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最新完结

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最新完结

作者梦千航

科幻穿越265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梦千航的小说《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言简意赅、远见卓识,主角是秋兰珊,小说章节预览:恶毒女配秋兰珊意外死亡,为了维护世界的正常秩序,系统招募同名同姓女主秋兰珊穿越过来继续任务,没想到这一举动反而打乱了整个世界的秩序,男主爱上秋兰珊,女主把秋兰珊当妹妹,总的来说就是恶毒女配变成全民小可爱,被各种大佬宠的故事!展开全文

梦千航的小说《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言简意赅、远见卓识,主角是秋兰珊,小说章节预览:恶毒女配秋兰珊意外死亡,为了维护世界的正常秩序,系统招募同名同姓女主秋兰珊穿越过来继续任务,没想到这一举动反而打乱了整个世界的秩序,男主爱上秋兰珊,女主把秋兰珊当妹妹,总的来说就是恶毒女配变成全民小可爱,被各种大佬宠的故事!

免费阅读

  系统当然没有回应。

  秋兰珊感受着车内这与以往不一样的气氛,即使心里写满了问号也得硬着头皮装逼,第一次感觉去学校的这条道路无比漫长。

  终于,轿车在新晨高中门前停下,秋兰珊在心里重重地舒了口气。

  隐隐约约的,她觉得此时的剧情不对,但是系统给她的剧情本来就乱七八糟,全都是片段式的,她好多剧情对不上来也很正常,而且系统还在沉睡,那应该就意味着没有问题吧?

  要是主要剧情被改动,系统肯定会清醒起来吧?也就是说,哪怕现在出现了一点小偏差,反正不影响大局,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在心里暗暗安慰了自己一番,秋兰珊的心情稍微好了那么一丢丢。

  谢衣衣抱着秋兰珊的胳膊,有些得意地看了谢斐然一眼,这个动作是谢斐然这辈子都不能做的,就凭他还想要取代她的位置?做梦!

  性别就已经将他排除在外!

  不过……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秋兰珊跟她疏远了不少。

  谢衣衣抿起唇来,试探地开口道:“兰兰,新华街那边开了家密室游戏,据说比以前那些家都好,效果特别给力,场景布置也非常好,放学要不要去试试?”

  以前秋兰珊十分喜欢这种密室逃脱游戏,据说是和赵白叶第一次出去“约会”的时候,就是去的这种地方,所以秋兰珊对这种地方向来是来者不拒的。

  秋兰珊回神,就听到谢衣衣的问话,她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少做少错,从家里窝着不见人等着剧情开启最好了,要都像昨天一样加戏,那她头发都要掉光了。

  “我不去了。”秋兰珊摇了摇头,继续把赵白叶搬出来当理由,“我要好好学习,让叶哥哥对我刮目相看。”

  秋兰珊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羞涩,她难得有些娇滴滴地说道:“……叶哥哥说他喜欢成绩好的女孩子。”

  “那么我成绩好,他会不会就喜欢我了?”

  “你说呢,衣衣?”

  谢衣衣心底一沉,面上还是笑的温柔,“我们兰兰那么好,他当然会喜欢我们兰兰了。”

  秋兰珊的理由听起来完美无缺,但是谢衣衣总觉得这是个借口。

  以往,因为有共同的“敌人”谢斐然,谢衣衣和秋兰珊天然一个联盟,感情好的不得了,起码表面上是这样。

  而且秋兰珊骄纵霸道,又总是觉得其他姑娘在觊觎她的叶哥哥,所以她能称上朋友的根本没有几个,少数那几个也都抱着其他心思,就衬得秋兰珊和谢衣衣更好了。

  大部分情况下,秋兰珊根本不会拒绝谢衣衣的请求,尤其是那些请求是在为秋兰珊“考虑”的情况下。

  但是现在……

  谢衣衣抿起唇,从昨天回来,秋兰珊都已经拒绝她好几次了,放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谢衣衣现在,突然明白了古代宠臣突然被皇帝疏远是怎么样的心情了,那种焦虑不安怀疑恐慌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

  ——尤其是身边还有一群不要脸的跃跃试试地想要取代她地位的情况下!

  谢衣衣扭头,恶狠狠地瞪了谢斐然一眼,然后视线后移,正好撞到赵白叶的眼神,眼睛里的恶意登时化成了惊愕,她想要遮掩,但是也来不及了,那看向谢斐然的凶狠和满目的恶意让赵白叶看了个正着!

  赵白叶本来是看到谢斐然,想要上前打声招呼,结果靠近过来,才发现秋兰珊也在。

  因为昨天秋兰珊的哭诉,赵白叶本来就觉得愧疚,看到秋兰珊的时候心尖一跳,下意识地躲在后面,然后就听到了秋兰珊那几句话,心里就更愧疚了,更不敢露面了。

  赵白叶都考虑绕条路跟他们错开了,但是偏偏迈不动脚,就这几秒,正好撞到谢衣衣望向谢斐然那满目的恶意。

  赵白叶整个人都惊了。

  谢衣衣不是谢哥的亲姐姐吗?为什么谢衣衣会用那种恶意满满的眼神看谢哥?难道……难道讨厌谢哥的是谢衣衣,秋兰珊只是被她利用了?!

  赵白叶越想越觉得这个理论成立。

  谢斐然是他好兄弟,秋兰珊又非常喜欢他,那秋兰珊为什么要难为他兄弟?这不是摆明着让他讨厌她吗?只要是个正常人,就做不出这种事来。

  秋兰珊又不是个傻子,干什么平白无故地去折腾心上人的好兄弟?而如果是谢衣衣蹿腾的话,就可以理解了。

  毕竟秋兰珊这小傻子重义气,对谢衣衣有多好长眼睛的都看得到,因为谢衣衣不喜欢谢斐然而去折腾谢斐然,这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啊。

  想到这,赵白叶只感觉茅塞顿开。

  登时,一股悔意和愧疚就涌上赵白叶的心尖,这么多年他都没有注意到这些曲曲折折的内情,他到底是多傻?如果他能早发现这一点,谢哥和兰兰说不定会成为好朋友呢!

  赵白叶都没有注意到,此时他对秋兰珊的称呼都变成了兰兰,那个自他小学后就没有再用过的称呼,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回来了。

  赵白叶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才行。

  他得让兰兰认识到谢衣衣的真面目,不能让兰兰继续被谢衣衣利用!

  赵白叶只感觉一股热血直涌天灵盖,想也不想的就大步上前,叫道:“——兰兰!”

  那一刻,秋兰珊只感觉自己幻听了。

  赵白叶一只手搭在秋兰珊的肩膀上,努力挤出了个笑容,强压下自己落荒而逃的念头,有些磕磕巴巴地说道:“兰兰,好巧。”

  秋兰珊在心里打了一万个省略号,面上还得做出一副惊喜的模样,说道:“叶哥哥!”

  看到秋兰珊惊喜的模样,赵白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眼眸里就带出了几分愧疚,他没怎么心平气和地跟秋兰珊说过话,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有些狼狈地从书包里拿出一盒牛奶来,递给秋兰珊道:“给你。”

  秋兰珊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兄弟你在搞什么?

  你忘了你面前的这个是你最厌恶的恶毒女配了吗?!!

  秋兰珊即使满肚子问号,但是为了人设,也不得不做出一副惊喜的要落泪的模样,如获至宝般握住了那盒牛奶,情深意切道:“……叶哥哥!”

  叫的秋兰珊身上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秋兰珊觉得自己演技天赋真不错,这才短短几天啊,就能稳住原主人设了,等以后回去还可以进军一下演技圈,毕竟她可是享受过真人扮演的女人啊。

  赵白叶看着秋兰珊这么激动的模样,心底更愧疚了。

  看着赵白叶眼底的愧疚,秋兰珊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不会是昨天上午她演的太真,直接将他的态度弄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吧?

  天地良心,她那时候只希望赵白叶少往她眼前跑,这样她也可以少扮出这么一副深情小白莲的模样。

  毕竟,赵白叶虽然是个矜贵骄傲的小少爷,但是赵家的教育和家风也是不错的,要不然他也不可能跟谢斐然做好兄弟,只要让赵白叶认识到不能给她留念想,要赵白叶一直躲她躲的远远的。

  可是现在……

  ……昨天用力过猛了怎么办?!

  秋兰珊无语问苍天,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赵白叶看秋兰珊这激动的要落泪的模样,心里更愧疚了。

  ——他以前对秋兰珊是有多坏?

  ——哪怕是顾忌着两家的感情,还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他也不应该这样啊!

  谢斐然看着赵白叶落在秋兰珊肩膀上的手,缓缓眯起了眼睛。

  赵白叶下意识地搓了搓自己放在秋兰珊肩膀上的手,茫然地抬头看了看天空,

  ——变天了?没有啊……

  ——那怎么突然这么冷?

  新晨高中的前身是晨光中学,一所贵族学校,在战乱年代非常有名,后来整改,与一所公立学校合并,而成了现在的新晨高中,当然也是一所公立学校。

  但是新晨高中也确实保留了一些贵族学校的习惯,学校占地面积大,设施完善,附带一些公立学校不常见的豪华设施,如室内游泳馆等,所以有钱人都喜欢将子女送到这所学校,就光秋兰珊所在的高二一班,就有几个和秋家不相上下的家族的子女,班里倒是有几个不同的小团体。

  不过这时候,倒是看出班霸的威力,即使那些人看到她和赵白叶走在一起,眼里露出或不屑或轻蔑或不自量力的眼神,也没有人真的上来言语挑衅她。

  别人没有上来挑衅的意思,秋兰珊自然不会主动挑事,毕竟她还未必能演好原主的班霸之气……

  很快,自习铃声响了起来,秋兰珊拿出英语课本,认认真真地背单词。

  赵白叶看着秋兰珊认认真真背单词的模样,想到路上听到的那些话,心里蛮不是滋味的。

  “喂,兄弟,”赵白叶的同桌廖心宇撞了撞他的胳膊,小声道,“你这么盯着秋兰珊干什么?你今天还和秋兰珊一起来的,竟然没吵起来,看起来还挺和谐的,喂,兄弟,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了秋兰珊吧?”

  赵白叶下意识地反驳道:“我才没有,我只是……”

  只是什么,赵白叶也说不上来,他郁闷地拿出英语笔记,开始背诵。

  只是背着背着,他模模糊糊地想道,秋兰珊向来不喜欢记笔记,所以自己要不要送她一份?

  ……毕竟,她可是为了他才好好学习的啊。

  赵白叶翻看自己的笔记,完全没有看到前面两个姑娘在听到他的否定之后,那僵直的脊背慢慢松懈了下来。

  两个面容姣好的姑娘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不屑。

  ——秋兰珊那种人,怎么配得上赵白叶?

  一节早自习,赵白叶频频出神,不时看向秋兰珊,而秋兰珊一直都在认真地背单词,根本察觉不到他的视线。

  ……她说要好好学习,果然是认真的啊。

  ……还是为了他。

  赵白叶心里复杂,连廖心宇叫他都没有听到,廖心宇顺着赵白叶的目光看过去,不由微微皱了皱眉,

  ——难道叶子还真喜欢上了秋兰珊?

  背了整整一个早自习的英语单词,秋兰珊只感觉自己要虚脱了,从桌上趴了好一会儿,连谢衣衣邀请她去洗手间都拒绝了,只是晃晃杯子才发现自己的水都喝完了,拿着水杯去水房打水。

  看到秋兰珊拿着杯子出了教室,赵白叶也下意识地拿着杯子出了教室,廖心宇扬了扬眉,果断地拿着杯子追了上去。

  赵白叶和秋兰珊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廖心宇见他的模样,打趣道:“兄弟,你知道你现在这叫什么吗?”

  不等赵白叶回答,廖心宇凑近他,小声道:“变/态/跟/踪/狂。”

  赵白叶恼羞成怒道:“……滚!”

  秋兰珊的脚步一顿,她刚刚似乎听到了赵白叶的声音。

  忍住了回头看的欲/望,秋兰珊一脚踏入水房。

  水房里就几个姑娘,此时正快乐地谈论着什么,连秋兰珊出现在水房门口都没有看一眼。

  “秋兰珊真是不知廉耻,赵白叶那么讨厌她,她还往人家身边凑,我都替赵白叶心烦。”

  “谁不知道赵白叶最讨厌的就是秋兰珊,也就秋兰珊,没脸没皮,巴着不放。”

  “赵白叶也是真的倒霉,这么一个狗皮膏药就是甩不掉了。”

  “秋兰珊也不拿面镜子看看自己长得那样,除了有个好爹,她哪里配得上赵白叶?骄纵任性,霸道蠢笨,还喜欢欺负人,放古代,就一纨绔子弟,让全家蒙羞的那种!”

  几个姑娘说着就笑了起来。

  秋兰珊眼睛都亮了,她在心里默默跟这几个姑娘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啪啪”鼓起了掌。

  ——这是个机会啊!

  赵白叶很可能跟着她一起出来了,只要她再在他面前上演一出刁蛮骄纵霸道任性的戏码,把他的厌恶勾回来,一切就回归正轨了!

  而且就拿原主的性子来说,也不是那种听到有人议论自己,还能忍下这口气的主啊!

  秋兰珊的动作吸引了其他几个姑娘的注意,一看到是她,当即有几个姑娘脸色都有些发白。

  “说得好啊,怎么不继续说了?”

  秋兰珊学着原主的样子,冷笑着扫过她们,冷冷道:“我认识你们吗?”

  “我欺负过你们吗?”

  “我打过你们吗?”

  “我骂过你们吗?”

  秋兰珊一步步向前,几个姑娘一步步后退,秋兰珊慢吞吞道:“真可惜,都没有。”

  “我要是不做点什么,怎么对得起你们的评价?”

  说是迟那是快,秋兰珊一个健步上前,直接抓住了刚刚那个说她是纨绔子弟的姑娘,然后一个转身,就把那姑娘摁墙上了。

  “知道什么是纨绔子弟吗?”秋兰珊捏了捏那姑娘的脸颊,心里说了好几句抱歉,但是按照原主的性格,不做点什么是不可能的,她已经选择伤害最小的方式了!

  “你——!”那姑娘气的脸都红了,“快放开我!”

  “放开?”秋兰珊挑起那姑娘的下巴,学着那些古装剧的炮灰们笑道,声音低低的,有一种莫名的低沉,“小/妞,给爷笑一个,笑得好了,爷重重有赏。”

  够不够纨绔!够不够坏!够不够让人生厌!

  所以快来阻止我!快来骂死我啊!

  想到古装剧里那些当街调.戏姑娘的炮灰,那模样格外让人厌恶,如今她起码学了个七八成,怎么也得被人恨个半死吧?

  秋兰珊十分激动。

  但是她忘了一点,那些炮灰之所以让人生厌,是因为他们长得丑,所以看起来极为猥/琐。

  而如果是英俊的男主,哪怕再怎么调/戏姑娘,也会让人觉得撩。

  而秋兰珊,恰恰长了一张极为不错的脸。

  更重要的是,她还是个女生。

  姑娘调/戏姑娘,那能叫调/戏吗?

  尤其是当下,她学习那些古装剧的炮灰,更带出几分中性的气质,一双眼睛因为激动熠熠生辉,低低的声音带着几分缱绻,呼吸间的气息都喷在那姑娘的脖颈处,脸上还有些浅浅的红晕,更是衬得一张脸面若桃花。

  那姑娘的脸更红了。

  她有些恍惚地想道,这秋兰珊,好像还挺好看的……

  而秋兰珊不知道的是,躲在门口看到这一幕的赵白叶,脸也红了。

  廖心宇和赵白叶一直跟在秋兰珊身后,那些姑娘的话一句没落的听到了,赵白叶的脸微微一变,在她们眼里,他就那么讨厌秋兰珊吗?

  是,他是不喜欢秋兰珊粘着他,一点私人空间也不给他;是,他是不喜欢秋兰珊总是防贼一样看着他身边的姑娘,随便一个姑娘就能触碰秋兰珊敏.感的神经,让她跟他大吵大闹;

  他确实是不喜欢秋兰珊,但是他真的没有那么讨厌她。

  “这些小姑娘们胆子够大的啊,”廖心宇摸着下巴,很感兴趣地说道,“私底下说秋兰珊坏话也就算了,还正好被秋兰珊撞到了,秋兰珊能饶的了她们?”

  说着,廖心宇撞了撞赵白叶,笑眯眯地说道:“要不要去英雄救美?秋兰珊可不是什么好性子,当然,对着你例外。”

  赵白叶抿了抿唇,心里有些矛盾。

  他确实不喜欢秋兰珊飞扬跋扈的模样,他们以前也总因为这样的事吵架,他也制止过好多次秋兰珊欺负同学,但是这一次,他竟然有些不想管。

  ……是她们先从背后说秋兰珊不好的。

  但是……

  赵白叶紧紧地抿起唇,就在他犹豫的时候,秋兰珊动了。

  廖心宇发出小小的惊呼声,故意道:“秋兰珊这是气狠了?大小姐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容易消下去的,更何况还有人嘲讽大小姐丑,你要是不管,大小姐能活活撕了她。”

  赵白叶脚步一动。

  廖心宇目光微沉。

  但是出乎赵白叶和廖心宇意料的是,大小姐根本没动手,流/血事件根本没有发生!

  廖心宇愣愣地看着秋兰珊将那姑娘怼到墙上,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然后扭头一看,发现赵白叶的脸也出现了红晕。

  廖心宇:“……”

  喂,兄弟,你脸红个什么劲?

  秋兰珊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等到赵白叶过来制止,这戏实在是演不下去了,只能在其他姑娘手忙脚乱过来推开她的时候,翩翩然离开。

  “知道什么是纨绔子弟了吗?”秋兰珊嗤笑一声,嘲讽地看着几个姑娘,“人丑就要多读书,别随便扯个词就用,懂?”

  “你——!”有个姑娘气急败坏地开口,秋兰珊抬了抬下巴,矜贵道,“我什么?”

  那个姑娘很快被她朋友拽了过去,秋兰珊轻蔑地看了她一眼,镇定自若地接水,然后扬长而去。

  廖心宇在秋兰珊接好水的那一刹那,直接拽着赵白叶拐到另一边走廊,避免了和秋兰珊直接打交道。

  秋兰珊带着那一壶水,有些难过,她那么努力演了一出好戏,本来以为能让一切回归正轨,结果赵白叶竟然不在!

  这也太难了吧。

  秋兰珊懊恼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告诫自己下一次绝对不可以再在赵白叶面前瞎搞了,万一这家伙真的对她愧疚万分,还怎么都掰不过来,那她岂不是得学女主全方面跟/踪他才能让一切回到正轨?

  秋兰珊打了个寒颤。

  秋兰珊走后,水房几个姑娘立刻将刚刚那个被秋兰珊怼到墙上的姑娘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地问道:“灵灵,你没事吧?”

  “灵灵,你别在乎这件事,大家都知道秋兰珊不是什么好东西。”

  “灵灵,要不我们告诉老师?”

  “灵灵,你别难过,我们有办法去报复秋兰珊,一会儿我们把这件事告诉赵白叶!”

  廖心宇看了看被提及到的当事人,就被赵白叶那阴郁的表情镇住了。

  ——真生气了?

  吴青灵回过神来,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实际上其他人说什么她都没有听进去。

  脑海中还有着秋兰珊那个笑。

  其实秋兰珊,真的挺好看的……

  赵白叶就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廖心宇拉都没拉住,望着赵白叶的背影,廖心宇“啧”了一声,

  ——都这样了还说自己不喜欢?

  不过这秋兰珊也够厉害的啊,这才短短几天,怎么就让赵白叶的态度发生了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