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好女养成全文最新

重生之好女养成全文最新

作者聂芷杨桑祁

历史军事593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展开全文

聂芷杨桑祁小说《重生之好女养成》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在这里为大家带来聂芷杨桑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聂芷以前从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漂亮的地方。原本被消毒水充斥让人心生抗拒的医院,在美景中倒别有一番景象。她抬手将额前散落的发丝挽到脑。。

免费阅读

聂芷杨桑祁小说《重生之好女养成》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在这里为大家带来聂芷杨桑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聂芷以前从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漂亮的地方。原本被消毒水充斥让人心生抗拒的医院,在美景中倒别有一番景象。她抬手将额前散落的发丝挽到脑。。

小说简介

虽说这时回去必然赶不上上课的时间,但她要是顶着一身湿衣裳去上课,怕是教导主任会大批她的教学工作不严谨,教学态度不认真。相比之下,偶尔迟到也不算什么了,毕竟天要下雨,耽搁了她也没办法。

重生之好女养成全文阅读

七月的雨,来得迅猛而热烈,兜头浇下,直叫没带伞的人一阵苦嚎。聂芷就是这些叫苦不迭的人中的一个。幸好公交车站离小区不远,聂芷打算回了家拿伞再去学校。
虽说这时回去必然赶不上上课的时间,但她要是顶着一身湿衣裳去上课,怕是教导主任会大批她的教学工作不严谨,教学态度不认真。相比之下,偶尔迟到也不算什么了,毕竟天要下雨,耽搁了她也没办法。
将挎着的防水书袋顶在头顶,聂芷暗数一二三便冲了出去,用上了读书时百米冲刺的速度,她终于在浑身湿透的同时到达自家楼栋下。
这小区有个好名字,叫晴园,寓意情缘。一套房子是当年自己和老公共同贷款买下,在N城这个小地方,房价并不高,更别提五年前的房价了,聂芷和丈夫的工资凑在一块早补齐了剩下的贷款。
欢喜想着自己未来的聂芷哼着小曲,仿佛下雨这桩糟心的事已经不入她眼,掏出钥匙就要打开门。拧了一把钥匙后,聂芷发现不对劲,里面被人反锁了。
聂芷有些疑惑,细长的眉蹙到一块,她出来的时候没有锁门啊。聂芷赶紧敲门,咚咚咚锤得山响。非是她要如此暴力,而是她家门铃坏了,这门隔音效果又好,她不得已要大力一些。
结果自家的门没开,对面人家的门开了,走出来一个揉着眼睛的高挑男人。聂芷没戴眼镜,高达五百度的视力看着很模糊,但她知道这定是被她吵醒的,赶紧道歉:我没带钥匙,只能敲门,非常抱歉打扰到你,真的很抱歉。
男人唔了声,低低道句没事便倚在门框上看聂芷。聂芷有些奇怪,但她更奇怪老公为什么要锁门。
头顶上传来男人的声音:要不要踹开?聂芷惊了惊,这声音很是熟悉,像是那个人,但他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
聂芷赶忙摇头,又听得男人笑了笑,轻声道:我老婆也在里面。
男人将聂芷放到一旁台阶上,抬腿就是漂亮的旋身踢,白净的睡衣扬起,颇有一番意境。大门被踹开,聂芷还沉浸在被人双手抄过腋下抬到楼梯的灼热感觉中,正苦苦骂着自己反应慢。
男人招呼她,进来吧。
说罢自个先进了去,看见沙发上一对人影交缠只顿了顿,笑道:幸好我没碰过你,不然忒脏了些。
赵启和方窈没回过神,直到男人开口说了话赵启才恍觉不对怒吼道:你是谁?你凭什么踹我家门?
方窈一声尖叫,抓起衣服就往身上套,清丽的脸蛋上眼泪唰一下出来,真真是梨花带泪。事到当头,她也不晓得说什么好。
男人不搭理他们,径直进了厨房,倒了杯白开水出来。
聂芷在外面听到了声音,心中朦胧的想法成真,不由一阵酸涩。她调整了会呼吸,踏着极慢而有力的步伐,走进门准备先把小三揍一顿再打一顿赵启。
她知道,赵启近来不大爱碰她,她以为是工作上累了,也不上心,每顿却是多加了一份荤菜,什么事情都处理得妥妥当当的,生怕赵启在外忙工作在家里还得生气。
母亲说过,嫁人从夫,多顺着点丈夫总是没错的。
母亲也曾隐秘地说,若是丈夫不忠,不能闹离婚,切记不能。
这是他们六七十年代包办婚姻的想法,现在聂芷不能忍了,去他的什么出嫁从夫,夫都跟人跑了,从个毛?
一进门聂芷就看见赵启浑身裸露抱着衣服穿了但相当于没穿的美貌女人,脑中有什么啪的一下突然断了,聂芷顺手捞过男人手里的水杯砸过去。
刚砸完就被男人抱了满怀,有力的双臂紧紧箍住自己,聂芷听见他凑在自己耳边说:聂芷,不要激动。
聂芷已没了心思去问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眼瞅着赵启躲过了水杯,她浑身上下的好斗因子彻底躁动了起来,丫的,赵启凭什么越轨?老娘五年好生伺候着他像个大爷似的他居然敢找小三,还找在家里头,他知不知道,知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聂芷想起怀孕这桩事已经是三分钟后,她正揪着小三的头发对小三一阵猛打,两个男人站在旁边看都看傻了。
是了,她怀孕两个月,昨天查出来的,本想着给丈夫一个惊喜,现在看来丈夫倒先给了自己一个惊喜。聂芷将小三推到一边,这般嫌弃的抽了两张纸擦了擦手,慢悠悠起身,居高临下道:我会跟赵启离婚,你要不要离婚看你自己,不过奸夫**凑到一块名声不大好听,罢了,做了小三也没那么多讲究,你应该也是不会介意的。
那女人捂着脸蜷在一处哀哀哭泣,聂芷心里顿生烦躁,看了眼自己丈夫,又生嫌恶,将纸巾扔到一边,我们现在去离婚。
不知怎的陌生男人倒笑了,拍拍掌道:最好不过。
聂芷横他一眼,转身进了屋里拿户口簿等物件,心中模糊想起好像还需要离婚协议书这一东西,索性也不管了,去了民政局再办。赵启也跟了进来,往常带着金丝边眼镜笑得温文儒雅的男人此时满脸通红,衣服在刚刚聂芷撕打人的时候已然穿好,还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赵启捏捏聂芷的肩,等聂芷回过头来便低头认错:老婆我错了,我们别离婚好么?
聂芷默默捶了捶胸,缓口气决定好生说话,为什么别离婚?这五年来你是怎么对我的?我又是怎么对你的?你做的对不起我的事还少么?
赵启发觉有戏,毕竟聂芷是个温顺的女人,现在明显放不下,他不抓住可就对自己残忍了。于是一脸诚恳道:老婆,我以后都不会了,我对天发誓,我今生只爱你一个人,而且以后不会乱来,做事勤快,不喝酒不抽烟。对了,我们可以把你爸妈接过来一起住,我们不要离婚好不好?
聂芷原本有些动容,但在听到赵启说到自己父母时,忍不住眉头一紧,挥开了赵启攥着自己衣服的手,不行,必须离婚。
她可忘不了上回乡下的父母过来时赵启一脸鄙夷的神情,而父母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动作无措,吃过午饭便要回去。那一天赵启恶劣的态度让聂芷生了许久的气,后来还是赵启主动和好才缓了些,现下里想来胸口还是闷闷的。
赵启又不依不饶缠过来,聂芷深吸口气,扬手猝不及防地给了赵启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你对我父母不敬。从来只有长辈教训晚辈的份,不想你这男人摆足了架子斜眼看人。还有,你以为我伺候你是怎样卑微,那是因为我尊重你。
赵启恼怒了一瞬,想想利害关系还是决定再哄哄聂芷,这样好的免费劳动力放走了多可惜。他又来拉聂芷,聂芷烦的紧,刚准备再甩他一巴掌听得有人啪啪鼓掌。
男人斜倚在门口,看过来的眼神让聂芷心颤,听他轻声道:聂芷,我从不知你找了这样一个坏男人。不过,呵,我自己又好到哪去。
将身后穿戴好的女人扯出来扔给赵启,男人转身离开,方窈,我们也离婚。
被称作方窈的女人哇一声又哭了,跌跌撞撞跑去拉男人,唇里念着:璟桓,我这样爱你,我不要离婚,璟桓。
男人已经大步一跨进了自己家,门晃荡一关,徒留方窈扶着防盗门哭泣。
聂芷却站不稳地趔趄了几步,目光一片涣散,脑袋里轰隆作响。赵启忙扶住聂芷,聂芷恍恍惚惚地推开他。
没事。
要不要踹开?
我老婆也在里面。
进来吧。
幸好我没碰过你,不然忒脏了些。
聂芷,不要激动。
最好不过。
聂芷,我从不知你找了这样一个坏男人。不过,呵,我自己又好到哪去。
方窈,我们也离婚。
男人一共就说了几句话,此刻却全在聂芷脑袋里盘旋,清亮透彻的声线让聂芷心悸。最后结尾的,是女人柔软的声音:璟桓,我这样爱你,我不要离婚,璟桓。
璟桓,杜璟桓。
饶舌一念,聂芷泪流满面。
往事成烟,聂芷想到当下处境,咬牙狠了心,用档案袋将证件一笼而全,擦了眼泪拉扯赵启就走。赵启想甩开她的手,岂料她握得那样紧。
聂芷,离婚对你有什么好处?离婚后你就是个二手货,你以为谁还会娶你,房子也是我的,你肯定是要回去陪你爹妈种田。当年我娶你也是看你可怜,离了我你说说你能怎么活?
这番话真正说得聂芷愤怒,什么叫陪你爹娘种田?纵然他们再穷再不济,那也是她的父母。聂芷把门一关,刚要回嘴,听得对门的方窈尖叫,自己的身体已是不受控制向下跌去。
聂芷家在一楼,楼下还有个储物层,这之间的楼梯高而陡,聂芷咕噜滚了许久才触到地面。意识迷蒙之中,身下鲜血尽染。
好你个赵启,居然推我&&
聂芷只觉浑身飘忽,浩浩白雾里传来有人的呼声:聂芷,聂芷。聂芷一颤,伸出手去,触到虚无。杜璟桓&&

重生之好女养成免费阅读

杜璟桓听到方窈的惊呼后怔了一会儿,方才放下手中茶杯急急拉开门,顺着她的视线便看到楼梯下一地鲜血中的那人,可不正是聂芷。而她的丈夫,傻傻盯着自己双手,满眼的心虚与惊慌。
杜璟桓几乎在瞬间就明白了发生的事,踉跄几步跑下楼去,小心将聂芷的身子抱入怀里。他颤抖着声音,眸里掀起惊涛骇浪,聂芷,聂芷。
聂芷再没有醒来。
聂芷也不知道自己在白雾中走了多久,准确来说,是飘。身体太轻了,几乎碰不到地,处在不知名的恐惧下,她有些焦急。
许是过了太久,袅袅细雾里终于传来女人柔美的话语声:小芷,醒醒,七点了,该起来了。
聂芷揉揉脑袋,这声音太过熟悉,只是奇怪,母亲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费了力挣开眼,起初有些模糊,看了一会儿才清晰看见母亲坐在面前,黑亮的直发落在自己手间。她握了握,母亲哎呦一句,嗔怪地把自己头发拉出来。
聂芷张张唇,嗓子沙哑:妈妈,你怎么在这儿?
母亲浅浅一笑,俯下身摸了摸聂芷的头。傻孩子,我不一直都在这儿么?
聂芷有些愣,撑住手就要起身,却又跌回塌上。她不可思议地盯着自己的小手,突然扑到母亲身上,昂着头问她:妈妈,我今年几岁?
母亲很疑惑,七岁啊。小芷,你不会真睡傻了吧?
聂芷又一次瞪大了杏眸,眸里水光潋滟,煞是好看。母亲温柔把聂芷抱回塌上,心中微笑,孩子的眼随了父亲,杏眸生得极好,眼波流转间让人怜爱。
聂芷却是心脏一紧,这莫不是重生了?她狠拧了把自己的手,嗷一声呼痛,刹那间欢喜翻天倒海。
受过去,哦不,应是前世看多了小说的影响,她时常想自己若能穿越到过去该多好,带着二十六岁的觉悟,她势必要活出自己的精彩。现在希望实现,聂芷觉得前程一片光明,她在心里发誓:这一世,她一定不要走错路。
母亲看自家女儿笑的傻气,眉目间流露的光华无双让她惊奇,才愣会神,聂芷已经开始自己穿衣服,很快又来拉自己。
妈妈,我饿了,我们吃饭吧。
聂芷穿的是父亲从城里带回来的时兴衣服,在农村里极少见,也最得小孩子的羡慕。母亲觉得这衣服好看,衬得人更好看,笑着将聂芷一抱,娘俩互搂着出了房间。
洗漱完刚出来便碰上农作回来的爷爷聂荣,爷爷把手里锄头一扔,笑着接过了聂芷,又捏捏她的小脸蛋。聂芷嘟了嘟嘴,甜腻地喊了句:爷爷。
爷爷笑着应了,把孙女揣好了坐到饭桌上,叫着妈妈的小名琴琴,呼唤着老伴一块来吃早饭。
聂芷歪歪头,问道:爷爷,爸爸怎么没来吃饭?
爷爷笑了笑,夹起一小撮咸菜往嘴里送,傻闺女,你忘了爸爸去城里做事了么?
聂芷简直想抽自己了,瞧这记性,父亲在自己九岁前一直在城里替家族里一个当官的堂兄做事,一个月才回来几天,还是九岁那年出了点事才把自己和母亲接过去照顾。
母亲替爷爷盛了白粥,细致端到爷爷面前,笑道:我也觉得小芷今天有些犯傻,刚刚还问我她几岁呢,明明上周才过的生日。看来得买些脑子替她补补,人不都说缺啥补啥么?
爷爷和母亲都笑了出来,声音爽朗,聂芷快要热泪盈眶。前世里,这样的场景在自己九岁时就结束了,她记得那天晚上爷爷抱着奶奶哭得伤心,她从没见过那样的爷爷,哭声哽咽,肝肠寸断。
奶奶便在这个时候进来,看他们笑的开心,问道:是什么笑话这样逗?
母亲有些接不上气,笑弯了眼,我和爸在说小芷犯傻呢,连自己几岁都不记得了。
奶奶听了呦呵一笑,是挺逗的。小芷莫不是昨天没睡好?着凉把脑袋烧坏了?
大家便笑作一团,聂芷的眼泪迅速消退,换上恼怒生气的神情,往爷爷怀中一扒,叫道:你们都欺负我,坏蛋。
母亲把她拉出来放到一旁的长凳上,揩了揩笑出来的眼泪,揉揉她的头,帮她吹了会面前泛着热气的粥。吃粥吧,别饿着了。妈,你也快来吃饭。
奶奶哎了句,转身进了厨房洗手,这才坐到饭桌前来吃饭。母亲则是等奶奶入了座,盛好白粥后才坐到聂芷身边。
聂家吃饭时都安静极了,除了呼噜噜的喝粥声和夹菜声几乎没有声音。聂芷咬着筷子,盯着对面的奶奶,目光略有些呆滞。
奶奶端起粥一饮而尽,用袖子擦擦唇角,看聂芷这样,乐了。聂芷想,若是后来的智能手机在这,奶奶怕是要好好拍上几张自己这模样。聂芷不知道自己小时候生得特可爱,浑身圆嘟嘟的,是聂家老少的心上宝,自个儿的家人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好。
诶,琴琴,等会跟我一块去后院摘点菜吧,我看厨房的青菜都没有了。趁着早上天不热,咱们快些做完。
听了奶奶的话,母亲立刻将碗里的粥呼噜个干净,对爷爷说:爸,这儿等会留给我收拾就好,您出去做事也小心点,大热的天别中暑了,多带点凉水去。
爷爷模模糊糊应了好,又盛了碗粥拌着咸菜喝起来,余光瞥到孙女神游,轻拍了下聂芷的头,快点喝粥。
聂芷苦着张脸,低头小嘴一撇,喝不下了,吃饱了。
爷爷看了看她碗里剩了大半的粥,再看自己碗里还剩半碗,摸摸有些饱了的肚子,真心觉得这粥有些多。他问:真吃饱了?
聂芷点头,不料爷爷将自己的碗拿过去把粥都喝了,方才同自己道:下次不要浪费粮食了,吃多少添多少。知道了么?
聂芷又点头,看着爷爷吃好后将腰一扶,慢慢起身去拿锄头,聂芷忙蹦起来去搀爷爷,凭她的身高也只能扶到爷爷的大腿。爷爷,你没事吧?
爷爷摆摆手,咳了两下道:吃撑了。
聂芷尴尬了会,见屋里也没了人,桌上一片狼藉,索性爬上长凳去整理碗筷。待母亲回来后看见的就是小聂芷垫在木凳上费力擦洗着碗的状况,她急忙把抱着的青菜放到地上,脱了腌臜的外套去抱聂芷。
小芷,你这是在干嘛?
聂芷认真想了想,道:洗碗啊。
母亲无奈又好笑,把聂芷带到门口装了水的小盆前替她洗了手,又拿过干净布条替聂芷擦掉水珠,方才把她安置在小凳上,用细长的指点点聂芷鼻尖,唇角扬了抹笑道:小芷只要乖乖待着就好,妈妈会照顾好小芷,不用小芷担心。
聂芷扁了扁粉嫩的小嘴唇,在用前世自己嫌弃的撒娇口气说话前狠狠唾弃了把自己这小身板。不嘛不嘛,小芷要帮妈妈做事,小芷是个乖孩子。
母亲欣慰笑了,年轻的脸蛋上细纹横生,却仍是清丽动人。母亲长得漂亮,父亲也生得好看,可她为什么容颜普通?聂芷不解。
后来聂芷才知,她不是长得不好,之所以无人问津,还是因为自己脾气暴躁,整日拉着张脸,好像人人与自己有仇一般。久而久之,再美丽的容貌也经不起抑郁的折腾,便叫人看上去普通许多。
母亲道:夏初家里没什么事做,你怎么不去找阿达美美他们玩?
聂芷好生回忆了番才想起阿达美美是何方人物,顿时黑了黑小脸扯着谎:阿达说他们不跟我玩。
母亲思忖了会,摸摸聂芷的头,没事,那跟着妈妈去菜园里玩好么?
聂芷一个哆嗦,忙摇头,她还没有忘了小时候被一只菜青虫吓得哇哇乱叫的场景,那的确被称得上惨烈。
母亲还在思索给聂芷找个乐子,聂芷就听到奶奶隔着老远喊母亲的名字,孩子的耳朵总要精明些。聂芷推推母亲,含了笑说:妈妈,奶奶叫你呢。
母亲诶诶应了两下,刚想叫聂芷进屋去,不远处两个蹦蹦跳跳的小人来到跟前。大妈。两个小萝卜头齐声喊。
聂芷定睛一看,这不正是阿达和美美?担心自己的谎言被拆穿,聂芷忙叫道:妈妈,我和他们出去玩了。
说着就要扯着两萝卜头走,哪料小萝卜头挣脱了手,义正言辞道:我们是来找你抄作业的。
母亲呵地笑出声,聂芷闹了个红脸,小声嘟囔了句俩熊孩子乖乖进了屋。母亲将门虚掩上,四下瞅了瞅有没有可疑人物盯着,确定孩子们不会出事才走去后院。
九五年的时候乡村还算太平,鸡鸣狗盗之事出得不多,一年才两三件,也是实在没有存粮的农民干的事。但聂芷不知,自己这可以算得上富裕的一家早被人惦记上了。
等母亲发现的时候,三个孩子已经不见了两个。

小编点评

聂芷杨桑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