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冰卿秦江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沈冰卿秦江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作者伍加衣

综合类型371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重生回大佬落魄时》是由伍加衣原创所著的重生文,主角叫沈冰卿秦江年。讲述了重生回来,沈冰卿有两件大事要办:一、前世害她家破人亡的所谓祖母、堂妹、未婚夫,挨个虐回去。二、以后会入主东宫、但现在还是落魄小可怜的秦江年,跟他打好关系。第一件很顺利,第二件……秦江年孤僻乖戾,看她时还带着嫌恶,得徐徐图之。沈冰卿很美,美到秦江年夜里想起她时总觉得难耐。秦江年憎恶这份欲,连带着待她冷言冷语。可是后来,他甘愿沉沦,将她捧在手心,许她一世甜如蜜。展开全文

《重生回大佬落魄时》是由伍加衣原创所著的重生文,主角叫沈冰卿秦江年。讲述了重生回来,沈冰卿有两件大事要办:一、前世害她家破人亡的所谓祖母、堂妹、未婚夫,挨个虐回去。二、以后会入主东宫、但现在还是落魄小可怜的秦江年,跟他打好关系。第一件很顺利,第二件……秦江年孤僻乖戾,看她时还带着嫌恶,得徐徐图之。沈冰卿很美,美到秦江年夜里想起她时总觉得难耐。秦江年憎恶这份欲,连带着待她冷言冷语。可是后来,他甘愿沉沦,将她捧在手心,许她一世甜如蜜。

免费阅读

  秦江年弯腰扶着梅花树,好看的眉眼皱成一团,与其说他是在呕吐,不如说是他试图吐出点什么,就好像五脏六腑里有什么脏东西,却怎么也吐不出来一样。

  沈冰卿光是远远看着,都觉得肠胃跟着难受。

  说起来,她与秦江年在前世都算不得熟稔,更别说今生她才进京不久,两人只是初初相识,秦江年这副狼狈的样子,恐怕并不愿意被她看见。

  沈冰卿看了看手中拿着的膏药,决定还是先在一旁等着。

  秦江年吐了一阵似乎缓过来了,像是窒息的人忽然又能呼吸了一样,大口吞吐几口空气,松开梅花树朝林子外头走。

  他个子高、步子也快,沈冰卿跟在后头拧着裙角小跑,才险险地没有跟丢。

  陆家的园子整体围绕着水道修建,窄的地方是涓涓小河,宽的地方就是一爿湖,不论在园中哪一处,走不了多久就能到水边。

  秦江年出了梅林,没走几步就停下了脚步。

  水道在此处打了个弯儿,水面稍显宽阔,里边种了一片好莲藕,四月恰是莲花的花期,那一片舒展摇曳的荷叶中,亭亭地立着许多水粉的莲花。

  沈冰卿发现秦江年并无赏景的兴致,到了水边就蹲下.身,修长的手指并拢,两手互相撩水,继而用力搓揉。

  看样子,是在洗手。

  但是很快,沈冰卿就生出点儿不解。

  秦江年垂眸盯着自己的手,看起来极为专注,手上的皮子都被搓得通红了,也没有减轻力道,那架势好像非要搓掉一层皮才满意。

  因为出了梅林,水边不时有人路过,沈冰卿如果像在梅林里那样刻意躲藏,反而会引人注目,她只是找了个秦江年看不到她的角度,假装欣赏近旁的一株开得热热闹闹的垂丝海棠。

  两个姑娘手拉着手从沈冰卿身旁经过,似乎是要到水边散步,其中着粉衫的姑娘忽然眼前一亮,伸手指着水边,问同伴:“那是谁家的公子?”

  那姑娘遥遥一指的,可不是正在洗手的秦江年。

  “长得……长得可真俊。”粉衫姑娘后半句话放软了音调,沈冰卿听出了一丝羞怯的意味。

  她于是也顺着看过去,不自觉地打量起秦江年。

  要说,秦江年的确长得好看,浓黑上扬的眉,明秀细长的眼,鼻骨高挺,唇线分明,整个人似一把棱角锋锐的剑。而他今日穿着的天青色衣裳,又恰到好处地为他添了几分清朗斯文。

  两个姑娘想来关系极好,同伴想了想没能回答上粉衫姑娘的问题,粉衫姑娘脸上立时现出失望的神情,同伴便捂嘴笑笑,推推粉衫姑娘,“不如你自己去问问。”

  粉衫姑娘轻轻跺一跺脚,羞道:“这怎么好……”

  其实本朝民风开化,年轻的男女们只要不做出格的举动,在光明正大的场合见面攀谈实算不上什么,就是看对了眼再禀明父母也是有的。

  沈冰卿这般想着,也许那两个姑娘也是这么想的,两人咬耳朵说了几句悄悄话,粉衫姑娘突然被同伴一推,往前走了两步。

  她略一迟疑,松开同伴的手,朝秦江年走过去。

  绞着手帕走到秦江年近旁,粉衫姑娘倒也没有直愣愣地问姓名,而是指着一朵半开的荷花,道:“公子,可不可以帮我摘那朵荷花?我……够不着。”

  前世京中一直流传着秦江年不近女色的话,雁平山庄那一晚……当时秦江年满身酒气,显然是浓醉之中并不清醒,没见后来酒醒了怒成那样?

  眼下这粉衫姑娘豆蔻正好,娇俏鲜灵,沈冰卿忽然很想知道,传言,到底是不是真的?

  秦江年神情漠然,仍是用力地搓洗自己的手。

  粉衫姑娘愣了愣,略略提高音量,“公子,可以帮我摘那朵荷花吗?”

  秦江年依旧无甚反应,连眼皮都没抬。

  粉衫姑娘一下子明白过来,涨红了脸,气鼓鼓地伸手去够那朵荷花的杆径。

  水边的泥土本来就湿软,又有丛生的水草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岸哪里是水,粉衫姑娘一意想折花,够不着就往前迈一步,一脚踩在虚虚蓬蓬的水草上,身子往水面栽去。

  “救……”

  剩下的一个字却是没有说出口,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

  ——方才还蹲着的秦江年起身、伸手,将粉衫姑娘拉了回来。

  不待人站稳,他便立即松开手,重又蹲下去,忽而又干呕了两声。

  粉衫姑娘趔趄两下才站稳,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最后讷讷地说一声“谢谢”,小跑着回到了同伴的身边。

  一拉住同伴的手,眼泪便连珠似地掉了下来,同伴连忙柔声劝慰。

  沈冰卿心中诧异,印象中秦江年的身子骨是很好的,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在战场上立下大功,眼下连番呕吐,也不知是生了什么病?

  两个姑娘渐行渐远,她又觉得秦江年不近女色似乎并不是传言。

  一时间,她看着手中的膏药犯了难,是送还是不送?

  沈冰卿心中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觉得自己又不是想以色相诱,只是想结善缘而已,还是送吧。

  况且他不近女色正好,反正她也因雁平山庄那晚对他畏惧深重。

  但是再抬头时,水已经失了秦江年的影子。

  她连忙起身往四周张望,恰看到一片天青色的袍角消失在不远处的假山后头。

  沈冰卿连忙追上去。

  陆家当真是底蕴丰厚,便连假山也比寻常人家的巍峨许多,嶙峋的山石堆叠成片,至高之处可以比肩楼房屋顶,其上藤蔓攀援,甚至还修了一座六角的凉亭。

  沈冰卿追着秦江年的背影绕到假山的另一面,那一边是一座两层的青砖建筑,门上的匾额三个遒劲的大字:抱经楼。

  她好像听父亲沈克文说过,这是陆家的藏书楼。

  今日如何会有人看书,就连下人都被调到别处去帮忙了,抱经楼孤零零一座小楼,周围遍植青竹,风拂过竹叶,鸟在枝头脆鸣,一片的幽静清冷。

  沈冰卿没有看到秦江年的影子,到底是别家府上,不敢独自一人往无人的地方去,心中叹息一声,决定还是转身往回走。

  她转过身,刚要迈步子,胳膊却被人从后头拉住,那人手上用力,她被迫往后旋身,一个旋转之间,便与拉她的人对调了站位,那人恰恰挡住了沈冰卿的去路。

  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天青色的衣襟。

  沈冰卿抬头,对上一双寒星似的眼。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