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前文修叶泽全文最新

黎明之前文修叶泽全文最新

作者草草如非

恐怖悬疑315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以文修和叶泽展开故事情节的都市悬疑作品《黎明之前》是由作家草草如非所著,小说讲的是探长文修在为一次扑朔迷离的自杀案绞尽脑汁,殊不知其实背后有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他,那文修是用怎样的方式度过黎明还未来到的无尽黑暗?而后出现的真假文修又暗藏何谜团......展开全文

以文修和叶泽展开故事情节的都市悬疑作品《黎明之前》是由作家草草如非所著,小说讲的是探长文修在为一次扑朔迷离的自杀案绞尽脑汁,殊不知其实背后有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他,那文修是用怎样的方式度过黎明还未来到的无尽黑暗?而后出现的真假文修又暗藏何谜团......

免费阅读

  文修缓缓的合上了关于SS街1103自杀案的卷宗,不由的深深的叹了口气,距离11月08日还有最后10天的时间,不排除下次还会有人死在1103号,可是到目前为止,他却对整个案子没有丝毫的头绪。

  四个死者,没有相同的社会关系网、没有相同的成长经历、最近十年没有相同的交易记录。最重要的是,上吊死去的四个人的社会成分分别是饭店服务员、学生和一个无业游民,这显然也没有什么共同的联系,那为什么他们偏偏都要去这SS街1103号自杀呢?

  “文队长,吃饭了”

  文修闷闷的嗯了一声就当做是回应了,不用抬头也知道,这个时候能给文修送饭的也只剩下新来的大学实习生陈晨了,这段时间一直都是文修在带他,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文队,都快12点了,您还在研究1103的案子呢,有什么新发现么?”

  接过了陈晨递过来的盒饭,文修叹了口气道:“别的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一定不是自杀。”

  “不是自杀?局里不是已经给出验尸报告了么…更何况,他们每个人都写了遗书表明自己的自杀理由是厌世,而且笔迹也鉴定过了确实…”

  “对,这就是问题的关键!!!遗书,遗书,你看看这些遗书!!!”文修将手中的证物袋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面“谁会在临死之前写出这么多字迹工整的遗书!!!还有,你怎么解释,最后死的那个男人身上的淤伤,那个人身前一定遭受过非人的待遇,但是屋内并没有打斗的痕迹,这也就说明了,SS街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叮铃铃……叮铃铃

  “喂——哪位?”文修没好气的接起了电话

  “鬼才相信他们是自杀的,对吧,文大探长,嘿嘿嘿~”一个电子合成的声音。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给你个机会,11月7号,SS街1103号见——嘟嘟嘟…”

  “喂喂喂!陈晨快给我查查这个电话是从哪儿打来的!”

  “是!”

  幕后的真凶终于还是出手了,挂了电话文修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12点整!是接到报警电话的时间,也就是说这个时段对于凶手来说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等等!不对,第三个的自杀的大学生没有在十二点报案……

  “文队,查到了,电…电话是从SS街1103号打来的”

  “什么?”文修不由的大吃了一惊忙问道

  “那里不是梁宇和叶宽在盯梢么,他是怎么进去!!快给梁宇打电话,他是个老侦查员了,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他们现在一定有危险!”

  此时的文修鼻尖上全是细密的汗珠,他死死的盯着陈晨手中的电话,喃喃道“他们一定是擅离职守了,他们一定是出去泡妹子了,不论如何,快点,快给老子接电话!!!!”。

  嘟——嘟——电话接通了

  “喂,喂!梁老师,喂,你说话啊,喂!喂?”

  “怎么了?”

  “文队,电话通了,但是没人说话”

  “赶紧带上配枪跟我走!!!!”

  “是!”

  SS街距离公*局并不算很远,但是,平时人们并不怎么去那里,因为那里是X州市最著名的鬼街,整个一条街上都是些卖死人用品的店面,而路的尽头则是X州唯一的殡仪馆。

  前两年政府也专门出资,想翻修一下SS街的街道,可是刚开工没两天就死了三个工人,据说当天,那个工头钱都没要就领着自己的兄弟们跑了。

  之后也听说陆陆续续的有工头想要承包后续的项目,可是到后来也都不了了之,最后人们开始人云亦云的传出了很多个版本的故事,其中最著名的一则故事是说,那条路是黄泉路,生人动土是要遭报应的。

  事情发展到最后政府都出面澄清了,说是因为财政债务问题不得已才停工,为此主抓财务的副市长还专门做了一份书面报告并要求引咎辞职。

  可是老百姓并不相信这次的危机公关,反而更加坚信了这条路有古怪,不然好好的副市长怎么就辞职了呢。

  20分钟后,文修和陈晨站在了SS街1103号的门口。却惊奇的发现,门上的封条不见了,而此刻,这座二层小楼的房门竟然是虚掩着的。

  “文队,你看楼上有光!”陈晨警觉的掏出了腰包里别着的手枪,并拉上了枪栓。

  文修没有多说话,也拿出来自己的配枪,慢慢的推开了那扇虚掩的房门。

  屋子里不算很黑,借着外面的月光,屋内的陈设也可以看清个大概。

  一楼和普通的民宿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要非说出点不一样来,那就是到处都是警方贴出的封条。

  文修对这个房间太熟悉了,他没有做过多的耽搁,就径直的朝着自己的左手边走去,那里是通往二楼唯一的楼梯。

  二楼的情况要比一楼复杂的多,四个大小相近的卧室夹出了一条窄窄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三号房间,之前的四名自杀者都是在这个屋子的房梁上上吊自杀的,而此时那明灭不定的光亮也正是从这三号屋里面传出来的。

  文修用身体紧贴着墙壁望向三号房间,门是紧闭着的,从外面只能看到门板缝隙透出来的光,他给了陈晨一个眼色之后,就一个健步就冲向了三号房间。

  “不许动!po**ce!!!”

  文修爆喝了一声,猛地一脚踹向了房门。

  轰——

  那扇带着一丝腐气的木门,被文修一脚踹翻在地上,而眼前的景象更是另其大吃了一惊。

  屋子里面梁宇和叶宽正在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围着桌子跳舞,那样子活像两个纸扎人。

  “梁宇,叶宽!!”文修上前每人给了两个耳光道:“你们他妈的中邪啦??”

  “这是哪儿?”梁宇摸着自己红肿的脸双眼迷离的望向文修。

  “文…文队长!”叶宽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包住文修的腿,嚎啕大哭了起来。

  文修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大男人这般的哭泣,不由的也放慢了语速问道:“你们,到底怎么了,你们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我们…呕…啊啊啊啊啊”叶宽和梁宇刚要说话,就从自己的嘴里大口大口的往外吐着黑色的液体。

  “这,这是什么!!!!你们……”文修只觉一股腥臭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那是一种很复杂的味道,刺激、腐败、还带有着很强烈的金属生锈的味道,文修从没有闻过这个味道,他不由的大吃了一惊。

  “站住!po**ce!!”

  砰——砰——砰,枪声是从外面传来的

  是陈晨,文修顾不得面前这两个正在呕吐的同事,奔向了窗边朝下面望去,这一望,文修顿是感到自己一下就堕入了无尽的深渊。

  因为他看到,陈晨正倒在血泊中。

  重症ICU病房

  陈晨身中了三枪,两枪在腿上,一枪在脸上,现在整个人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生命随时可能终结。

  梁宇、叶宽因身体摄入了大量的有毒化学物质陷入了重度的昏迷,而大夫们似乎也对这些化学药剂没有丝毫的办法,因为无论是验血,还是抽样检测,谁都不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到底他们昏迷的原因是什么。

  弹壳已经从陈晨的身体里面取了出来,文修迫不及待的用镊子夹起了托盘上的三个弹壳,希望能在上面得到些蛛丝马迹。

  三枚子弹的编号分别是AAA0051wx、AAA0052wx、AAA0053wx,这三枚子弹弹壳上的标记分明就是自己的配弹!!!

  看到这些编号,文修无力的坐倒在了医院走廊的椅子上,他从未感觉到如此的绝望,很显然,这次凶手是冲着他来的。

  这个凶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他是怎么使两名侦查员都陷入了迷失之境?

  他又是怎么搞到自己的配弹的?

  一个又一个的谜题扑面而来,文修感觉自己真的要窒息了。

  “文修!!!!!”一阵夹杂着愤怒的低吼打断了文修所有的思绪。

  “张局长…”文修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老侦察兵,只能是呆坐在那里。

  “这是怎么回事!要么是你想开枪打死陈晨,要么是你玩忽职守弄丢了子弹!!!!!”张局长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在这空旷的医院走廊里,文修还是觉得震耳欲聋。

  “为什么带个菜鸟参加这么危险的行动!!!!为什么事先不和局里打招呼!!!为什么现在好好坐在我面前的他妈的是你!!!!现在你被停职了,滚!你给我滚!!!!”

  文修没有多做辩解,他是老局长带出来的兵,他最了解老局长的脾气。

  停职,在别人看来,这无异于是晴天霹雳,可是文修明白,老局长这是在摆明了要保住自己这个“鲁莽”的徒弟,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事儿被再上一级的领导知道了,他的结局最差也要在监狱里面蹲上两个年头。

  凌晨5点,这座北方的城市此刻已将自己的温度降到了零度以下,早起上班的人们行色匆匆,路边的早餐贩子也都堆缩在自己的火炉边。

  文修脱掉夹克,穿着单薄的外套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闲逛,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夜之间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又是怎么得到自己的子弹的,文修揉了揉红肿发色的眼睛又翻了翻自己杂乱的口袋,从里面拿出了两张一块钱的纸币,从小贩的手里,买来了一根油条。

  “大叔,能借你家的水管洗个脸么?”文修讪讪的问道

  油条摊大叔也是个热情的人,盲从屋里打来了一盆热水,招呼文修过来洗。

  文修心存感激,正要低头洗脸的时候,他却从大叔家的玻璃窗的反射中,发现了一个黑衣男子的身影。

  有人跟踪我!!!!

  这是文修的第一反应,他暗不做声的弯腰洗脸,并且一直用余光盯着脸盆旁边的镜子。

  只见那黑衣男子信步踱到了油条摊前,买了一根油条之后便朝着前面的胡同走去。

  王爷胡同????

  文修心理一阵暗惊,王爷胡同成东西走向,狭窄细长,西边是文修所在的市中心——延安路,而东边则是整座滨州的老城区,而王爷胡同就像是这座城市的分水岭一般,那里住的都是这座城市的被遗忘者,这条胡同里面人均年龄平均都在75岁以上,但是,看刚才那人的穿着,他应该不住在这里,而且,他只买了一根油条,也不像是给人送饭。

  po**ce的直接告诉文修,这个人,一定有问题。

  文修跟老板道了一身谢之后,忙起身跟了上去。

  王爷胡同虽然狭长,但是里面的的住户却不多,大多都是房门紧闭的,文修走进胡同,却发现,那个黑衣人,已经快走到了胡同的尽头。

  文修一个侧身,决定先跟他一段距离,看看这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哗啦——

  一个花盆被文修踢碎了,前面那个男子似乎也听到了响声,拔腿就跑。

  文修一路猛追,来到的了巷子尽头,却发现那人已经窜上了一辆白色金杯扬长而去。

  这辆面包车看上去破破烂烂的,上面到处是泥点,还残留着许多风干的胶带所留下来的痕迹,车窗上则贴着厚厚的遮光纸。

  这个金杯很眼熟,文修在记忆里寻找着关于这辆面包车的蛛丝马迹。

  是殡仪馆用来拉死人的灵车!!!!!!

  文修猛然想起,那些风干的胶条痕迹,正是长时间粘贴花圈彩带的证据。

  殡仪馆,殡仪馆,又他娘的是SS街!!!!!!

  此刻也容不得文修再多想些什么了,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用po**ce特有的威严语调指出了他想去的目的地——SS街1103号。

  当出租车到达了目的地之后,文修也惊奇的看到,那辆金杯居然也停在SS街1103号的门口。

  文修结了账,出租车司机像兔子一样的就驱车逃离了这条是非之路。

  文修检查了一下这辆金杯车,发现里面并没有人,环顾四周,那种被盯梢的感觉又回来了,文修抽出了随身携带的军用匕首,他准备只身一人再闯鬼宅。

  推开房门,依旧是熟悉的场景,空旷的客厅,整洁的桌子,地上还多了很多凌乱的脚印,那些应该是昨天晚上文修他们踩出来。

  他依靠着墙壁,慢慢朝楼上走去。

  咯吱

  咯吱

  木质的地板,发出了一声接一声。

  “咳咳,果然是文大探长,这么快就找来了…”

  楼上竟然突兀的出现了一个人声,此人正是刚才的那个黑衣人,他脚穿一双黑色皮鞋,身披黑色大衣,脸上是一张黑色的口罩和一幅厚重的墨镜。

  “你是什么人!!!”文修虽然态度强硬,但是他却在对方的眼镜中看到了惊恐的自己,他想试图调换一下这种敌上我下的局面,于是又向上走了两步。

  “是友非敌”黑衣人简短的回答。

  文修一个健步冲到了黑衣人的跟前,将刀顶在了他的喉咙处,低声喝问:“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孕万物,五行无形,自在相生相克。SS街地处正东方,东方属木,万物生者,木也,悬梁自尽,梁属木,死亡时间每个月的8号午夜12点,阴土时,生木。”

  “简单点说,就是有人将这座城市当做了祭坛,金木水火土,一个位置屠三人取万物生之意,以木命之人寄木生,以火命之人寄火生,以此类推,最后在五行中心杀了你取出你的脑袋,便可以复活某人”

  文修只觉此人是一派胡言,第一SS街已经死了四个人了,第二,自己居然是被杀的最后一人,这岂不是笑话么,心中既有此想,手上的力道也加了几分。

  黑衣人似乎并未感到恐惧而是继续说道:“亏你还是个名侦探,女大学生的死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他是被最后一名死者奸杀的,不信你们可以回去检验一下,她死前是否进行过性行为。”黑衣人继续说道

  “那个小混混本想将这件事伪装成自杀,然后还自作出聪明的给你们打了报警电话,可是这一切,都被这个设计祭坛的人看在眼里,祭坛被破坏,设计者愤恨交加,本想杀了他出气,却意外的发现他竟然是极北松木命,这不就将他带到这里,重新开坛做法了么。”

  “我凭什么相信你”文修依旧不放松手上的力道,一股鲜血从黑衣人的脖子上滑落了下来。

  “就凭你杀不了我”黑衣人双手一抖,文修只感周身无力,双手力道顿时全松,整个人瘫倒下去,顺着木质楼梯,一路滚了下去。

  黑衣人又用手摸了摸脖子上的血痕,伤口竟也痊愈了,文修看到是目瞪口呆,他突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他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

  黑衣人捡起刀子,慢步下楼,蹲在了文修的面前,缓缓的揭下了他的口罩和墨镜。

  他居然是一个瞎子!!!!!!两只浑浊的眼球分不清眼仁和眼白,而整张脸上,竟也布满了烫伤和刀疤。

  “文修探长,这件事儿你管不了,而且你现在也很危险,11月7号那天晚上,千万不要来这里。草木周期是一个月,金土周期是一季,水火则要快些,水的周期是一天,火则是一个时辰。接下来,会有大量的人失踪并死在设计者找到的至纯之地,而你能做的只有两件事,要么提前藏好,要么提前死去。”黑衣人说完就又带上了口罩和墨镜,转身离开了,“嗷对了,要想找到我,就来殡仪馆后面的焚化间”黑衣人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道。

  文修双眼迷离的望向那个远去的北影,躺在地上依旧感觉到四肢无力,头也越来越昏沉,最后他只觉眼前一黑,便也就晕了过去。

  叮铃铃——

  叮铃铃——

  手机的响声将文修再次吵醒,文修睁开眼睛此刻天已经黑了,他定睛一看,竟然是张局打来的,忙按下接听键。

  “文修,快来医院!!!出事儿了!!!”

  文修只觉事情不妙,并未做过多的回答,只是简单的说了句是。

  跑了几条街终于找到了一辆出租车,因为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当他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

  文修急忙跑道了医院的正厅,发现整个医院里到处都是po**ce,他从来往的po**ce中找到了张局,只见张局双手紧拖下巴,双目微蹙。

  “张局,怎么了?”文修连忙问道

  张局看到文修后,眼中闪过了一丝的亮光,随机他便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

  “陈晨他,失踪了。”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