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经允许喜欢你免费无删

未经允许喜欢你免费无删

作者尹伊笙容靳言

历史军事586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展开全文

《未经允许喜欢你》尹伊笙容靳言小说已经完结,这里为您提供尹伊笙容靳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妈,还有阿雅。尹伊笙发抖。谁知道,尹望舒听到这两个字,整个人更是气愤极了!那又不是我儿子如今他只关心家里的狗而已!阿笙,我只有你!你自己!来帮帮我妈妈。

免费阅读

《未经允许喜欢你》尹伊笙容靳言小说已经完结,这里为您提供尹伊笙容靳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妈,还有阿雅。尹伊笙发抖。谁知道,尹望舒听到这两个字,整个人更是气愤极了!那又不是我儿子如今他只关心家里的狗而已!阿笙,我只有你!你自己!来帮帮我妈妈。

小说简介

好,我现在下来。她从床上爬起,毫无怨言,头重脚轻地就这样趿着拖鞋出了门。
她打娘胎里出来身体就不好,天气变凉了,她就开始感冒发烧。

未经允许喜欢你全文阅读

尹伊笙接到容靳言的电话时,已经接近凌晨了。
好,我现在下来。她从床上爬起,毫无怨言,头重脚轻地就这样趿着拖鞋出了门。
她打娘胎里出来身体就不好,天气变凉了,她就开始感冒发烧。
陈旧的公寓楼下,安静停着一辆与这里环境不符的低奢黑色宾利,纯金打造的B形字母和双翼立标闪烁着金光。
尹伊笙拉开门坐到了副驾上,幽暗的车厢里,男人的脸部深刻的轮廓若隐若现,多了几分幽昧和冷隽,看着有些骇人。
她下来的时候穿的少,又吹了点凉风,现在只感觉喉咙便有些发痒,整个人似乎又烧了起来。
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叫容靳言,她的金主大人。
有财有势,颜值和身材也无可挑剔,让所有女人都趋之若鹜。
你怎么过来了?她嗓音微哑,在夜色中有种动人心魄的媚意。
特别是脸上浮着不正常的红酡,猫瞳里漾着水泽,随便一个眼神都好像在勾人。
尹伊笙如果没有这个资本,就不会惹来面前这个男人的注意。
不过,容靳言从来没亲自找过她,每次&&都是她收了信息,去酒店等他。
没有固定的地方,几乎每一次见面都要换一个地方&&
容靳言微微侧过头,那张宛如经过精心雕琢的俊脸便入了她的眼,让她微微失神。
尹伊笙对容靳言,始于交易,醉于颜值,迷于声音,陷于才华。
两年前,妈妈病重,她要钱,他看中她的身体,理所当然地有了这场交易。
容靳言每次找她都只是为了纾解压抑的欲望,但是她能感受到他那时的情绪,真实的,负面的。
报纸屏幕上他冷漠疏远,洁身自好,但是在床上他又是触手可及,性感邪肆的。
这种反差,这种特别,让尹伊笙产生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微妙。
这种感情,在她不知不觉间,日渐深刻,每一次见面和碰触,都是一场悸动。
爱上一个人,就这么简单。
容靳言目光掠过她失神的幽瞳和黑鸦羽般的长睫,将一张卡递过来,语气凉薄,收好这张卡,日后管好你的嘴巴。
明明可以让助理过来的,他还是亲自来了。
如今见了她软软糯糯乖巧的表情,就想起她在床上被他各种蹂躏的模样,容靳言心火又渐渐冒了出来。
他的话对于尹伊笙来说,彷如晴天霹雳。她低眸看着他修长指间夹着的银行卡,并没有伸手接过。
原来,要结束了&&从始至终只有她在这段她自己虚构的美好中沉沦,容靳言一直很清醒。
半晌后,尹伊笙敛眸抿了抿干涩的唇瓣,再也没有迟疑伸手接过卡,哑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放心,我不会乱说的,之前都是我们之间的交易罢了。
她垂着眸,将话说完,心里的刺痛一点一点开始蔓延。
这个月里,容家和顾家要联姻的事,报纸上早已经被大肆报道了几回了。
他要娶名门千金,将她一脚踢开甩干净,也是无可厚非的,却没想到,这一天这么早就来了。
容靳言却在听到她的话时,蹙了眉。
尹伊笙在他眼里,总是乖巧的,乖巧得仿佛没有自己的思想,可是她这次的乖巧,却意外地,让他不爽了。
她就那么迫不及待想要摆脱他了?
尹伊笙虚弱地呼吸,长睫轻眨,下一刻又倦怠地合上眼。
她明白,因为是双胞胎,容家很重视。
孩子如果有事,她可能会被迁怒,前提是,她还能活下来&&
中心医院,产房。
尹伊笙被痛醒,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几乎要了她半条命。
可是她没等到孩子生出来,又痛晕过去了。
手术室外,容靳言握紧拳头,手背上全是暴起的青筋,一双墨眸盯向了产房。
忽然有脚步声传来,一道声音响起,靳言,她怎么样了?
容靳言侧脸看去,眸中闪过一丝诧异,仅仅是一瞬又被掩去,爸,还不清楚。
容俊岳面容沉静,看了眼产房,又转身离去。
容靳言微微蹙了眉,他这父亲虽然看重这两个孩子,但是不至于亲自过来吧?
他脚步迈起,刚想跟上去,身后的产房却打开了门。
婴儿的啼哭声,那么清脆,让他整个人僵住。
又过了一段时间,尹伊笙也被推了出来。
她脸色煞白,发丝也被汗水打湿,紧闭着眼眸昏睡着。
容靳言甚至闻到淡淡的血腥味,他拦下了推车的护士,问道,送去哪儿?
修长冰凉的手指按在她失色的唇瓣上,轻抚过,他那颗坚硬的心好像被一枚针轻轻刺着。
不可否认,他现在的心有些乱。
已经安排好了病房。一个护士低声回着。
容靳言蹙眉却没再说什么。
尹伊笙醒来是在病房,身旁只有一个护士。
她这次生产元气大伤,在床上足足躺了大半个月才能下床走路,胸前酸胀经常让她无法入眠。
在这期间,尹伊笙试图了解孩子的情况,但是护士嘴巴很严,不管她问什么都说不清楚。
而且医院还限制了她的出行,她能活动的地方也只有住院部。
是容家安排的?
尹伊笙心里有疑惑,等到能自由走动时,避开护士从医院里跑了出来。
回了出租房,没有找到尹望舒,反而被告知她已经退租了!
她心里咯噔一下,但是却没有手机,联系不上她。
再加上她记挂着那两个孩子,便想着去容家。
她来到容家大门口外,徘徊了一阵,看到顾菲菲从大门走了出来,大概是看到了她刻意出来见她的。
你还敢来?顾菲菲睥睨着她,笑容充满嘲讽。
我&&只想问问,两个孩子还好吗?尹伊笙许久没说话,嗓音微哑。
你有什么资格问?你用什么立场来问?还是说,你想要诈一笔钱再走?
我没有,我只想知道,孩子还好吗?医院护士对于两个孩子的事一直避开不谈,她有些担心。
尹伊笙,你要有自知之明,你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可惜的是,你两个孩子都不争气,死了。
怎么会?!尹伊笙表情渐渐激动,伸手抓住了顾菲菲的手,你胡说!
顾菲菲穿着高跟,身子踉跄了一下,竟然就这么往一旁摔去!
尹伊笙本来抓着她的手,下意识想扶她一把,但是没想到反而被她扯着倒在了地上。
在别人看来,就像是尹伊笙把顾菲菲扑倒了一样。
啊!你到底想做什么?好痛,你快走开!顾菲菲痛呼着,声音却有些娇滴滴的。
这样烂俗的假摔把戏,还演的那么逼真,这让尹伊笙有点想笑。
尹伊笙,你找死吗?突然,一个微冷的嗓音在耳边炸响。

未经允许喜欢你免费阅读

尹伊笙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到了,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后,连忙道,我现在身体不舒服。
容靳言轻呵,指腹狠狠按在她唇上,眸里染上了薄寒,他怎么会允许她拒绝他?
这里,没有你拒绝的份。他略显粗暴地将她固定在自己腿上,狠狠在她敏感的脖子上一咬。
很烫。他在她耳边轻吐字眼,气息灼烫。
我在发烧&&尹伊笙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头晕目眩。
男人的手流连在她温热而柔嫩细腻的肌肤上,那正好,我给你打一针。
狭窄的车厢里,两人的气息渐渐紊乱。
尹伊笙因为他说出来的污话,身体里的血液都在翻滚着燃烧着!
容靳言总是很挑剔的,像车里这些,从来不跟他沾边,没想到今晚&&破戒了。
在狭小的空间里做这种事,实在难受,更何况尹伊笙还病着,呼吸都发烫,意识也模模糊糊。
说好打一针的&&她好不容易喃出一句。
软糯的嗓音似乎取悦了男人,刚才笼罩在他身上的寒气也被驱散了一些。
一针可好不了&&男人的嗓音依旧是格外好听。
寂静的夜里,低奢的车内气温燃高,喘息隐约传出,如果有人经过,肯定能猜到车内正发生什么事。
尹伊笙是痛醒的,下巴被人捏着,整个人想被烧起来一样,灼烫着。
接着,那张银行卡塞进了她手里。
拿着这个下车。容靳言微哑的嗓音在车里响起,冷隽的面容略显慵懒,像是餍足后的野兽。
尹伊笙顿了顿,身上的睡衣已经被扯坏,堪堪能遮身,容靳言倒是扔给了她一件男士外套。
她垂首推开车门,余光看着车子迅速离开,卷起一阵凉风,让她控制不住瑟缩了一下,头更疼了。
今晚过后,再也不见了吧&&
心头莫名被一股窒息感笼罩,瓷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翌日。
尹伊笙去医院接出院的母亲尹望舒。
因为昨晚心情和身体都不佳,起床晚了,她赶来来到病房时,已经是十点多,尹望舒似乎早已经不耐烦了。
死丫头,你死哪里去了?!尹望舒低骂着,伸手在她手臂上狠狠拍打着!
尹伊笙低眉顺眼解释着,脸色苍白,手臂上也火辣辣疼痛着。
尹望舒骂完后也就散了气,但是神情依旧是阴郁的。
尹伊笙低头收拾东西,她妈妈坐在床上,病房里只有电视机的新闻播报声音。
忽然从电视机里听到熟悉的名字,尹伊笙也没忍住看了一眼。
新闻报道容家和顾家两大家族三个月后会举行订婚宴。
尹望舒死死盯着电视屏幕,目眦欲裂,阿笙,站在那里的,本该是你!
屏幕上顾家千金顾菲菲的如同公主一般,被人追捧着。
尹望舒眼神平静,并没有接话。
肖玉芳&&尹望舒目光狠毒看着屏幕,阿笙,我们本来可以很幸福的,都被这个女人毁了!还有顾进军,他们没一个好东西!
尹伊笙心里也不好受,她妈妈极少跟她说过这些话,她的恨总是埋得很深。
阿笙,听妈妈的话&&把属于你的东西拿回来!尹望舒手搭在她肩上,眼里迸射出一股恨意。
尹伊笙虚弱地呼吸,长睫轻眨,下一刻又倦怠地合上眼。
她明白,因为是双胞胎,容家很重视。
孩子如果有事,她可能会被迁怒,前提是,她还能活下来&&
中心医院,产房。
尹伊笙被痛醒,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几乎要了她半条命。
可是她没等到孩子生出来,又痛晕过去了。
手术室外,容靳言握紧拳头,手背上全是暴起的青筋,一双墨眸盯向了产房。
忽然有脚步声传来,一道声音响起,靳言,她怎么样了?
容靳言侧脸看去,眸中闪过一丝诧异,仅仅是一瞬又被掩去,爸,还不清楚。
容俊岳面容沉静,看了眼产房,又转身离去。
容靳言微微蹙了眉,他这父亲虽然看重这两个孩子,但是不至于亲自过来吧?
他脚步迈起,刚想跟上去,身后的产房却打开了门。
婴儿的啼哭声,那么清脆,让他整个人僵住。
又过了一段时间,尹伊笙也被推了出来。
她脸色煞白,发丝也被汗水打湿,紧闭着眼眸昏睡着。
容靳言甚至闻到淡淡的血腥味,他拦下了推车的护士,问道,送去哪儿?
修长冰凉的手指按在她失色的唇瓣上,轻抚过,他那颗坚硬的心好像被一枚针轻轻刺着。
不可否认,他现在的心有些乱。
已经安排好了病房。一个护士低声回着。
容靳言蹙眉却没再说什么。
尹伊笙醒来是在病房,身旁只有一个护士。
她这次生产元气大伤,在床上足足躺了大半个月才能下床走路,胸前酸胀经常让她无法入眠。
在这期间,尹伊笙试图了解孩子的情况,但是护士嘴巴很严,不管她问什么都说不清楚。
而且医院还限制了她的出行,她能活动的地方也只有住院部。
是容家安排的?
尹伊笙心里有疑惑,等到能自由走动时,避开护士从医院里跑了出来。
回了出租房,没有找到尹望舒,反而被告知她已经退租了!
她心里咯噔一下,但是却没有手机,联系不上她。
再加上她记挂着那两个孩子,便想着去容家。
她来到容家大门口外,徘徊了一阵,看到顾菲菲从大门走了出来,大概是看到了她刻意出来见她的。
你还敢来?顾菲菲睥睨着她,笑容充满嘲讽。
我&&只想问问,两个孩子还好吗?尹伊笙许久没说话,嗓音微哑。
你有什么资格问?你用什么立场来问?还是说,你想要诈一笔钱再走?
我没有,我只想知道,孩子还好吗?医院护士对于两个孩子的事一直避开不谈,她有些担心。
尹伊笙,你要有自知之明,你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可惜的是,你两个孩子都不争气,死了。
怎么会?!尹伊笙表情渐渐激动,伸手抓住了顾菲菲的手,你胡说!
顾菲菲穿着高跟,身子踉跄了一下,竟然就这么往一旁摔去!
尹伊笙本来抓着她的手,下意识想扶她一把,但是没想到反而被她扯着倒在了地上。
在别人看来,就像是尹伊笙把顾菲菲扑倒了一样。
啊!你到底想做什么?好痛,你快走开!顾菲菲痛呼着,声音却有些娇滴滴的。
这样烂俗的假摔把戏,还演的那么逼真,这让尹伊笙有点想笑。
尹伊笙,你找死吗?突然,一个微冷的嗓音在耳边炸响。

小编点评

尹伊笙容靳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