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余生被温柔以待最新免费

愿你余生被温柔以待最新免费

作者宋七月陆景肆

历史军事581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展开全文

《愿你余生被温柔以待》男女主是宋七月陆景肆,由玉青烟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这一次,他比以前粗鲁,没有温柔,纠缠在嘴里。她不能拒绝。就连最后他惩罚似的在她嘴唇上重重一咬,血味立刻充满了两人的口腔。。

免费阅读

《愿你余生被温柔以待》男女主是宋七月陆景肆,由玉青烟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这一次,他比以前粗鲁,没有温柔,纠缠在嘴里。她不能拒绝。就连最后他惩罚似的在她嘴唇上重重一咬,血味立刻充满了两人的口腔。。

小说简介

今天午休时,宋七月手机突如其来的开始震动,心猛地狂跳不止,接过电话就听到那边的女声传了过来,道:宋小姐是么?
我是,你是?

愿你余生被温柔以待全文阅读

医院,空气中弥漫着浓烈至极消毒水味道,很是难闻。
今天午休时,宋七月手机突如其来的开始震动,心猛地狂跳不止,接过电话就听到那边的女声传了过来,道:宋小姐是么?
我是,你是?
我是同和医院的护士,宋清野突然发病,现在正在抢救,还请你尽快赶过来。
砰——
宋七月只觉得自己脑袋一下子就炸开,无法思考,眸子猛地一缩,将东西放下就朝门口冲过去,就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
唉,宋七月,你去哪儿!
对同事的叫声充耳不闻,满心满眼只有宋清野。
到了医院,她急忙冲到抢救室门口,那灯还亮着,有个护士走过来,小声的道:宋小姐,张医生让我在外面等你,他说让你先别着急,一定会尽全力抢救。
宋七月应了声,后退几步,身体紧紧靠在墙壁上,全身颤抖不止。
八月的天儿,却觉得冷到了骨子里,等张医生大汗淋漓从抢救室出来,宋七月猛地站起身看向他,无言胜有声。
抢救及时,清野现在已经转到病房。
谢谢医生。
不用,这是我的本分。
张医生摘下口罩,想了会儿,还是开口道:清野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吃药能够稳定,你最好尽快为他动手术,而且医院这方面帮清野找的骨髓已经有消息。
有消息了?真的么!
嗯。
张医生点了下头,宋七月心中染了喜意,道:张医生,求你尽快安排清野手术!
清野十五岁时查出骨髓和常人不同,现在已经十七岁,两年之中,他都躺在病榻上治疗,早就瘦的不成人形,她现在只希望清野能够早日健康,和十几岁的少年一样在学校学习。
听到宋七月的话,张医生不由得有些怀疑,七月,你放心,作为医生,肯定会竭尽全力救治。他顿了顿,终是说出了实情,只不过,手术费用需要的并不少,你有么?
他知道跟前这个女孩子每个月所挣的工资都用在医药费上,根本没有多余的留下来,这手术费又从哪里拿?
宋七月脸颊僵硬了一下,沉默半会便道:张医生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手术费我会尽快凑齐。
七月,你有任何需要的话,都可以和我说。
她轻微的笑了笑,礼貌而又生疏。
张医生似乎明白这种含义,也并未说话。
到了病房门口,她透过窗户朝里面看,眸子缩了缩,清野安静的躺在那儿,脸色苍白的像是完美的瓷娃娃般。
确认宋清野没事,她终是松了口气,擦了额角上的冷汗,心莫名的颤动。
嗡——
她看了眼手机来电显示,接过:喂?
宋七月!那边声音显然是气愤不已,冷言以对:上班时间你给我死哪去了?知不知道擅离职守的后果,赶紧给我滚回来!
是,经理!
急忙赶回售楼部,还没有喘口气就被人砸了一身。
宋七月,你不想干了大可以直说,我们这不是招不到人,别仗着有一张好看的脸蛋就以为谁都管不了你了!经理冷笑着,将文件重重的砸在她的身上,许是其中还夹杂着什么坚硬的物品,疼得厉害。
她抽了口冷气,挂着招牌式笑容:经理,对不起,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
她需要这份工作,清野还等着她拿工资缴医药费。
经理阴阳怪气的嗤笑出声,手指拿着笔在桌面上敲了敲,冷笑道:也不需要有下一次了,直接拿着东西给我——滚吧!
宋七月双手猛地缩紧,骨节分明手指隐隐能感觉在颤抖,她瞪大眼盯着经理,道:经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有一下次!
宋七月使劲咬了咬唇,就差给这人跪下来,这份工作是薪水最多的,她不能丢,否则清野的手术费怎么办?
经理刻薄的嘴脸显示的越发明显,重重的拍了下办公桌道:宋七月,我这可不是开善堂的,赶紧给我滚!
看宋七月还不动,经理直接站起身拨通内线。
经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喂,保安&&
根本没有再给宋七月说话的机会,直接打了电话叫保安。
站在公司门口,她能听到背后有人对着她指指点点的,手指紧紧地端着唯一的盒子,除了这些,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或许是,这个经理早就在她出去前就将东西准备好了,就等她回来辞退她&&
到了破旧的小出租屋中,她看了眼时间,另一份兼职还没有到时间,整个人躺在榻上,说不出有多累。
稍稍闭上眼,宋七月就睡了过去。
自从姐弟俩离开那个家,她生活中心就只有宋清野。
她是被一道雷声惊醒的,翻过身摸了下额头却是满头虚汗,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梦,但心中很是难受。
看了眼时间,居然已经晚上九点。
清野应该等急了!
外面的雨下的有些大,甚至飘进了伞里,这里也没有公交车,她只能步行过去,即便又冷又饿,她也不能抱怨一句。
为了更快到达医院,她也只能抄近路走小道黑巷子。
啪嗒一声。
突地,拐角处像是有东西掉落,碎了一地,她拧了拧眉角,这边有不少的巷子,也不是正规的商品房小区,治安不好,说不定是有小偷混蛋什么的。
就在她要离开时,前方又传出奇怪的响声,心脏不由得猛地收紧,埋头快走,只想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嘶——
她突地抽了口冷气,怒目圆睁:唔!
别出声!
突然出现的男人捂着宋七月的嘴巴,捏着她的手臂,把人猛地一拉,朝角落里滚去。
泥泞和衣服沾到一起,正好墙后又满是青苔味的石头,两人背靠着,顶着骨头生疼,宋七月的头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在腰间。
突地,不远处传出零碎众多的脚步声,快去找!没找到人怎么交代!
几分钟的时间,声音愈发的远,人应该是走了,她动了动身体,哼着,除了被他箍着的地方火热,其他的地方都冷的发颤,男人也反应过来将她松开,低声道:抱歉。
宋七月连忙爬起身,和他保持安全距离,眼神冷冷的盯着他,夜色如幕,看不清他的模样。
只见男人踉跄的站起身,准备离开。
刚走没几步,就见对方身子一歪,直接栽在地上,宋七月拧着眉,她应不应该去管?
这人不用想就是一个大麻烦,更何况清野还在医院等她。
心下一狠,直接朝巷子出口走。

愿你余生被温柔以待免费阅读

咳&&
男人咳嗽出声,宋七月不由得停下脚步,眉角紧拧着转身回来。
喂,你还能不能走?
没有回应,她咬了咬牙,将人架在肩膀,踉跄的带人回到家。
宋七月将灯打开,这才看清楚男人长什么样,他此刻脸色惨白,眼眸紧闭,却依旧掩盖不住菱角分明的五官,碎发已经被打湿,黏在脸上,却不失美感,削唇轻抿着,她想,这个男人若是睁开眼,想必会让人觉得惊艳到极致。
找了套清野的旧衣服,她闭着眼睛慢吞吞的换上,男人身体发热,突地,她手上多了温热的粘稠感,带着浓重的铁锈味。
受伤了?
打开灯就看到男人肩膀上有一处刀伤,正朝外面冒着血,急忙拿来药箱,将伤口消炎包扎完已经是半小时后,人发着高烧,她使劲扳开他的嘴巴喂了退烧药。
我冷&&
男人嘴巴念叨出两个字,宋七月低着头将耳朵凑过去,道:你说什么?
冷。
啊!突地,男人伸出手,将宋七月的手腕紧紧抓住,往自己怀中拽,她吓得不轻,大叫出声,挣扎中却发现人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将她紧紧的抱着。
身体有一股清冷的薄荷味,很是好闻。
这个动作保持了会儿,她看了眼时间,急忙从他身上起来,找来毛毯盖在他身上,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打了伞朝医院的方向跑去。
到了医院,宋清野失了神的眼立刻被温柔眷顾:姐,你今天来晚了。
宋七月像没事人一样,笑眯眯的道:怎么,等急了,还是饿了?
我想你了。
软软的一句话,带着撒娇意味,宋七月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角,道:这是给你买的粥,你试试味道怎么样,还有啊,医生交代过,你要多休息。
等他吃完后,宋七月才安心的回家,雨下的愈发的大,到家中却发现沙发上空荡荡的。
那个男人去哪了?就连换下来放在洗手间的衣服也拿走了,消失的一干二净。
想到之前发生的事,会不会是那些人找上门,将男人给带走的,但房间并没有乱糟糟的痕迹,这个猜想应该可以打消。
这一晚上,她都睡得不踏实,辗转反侧。
一连找了三天的工作,在房地产销售方面却是连连碰壁,而宋清野的医药费&&光做手术就要二十万,再加上术后费用——宋七月咬了咬牙。
嗡——
手机传来一串震动,她猛地拿过手机,上面显示的是个陌生的号码,说不准就是哪家公司:喂,您好。
那边嗤的一声,紧接着便是冷酷嘲讽的声音:宋七月,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没想到还没死啊?
是她!
她死死的抓着手机,尽量让自己声音变得很正常:邱兰芝,你有什么事?
没家教的东西!
听这话,宋七月直接挂断电话,下一秒手机又响起,她想都没想拉了黑名单,邱兰芝不好好当她的高太太给她打电话绝对不会有好事。
两年前邱兰芝登堂入室,让她的亲生父亲高军伟将姐弟俩直接从宋家赶了出来,这两年来,那边的人可都没有关心过他们的死活,现在突然打电话蹊跷的很。
说没有阴谋,谁信?
嗡——一个新的号码拨了过来,宋七月害怕是找她应聘的,立刻接过,还没说话,盛气凌人的声音就传出:这两年来,其他倒没什么长进,你这脾气倒是长进了不少!
宋七月皱了皱眉,很不想和邱兰芝打交道。
对于这女人,她心中只有恨!
宋七月,你再挂电话,你弟就只有死路一条。邱兰芝优雅的笑出声,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般,语气笃定的很,这贱丫头的软肋她可清楚的很。
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宋清野现在的状况,也知道你需要钱。邱兰芝胜券在握,拿着手机站在窗前,字字珠玑:你当姐姐的,如果想救弟弟的话,今天就给我回来,当然,你不回来也可以,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工作,这手术费&&
话没有说话,就将电话掐断。
宋七月在这边气的发抖,这几天找不到工作居然是她从中作梗,竟然还用清野要挟!
不知道邱如兰到底搞什么鬼,她总是要回去看一下,否则指不定还会遭遇什么事。
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家,刚进门就看到邱兰芝坐在沙发上,看到宋七月进来眼角带着讥嘲,可还没说话,高军伟就从楼上走下。
七月,你回来了?
仿佛不可置信,他连忙下楼,伸出手想要拉过宋七月,那急切的眼神就好像是看到最疼爱的女儿,可她很清楚,她不是!
对于宋军伟来说,她和清野只不过是令他恶心的存在!
现在这样假惺惺,就不怕将自己恶心到?
咳!邱兰芝站在旁边咳嗽出声,斜睨着高军伟,再从沙发上站起身,老公,你不是有话要和七月说么,现在她都已经来了,你怎么不说话了?
高军伟对邱兰芝很是宠爱,听她说话立刻就笑弯了眼睛:七月啊,爸是有事和你商量。
高先生,你有话就直说。
宋七月刻意划开界限,看她这么冷淡,他也不在意,走过来,笑眯眯的道:陆家你听说过吧?
她当然听说过,宋氏企业即便是上市公司,但和陆家想比也只不过是个附属品,现在高军伟提到陆家是什么意思&&
陆家的两个儿子你有没有听说过?
她拧着眉角,陆家大少陆唐爵是出了名的商界奇才,而二少则是个私生子,还是个长相奇丑出了名的病秧子,整天要和轮椅为伍的残疾人。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听不到重点,宋七月也不想继续在这浪费时间,高先生,你如果还有一点良心的话,就让你太太别来打扰我和清野的生活。
呵,不知好歹的贱丫头!邱兰芝猛地站起身,扬起手就要给宋七月一巴掌。
或许两年前宋七月还不会反抗,但现在她紧紧的掐住邱兰芝的手腕:宋太太还请好管好自己的手和嘴!
将手收回,即便痛的厉害,邱兰芝也趾高气扬,你想让宋清野动手术,就乖乖的嫁给宋二少!
轰——
宋七月只觉得脑袋突地就炸开,这就是叫她回来的原因?
凭什么?
凭什么要她去嫁给一个根本就没有见过面的男人,没有感情的婚姻,甚至谈不上感情这两个字!
就凭你姓宋。邱兰芝皮肤保养的很好,但此刻她脸上带着森冷的笑,眼角鱼尾纹显露出来,你若是不嫁,宋清野这条命&&

小编点评

宋七月陆景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