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菀江锦上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唐菀江锦上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作者月初姣姣

都市言情420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热门豪门总裁类小说《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文从字顺、十全十美。主角是唐菀江锦上,是由作者“月初姣姣”最新推出的力作,作品主要描述了:唐菀为了唐家的荣耀和江家联姻,偏偏江家的两个儿子都不是好对付的,要么去当后妈,要么年纪轻轻就要守寡,她选择嫁给江锦上,那个传闻中活不过二十八岁的男人,在婚后将她宠上了天…展开全文

热门豪门总裁类小说《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文从字顺、十全十美。主角是唐菀江锦上,是由作者“月初姣姣”最新推出的力作,作品主要描述了:唐菀为了唐家的荣耀和江家联姻,偏偏江家的两个儿子都不是好对付的,要么去当后妈,要么年纪轻轻就要守寡,她选择嫁给江锦上,那个传闻中活不过二十八岁的男人,在婚后将她宠上了天…

免费阅读

  江家来的若是旁人,事情发展不到这份上,偏是江锦上,说话自留三分,看似收着力,可一巴掌抽过去……

  不见血也让能你肉疼心颤。

  不过饶是唐老挽留,他也并未留在唐家吃饭。

  “原本就是和唐老偶遇,来得匆忙,改日再正式登门拜访。”他声线温缓,与长辈说话非常谦恭客气。

  “你执意这么说,那我也不留你,菀菀,帮我送他一下。”

  唐老很欣赏江锦上,居然还知道帮他圆谎,只是这孩子就不能给力点!

  给我活得久一点嘛!

  “那就麻烦唐小姐了。”江锦上并没客气或者拒绝,显然是有话和她说的。

  唐菀点头,送他出门,江家车子就停在门口。

  “有空单独聊几句吗?”

  江家人本就是为了两人婚事而来,他想和自己私聊,说得大抵也是这个,唐菀点头,“那我们找个地方坐下?”

  刚见识过江锦上的厉害,唐菀和他说话都要客气三分。

  “这里我不熟,你安排。”

  “好。”

  “上我的车?”江锦上说话绅士而客气,永远都是问询语气,不会让人觉得丝毫不舒服,“说完话我就送你回来。”

  “谢谢。”唐菀也没拒绝。

  只是江锦上的车与常见的不同,显然是为了照顾他的身体特别订制的,唐菀今天穿了袭长裙,抬手收拢裙子,小心翼翼上了车。

  车厢很大,两人虽然共乘一排,中间却隔了一人距离。

  唐菀低头给自己爷爷发信息,无非是告诉他可能会迟些回家,却不曾想老爷子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喂,爷爷。”唐菀压着声音。

  “我眼神不好,你给我发什么信息啊,这都中午了,你干脆找个餐厅,有什么事边吃边聊。”老爷子嗓门贼大,整个车厢的人都听到了。

  唐菀敷衍说道,“知道了,我很快就回去。”

  “小五人不错,你和他好好处处,晚点回来也行,他第一次来平江,我们平江人热情好客,你好好招待他一下。”

  “……”

  唐老挂电话之前,还特意补充了一句:“人家可是为了你来的。”

  坐在副驾的江家人低头闷笑着,唐老这意思也太明显了。

  唐菀挂了电话,垂着头,那叫一个尴尬。

  江锦上却直接问了句,“我们去哪家餐厅?”

  唐菀:“……”

  她有说要去餐厅?

  不过此时骑虎难下,唐菀只能快速问了下他的口味和喜好,“您有什么特别喜欢,还是不吃的……”

  他身体不好,按理说会有很多忌口的东西。

  “我都可以,你选就行。”

  他这话说完,正副驾驶位的两人面面相觑:

  您说什么都对,您一点都不挑食!

  整个江家都知道,他们家两个人最挑食,一个是五爷,另一个就是家里那个小祖宗。

  只是江锦上的身体不允许他挑食,所以他们家的情况通常都是,某个做大哥的人,一边盯着自家儿子,一边守着自己弟弟。

  他母亲看不过眼,直接说道:“小五,你也是做叔叔的人了?就不能给你侄子做个好榜样?”

  江锦上只是挑眉说了句:“好榜样也需要坏典型衬托,大哥是他父亲,红脸给他做,我做恶人,给他当反面教科书,不是挺好?”

  说着,还把自己小侄子挑出来的胡萝卜丝又夹到了他的碗里。

  “不要学叔叔挑食,叔叔身体不好,就是挑食挑出来的毛病。”

  某个小家伙看着碗里的胡萝卜丝,小脸懵逼。

  当时江家所有人的表情都是:

  无非是不想吃那几口菜,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来?

  然后某人就正大光明开始挑食,美其名曰给侄子树立典型。

  他现在说吃什么都随意,如果这位唐小姐选的餐厅不合他胃口,只怕筷子都不会动一下,场面怕是会难看啊。

  *

  唐菀根本不知道江锦上口味刁钻,选了家自认为不错,口味清淡,环境也好的餐厅。

  车子抵达,由于唐菀坐在内侧,江锦上先下了车,驻足等她。

  这车子是为了江锦上身体特别定制的,车内有许多扶手,甚至还有些精巧设计,总之是方便他的,正常人乘坐,反而会觉得不方便。

  唐菀从里面挪出来,下意识要找个东西扶一下,只是车内结构不同,手指摸了半天,也没找到可攀扶的东西。

  “唐……”江家人知道正常人第一次坐这车,都会这样,刚想帮她一把。

  话没说完,江锦上就开口了,“需要帮忙?”

  唐菀尚未作声,就看到一只手出现在自己面前。

  指甲修整得非常整齐,冷白色,骨节纤细而分明,指节很长,却非常匀称。

  “不用,没关系。”

  唐菀想到唐茉不过喊了他一声五哥,就被斥不配,这人就是长得再好,也不敢轻易对他放肆。

  他客气绅士,自己不能得寸进尺啊。

  唐菀下车小心,江锦上就站在车边,下意识抬手遮了下车顶位置,防止她头碰到……

  “谢谢。”

  一个有颜有身高的男人,绅士又体贴,唐菀瞬间觉得,方才跃动不安的心脏又开始隐隐作祟。

  两人距离算是比较近的。

  他看着身形单薄,可身影笼罩下来,却能将她整个人都笼住。

  身上散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儿,夹杂着一点甘苦的药味,不算刺鼻,糅合他身上干净清爽的味道,意外心动。

  她感觉自己发顶忽然蹭到了他的手心……

  就好似春来的一场惊蛰,她心底倏得狠狠跳了下。

  “慢点儿。”他声音带着点京腔,慵懒随性。

  离得太近。

  虽然两人之间隔了稍许距离,可那声音却好似带了点回声,在她心上砸过一下又一下。

  压迫着心脏,猛烈跳动,生生在她脸上染了一层红。

  胭脂色,娇而俏。

  “谢谢。”唐菀咬唇,这江五爷未免太绅士了吧,就是……

  命短了点。

  ……

  唐菀下车后,道谢就领他往餐厅走,她之前在网上订了位置,服务生领着他们往包厢走。

  “这家餐厅菜色比较清淡,应该适合你的口味。”唐菀笑道介绍。

  江锦上只是点头,并没说任何话,只是忍不住搓了搓手心。

  他只给自家侄子顺过毛,他的头发,剪得短……

  硬得扎手。

  而她的发质太软,从手心蹭过,感觉有些……

  钻心的痒。

  应该很好顺毛吧。

  *

  此时的京城江家,一群人也在围桌吃饭,得知唐菀居然和江锦上单独在外用餐,难免忧心。

  只有某个小家伙认真挑着碗里的胡萝卜,“二叔又不吃人,还能吃了婶婶?”

  众人面面相觑,这要是把人吃了倒好。

  “喊婶婶不合适?”身侧的人提醒,这种称呼被有心人听到利用,可能会惹起不必要的风波。

  他弟弟倒无所谓,京圈都知道他脾气不好,他那点名声也不怕被败坏,只怕毁了人家小姑娘的清誉。

  “难道你想娶她,做我后妈?”小家伙憋着嘴,戳着碗里的米饭。

  离开了母亲这么久,他爸终于想找第二春了?

  那人没作声,只是默默把他挑出来的胡萝卜一股脑儿得倒进了他的碗里。

  小家伙抿了抿嘴,深吸一口气,表情悲壮而沉重。

  渣叔走了,渣爸来了!

  餐厅内

  服务生领着二人进了包厢,唐菀看到屋内陈设,心头狠狠一跳。

  “唐小姐,抱歉,因为您预订得比较迟,只有这种大的包厢了,如果要小包厢,可能需要再等半个小时左右。”

  屋内一张大圆桌,足以容纳十余人,这样的桌子两个人怎么坐?

  “五爷,您看这个……”唐菀还是征求了下某人意见。

  “我都可以,你安排。”

  餐厅外面公共用餐区,人流熙攘,不是谈话的好地方,她咬了咬牙,“那就这间吧。”

  “好的,你们先坐,马上有人给你们上茶,安排点单。”

  唐菀自然让江锦上坐了上首,某人也没客气,只是她自己踟蹰着……

  这种大桌子,紧挨着太亲昵,离远了不方便说话。

  犹豫着,她还是寻了个离他有段距离的位置坐下,因为不熟,气氛难掩尴尬,直至有服务生进门上茶点单。

  “我对这边不熟,你看着点吧,不用点太多,两个人够吃就行。”江锦上将点单平板直接推到了唐菀面前。

  唐菀也没客气,点了个碧螺虾仁,松鼠鳜鱼,樱桃肉和炒时蔬,又加了一道银鱼汤,都是她经常吃觉得味道很好的。

  “您还想吃什么?”唐菀点完菜,礼貌性的又侧头,再度征求他的意见。

  这一转头,四目相接,他正端着茶杯,一边抿着茶水,一边看着她,目光直接,冷白皮,没血色,衬得瞳仁更加漆黑如墨。

  他点着头,“你决定就行。”

  唐菀被他看得呼吸一沉,转头将平板交给工作人员,服务生一出去,包厢气氛转瞬又变得诡异起来。

  “唐小姐,我身体不大好,说话声音可能没那么大。”江锦上摩挲着杯子,打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那意思就是:

  你坐得太远了!

  唐菀只得硬着头皮往他那边挪了两个位置,他仍旧没作声,只是那张冷白皮的脸,寒意料峭,让人难以亲近。

  他就盯着自己,直至两人之间再无空位,才低头抿了口茶,继而抬眼,认真看着她。

  唐菀心跳宛若擂鼓,两人不熟,这样的距离跨越了安全线,男人身上消毒水的味道,浓烈刺激,带着危险信号。

  她余光一闪,感觉到有东西靠近,稍一抬头,就看到江锦上已经伸手过来。

  “五爷?”

  “别动。”他声音温缓,语气却极为强硬。

  她感觉到那双手越过她的脸,从她发顶轻轻拂过,似乎带过了一缕头发,指腹从她头皮轻轻滑过,温软带着细密的热度。

  好似盛夏晴空骤雨,猝然而下,打得人呼吸都乱了。

  “头发有些乱了。”可能是角度问题,唐菀感觉……

  他身影笼罩着自己,就好似被他拥于身影下。

  “唐小姐,你怕我?”

  说话间,江锦上已经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没有。”唐菀随手拢了下头发,他方才拂过的地方,热意残留,徒徒惹人心颤。

  江家人此时正贴墙站着,某人身体不好,家里吩咐,不得离开他超过一米。

  看到他家五爷做了这种动作,瞠目结舌!

  唐菀表现得还算镇定,看不出仓皇紧张,但可以肯定的是,对他们五爷肯定是心存敬畏,刚才在唐家,对那对母女连消带打,那么凶残,这唐小姐也不傻,看他这么偏执乖张,肯定会敬而远之。

  所以他家五爷是在给唐小姐顺毛?

  头发乱了?有吗?

  唐菀理了下头发,刚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就听到身侧传来一道温缓的声音:

  “唐小姐,第一次碰面说这种话,可能有些唐突,你……”

  “想嫁给我吗?”

  “咳——”唐菀大概猜到他会说些什么,只是怎么都想不到他会如此直接。

  刚才还沉浸被顺毛的心悸中,被他这话刺激得,差点被一口茶呛了嗓子。

  一侧的江家人也是互看一面,瞠目结舌:

  我的五爷,虽然说直接点是很好,但是……您这有点太简单粗暴了吧。

  “我们家就兄弟两个人,我哥的情况你大概也清楚,脾气很好,还有个儿子,是个认真负责的好男人;我侄子也乖巧可爱。”

  脾气很好?

  唐菀悻悻笑着,这位江五爷可真会睁眼说瞎话!

  整个商圈谁人不知道,他哥冷傲又古怪。

  据说江家那位小祖宗更不得了,因为母不详,江家人偏疼,实打实的小魔王,挺霸道的,不用想也知道是个难伺候的主。

  不过唐菀还是配合得点头,嘴角扬了扬,挂起商业性微笑。

  您说什么,我就笑笑,不说话。

  “我今年25,没有婚史,无恋爱史没经验,也没任何不良嗜好,不抽烟不酗酒,就是身体不大好。”

  他语气清徐直接,唐菀却总觉得这话听着有那么点不对味儿,她忽然想起一些关于他的传闻,据说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某些方面可能……

  唐菀喝了口茶:一个男人过到这份上,也是可怜。

  其实嫁给江锦上,就是守活寡,熬个两三年,继承他的遗产,有钱,还有江家庇佑,一辈子无忧,其实也不错。

  不过后来,她才知道,传闻这东西,别说一个字了,就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江家人面面相觑:咱们不是来退婚的?

  这番自我介绍,怎么那么像是来相亲的啊!

  *

  此时的江家已经吃完中饭,江夫人还在叹息,“我估计吃完这顿饭,这到嘴的媳妇儿也得飞了。”

  “那姑娘看着不傻,远离小五是好事。”某个做大哥的人,略微挑眉。

  某个小家伙刚哼哼唧唧吃完胡萝卜,“就算不嫁给二叔,人家也不一定嫁给你啊。”

  用二叔的来说:

  你也就是个带着拖油瓶的中年怪男人。

  看不上二叔,人家看得上你吗?

  某人只是瞥了眼自己儿子,“你今天中午吃得不多,没胃口?”

  “没有啊。”那么难吃的胡萝卜,怎么可能有食欲。

  “听说缺乏维生素b,会引起食欲不振,明天继续吃胡萝卜,补充维生素。”

  “……”

  渣爸还不如渣叔!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