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小娘子姜暖完整版

锦鲤小娘子姜暖完整版

作者水晶翡翠肉

科幻穿越219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锦鲤小娘子》是由水晶翡翠肉原创所著的穿书文,主角叫姜暖。讲述了都知道姜暖是个扫把星,好不容易凭着脸蛋,搭上一门好姻缘。两年后,男方甲退亲了。又过两年,男方甲一家带着高香来祭拜。姜暖:?男方乙:不许保佑他们。展开全文

锦鲤小娘子小说无弹窗,锦鲤小娘子小说最新章节《锦鲤小娘子》是由水晶翡翠肉原创所著的穿书文,主角叫姜暖。讲述了都知道姜暖是个扫把星,好不容易凭着脸蛋,搭上一门好姻缘。两年后,男方甲退亲了。又过两年,男方甲一家带着高香来祭拜。姜暖:?男方乙:不许保佑他们。

免费阅读

  是弟弟姜冬阳和爹爹姜富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接收了原姜暖记忆的关系,看到姜冬阳和姜富友,姜暖倍感亲切。

  这是许久都没有的亲情反应。

  不等她向路上走,姜冬阳已经奔了过来,拉过姜暖的手就开心地喊:“姐!我和爹回来啦!姐!”

  “诶!”姜暖答应的毫无违和感。

  “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割草。”

  姜冬阳向姜暖身后看了看,问:“就你一个人吗?”

  姜暖点头:“嗯。”

  “大姐怎么不来割?”

  “她说好了亲事。”这个“大姐”是指堂姐姜盼盼,在她的亲事告吹没两日,姜盼盼就说了镇上一户姓李的,李家有良田三四十亩,这可是富户啊,进去就能当少奶奶的,姜老太太喜不自禁,听从姜盼盼亲娘吴氏的说法,要娇养着姜盼盼,免得嫁过去之后,粗手粗脚的,招人嫌弃。

  “小暖,那你的亲事呢?”这时候姜富友走了过来,放下扁担上的货物,道:“听说符家那边退亲了?”

  没错,是听说。

  因为姜富友除了农忙天天在家干活外,农闲的时候,他接过了姜老爷子的货郎活儿,挑着扁担走街串巷地卖一些生活用品之类的贴补家用,根本就不在家。

  这次他为了减轻季氏的负担,也为了让姜冬阳见见世面,特意带着姜冬阳进城去卖货。

  这一来一回差不多有半个月之久了,完美错过姜暖被退亲又跳河自杀一事儿,估计是回来的路上就听到别人说了。

  姜暖点点头:“退了。”

  “退亲就退亲,老子还看不上他们家呢!”姜富友直接开口骂道:“自己读书不行,怪别人,没出息的东西!一辈子也就是没出息的样儿了!小暖,你不要难过,我们以后嫁更好的。”

  姜暖愣了愣,没想到姜富友是这样子直率懂理又疼爱女儿的父亲,可比她在二十一世纪那个渣爹好太多了,她当即点头应:“嗯。”

  “那以后可别做傻事了!不值当!这事儿又不是咱们的错,什么倒霉蛋扫把星,纯属胡说八道,瞧我们小暖长的,就是有福相的!”

  “嗯。”姜暖再次点头。

  “那咱们回家吧,你娘该想我们了。”

  “我现在还不能回去。”姜暖朝竹筐里看了眼,想起姜老太太那尖酸刻薄的样子,她不是怕,而是烦,道:“我得多割些草。”

  “爹来割。”

  说完姜富友把扁担朝地上一放,拿起旁边的镰刀,对着绿油油的草就是嚓嚓嚓的,简直就是电动割草机。

  没一会儿竹筐被装的满满的,姜富友把竹筐朝扁担上一绑道:“割好了,咱们走吧。”

  接着姜富友挑着货物和竹筐在前面走着,姜暖姜冬阳跟随其后,片刻之后,姜冬阳扯了扯姜暖的衣袖,小声喊道:“姐。”

  姜暖低头看姜冬阳。

  姜冬阳从怀里的小兜里掏出一颗冰糖,塞到姜暖的手心里,小声说道:“姐,你快吃,不要被大姐二哥和奶奶他们看到了,是我自己买的。”

  姜暖吃惊地问:“你有银子?”

  “嗯。”

  “哪来的?”在姜暖的印象中,在姜家,她和姜冬阳是最不可能有零花钱的。

  果然,姜冬阳开口道:“是一个贵人赏的。”

  “贵人?什么贵人?”

  “就是在城里的时候,爹爹要去茅房,我来看货,一个穿的好贵气的姐姐买顶针,说我长得好看,就多给了我两文钱,我全买糖了。”

  “……全买糖了?”原来这个大周王朝和二十一世纪一样,不但有颜控,还有吃货啊。

  “嗯,姐,你快吃,我这儿还有两块,晚上给爹一块给娘一块,我们一家人都吃了,快吃。”姜冬阳催促着姜暖。

  姜暖低头看着姜冬阳,真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姜冬阳还没有到六岁,穿着粗布衣裳还打补丁,生活如此艰苦,不但没有抱怨、消极、调皮,反而如此懂事积极向上,让她这个成人都惭愧。

  再想想二十一世纪的一些熊孩子,姜冬阳实在是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姜暖把冰糖放到口中,望着姜冬阳的笑容,真甜!

  真心甜!

  “走快点,你们两个嘀嘀咕咕什么呢?”姜富友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回头催促了姜暖姜冬阳一声。

  姜冬阳立刻拉着姜暖朝前跑。

  很快一家人到了姜家门口。

  姜家的院子有些像老北京的四合院,进门对着就是正房,左右两边为厢房,正房住着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左边厢房住着姜家老大姜富荣一家,右边厢房住的是姜富友一家和姜家老三姜常安一家,靠院门口的则是厨房、猪圈、牛棚之类的。

  总得来说,面积很大,所以才住得下姜家这一大家子,姜富友这一回来,首先就是正房里的姜老太太出来了,接着是左厢房的吴氏出来。

  “老二回来了。”

  “二弟回了啊。”

  两个人一副很热情的样子,招呼着姜富友,仿佛姜富友在姜家的地位很高一样,这个时候听到声音的季氏才从牛棚里出来,看院门口的姜富友、姜暖和姜冬阳,瞬间露出了幸福安心的笑容。

  “娘!”姜冬阳唤一声之后,如同炮弹一样,向季氏奔去,一把搂着季氏的腰,开心地唤:“娘,我好想你啊!”

  季氏开心地笑起来,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而后捧着姜冬阳的小脸蛋,仔细端详了片刻,道:“黑了。”

  “嗯,我天天和爹爹在太阳下面晒的。”

  “还瘦了!”

  “可是我觉得我现在走路特别有劲儿!”

  “是吗?”季氏捏捏姜冬阳的脸蛋。

  “嗯。”

  姜冬阳是肉眼可见的健康,季氏也放心了,轻轻抚摸着姜冬阳的脑袋,这才看向姜富友,有些害羞地唤一声:“相公。”

  姜富友开心地应一声,这才把一竹筐的杂草放下,挑着扁担朝正房走去。

  姜老太太转身跟了进去,同时吴氏也走向了正房,姜暖这才看向询问姜冬阳一路经过的季氏,她出割草之前,季氏围着围裙,她割完草回来,季氏还围着围裙。

  她忍不住开腔问道:“娘,你在干什么呢?”

  “嗯?”季氏一时之间没听明白。

  “你怎么还系着围裙啊?”

  “我在喂牛喂猪呢。”

  “饭是你做,碗是你洗,牛和猪还让你喂,他们白吃白喝吗?”姜暖心有不满,姜家上上下下加在一起十三口人呢。

  季氏闻言吓了一跳,赶紧把姜暖姜冬阳拉进房内,解掉围裙,小声说道:“小暖,别乱说话,不然一大家子又不得安宁了。”

  “那你也不能任由他们欺负啊。”

  “也不算欺负吧。”季氏解释道:“你是知道的,你爷爷身子不好,所以扁担才交给了你爹,我们小辈身体康健,不能让你奶奶干活吧”

  “那姜——”姜暖语气一顿,差点把姜富荣的名字给喊出来了,想想大楚王朝虽然民风开放,但是她直呼大爹的名字,也是不合适,转而改了称呼,问道:“那大爹他们呢?”

  “你大爹会算术啊,平时家里面、村子里有个生意买卖的,都是会请你大爹去合计,他在村子里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你大娘识几个字的。你三叔是读书人,你三婶偶尔也是干活的,只有我和你爹不会读书也不会算术,只能出点体力。”

  大家还是受“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影响,觉得读书人就是高人一等,只是姜暖吃惊地问:“爹都去卖货了,他不会算术?”

  季氏笑着说道:“这种小本买卖,和你大爹那种算术是不一样的。”

  “哪儿不一样的?”

  “你爹都是简单的数数,卖个小东西,复杂一点的就不像了,复杂的还是得靠你大爹的。”

  “多复杂的?”是二元二次方程式,还是微积分啊?

  “就是几十加几十吧,村长都得一个个算,一个个数,你大爹就能一次算出来。”

  “扑哧”一声,姜暖忍不住笑出声,她真以为姜富荣会高等数学呢,没想到是两位数的加法。

  “你笑什么?”季氏小声嗔道:“整个山湾村,除了你三叔,就你大爹有这能耐。”

  “……”那是因为整个山湾村,就没有几个读书人。

  仔细一想,虽然大楚王朝是架空的历史朝代,但是就中国古代的识字率不足百分之十,先秦时代好像还不足百分之二。

  也就是说一百个人里面只有二三四五个人识字,这个识字量还有待研究,更别说算术了,这么一看,姜富荣也确实挺厉害的,虽然书读的不行,但是会两位数加减法了。

  有可能还会三位数的。

  姜暖望向季氏道:“娘,要是我也会算术,我是不是也可以不干活了?”

  季氏笑道:“你上哪儿会的?”

  “学啊。”

  “你大爹可不会教你。”

  “……我自己学。”

  “你自己学?”季氏显然是不信的。

  姜暖想了想,必须得给自己的高等教育编个理所应当的理由,这样以后才方便出手,也不至于让人觉得突兀,不然会被当妖怪的,她脑中闪过两处地方,道:“我向书院和寺庙学啊。”

  季氏一脸疑惑。

  姜暖解释道:“娘亲,你不知道吗?知鸣山上有座书院,旁边还有座寺庙,且不说书院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就那个寺庙,我听说里面有很多学识渊博的高僧,还有贵人在那寺庙待过呢,反正我每天都去附近割草捡柴禾放牛什么的,听一听,说不定我就会了呢。”

  “扑哧”一声,这下换季氏笑了。

  “你是没读过书,不知道读书难。”说完季氏朝外面看了一眼,又道:“你大爹也是上过两年书院的,可是就是没那脑子,连续几次连县试都考不过,干脆就不学了,免得浪费银子,你三叔考了这么多年,二三十岁了,还是童生,想想就知道多难了吧。”

  “……”姜暖很想说,亲妈妈啊,我在二十一世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过五关斩六将考上重点大学的,那是有真材实学的,可是她不能说,说了也没有人相信,改而道:“说不定对我来说就不是难事。”

  季氏也不打击姜暖,道:“行,那你就试试。”

  姜暖迎起小下巴,道:“试试就试试,说不定我比大爹他们很厉害呢。”

  “我也要试试。”一直听着姜暖和季氏说话姜冬阳,忍不住也开口道:“娘,我也要读书,学算术。”

  季氏一听,高兴了,问:“冬阳真想读书啊?”

  “嗯,我想读书。”

  “好,回头娘和爹送你读书。”

  “嗯。”姜冬阳开心地点头。

  看着四周没有人,姜冬阳这才把冰糖拿出来给季氏吃,季氏自然不会吃,哄着让姜冬阳和姜暖吃。

  娘仨儿就在自家房子里待着,季氏询问姜冬阳在路上情况,姜冬阳很爱说,在路上瞧见两头骡子,尾巴上系条红绳子,都要和姜暖季氏说一说,逗的季氏笑起来。

  一旁的姜暖看到这样的情景,忽然对这个一贫如洗的家有了别样的感情。

  就在这个时候,姜富友回来了,在姜富友面上绽放出笑意前,姜暖看到了姜富友脸上的一丝忧愁。

  转眼即逝,面上便是笑容了。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