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侣游戏钟霓傅时津大结局

叛侣游戏钟霓傅时津大结局

作者尤里斯

都市言情518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由作家尤里斯所写的都市作品《叛侣游戏》主角是钟霓和傅时津,小说讲的是傅时津唯独贪过一个叫钟霓的女人,他的爱恨情仇亦或者信仰也全都关于她,那兜兜转转的钟霓和傅时津能否跨越一切收获完美的结局?他们之间亦或是上辈到底发生过怎样不可饶恕的过错.......展开全文

由作家尤里斯所写的都市作品《叛侣游戏》主角是钟霓和傅时津,小说讲的是傅时津唯独贪过一个叫钟霓的女人,他的爱恨情仇亦或者信仰也全都关于她,那兜兜转转的钟霓和傅时津能否跨越一切收获完美的结局?他们之间亦或是上辈到底发生过怎样不可饶恕的过错.......

免费阅读

  钟霓小声嘟囔:“这么晚来这儿喝茶……好精神喔……”

  菲佣站在一侧,笑笑地看着钟霓。

  钟霓上前拿过林知廉手里的鞋子,“林少爷,谢了。”

  进了客厅,是姑妈与林太谈笑风生,她们看到钟霓回来,林太神色微变,笑容淡淡。钟霓当做什么也没看到,笑着同林太打招呼,欲要走人时,林知廉突然讲话:“Aunt,三天后是我生日,我能邀请钟小姐参加我的生日 Party 吗?”

  钟霓刚要张嘴拒绝,姑妈抢先答应,并保证一定会去,又同林太讲,上次邀请,她就已做好准备,甚至请了楼小姐帮忙设计礼服。林太讶异,问是哪个楼小姐,是不是最近好火的那位设计师?

  两位太太话太投机,聊起时髦的东西,难舍难分。

  林知廉站在钟霓身侧,“钟小姐,我很希望你来参加。”

  钟霓扯扯嘴角,没理会他,径直上楼。

  姑妈看见,正要喊她,林知廉先开口:“Aunt,时候不早了,我久留不太合适,我同妈咪先回去了。”

  林知廉一走,钟霓将那双高跟鞋扔进了垃圾桶。下楼,告诉钟嘉苇:“姑妈,我不会去。”

  “你是要在傅时津这人身上吊死是咩?”

  也许是姑妈对傅时津态度不如林知廉,也许是她自己不舒服,听到姑妈“吊死”言论,脑袋发热,“我在他身上点会死!我快活来不及!”说者无意,听者有意,钟霓这话讲的不清不楚,令人还以为俩人已经发展到床/上关系,钟嘉苇气急,一巴掌欲要落在钟霓身上,可看钟霓固执的神情,这一巴掌无论如何也落不下去。

  菲佣站在一旁,迟疑不敢作声。太太与小姐两人脾气总是好冲,冲起来旁人劝不得,总要一个人先低头,最后总是小姐先低头,闹来闹去,总没事。

  钟嘉苇握拳放下,厉声道:“林知廉是个很好的人,他比傅时津更适合你。”

  钟霓微怔,后退了几步,摇头。

  “你还小,你不知什么才是对你好——”

  “姑妈,不要拿你年龄、长辈身份来对我说教,这种事情,我自己经历,适不适合,好不好由我判断。”钟霓丢下这句话,转身,脚步飞快上了楼。

  为什么长辈都爱说教,总要以她们的经历为晚辈做决定做思想参谋,无论是学历,还是工作,就连拍拖这种事情都要插一手来说教,何况她早已与傅时津订婚,有名有份,她的选择就那么糟糕吗?傅时津就那么不好吗?

  夜里,别墅老式西洋钟准点鸣声。高楚杰收工回来没见到钟嘉苇,听菲佣讲了事情经过,才知家中两位女王嗌交,又听林太和林知廉来了家里,他大概也猜到是因什么嗌交了。

  上楼先安抚好妻子,再去敲钟霓的房门,敲了半天,无人应,转而去了书房,打开窗户朝钟霓房间阳台看过去,门帘飘荡,这傻女又翻墙出去!

  回到房间,钟嘉苇问:“阿霓是不是又出去?”

  高楚杰不回答,只揽过妻子肩膀,自然圈入怀中,“讲实话,你管阿霓有时候有些过了。”

  “她原来好乖,是我教的不好咩?”

  “阿霓很好,你教的也很好。”高楚杰想起钟霓刚搬进来时,妻子有多开心,一面是替钟霓心疼,一面是为这个家庭而开心。他轻叹一口气:“阿霓不是小女仔了。”

  “可她就是个小女仔,你睇她边啲像个大人?不懂事……”

  “她哪里不懂事?阿霓不知多懂事,她是乜性格你不知?她一向最讨厌自己的事情被人决定好,你帮她决定那么多事,她有无讲过一次不好?只偶尔有些任性,有点小脾气,可哪次不是勤力尽你心满你意?”

  “讲她是小女仔,你有见过比她对自己目标更明确更坚定嘅小女仔?念书时,讲给你考最好嘅分数就是最好嘅分数,讲做警察就做警察,讲唔认大哥就唔认大哥,认定傅时津就是傅时津,你看,她有哪一点做不到或是优柔寡断不明确?她不知有多清楚自己想要什么。阿霓是冲动了些,之不过,你也教会她理智。”

  钟嘉苇摇头,苦笑:“我就是怕她对任何事情太明确了,怕她做警察的目的都不单纯。”

  高楚杰微怔,许久后,他道:“阿霓是警察,这个身份会让她懂得分寸。”

  正因是警察,所以有些选择便不能选。她的选择,必须对得起自己的身份,还有要对得起一开始的选择,否则,一开始的选择还有什么意义呢?

  很多人没得选。

  新界。

  丧龙回到酒店,林阿芬躲在衣柜中,疼的一直没出来。丧龙站在衣柜外面,抽完了两根烟,没得选,打开衣柜门,将人从里面拖了出来。

  阿芬胳膊上全是掐伤,嘴角也破了口。被拉出来,嘴里迸出如受伤的动物发出的呜咽鸣声。丧龙看着这样的脆弱的阿芬,不知有什么东西在他胸膛上压着,很重很重,如烈火灼心。

  “林阿芬,这是两万块。”丧龙将准备好的钱放在她腿边上,这时,他才看到她连腿上的皮肤都不是完好的。

  送她来这里时,她身上很好,很白,很干净。现在,不一样了。

  他想抱抱阿芬,但不合适。

  “林阿芬,这是两万块,你拿好。以后,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去正月茶馆找我。”

  他没得选择,于是只能选择自己认为最好的。

  很多时候,人是没有任何选择的。正是人才没选择,于是,没有选择的人活得越来越不像人了。

  丧龙没得选,他的出身、家庭限定了他的思想,没钱念书,洗车摆摊要交保护费,没钱交就被打,做厨师累、脏他其实并不介意,介意的是没出路,那些顶级厨师他想也不敢想,没念过书的能做什么顶级厨师,进五星级饭店呢?那些人高高在上,看不起他。于是,他没得选,选了古惑仔,后来遇到了陆钦南,他有了选择,那是他自认的一种最好的选择了。

  只怪他不知足,不甘只做被生活吞噬压迫而碌碌无为的凡人。

  而林阿芬呢,没得选,做鱼蛋妹,她需要钱,很多很多钱,有了钱,阿婆和细佬(弟弟)才有好日子。

  她不怕苦,只是怕疼,也怕死。

  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林阿芬抓住丧龙的胳膊,红着眼,求龙哥救救她。

  可怜傻女,还不知自己多傻。

  油尖旺飞仔龙哪里是救命草,分明是他推她入了地狱,亦是这吃人世间推他们入了地狱。

  可——

  也有人深在地狱,有人即自身是地狱。

  佛曰:受身无间者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

  傅时津在洗手间里,用力搓洗手指,两只手洗到发红都不停。他摊开手掌,慢慢地、湿漉漉地蜷起手指,握住掌心。

  他用力推开病房门,忽地怔了怔,好意外。钟霓躺在他的床上,蜷缩着身子,听到巨响,惊地坐起身望向他。

  他手绕到身后,关上门,按上反锁按钮。

  钟霓抱住双膝,将脸埋进膝盖,只露一只眼于这昏暗环境望他。他慢步走过去,挡住窗外皙亮月光,一身阴影温柔覆住她。

  她身上衣服换了,棉衫牛仔裤,是回过家的。他看着她,双手揣在裤兜,不动一分。

  钟霓抬起头,侧过身,勾住他手腕,将他手从兜中拉出来。她说:“我回去了,可有人讲你不好。”她微仰着脸看他,摸着他潮湿温暖的手掌,指腹描绘着他的细腻又好粗糙的掌纹。

  他将掌纹大大方方给她摸,好似给她摸到自己的命数。他捏住她手指,轻轻叹息,抬手抚整她贴着脸颊的乱发,勾弄至耳后。

  “我的确唔是好人噶。”

  她蹙起眉头,很不满。

  他无奈,又觉得好笑,手指温柔抚平她发皱的眉头。

  她才这么年轻,眉间却老爱发皱。

  “可你不好,所有人都不许我跟你在一起,姑妈要我与别人拍拖。”她摸着他坚硬的指骨,拉到唇前,轻轻吻弄她曾咬过的虎口,用嘴唇细细触碰他冰凉凉的指尖。

  傅时津静静凝视着她。

  他想要蜷起手指,她却吻上他潮湿掌心。

  这一秒,他收不回手。

  舍不得。

  无力舍得。

  有力也舍不得。

  “脏。”

  她抬起头,唇角漾起浅浅却郁烈的笑,暖色调壁灯下,她唇色显深,不比嫣红惹眼,却轻而易举埋进他眼中,连带要将她唇角笑意也想要吞没殆尽。

  他突然捏住她下颌,倾身落近她,对上她潮湿笑眸,另一只手从她手心逃开,抚上她唇|肉,揉过她脸颊,沿着下颌线摸向她软软耳垂,毫无波澜地看着她唇线翕动,手指抚乱她长发,摸住她后颈,倾身前进一寸,冰凉地吻上她。

  他叹息,说了脏,还是不听话。

  前几秒,细细淡淡,下一秒,钟霓呼吸一滞,她推着他肩膀,拍打着他肩膀。

  他几乎要将她吞没。

  活生生吞没她。

  他突然停住,抵着她额头,终止这没情愫温度的吻。

  “我嘴|麻了……”钟霓缠着他脖颈,摸着他颈项上扎手的发际线,鼻尖蹭过他挺直鼻梁,闻着他身上味道,闻出药水味,还有淡淡烟草味。她手指悄悄按在他颈椎骨,像要摁住他命门,却又不知他命门在哪。

  “你自找的。”他捂住她眼睛,推着她转过身,拉过被子往她身上覆,“睡觉,不睡——”他咬牙切齿,吐出发狠的字眼“——滚。”

  她即时窝在被子下面,老老实实,不再动。没一会儿,她真睡着了。

  傅时津掀开被子一角,放她自由呼吸。他坐在床沿,一身昏黑阴影覆于她身上。

  脏。

  钟霓,我脏。

  你知不知道。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