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生皇后完整版

毒生皇后完整版

作者陈希朱厚熜

历史军事441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展开全文

《毒生皇后》陈希朱厚熜小说已经完结,这里为您提供陈希朱厚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后来,朱厚熜对我得宠,臣妾知之甚多,要杀我灭口,臣妾宁可跳下万丈深渊也不想死在她手里,谢谢你救了本罪该万死的方儿”方姐姐,都过去了。

免费阅读

《毒生皇后》陈希朱厚熜小说已经完结,这里为您提供陈希朱厚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后来,朱厚熜对我得宠,臣妾知之甚多,要杀我灭口,臣妾宁可跳下万丈深渊也不想死在她手里,谢谢你救了本罪该万死的方儿方姐姐,都过去了。

小说简介

两名侍卫抬着一副棺材,吃力的大口的喘着气,累的骨头都快散架了,脚底像火烧一样,棺材里是明朝的第一任孝洁皇后。
天色也有些晚了,他们俩个相互看了看,继续慢吞吞爬上山谷,陡峭险峻,犹如一只怪兽,高耸入云,好似一位巨人,屹立在天地间。

毒生皇后全文阅读

乱葬山谷。它不同其他的山谷一样,这是堆放着死囚,因罪行深重,都要把他们丢弃在这山谷中,任其腐烂腐臭,远远望去,山谷得像个参天墓碑,令人望而生畏。
两名侍卫抬着一副棺材,吃力的大口的喘着气,累的骨头都快散架了,脚底像火烧一样,棺材里是明朝的第一任孝洁皇后。
天色也有些晚了,他们俩个相互看了看,继续慢吞吞爬上山谷,陡峭险峻,犹如一只怪兽,高耸入云,好似一位巨人,屹立在天地间。
渲染的气氛不是一般的恐怖。幽静、恐怖。狂风鼓动翅膀,相互追逐,在空中发出一阵阵翅膀搏击气流而发出的刷刷声。
乱葬山谷,肯定很多游魂冤魂不散的漂浮在这空旷的山谷中,他们生前做过太久的坏事,投不了胎,都是罪有应得。
漆黑如墨如夜,掠过空中,便在空中打一道道黑闪。乌鸦们有的立在枝头,若无其事的用那黑钻石般的眼睛去看天空,有的则立在枝头不停地颤抖着翅膀,仿佛在等待什么食物。。
孝洁皇后,真可怜,明朝第一任皇后,要被扔在这可怕的山谷中。其实,孝洁皇后挺母仪天下的。
你还说,打嘴吧你,可伶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连老天都不能容忍这种行为,她是堂堂的皇后。
乱葬山谷就黑了,这可是出了名的索命山谷,这里的都是孤魂野鬼的。
其实我也有点怕,这山谷横尸遍地的。听说,孤魂野鬼的多
雄鸦们总是厮打不止,混合着两个侍卫胆怯的对话,那两名侍卫,提了提胆,继续抬着棺材走,乌鸦用翅膀扇打拍击,用黑牛角一样的喙去互啄,空中常常黑羽纷纷。
哇呀
突然乌鸦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停的叫着,乌鸦的黑色身躯,食腐的习性,以及粗厉的叫声,让人心生恐惧,它们屹立在树枝上两只如狼一般的双眸紧紧的盯着那两名浑身颤抖的侍卫,就像是盯着自己食物一般,等待这即将到来的新鲜食物。
乱葬山谷中的洞穴,茂密的树林,阴暗山谷,山谷外还有一些残碎的尸体,面色狰狞,仿佛与山谷外是两个世界,山谷外生机勃勃,这里是死气沉沉,死一般的殇魂。
啪啪
孝洁皇后的娇弱躯体就被两名侍卫从棺材中抬了出来,两人双眸直视,瘪了瘪嘴,看了看堆如山的尸体,咽了咽喉咙,用力一奋,尸体便被扔在已经腐烂浑身散蝇蛆的死尸上,远远望去似乎与些死尸融为一体。
孝洁皇后,对不住了,不是我,千万不要找我。孝洁皇后,来世,你不要再做皇后了。
我们也只是听从命令办事,这是皇上的命令,下辈子,就不要做皇后了
一名侍卫在看到面前那一堆混着死尸蔓延着到处的腐臭画面,跪在山谷堆面前,他的脸上现出怯弱的讨饶的神情,一头急急地但软弱地摇着下垂的尾巴时的狗的表情,双手合十,颤颤巍巍的祈祷着,磕着头,默默地念着送行的经。
胆小鬼,简直丢我们侍卫的脸,等会儿,我们就走了。你还对孝洁皇后,她是自作自受。
另一个侍卫看见他两脚微曲,不敢绷直,只要一崩直就会不停地发抖,整个身体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没有力气来支撑,忍不住的摇了摇头,嘲笑他。
呼——呼——呼——
话才刚落,周围的草丛像是那刚刚侍卫的话得罪它一样,暴跳如雷地猛力摇摆着。狂风正像一只野蛮的狮子大吼大叫,似乎是正大极大的发怒着。
这阵狂风似乎吹到了他们俩的心里,那名侍卫开始有些怂了,脚不停地发抖,冷冰冰却异常的可怕。两人对视,似乎刚才的就像是一阵妖风,他们身体随着这妖风浑身抖擞起来。
他们想用一双探索、恐惧的目光想去探索着什么,他们俩对视,屏息以待,小心翼翼的,似乎他们这般走着,连掉在地上的针都能听见,就在此时突然
洞外的零散的肢体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地上一大堆树叶被雨点儿猛力地敲打着,空中还打着震耳欲聋的雷声。
轰——轰——轰——
把两名侍卫最后的一点胆吓破了,他们再也不顾形象了,胆儿都吓得失魂落魄。心中好像有一个顽皮的狼在不停地跳跃着,而且越跳越快,他们这会儿都被吓怕了,两个人想跑,却跑错方向,两个人头相互的撞在了一块,他们没想这么多,开始不知所措起来,更有一名侍卫吓得尿裤子了。
嗯啊,啊啊啊,我的娘呀,鬼呀。说了有鬼的。都是你,我先跑了。
你等等我,你怎么跑的比我还快,等等我,我也怕,我不想死,你等等我
那名侍卫心一下子怦怦地猛跳起来,额上渗出了冷汗,脚底想踩了火一般,脚步越走越快,渐渐地飞跑起来,越跑越起劲儿,丝毫没有听见那名侍卫的叫喊,似乎因为害怕脚似乎不是自己的了,跑的飞快,两名侍卫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阴暗的乱葬山谷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就像是与外面的风景格格不入。
很快,夜幕已经慢慢降临,仿佛给这山谷中染上了巨大的黑暗颜料,乌鸦在树枝头发出哇哇的叫声,更显得乱葬山谷一片阴暗凄冷。
草丛中突然发出沙沙的声响,一双似冰冷似剑的眼睛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直勾勾的盯着洞穴的位置,好似要把死尸堆上的躯体吃掉一般,那是狼的双眸
在这生不如死的死尸堆上,腐烂的气息让她缓缓的有了意识,她微微睁着双眼,她紧靠着微弱的气息存活了下来,原来她还活着,原来她命不该绝。
一场梦,梦醒了,原来一切的一切都不过如此罢了,她的朱哥哥不要她了,她的朱哥哥再也不是原来那个朱哥哥,她的朱哥哥要置她于死地
陈希细软的脖颈歪向一旁,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孔,她眉头紧锁,嘴唇紧紧的抿着,面色苍白到近乎透明,眼眶微微泛青,但那身体依然温热,浅浅呼吸,她看着眼前这一切,眼角缓缓的滑落了珍珠一般的泪滴,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事情,最后只剩下了苦笑。
她笑着哭,哭着笑,她能感受得到冰冷的液体从她的脸颊上慢慢的滑落在了耳尖。
就在此时,陈希隐约的听到狼撕咬食物的声音,残忍,凶狠。此时此刻,狼正缓缓的一步一步闻着气息向她靠近,耳边的声音越来越近,她虚弱的身体不觉有些微抖,她手早已攥紧着拳头
不能死,她已经死过一次了,这一次,一定要为自己活
陈希知道是躲不过了,遇着了凶猛的狼她也畏缩不前,她艰难的睁开双眸,在狼还未反应之前,她便起了身,率先开始了攻击,狼似乎是看见了鲜活的食物,兴奋得嗷嗷嗷叫,奈何陈希太娇小了,太虚弱了,一种混杂着疼痛,悲殇的复杂感觉从陈希的心底升起,迅速扩散到全身每一根神经,充斥着每一个细胞,她被撕咬着,脸颊面目全非,她躺在血流成河的地上,狼嗷嗷的叫着,慢慢向手无寸铁的陈希露出锋利无比的狼牙。
我可以的,我不能死,陈希!你还要报仇的,一定不能死!
猛然的睁开双眸,在狼准备进攻想置陈希于死地时,陈希奋力一搏拿起头上箍子,插进了狼的喉咙,在狼因疼痛暂时放下防备时,她用尽全部的力气,用箍子像撕衣衫般划开了狼的喉咙。

是狼最后有些绝望求饶的喊声,鲜血像瀑布一般喷涌而出,喷到了她面目全非的脸上,陈希抹了抹脸上的狼血。狼像可伶的黄鼠狼挣扎了几秒,凶狠的双眼竟闪过一起的恐惧,死不瞑目的盯着伤痕累累却洋溢着胜利苦笑的陈希。
陈希疲倦从四脚钻到肉皮里、骨髓里,刹那间,她的肢体,她的骨骼,都软绵绵、轻飘飘的了,似乎刚刚已经用了她全部的力气,她像一摊泥倒在死狼的旁边,陈希奄奄一息,抬头望着山洞,陈希终于露出一丝违心的笑。
她成功了!原来自己也是可以强大的!
嘀嗒嘀嗒
山洞里静的可怕,雨水顺着缝隙中,嘀嗒嘀嗒的声音,一滴两滴,映着这毫无生机的洞穴,洞穴阴沉沉的
她的双眸好似是被染了一个巨大的鲜红的颜料,整个世界对她来说,都是血淋淋的红色,那么照耀,那么耀眼。
活着,只有活着,活着才有重生,她要在在腐烂不堪,令人作呕的死尸堆里苟活,重生才有机会她才能报仇。这种信念像是微弱中的星星给她的很大的希望与支撑。
朱哥哥,你终究还是负了希儿
陈希眼里闪着泪水,仰了仰头努力的把泪水从眼眶中倒流,踏着成山的尸体走去,血染玄衣,褪去青涩的她,像是涅槃重生的血凤凰。她的身后,是乌鸦鸦一片的凄叫声。

毒生皇后免费阅读

陈皇后,即孝洁皇后,朱厚熜原配妻,流产血崩而死,年20岁。
千不该,万不该。
陈万言在墓碑前泣泣不止,悲伤欲绝。陈夫人一度伤心过度晕厥了过去。
王云扬和王宁阮相互对望,眼眶泛红。
黑沉沉的天瞬间乌云密布。整个京城都处在雨水之中,像是一种感染力的温魇,散发在每个人的心中,愁眉不展。
老爷,我们要走了,我们会去皇宫中查明真相,替小姐报仇
小姐对我们恩重如山,这份情我们一定要还
你们兄妹俩,好好的去过自己要过的生活,这是一些银两,皇宫里处处是陷阱,我已经失去女儿了,不想在看到女儿最想保护的兄妹俩,再有什么闪失
陈万言像是一下苍老了十几岁,长长的叹了一声,头发瞬间白了许多,身由心死,挥了挥手。
兄妹俩轻轻关上门,两眼对望
宁儿
嗯?哥哥
我想替小姐报仇!
嗯,哥哥,我也这样想
兄妹俩悄悄的离开陈府,望了望待了十年的陈府,兄妹眼角湿了
小姐,我和妹妹一定会还原真相的
嗯,对,小姐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嗯?哥哥,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王云扬在王宁阮偷笑的眼神里,沉默不语。
他们相互斗嘴离开陈府,背影在月光下拉的老长老长。
夜晚的皇宫一片寂静,没有白天的雷电交加,没有糟杂的闲言闲语,似乎就这样沉寂了下来
屋子里一片死寂,连针尖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到,就在此时,哀怨的声音从身后的传来,布满整个黑屋。
方嬉嫔&&
方嬉嫔的头轰的一声,胆怯的往身后一看,啊呀!面前身影异常怨恨,凄惨。她脸皮下面的一条条隆起的筋肉不断地抽搐着,一双怨恨布满血色双眼正直直的望着她,她吓得脸一搭儿红一搭儿青。
皇后娘娘。不是我,是张顺妃叫臣妾下药的。
方嬉嫔一遍一遍试着解释
轰隆轰隆一声雷,黑白交替。大滴大滴的雨珠狠狠地砸在西宛宫外。随屋檐流下了一道道水痕,整个皇宫笼罩在蒙蒙的雨雾中
噩梦惊喜,方嬉嫔手心淌汗,似乎已到了喉咙眼。
娘娘,娘娘。怎么了?
门外,是贴身宫女小红的声音。
小红,帮我准备一下纸钱
方嬉嫔跪在西宛宫外,她的脸上异样地悲戚沉痛,似有无限懊悔。
小红,皇后娘娘会惩罚我们吗?
娘娘,油尽灯灭,人没有就什么也没有了
早知如此,就不该&
话说到了嘴边,却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方嬉嫔心中一阵疼痛。
娘娘,娘娘,不必自责
小红,我有些饿了
方嬉嫔感觉到了小红已经远处的声音,跪着烧钱
皇后姐姐,是张顺妃叫臣妾给您下药
她哭的像个泪人,万物是寂静,内心无安宁。
不远处是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衣,低垂着的长长的睫毛下,像星星一样闪烁着的深邃双眸,泪水从他的眼中静静的滴落,风吹过,落叶与他的心一起飘零,这淅淅沥沥的雨正好衬托出他内心的仇恨。
欠小姐我会加倍奉还。
他棱角分明的双唇孤傲的紧抿着,目光停留在了西莞宫忏悔的方嬉嫔,放眼望去,冷酷无情。
方嬉嫔抹掉眼泪,往有些动静的地方望去,不远的的枫树看去,只有呼呼丫丫的树叶拼命的瑶曳。
空而起的焰火生生不息,像是一层火红的薄暮四散开来,久久的凝结在空中
万籁俱寂,浸润着静密的山谷里,东方渐渐地移到了山谷四周。
小姐,我们带你回家
昨晚听到方嬉嫔说丢弃在这山谷中,兄妹俩沿着曲曲折折的石阶往上爬,扑哧扑哧的喘着粗气。
歇一会吧;走不动了,哥哥
王宁阮举步维艰,腿上如灌了铅般汗如雨注,大口大口的呼气。
小姐对我们有恩,如若不是她,我们早就被饿死了
是呀,我们一无所有,是因为小姐
小姐,小姐,哥哥的心中只有陈小姐呀
像是被王宁阮猜到了什么,清俊的面孔上浮出了一片温暖的笑意
王宁阮原本高高昂起的头,被王云扬轻轻敲打在了她的额头的一个弹指轻而易举地压了下去
哥哥,是喜欢陈小姐,所以我们要找到小姐,好好安葬,为小姐报仇。
王云扬英挺的眉宇间却迸出一股骇人的煞气,阴沉可怕。
兄妹对望,相互一笑,唇角的笑容犹如春风。山林的第一缕微光无声息地照耀外他们兄妹身上。
阴沉密切洞口内近在咫尺了,腐烂作呕的死尸味从洞口传来,从四面八方的四周散开。
阮儿,我们来比赛好不好
嗯?哥哥,比什么
谁先找到小姐,谁就算赢了
好,我敢打赌,哥哥,你肯定输
王宁阮对着王云扬吐了吐舌头,调皮一笑。
王云扬望着王宁阮的背影浅浅一笑,随后也跟着走进了山洞。
雨水顺着缝线往下流,然后汇集在洞内的大量死尸。大概是因为长期的浸泡,王云扬,王宁阮树脚下发出了腐烂的恶臭。往前走是一具具腐败的尸体。
王云扬一瞬间心如刀绞一般,闭着眼睛哽咽
九岁,小小年纪就被人贩子掠去,带着阮儿也曾经试图逃跑,却总是很快被人逮住,一顿毒打。
遇见陈希那会儿,他再次带着阮儿逃跑被抓回大街,马鞭如雨点般落在他们的身上,夹杂着人贩子得怒骂。
让你们跑,让你们跑
他护着妹妹痛的满地打滚,直到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快住手,你们给我住手
我打我的人,关你们什么事鞭打并没有停止,直到随车的下人上前一把攥住人贩子的手
这对兄妹,我家小姐买了
他仰头望去,看见掀开车帘一角,那是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女孩,她下了车,扶起他们起身,拍着他们身上的灰尘。
王云杨虽低着头,却无一丝卑微,声音沙哑道:小姐,要是你过来笑话我们兄妹,大可不必了?
笑话你们?陈希被他逗笑了,说话竟如此老成!陈希配合着笑道:既如此,那希儿就是来笑话你们的,你们跟我走吧。
白花花的银子递到人贩子手中,他们乐开了花。
她拉起兄妹俩怯生生的手
从此以后,你们就是我陈希的人了,我会保护你们的。
清风拂过,阳光明媚,她笑面如花,两颗小虎牙露在外面,王云扬从那一瞬间他发誓,他一定要好好爱她。
洞内一时寂静,寒鸦呱呱的从洞口叫着。
哥哥,找不到小姐的尸首了
王宁阮有些沮丧打断了王云扬的回忆。
小姐这都丢弃在这三天了
可以找到的
王云扬安慰着王宁阮,其实也是给自己打气和鼓励。
死尸浑身散发着恶臭,皮肤早已被水浸泡腐烂不堪。有些还有几种不知名的动物撕碎的死尸残留下的躯体,浓浓的蝇蛆闻大量散发,许多白色的蝇蛆在尸体上揉动,有些死尸睁着充满血丝的双眼,嘴巴张的很大,异常恐怖似乎死前受过巨大的痛苦。
大片大片的黑肆意曼延天空,巨大的黑暗喷料撒在整个的洞穴,瞬间伸手不见五指,黑的让人窒息,他们拿出油灯,点燃着,这才看的清洞里
哥哥,这个是不是小姐的手镯
死尸的四肢已经不见了,应该是被动物给吃掉的
乌鸦在树枝上低叫,令人毛骨悚然
小姐的尸首&
王宁阮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看了看王云扬哽咽着,背对着他,肩膀一抽一抽
王云扬咬紧牙关,拿起手镯,每一次抚摸就像是心被无数跟针扎,揪心的痛。
陈希,你回来!
云扬像一个在夜幕来临时迷路的孩子那样哭,哭自己,哭蓦然间消失了的挚爱,哭他的绝望,哭他的不舍,哭一切的一切。
哥哥,我们要给小姐报仇
王宁阮紧紧的拥抱着王云扬,王云扬只是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一旁的一个细小的洞穴里,胡沙胡沙的声音传来。
哥哥,你听
王云扬缓过神来,停止了哭喊,像是动物撕咬食物的声音,卡几卡几的,他们小心翼翼的靠近小洞穴
王云扬随手拿起大石。准备砸去,那个背影似乎是感应到了。
冷冷的一回头,吓得两兄妹魂不附体,屏声静气,动也不动地望着面前这个满血淋淋的模糊的女子
那一瞬间,手一松,手上的石头砸在了王云扬的脚上,他涣散的眼瞳终于凝了一点点光,看清了的那个人,干裂流血的嘴唇无声的动了动,发出极微弱的声音
小姐&&
脚上的疼痛似乎就在一瞬间消失了,陈希像刺猬,蜷成小小的一团,不住的打着哆嗦,侧脸上疤痕狭长狰狞,王云扬横抱着陈希,想给陈希全部的温暖,陈希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臂,针扎般的疼痛从王云扬的手臂传来,陈希,忽地绝望的叫喊起来,只是撕心裂肺的哭喊,没有任何话语的嚎啕大哭,肝肠寸断,滚烫的眼泪也从王云扬的脸上向下乱滚,湿了一大片的衣襟。
王宁阮屏息静气的,紧紧的跟在王云扬的旁边,泪水从她的眼中静静的滴落,她的声音,小小的,带着泪水的湿润
哥哥,我们的小姐还活着

小编点评

陈希朱厚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