去宠那个废物王爷?她不明白,她爹为什么如此怕南半笙?

  只要她想,她完全可以带着轻风响云寨的人将王爷府给端了,以她的功夫,她要找一个好的君主,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她不舍得她爹,因为她知道仝岱是不可能跟她离开的。

  正在烦恼中的她在听到敲门声时,她以为是南半笙来找她,气的她看都没看就直接拿起床上的枕头朝门口砸去。“你给我滚远点!”

  砸完人才看清门口的来人不是南半笙时,仝夏麻愣了一下神。

  门口的人看起来有些眼熟,但她一时想不起来那人是谁。

  早早做完功课想来府中看望一下仝夏麻的南零笙,他被仝夏麻刚才那一下给吓得紧紧抱着怀中的包裹,眼泪直接就流了起来。“五嫂~”

  南零笙软糯的声音一出现仝夏麻才想起,门口那人正是那时在春满香楼给她外衣的人。

  因为不知道南零笙是南半笙的几弟,仝夏麻只能开口喊着,“弟弟,你没事吧?我刚才不是在砸你,我是在气你五哥。”

  像哄孩子样,仝夏麻来到南零笙的面前用衣袖给他擦了擦眼泪,然后哄着他。

  “你别生五嫂的气啊,五嫂刚才真不是在吼你,对不起啊,我错了。”

  努力收着眼泪的南零笙,他将怀中的包裹递给了仝夏麻。

  “我担心,五嫂那天会受伤,就从宫中拿了好多吃的给五嫂。”

  南零笙说话的声音很小很润,听起来很是舒服。

  拉过包裹的仝夏麻拉着南零笙走到了桌前会下。

  她将怀中的包裹放到桌上打开,在看到一包裹的点心都碎了时,她先看向了南零笙,见好不容易止住眼泪的南零笙,撇着嘴一副又要哭了样子时,仝夏麻忙安慰着他,“这点心看起来用料极好,不像王府里的,点心硬的都能拿来当暗器了。而且碎了吃起来也方便,不用费力去咬了。”

  仝夏麻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抓着桌上的点心放到了嘴里。

  一时间,甜味、咸味、香味、红豆味、榛子味等各种味道在仝夏麻的嘴里散开了。

  因为南零笙抱的太过用力,那些点心早已没了原先的样子,它们也早已混合在了一起。

  虽然一口下去味道有千百般,但整体还是不错的,不难下咽。

  “怎么这点心辣辣的?你是不是在里面放了辣椒来害五嫂?”

  看着仝夏麻脸上怀疑的神情,南零笙慌了。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害五嫂?”

  以证清白的南零笙,他随即抓了一大巴桌上的碎点心尝了尝,发现根本就不辣。“没有辣味啊~五嫂你是不是手上沾了辣椒啊?”

  南零笙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看的仝夏麻心情好了一些。

  “你这孩子实在是太好骗了。这点心要真有辣味,五嫂怎么可能还咽得下去?”

  听到自己是被骗了,南零笙瘪了瘪嘴表示不高兴,但是脸却红了。

  “你是一个人来的?”

  南零笙点了点头,他出宫没敢让其他人知道。

  因为他和七王爷南轩笙都还没满二十岁,所以就算他们被封了王爷,也还住在宫里,以往只有南月笙去宫里带他们,他们才能出宫。

  “难得你出宫一次,五嫂也不能让你白来,走,五嫂带你出去玩,散散心。”

  现在天色还早,还能再出去玩上一个半时辰,而仝夏麻也不想在府中待着,压抑,正好南零笙来了,她就带着南零笙出府玩玩。

  “可我没银子……三哥说,没银子出去玩,会被打的。”

  南零笙什么都不懂,再加上他年龄最小,所以他一直是其他人说什么他信什么,从不会去怀疑。

  “跟五嫂出去,你什么都不用管,只管吃喝就行。”

  总是受宠的南零笙,他跟南月笙在外,吃的东西都要经过南月笙同意,像街边小摊上的东西,南零笙碰都没有碰过。

  “那我能吃糖炒栗子、糖油饼、冰糖葫芦、糖人吗?”

  一脸期待说出这些话的南零笙,在看到仝夏麻犹豫的样子时,他发光的双眼渐渐黯淡了下去。

  “你一次性吃太多甜的不好。这样,这次先吃糖炒栗子,其它的东西五嫂下次再带你去吃。”

  “真的吗?”

  南零笙本以为仝夏麻会烦他,所以他在听到自己下次还能找仝夏麻时,他激动的双眼湿润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当然是真的,走。”

  乖乖跟在仝夏麻身后的南零笙,他发现仝夏麻带他出去的路跟他进来的路不是同一条。

  来到清雅苑假山旁的南零笙,他在听到仝夏麻要带他从墙头翻出去时,他开始为难了。

  “五嫂,我连狗洞都没有钻过,这墙头,对我来说太难了。”

  南零笙从小到大连小门都没有走过,更别说墙头这种危险的地方了。

  “有我在,你还怕出不去?”

  在南零笙还发愣的时候,仝夏麻直接将他打横抱了起来,然后在南零笙惊讶、害怕之下,直接轻身飞起,在假山上踩了几下然后就到了山顶,最后稍一用力飞到了离假山有两米远的墙头上,然后再飞身跃下落到了外面。

  之前在假山上看书的仝夏麻,她早发现这王爷府很好出去,但凡会些轻功的人都能从这里出去。

  而且王爷府外的巷子空旷安静,就算出去了也不会有人发现。

  没费多少力气就出来的仝夏麻将南零笙放到了地上,然后拍了拍他的肩对他叮嘱着,“你在我身后要跟好了,可不能走神,要是你走丢了,我可能连命都不保。”

  不想给仝夏麻惹麻烦的南零笙他重重的点了点头,保证不会跟丢。

  所以在仝夏麻在前面走路的时候,南零笙在后面紧紧抓着她的衣袖,以防自己会跟丢。

  而此时的皇宫,因为南零笙的离开,南向笙和南轩笙已经急疯了。

  “怎么好端端的人就没了?你不是一直跟零笙在一起学书吗?”

  快步走动的南向笙,在说话的时候眼睛四处看着寻找着南零笙的身影。

  “零笙今天功课完成的快,他就先离开了。我以为他先回去休息了,谁知道宫女来说他人不见了,连着屋里的几盘点心一起不见了。因为宫女只离开了一柱香的时间,所以我怀疑零笙可能是带着点心离宫出走了。”

  南轩笙大胆的猜测气的南向笙停下了脚步,用一副想骂却又不知该从何骂起的样子望着他。

  “你见过谁离家出走只带点心不带银子和衣物的?”

  “零笙之前跟我和三哥出去,从来都是什么都不带的,而且以零笙的认知来说,只带点心离家出走,他是做的出来的。”

  南轩笙的话给南向笙泼了一盆冷水。

  是他太高估南零笙了。

  因为对南零笙太过宠爱,所以南零笙什么都不懂,离开了他们,他怕是被人贩子卖了都觉得人贩子是个好人。

  怪自己太过保护南零笙,南向笙急的满头是汗。

  这时,有一侍卫朝南向笙跑了过来。

  “皇上,宫门口来人说八王爷今天下午坐着马车出了宫门去到了五王爷的府中。”

  听到南零笙是去找南半笙,南向笙来不及想其他事情,忙让人赶来马车,他要去南半笙的府中。

  此时,正在解决自己饥饿问题的南半笙,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来饿着肚子还吐了的他,现在只想将自己的胃给填满。

  站在一旁的王生担心南半笙这样吃会将自己的胃给吃坏,他满脸写着担心,还会时不时的出声劝着南半笙吃慢点,可南半笙根本就不听他的。

  眼看着南半笙都吃了两刻钟时间了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王生开始担心了。

  “王爷,您要是把胃吃坏了可是要吃药才能好的。早上大夫开的养胃的药,我还留了几副……”

  一听要吃药,南半笙全身像是通了电一样打了个冷颤然后将手中的筷子给放下了。

  拿起桌上的帕子正在优雅擦嘴的他,被‘砰’的一声踹门声给吓得整个人差点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三哥,我这门虽然不贵,但也是要花钱买的。”

  南半笙上前正准备检查他的屋门有没有损坏,就见南月笙拉着他急切的问道:“零笙来你府中了,他现在在哪?”

  对于南零笙的到来,南半笙完全不知。

  “三哥,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明知道零笙最怕我,他又怎么来我府中找我?再说了,我一直在府中就没有听到有人来跟我说他来我府中了……”

  南半笙在说话的时候,他望向了一旁的王生。

  在看到王生脸上有些心虚的表情时,南半笙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

  “八王爷来府上了?”

  “……来了,我当时跟王爷您说了,但王爷只顾着吃,根本就没有听进我说的话。”

  感觉到手上的力道加重的南半笙,他带着尴尬的笑看着南月笙。

  “三哥,这都是误会……”

  “零笙离宫谁都没告诉,他现在来你府中你却不知道,你这个哥哥是怎么当的?”

  “我……”南半笙也是没想到南零笙会来找他。

  “我现在就让人去找零笙。”南半笙忙给王生使了眼色,让他去把南零笙带来。

  慌忙跑出去的王生,在见到南向笙和南轩笙时,他忙对他们两人行了礼然后就找了两人陪他一起在府中找南零笙。

  而受到其他三人压迫感的南半笙,他此时正站在一旁乖乖的低头认错等着王生带着南零笙过来。

  不一会儿,王生急忙忙的拿着一个包裹跑了过来。

  “王王爷,不不好了……”王生慌张的跑进屋子,然后将手上的包裹放到了桌上。

  “我在王妃的屋中找到了这个,我看这布是用金丝绣的图,我猜这一定是八王爷的东西。”因为他们府中最贵的东西都是用铜丝绣的。

  “八王爷人呢?”南半笙现在是要王生带南零笙过来,而不是带着块布和些碎的不知是什么的东西过来。

  “我带人找了,没有。看门的人也问了,他们只见八王爷进来没见八王爷出去过。”

  王生的话听的南半笙的心都凉了。

  其他三人更是吓得手脚发凉,就怕南零笙出了什么事。

  “找!给朕派人去找!”

  “皇兄,此事不能闹的太大,要是让人知道八王爷丢了,再被歹毒之人知晓,只怕零笙性命难保。”

  以南零笙的性格,别人说什么他都会听,所以南月笙怕有人知道南零笙离家出走的消息,然后说好话骗他再把他卖了,到时候,他们怕是永远见不到南零笙了。

  不能派人出去找,因为那样太过张扬,南向笙决定自己亲自去找,可为了他的安全,南月笙觉得这样不妥。

  在南月笙和南向笙僵持之下,有人来报说南零笙回来了。

  跟着仝夏麻在外吃了很多街边小摊东西,又吃了糖水、山楂水、绿豆水的南零笙,吃累了直接困的走不动路了。

  所以在南向笙他们急慌慌的出门去看南零笙的时候,见到的是仝夏麻背着南零笙回来了。

  在外逛了一个时辰的两人,怕天色太晚不好回府,所以仝夏麻就先带着南零笙回来,然后约定下次早点出去玩。

  才进府中没几步的她在看到几位王爷加皇上都在时,她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怎么了?”

  仝夏麻背着南零笙走了一路,双手有些麻了,她用眼神示意王生来把南零笙接走。

  找了南零笙一下午的南轩笙,他见是仝夏麻将南零笙带走的,气的他对仝夏麻吼道:“你带走八弟为什么不跟我们说一声?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犯法的?你就不怕皇兄治你罪吗?”

  “轩笙!谁让你对你五~嫂大吼大叫的?”有些着急的南向笙差点将五姐两个字说出来。

  而被大家的吼声所吵醒的南零笙,他在王生的帮扶下多仝夏麻的背上下来。

  在看到南向笙他们都在时,吓得他忙躲在仝夏麻的身后,紧抓着仝夏麻的衣服不敢露出头。

  感受到身后的南向笙整个人在颤抖,仝夏麻回头给他报以安心的笑容让他别怕,然后对南向笙他们解释道:“人是我带出去的,皇上和各位王爷要罚就罚我,与小王爷无关。”

  这几天被仝夏麻欺压的很惨的南半笙,他早想出气了。

  现在他正好可以借这件事情让南向笙好好惩罚仝夏麻。

  “皇兄,王妃如此无礼,按律当杖责三十大板!”

  脸上藏不住笑的南半笙,他见自己说完话后南向笙皱着眉头似有不悦时,他以为自己说错板数了刚想改就见南向笙突然舒展眉头对他温柔一笑,“王妃是五弟的人,现在王妃犯错,那就是五弟管教无方,所以这板子,该由五弟来领才对。”

  轻描淡写说着这些话的南向笙,让南半笙看到了恶鬼。

  不知自家大哥为何会偏袒仝夏麻的南半笙,他走到南月笙的身旁紧抱着南月笙求帮忙。

  “三哥,律法你比我们都熟,你觉得皇兄这样的罚法合适吗?那要照皇兄这个说法来罚,我府里的那些妾们要是每人犯一次错,那我这命还能有吗?”

  眯着眼用怨恨的眼神看着南向笙的南半笙,似是在暗骂着南向笙。

  南月笙虽不知道南向笙为何突然向着仝夏麻,但他知道他现在肯定要向着南向笙,但他又不可能把南半笙往火坑里推。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听听五王妃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遍给我们听比较好,你们觉得呢?”

  仝夏麻刚才一出现,他们就蜂拥而上质问责怪着仝夏麻,根本就没听仝夏麻解释她为何会跟南零笙在一起。

  觉得南月笙的话说的对的其他三人,将仝夏麻和南零笙带到屋子里询问着事情的经过。

  在知道南零笙是因为春满香楼的事情所以才出宫来感谢仝夏麻时,南月笙和南轩笙显得有些心虚。

  南向笙还不知道那晚南轩笙和南零笙也在春满香楼。

  “你三哥什么时候带你去的春满香楼?难道是孙大标那件事?”

  察觉到南向笙在说话时,是紧咬着牙关,一个字一个字磨出来的,南月笙和南轩笙现在怕是无法自保了。

  在看到南向笙眼中的怒火时,感到害怕的南零笙再次躲在了仝夏麻的身后。

  “月笙!朕知道你宠他们两个,可他们两个还小,你怎么能随便带他们两个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更可恨的是,你们竟然还偷偷瞒着朕!”气的龙颜大怒的南向笙,他额间的青筋都露了出来。

  “皇兄,这都是误会……”南月笙本想用一番说辞给自己脱罪的,但南向笙没有给他任何的解释。

  “既然你说是误会,那朕现在就让人拿着画像去那酒楼问,如何?”

  见南向笙这是真生气了,南月笙不再说话低下头默认了错误。

  “朕对你们好,疼爱你们,不代表你们就可以乱来!你们看看老二和老四,他们哪次给朕添过乱?尤其是老二,他帮朕打了多少次胜仗?朕就是怕你们会受伤,所以才让你们其他人都不练武,可你们呢?一点功夫不会还给朕在外到处惹事!”

  屋里的几人被南向笙训斥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南向笙生起气来,有时会六亲不认。

  “皇兄,我们知道错了。”

  南半笙还算是大胆,他带头认错后,南月笙和南轩笙忙点头表示他们也知道错了。

  南零笙还是害怕,他躲在仝夏麻的身后根本就不敢探出头。

  “你们四个,给朕在这屋里罚扎马步半个时辰!时间不到不准动,朕会让人在这盯着你们。”

  “皇兄不要啊~”南月笙最怕运动了,让他爬个山他都会双腿发软,更别说让他扎半个时辰的马步了。

  “皇兄,我知道错了,我以后肯定改!这马步,可不可以算了?”南半笙今天可以刚经历过生死,他现在不想再去鬼门关走一趟。

  “皇兄,我以后也不会跟三哥去酒楼了,我可不可以也不扎马步?”

  见南月笙和南半笙在为自己求情时,南向笙没说什么话,南轩笙还以为南向笙会心软这一次会放过他们,但他想的太简单了。

  “半个时辰不够那就一个时辰!”

  知道南向笙这次是来真的,他们三人这下不敢说话了,眼里满是委屈和怨恨。

  而一直躲在仝夏麻身后的南零笙,他是他们当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从小到大只知道读书写字的他,身体素质是最弱的,让他跑步,怕是连半盏茶的功夫都跑不了。

  担心跟自己逛了一个多时辰的街受不起这个惩罚,仝夏麻当即表示她替南零笙受罚。

  仝夏麻这一举动引起了南半笙的不满。

  “我才是你夫君,你要替也是替我才对。”

  “五王爷!你那脸还要吗?”

  “什么意思?”

  “你连这么羞耻的话都好意思说出来?今天是我带着小王爷出去玩,才让他受罚的,所以我替他是应该的。”

  仝夏麻说完话将目光望向南向笙,希望南向笙能同意她的请求。

  听完仝夏麻的话低头认真思考了一会的南向笙,他点了点头,“五妹是女子,所以这罚就免了,不过零笙,你下次要再出宫来找你五嫂,你跟朕说一声就行,朕又不是不让。”

  南向笙起身朝仝夏麻走去,将她身后的南零笙给拉出来,然后看着他因受到惊吓而害怕委屈的小脸。

  “你五嫂跟你二哥一样厉害,你跟她在一起,皇兄也放心。”说到这里,南向笙看了看一旁的仝夏麻,内心不禁感叹着:“从侧面看,五妹的脸和夏妃还有父皇还是有些相似的。”

  那边三个已经被定下惩罚的三人,他们在见到南向笙一直盯着仝夏麻望时,他们觉得南向笙看着仝夏麻的眼神有些不对。

  那充满欣喜、宠爱和喜悦的眼神,南向笙一向只把这种眼神放在他们几个弟弟身上,现在他用这种眼神看着仝夏麻,让南半笙很不自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