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有灵陆一舟安灵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万物有灵陆一舟安灵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作者白一墨

综漫同人254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主角是陆一舟安灵的小说名是《万物有灵》是由白一墨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幻想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家有子,人称七爷。被陆家上下三代当爷一样伺候了18年,抑郁了。山里来了个小仙女,身板小,力气大,什么都能干,还能爬树,就是正眼都不看陆七爷一下。陆七爷莫名被治愈了。为了追小仙女,他是不是要继续装病?
展开全文

主角是陆一舟安灵的小说名是《万物有灵》是由白一墨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幻想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家有子,人称七爷。被陆家上下三代当爷一样伺候了18年,抑郁了。山里来了个小仙女,身板小,力气大,什么都能干,还能爬树,就是正眼都不看陆七爷一下。陆七爷莫名被治愈了。为了追小仙女,他是不是要继续装病?

免费阅读

  还是那片芦苇,青苍苍雾茫茫的一大片,繁茂连绵,无边无际。

  一个穿黑衣的年轻男子,沿着河岸逆流而上,追随着河对岸的那个穿白衣服的女子。

  她似乎在河对岸,又似乎在水中央,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

  河岸边的路艰难险阻,曲折漫长,他不停地奔跑,脸被芦苇的叶子划破,顾不上理会。脚踢到石头,摔了一脚,爬起来继续追。

  他拼命地奔跑,他不信他追不到她。

  可不管他怎么追,始终追不上她,他累得筋疲力竭,想停下来,却根本停不下来。

  越追不上,他越狂躁,浑身像被火在灼烧,他转身,直接跳进水里。

  水里面有个女人,像是溺水了,他快速游到她身边,搂着她的腰,双脚蹬水往上游。

  他抱着女人钻出水面,晃了晃脑袋,正要睁开眼睛看女人的脸。

  ……

  陆一舟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最熟悉不过的男人的脸,芦苇,女人,水,一切瞬间消失了。

  “操!这房间简直就跟冰窖一样。”乐源站在床尾,随手扯床上的被子往自己身上裹,“七爷……”

  房间空调一年四季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开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这是陆一舟一惯的习惯。

  陆一舟仰躺在床上,眼睛盯着虚空,身上被子滑走,他没有任何反应。

  乐源瞟了一眼那张盛世美颜一样的脸,挺括有型,带一点苍白病态的美,低声又骂了一句,把裹在他身上的被子迅速扔回去,盖在陆一舟身上。

  乐源不知道是该怪某个男人长了一张男女通吃的脸,还是该怀疑自己有问题。

  当然,这都不重要。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是怎么把这死气沉沉的男人骗下床,去沾沾楼下的人气。

  不然,他又白整这一场派对了。陆家三代人,尤其那老爷子知道了真相,又得唠叨他。

  “又放人家鸽子,哥们儿你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吧?”乐源关掉空调,大步走到落地窗前,要拉窗帘,开窗户透风,刚拉开窗帘一条缝,被叫住。

  “别开!”陆一舟抬手遮住双眼。

  “没有太阳,现在已经天黑了。”乐源不理会他,坚持把窗帘拉开,推开窗户,一边像个老妈子一样唠叨着,“乐淼快到了,你赶紧起来收拾你那混样,小心你老子突击来视察,他可没你老妈那么好糊弄。”

  窗户打开,晚风吹进来,窗帘随风飘起。

  陆一舟大脑像年久失修的机器,吭哧吭哧运转了半天,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遵医嘱,他每周必须见见人,哪怕一次。又到了周末,最后期限了。

  他不出去,乐源把人弄他家里来了,还有个什么作家。

  陆一舟莫名烦躁。

  “让他们快滚。”陆一舟不耐烦地吼了一句,裹着被子,直接跳下床。

  赤脚走到浴室门口,抬脚踹开门,扯掉被子扔外面,人进去,把门踢上,进入磨砂玻璃间,把开关一下扭到最冷的一端,打开。

  冷水洒下来,他整个人一下活了过来,仿佛久旱遇甘霖。

  陆一舟真想变成一条鱼,一天二十四小时泡在水里。

  可冲了半天,他还是他,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找不到生而为人的意义和价值。

  乐源在外面敲门,问他在干嘛,在浴室里呆那么久,再不出去他就进来了。

  陆一舟轻叹了口气,这些人,一天到晚担心他会自杀。

  他还没弄清楚梦里那个女人究竟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去死?

  陆一舟关掉水龙头,走出玻璃间,捞起旁边一条干净的浴巾裹在腰间,背转身立在半身镜前,扭头看镜子里他背上的黑色图案。

  刚刚初夏,已经很明显,往年只有盛夏最热的那几天才会出现。今年是怎么回事?

  陆一舟扯了条毛巾擦头发,拉开浴室的门。

  乐源站在门口,一脸焦急的样子,拿着手机正准备打电话,看到他出现,立刻把手机藏到身后。

  “七爷,你洗完啦?饿了没?想吃什么?我怕楼下的点心不和你胃口,正准备叫私厨过来给你做呢。”

  陆一舟也没戳穿他,回到床边,径直趴倒在床上,“把药拿来,再给我抹一点。”

  “那药没有了,再说,那什么怪药,那么浓的血腥味,还是少抹一点吧。你小姨不是也说了那药很难得吗?”

  乐源走到衣柜前,给陆一舟拿了衣服,走到床前,扔到他身边。

  陆一舟死人一样,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快穿衣服,赶紧的。”

  “你不出去,我怎么穿衣服?”

  “……”乐源转身向外走,忍不住无声地笑了,心里却有点酸。

  从前他们哥儿几个,去水库游泳、蒸桑拿、泡温泉……光屁股干的事多着呢,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有隔阂了?他们那个混天混地的陆七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害羞,像个纯情的小男生?

  乐源离开后,房间里安静下来。

  陆一舟想坐起来,却浑身乏力,那种熟悉的沉沉感觉像一张无形的网罩下来,把他整个人捆绑住,颓丧,焦躁,绝望,悲伤……各种情绪带来的负能量熔成千斤重一样的铅块,压在他胸口,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眼睛望着窗户,有一股强烈冲动,想跳下去,让这种感觉消失。可双手下意识地紧紧地抓住床单,像两颗钉子一样把自己牢牢固定在床上。

  视线渐渐模糊,眼泪像决堤的洪水,很快打湿了底下的床单。

  他恨极了眼泪,尤其身为一个男人,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这是一件多么耻辱的事情?

  可他能怎么办?

  不能进,不能退,呆在原地,想死却不能死,要生却不知如何生。人还能有非生非死的第三种选择吗?

  乐源不知何时去而复返,站在床边,无声地看着他,许久,背靠着床,在地板上坐下来。

  “不想见人咱就不见,乐淼那些自测量表,SDS、SAS什么的,上次你都弄了两份,我留了一份,暂时让她拿去给你们家老爷子交差。陆伯伯那,我一会儿给他打电话,就说你跟我们一起吃了东西,睡了……”

  “乐源,”陆一舟转头,脸对着被子,“我不会死的,你先下去帮我招待客人,我穿好衣服就下去。”

  乐源赫然坐直脊背,看向身后的男人。

  “让你滚,听不懂中国话吗?”陆一舟操起床上的一个抱枕,砸向他。

  “滚,我马上滚。”乐源接住抱枕,暗暗松了一口气,上一秒还温柔得水一样的男人,说变就变,但他真怕他那种温柔的样子,太可怕了,还是习惯他这种直接粗暴的画风。

  这一次,乐源一走,陆一舟迅速从床上跳下来,跑到窗户边,把窗户关上,再回到床边,扯掉身上的浴巾,穿上长裤,衬衫,一气呵成,大步走出房间。

  乐源在门口等着,紧跟在他身后,“乐淼和陆家……”

  “你去搞定,就按你刚才说的方法。”

  “……”乐源真想抽自己嘴巴子。

  陆一舟快步下楼,走到一楼,转身,伸手挡住乐源,“还有,你别跟着我,我不开车,不喝酒,也不出去,十点半准时回房间睡觉。”

  他朝乐源伸手,把他的手机要过去,背对着后院派对的方向,用手机拍了一张自拍,把手机扔回给乐源,兀自朝人少的花园走去。

  乐源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很无奈地拿手机拨电话,又开始新的一轮交差,先是乐淼,陆一舟的心理医生,然后是陆家那一大堆人,尤其是他妈,看不到人,必须得看到照片。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简直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千古真理。

  乐源真不知道这样做,是为他好,还是在害他。

  陆一舟并没有其他什么地方可去,他也不想去什么地方,以往他都是躺在花园里那两棵树底下的花坛边,数数天上的星星,睡一觉,再上楼回房间,继续睡。

  可今天,一边树底下花坛边有人,他瞬间烦躁,只能转去另外一边。

  陆一舟躺下来,这一晚没星星,白天他又睡得时间太长,一时半会儿睡不着。

  对面那棵树底下的男女喁喁私语。

  “宝贝,我想要……”这是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很猥琐。

  “嗯……讨厌……”女人的声音。

  “就这里好不好?反正没人”

  “不要……啊……”

  陆一舟顿时火冒三丈,冲到对面,“没听到她说不愿意吗?放开她!”

  树底下那一对男女吓了一跳,女人打扮妖艳,此刻衣冠不整,匆匆整理衣服。旁边男人一身肌肉,看起来像个健身教练,很不满地看向旁边的女人。

  “他是谁?你什么人?”

  “我怎么知道?我不认识他。”旁边女人还没来得及解释。

  陆一舟见那男人抓住女人不放,火了,冲上去,直接开揍。

  肌肉男自然也不是吃素的,两个人你一拳我一拳,很快倒在地上扭打起来。

  陆一舟这六年过着幽灵一样的囚徒生活,长期缺乏锻炼,体力上并不占优势,但打起架来就是个狠角色,挨了肌肉男几回拳脚,但最终还是他占了上风,单脚把肌肉男顶在草地上,左手拧着他的衣领,右手抡拳打下去。

  旁边的女人尖叫声不断,招来了围观的人群,但陆一舟那股狠命的劲把众人都吓到了,没人敢上前阻止。

  突然,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闪出来一个瘦小的身影,上前抱住陆一舟的手臂。

  陆一舟被拖拽住,挥拳的速度慢了下来,但还是一拳一拳打下去,像电影里的慢镜头。

  他手臂上有血流下来。

  ……

  乐源赶过来,见此情景,大惊失色,冲上去圈住陆一舟,强行把他拽下来,冲围观的人大吼,让人把肌肉男带走。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