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先生的孔雀不开屏气垫儿大结局

祁先生的孔雀不开屏气垫儿大结局

作者气垫儿

都市言情256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祁先生的孔雀不开屏》是气垫儿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母胎solo二十年的时然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动员大会给她带来了人生第一朵桃花,桃花很拽,拽到冒泡,像极了隔壁大妈家整天戴着大金链子的二哈,可这二哈日日在她眼前晃悠,一不小心就晃进了她心里,再也出不来了....展开全文

《祁先生的孔雀不开屏》是气垫儿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母胎solo二十年的时然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动员大会给她带来了人生第一朵桃花,桃花很拽,拽到冒泡,像极了隔壁大妈家整天戴着大金链子的二哈,可这二哈日日在她眼前晃悠,一不小心就晃进了她心里,再也出不来了....

免费阅读

  “你资料上写的不是今天。”

  “什么?”反应了一会。时然转过弯来,说的是她的生日啊,“资料上写的是阳历生日,今天是阴历生日,没事,本来知道的人也不多。”

  “那这个是谁送的。”祁阳眼神示意她手里的那个礼盒。

  解释还不如不解释,这下子又给自己挖了个坑。其实时然挺好奇的,这种级别的大佬都这么爱打听别人隐私的吗?

  答案当然是:不。

  时然扬了扬手里的盒子,有点不情愿地说:“朋友。”

  祁阳紧接着说:“什么朋友?”

  既然说知道的人不多,那这个朋友肯定非同一般,要是女的那就罢了,要是男的……嗯……是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大佬自己暗自猜测,不知道该说什么,猜的也八九不离十。

  时然被他问的有点上头,连带着语气也有点急,“这和你没关系吧,学长,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说完,时然把手里的银行卡往祁阳怀里一塞,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看看手里的银行卡,又看看时然愤愤离去的背影,祁阳有点不知所措,他没想惹她生气的啊,他不是故意刨根问底的,男人嘛,总是对未知的事情抱着敌对态度,尤其是比他更占某种优势的人。

  ——

  时然没有回宿舍,她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来思考一下。推开自习室的门,她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看着窗外来往的人,她觉得自己有点好笑,明明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却又下意识的靠着窗,还有很多更不容易被打扰的位置空着,可她就是不喜欢边边角角的位置,她觉得压抑、难受、喘不过气。

  一点一点拆开包装的纸袋,露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正中间有一个金色的按钮,摁下去,盒子应声而开,里面嵌着的是一枚小小的钻戒。尺寸不大,时然试了一个遍,只剩下了无名指,她无奈的笑了下,心道:这人,当真了啊。

  盒子里面还有一行字,是被人一点一点描上去的:我能娶你吗,my devotion。

  时然心里五味杂陈。

  江钰这个人,在她14岁的时候不打一声招呼闯进她的生活,以保护者的姿态陪了她整整三年,而她从他身上什么都没学会,最后也没打一声招呼退了场。也难为他,明明知道她的联系方式,却也忍住了没来找她,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只有按时到达的生日礼物提醒她:他还记得她。

  她想:今年,江钰该来了吧。

  思考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时然自认为不是个伤春悲秋的人,可这一坐也是到了下午。肚子饿得咕咕叫,时然才记起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翻翻手机联系人,她才发现自己的圈子简直小的可怜,连个能陪自己吃饭的人都没有。今天周日——时闻不上课吧,她拨通了时闻的电话,一阵忙音过后显示: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时然刚想吐槽一下,时闻的微信头像就闪了闪,

  【我在洗澡】

  【记得回家吃饭。】

  她突然觉得,这个弟弟简直就是人间天使,当即回道:

  【我想吃糖醋排骨、红烧肉、时令蔬菜、粉蒸肉……】

  【自己点外卖,谢谢合作。】

  时然撇撇嘴,好吧,她错了,他还是那个人间小白莲。

  其实自从时闻爸妈走了以后,姐弟俩过了一段时间的外卖生活,终于熬不住了,找了个阿姨来照顾他们俩,出了事情以后,他们搬来了S市,剩下的积蓄不足以让他们再请个阿姨,所以姐弟俩又过上了外卖生活。他们不是没想过自己做,可是时然天赋有限,做出来的只能充饥,时闻倒是有点天赋,可他被时然娇养坏了,比古时候的大小姐还要娇气,做个饭全凭心情,所幸,“小公主”心情一直不错。

  ——

  时然回到家就闻到一股饭香味儿,转身就看见时闻蜷着腿窝在沙发上,冲她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哟呵,今天心情不错啊!”时然一看桌子就知道是时闻自己做的,所有的菜颜色漂亮、少油少盐,总而言之就是健康。

  时闻动了一下,却还是没打算站起来,敷衍的笑了笑“要不是看在你过生日的份上,我才不逃课回来给你做饭呢。”

  时然拿着肉丝的手呆滞了一秒,一百辆大卡车从内心呼啸而过,怎么办,弟弟有点傻可以退货吗?

  时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挠挠头站起来走到餐桌旁,一副乖宝宝的姿势坐下,不要脸的仰着头睁大眼看着时然,弱弱的叫了一声:“姐~”

  叹了口气,时然劝自己:没事,小兔崽子是为了你才逃课,多么伟大的姐弟亲情啊!不要生气,淡定……

  片刻后

  “时闻,你个小兔崽子敢逃课,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时然手里拿着两根筷子戳着时闻的鸟窝头,“今天你就给我顶着筷子吃饭,筷子要是掉了,你就趁早给我滚回学校。”

  “好嘞”时闻接过她手里的筷子,轻车熟路的别到耳后,要不是颜值摆在那儿,就和街头染着红毛绿毛的非主流一样了。

  时然也没有多生气,完全就是走个过场,毕竟小时候她也逃课,不过当时有人管着,现在时闻得要她管着,不过好在,时闻学习好不爱惹事,还算省心。

  这种评价不知道让市一中的学生听到了是什么感想。

  两个人不闹了,坐下来好好吃饭,快吃完的时候时闻回了趟房间,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张A4纸,时然以为是某个大赛的获奖证书,拿到手里一看,赫然几个大字:处分通知。

  时然拿着纸的手忍不住地发抖,后槽牙咬得有点疼“你确定是回来给我庆生的?”

  时闻抬手抽走她手里的通知,淡然地说:“嗯,这是最主要的原因……”

  “还有别的原因?”时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有啊,这个”时闻敲了两下桌子上的纸,“啊,还有江钰哥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下个月过来。”生着气的时然一下就愣住了,过了好大一会才说:“他给你打电话了?”

  “嗯,一开始我还不敢相信呢,不过姐,你说江钰哥是来看我的还是看你的?”

  时然看着他眨巴的大眼,恨不得一拳打过去,但理智总是能让她放弃残害生命的念头,她嗤笑一声,上下打量着说:“看你?你有什么?”

  时闻靠在椅子上,大爷似的,“江钰哥和我一起住了三年。”

  临了,还比了个“你行吗”的手势。

  送走了时闻,时然已经不想再折腾回学校了,先是把自己收拾完,又给汤雨去了条微信告诉她今天不回去了,做完这些,自己重重的摔倒床上。

  时然怕硬,给自己的床放了三层软垫,怎么摔都不疼。时闻当时还笑话她是不是做梦自己变成豌豆公主了,梦醒了,发现没有王子,就把自己宠成公主。她不记得当时说了什么,却记得时闻第二天就买了个王冠送她。

  她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其实一开始时然相中的是个很简单的白炽灯,都是时闻非说小公主的房间都用这种灯,时然当时真以为这弟弟被她养废了,男儿身,公主心。结果买回来之后他死活不要,还把时然那个给抢走了,现在想想,她这个弟弟真是别扭的很。

  时然盯着它的时间有点长,眼睛酸胀的厉害,不知道怎么的她感觉水晶灯一点都不通透了,模模糊糊的,看的一点也不真切。眨巴了下眼,那种酸涩感暂时消失了,好像有眼泪出来了,时然抬手抹了一下,小声骂了句“没出息”

  “Will you I've been awake for a while……”

  来电页面上跳动着“祁阳”两字,时然有点犹豫,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祁阳。

  手指空悬在“接听”按钮两厘米前,画着圆圈,一遍、两遍、三遍……铃声越来越响,手机震动得越来越厉害,举了半天的胳膊也泛上了阵阵酸痛感。

  时然有些出神,她想:祁阳那种天之骄子是不会主动给人道歉的,指不定在那边预备好了怎么挖苦我呢,接了就是示弱,不接才是女战士的风格。说服了自己,她把手指移到了“挂断”键,没来得及按下,页面就闪退了回去恢复到锁屏界面,大大的热气球上面站着穿红衣的小人儿,只不过现在被“未知来电”的通知遮盖住了。

  空中的手指悬停在那儿,显得有些可笑。

  时然握紧了手,白白软软的手成了个秀气十足的小拳头,然后猛地一张开,“啪”时然自己配了个音,轻轻软软的开口:“给自己放个烟花,缓解尴尬。”

  点开手机的视频软件,时然播了个最近大热的古装剧《还朝》,里面的女主孟诗说起来还能和时然扯上点关系,孟诗也是S大表演系毕业的,比时然大了三级,相当于时然一进校,这姐姐就毕业了,更巧的是孟诗和时然的指导老师是同一个人——李念青。

  看着这个素未谋面的师姐,时然暗中吐槽了好几回:这人,不念旧情,不会选片,演技也越来越烂。

  不到二十分钟,时然就看不下去了,

  什么东西?

  辣眼睛!

  差评!

  准备关手机睡觉的时候,“叮咚”一声手机又来了推送:网曝歌王许晨安新歌MV女主正在筹备全国海选,你,有戏了!

  时然嗤笑一声,这种乱七八糟的小网站真是什么都敢说,且不论海选是不是真的,就许晨安这样的,能被称为歌王?

  许晨安是这两年出道的,签了个业内比较有名的唱片公司,就光看那张脸时然也是没话说的,一双鹿眼清澈见底好像藏不住任何一丝污垢,满身的少年气息,干净的过分;可要评价他的唱功,就得借鉴著名音乐点评家王清的那句话“他的诗朗诵不错。”

  歌手身份出道的人,被贴上“诗朗诵”这样的名号,大多数公司都会站出来发声的,可许晨安的万千粉丝极其慷慨的帮了这个忙,拿出了百万雄师的气势,一个个不顾黑夜白天化身键盘侠攻占了王清的微博,没撑过三天,微博热搜第一:王清退出微博界的老艺术家。

  这件事过后,许晨安本人也没做出任何解释,大家也只能竖起大拇指,“真厉害!”

  时然对许晨安这些瓜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不过那个女主角要是真的倒是个不错的机会。

  ——

  日子忙忙碌碌,不好的事也会被抛在脑后,距离上次和祁阳吵架两人已经有小半个月没见过了,闲下来的时候时然才发现,S大原来这么大,想偶遇一个人真的很难。

  许是身在此山中,不明此山事,时然这段时间心情不能说不好,只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最近她做事都提不起精神,最有发言权的当然是汤雨。

  汤雨托着下巴,歪着身子看她“哎,要不然,你就给人家打个电话呗。”

  时然“……”

  汤雨继续道:“你要是拉不下来面子,我帮你打。”说着抢走了时然手里的手机。

  “你打吧,”时然以同样的姿势回看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本来激情澎湃的汤雨突然觉得后背一凉,空出来一只手,扶着她的圆框眼镜说:“你有阴谋。”

  “对,我有天大的阴谋在等着你,‘真相帝’,”

  “行行行,还给你,我可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那种人。”

  结果,时然没拿住递过来的手机,汤雨又急着抓住它,慌乱之中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手点住了“呼叫”,更要命的是手机听筒传出了一声要命的男声:“有事?”

  时然已经呆住了,汤雨脑子一热“啊”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

  祁阳看着显示“通话结束”的页面,脸上呆滞了一瞬,什么意思?给他打了电话叫一嗓子就挂掉,是拿他当消遣呢?

  大佬脸色不好,底下等着开会的人就有了可猜测的瓜,

  吃瓜一号:“阳哥咋了,第一次开会接电话啊”

  吃瓜二号:“据哥们看啊,绝对是失恋”

  吃瓜三号:“你可拉倒吧,阳哥是什么性向,你不知道吗?”

  吃瓜二号:“就贴吧上那有的没的,你们也信?”

  吃瓜四号:“算了吧,撑死就是论文没写好。”

  众人:“……”

  大佬论文写不好,我们是不是得滚回去重新改造。

  “好了”胡聪在一旁听了好久,以压倒性的嗓门结束了他们的争论,神神秘秘地说“给你们指条明路,表演系那系花,时然知道吧,给你阳哥看好了,就是大功一件。”

  “表演系?系花?阳哥不是说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花瓶吗?”

  胡聪跑过去对着他脑袋来了一下,“真是,贴吧上自己看去,新换的。”

  “那这么说,咱阳哥喜欢人家,还没追上。”

  “对。”胡聪说。

  吃瓜二号一拍胸脯,“这种小事,交给我,绝对没问题。”

  众人起哄道:“成啊,斌哥,看你的了。”

  沉浸在生气中的祁阳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姑娘就这样被胡聪卖了。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