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翊钧苏璎宁完整版

顾翊钧苏璎宁完整版

作者竹生江上

科幻穿越474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一部最近大热的穿越古言类文主角是“顾翊钧苏璎宁”,小说名字是《穿成太子妃后有了读心术》,作者“竹生江上” 才思敏捷、博学多才,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顾翊钧娶了苏璎宁的当夜,新婚妻子就嗝屁了,随之而来的带着读心术的灵魂附身,苏璎宁算是知道什么叫知人知面不知心了,不过自家夫君的心怎么那么难读呢?展开全文

一部最近大热的穿越古言类文主角是“顾翊钧苏璎宁”,小说名字是《穿成太子妃后有了读心术》,作者“竹生江上” 才思敏捷、博学多才,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顾翊钧娶了苏璎宁的当夜,新婚妻子就嗝屁了,随之而来的带着读心术的灵魂附身,苏璎宁算是知道什么叫知人知面不知心了,不过自家夫君的心怎么那么难读呢?

免费阅读

  这是他第一次唤她宁儿。

  顾翊钧低沉有磁性的声音,连带着灼热的气息不停地在她耳边撩拨着她。

  两人的身体靠得很近,但顾翊钧的手仍架在床上。他凭借最后一丝理智,告诉自己不要太吓到身下的人儿。

  苏璎宁在男人扑上来的那一刻,大脑忽地一片空白。眼见他就要亲上才反应过来,立马大喊了一声:

  “顾翊钧!”

  男人闻声,缓缓停下了动作,抬起头望着她。此时,男人的眼神炽热得似能将人灼伤般。

  苏璎宁看着他有些受伤的眼神,心下有些不忍,却还是伸了手欲推开他。

  男人似乎是预知了她的动作,没等她的手碰到就自己忽地往旁边倒下了。

  没了顾翊钧的压迫,苏璎宁立马站了起来。

  方才被他的气息撩得灼热的脸,此时还泛着红晕。她看着床上的男人有些落寞的眼神,心下竟觉得有些心疼。

  其实,此情此景,她也并非内心毫无波澜。

  “顾翊钧,我们...”

  男人本已打算放过她,听到她用娇软的声音唤着他的名字,最后一丝理智也瞬间溃不成军了。

  他伸手一把将她拉下,翻身覆了上去。

  倒下的时候,顾翊钧用手护住了她的后背。

  苏璎宁感受到了后背的温热,心一下被触动,缓缓地闭上双眸迎了上去。

  就在这时,寝宫的门突然传来一声响动。

  紧接着,门外便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有人在对话。

  两人立即睁开了双眼。相视了片刻之后,顾翊钧站起了身来,苏璎宁也起身将外衫拉好。

  门外的动静突然停下了。

  苏璎宁裹紧外衫,轻手轻脚地向房门走去。快走到门边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声音:

  [咦?怎么没动静了?]

  [都怪你,刚才那么不小心!]

  [娘娘和殿下怎么停下了?]

  苏璎宁:......

  这熟悉的声音。

  苏璎宁小声地拔掉了房门的插梢,将门猛地一拉开。两个人摔了进来。

  果然是小环和竹笙。这两人真是胆大包天了。

  苏璎宁正要叉腰教训她们,突然就瞄到了站在门外一旁局促不安的容娘。

  !

  “容娘你你你...”

  你为老不尊!

  小环:[怎么办怎么办啊,娘娘发现了,不知道要怎么罚我了!]

  竹笙:[嗨哟,尴了个尬。明儿太子殿下指不定又要怎么教训小的了。]

  容娘眼中闪过一瞬的尴尬后,立刻装出一副刚刚到的模样,对着地下摔倒的两人指责道:“两个小东西,三更半夜的,不在屋里睡觉跑出来做什么。”

  小环和竹笙一脸憋屈:[不是容娘您先来的吗。]

  苏璎宁:......

  “还不赶紧回去!”听了容娘的命令,两人齐刷刷地抬起头向苏璎宁请示。

  “回去吧回去吧!”苏璎宁假作不耐烦地摆摆手。

  得到苏璎宁的准许后,两人屁颠儿屁颠儿地坐起身来就要走。

  “等等!”苏璎宁叫住他们。

  “吩咐下去,以后每日早上来叫我们起床的时候,绝对!不可以直接推开门进来。一定要敲门,得到我的许可了,才能进来,听明白了吗!”说完后,苏璎宁特地转头看向容娘。

  容娘本就难为情,苏璎宁一看她,更是有些心虚了:“明白了,娘娘。”

  “行,你们可以走了!”

  .

  将门梢插上之后,苏璎宁回头一看,发现顾翊钧正单手撑着床,颇为玩味地望着她。

  男人的墨色外衫并未扣上,加上有些薄,胸肌腹肌若隐若现。他平日里着了几层衣服看不出,不曾想身材竟如此骨架坚实。

  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苏璎宁捂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娇羞地在指缝里偷看。

  怪道都说美色误国,要是她是个女皇,美男也是能误国的啊。

  ※

  被小环竹笙他们这样一折腾,苏璎宁也差不多恢复了理智。她走到床边绕过顾翊钧往里爬,抱起一床被子就走到离床远远的地方横铺在地上。

  “爱妃要做什么?”

  苏璎宁一脸认真地铺开小被子:“这还不清楚吗,打地铺啊。”

  顾翊钧单手撑在床上看着她,轻笑了一声:“床那么大,一起睡不行吗?孤不碰你便是了。”

  劳资信你个鬼。

  “不了不了殿下!我晚上会打呼噜,很大声的,怕扰了您的清梦嘿嘿嘿嘿...”苏璎宁边铺被子边一脸谄媚道。

  顾翊钧一下坐起了身,往地铺那边走去:“你去睡床,孤睡地上。”

  苏璎宁听了连忙摆手推脱道:“那可不行,您是太子,身体金贵得很,怎么能睡地上呢。”

  顾翊钧走到她身边蹲下,慢慢地靠近她,语气威胁道:“还说废话。是想要孤将你扛到床上去吗?”

  苏璎宁听了蹭得一下跳起来远离顾翊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万一被容娘发现了,就说是顾翊钧逼她的。

  又折腾了一番之后,两人终于各自睡下了。

  顾翊钧应是前几日太累,很快就睡着了,只有轻轻的呼吸声。

  苏璎宁倒是不困了。于是,侧过身来端详熟睡的顾翊钧。

  此时,男人的胸膛微微地起伏着。睡着时的他,浑身仍散发着让人不敢靠近的清冷气息。

  窗外的月色似乎也眷顾着他,轻柔地流泻在他俊美而清隽的侧颜上,投下淡淡的剪影。

  顾翊钧生得真是美好呀。

  感叹着,感叹着,苏璎宁也渐渐地睡去了。

  ※

  第二天一早,容娘特意和宫女们叮嘱,昨夜殿下与娘娘劳累,要她们日上三竿后再叫他们起床。

  日上三竿后:

  “殿下,娘娘,该起床了。”

  宫女们在门外齐齐喊道。

  喊了几声后,本来还翻来覆去的的苏璎宁一下惊醒,赶紧跑下床去把顾翊钧叫起来。

  顾翊钧本来还在熟睡,被她一顿猛晃,差点要把她踹开。

  “起来了,容娘来了!!”

  顾翊钧一听到“容娘”,一下就坐直了身,反应过来后,急急忙忙和苏璎宁一块儿抱着被子就上.床去。

  苏璎宁乖乖躺平,故意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把自己弄成衣衫不整的样子。

  看着觉得哪里不对,又将顾翊钧的胳膊搬到自己的身下环住自己的腰,然后扯开顾翊钧的衣服,依偎在他的胸膛上,装出一副刚睡醒的娇憨模样,慵懒软糯地说了一句:

  “谁呀,进来吧。”

  顾翊钧看着她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不禁觉得好笑,手也不由地将她搂得更紧了。

  “吱呀——”

  门被推开了。

  昨夜偷听的三人站在前面。其她一众宫女则站在后面,一个个纷纷羞红了脸,捂着脸别过头。

  此时,两人的动作在旁人看来旖旎至极。

  小环一脸羞涩:[嘻嘻嘻...]

  竹笙一脸憨笑:[嘿嘿嘿...]

  容娘一脸欣慰:[俊男美女,才子佳人,实在是神仙眷侣啊。]

  顿了一会儿,苏璎宁故作羞涩地在顾翊钧的胸口上蹭了蹭:“嗯~顾翊钧你快让她们出去,人家要更衣啦。”

  顾翊钧望着她轻笑一声,而后向她们使了个眼神。

  众人见了,纷纷一脸姨母笑地出门去了。

  门关上后,苏璎宁立刻像装了弹簧似的蹭得一下弹起来。

  “我...我要换衣服了,你别看过来啊。”

  “爱妃不为孤更衣吗?”顾翊钧轻蹙了下眉头,有些委屈道。

  “有手有脚的,自己来!”

  呵,女人。

  前一秒还趴在自己怀里,提起衣服就不认人了。

  ※

  今日的宴席,主要由管事的吕公公和容娘负责。两人性格大为迥异,在安排上也总有许多分歧。

  “都说了不要这样安排位子!吕公公您怎么又把桌子给挪了!”容娘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吕公公吼道。声音极尖,惹得旁边的宫女太监们纷纷看了过来。

  吕公公见状,连忙把手放到嘴前示意她放低点声调:“哎哟我的姑姑,您可小点声呀!”

  “您这安排,它不合规矩呀!”

  “按照惯例,皇子们和公主们坐在一边,朝臣们家的公子和小姐们应该分坐在两边。您干嘛,非要将二皇子殿下与柳家二小姐凑在一块儿哟!”

  “你个老货!不解风情,人家二皇子殿下与柳家二小姐情投意合,奈何姑娘家的难免矜持,平日又无机会与二皇子殿下接触,才迟迟不得托付衷情。今日的宴席可是个大好的机会,你怎么就不懂呢!”

  “若是促成了这桩婚事,皇室又与朝臣联姻,亲上加亲,岂不美哉!况且,这也是太后娘娘特意嘱咐老奴的,吕公公,你就莫要再拦着了!”

  吕公公低头思索了片刻,点点头:“行吧,到时候若是皇上怪罪下来了,咱家可不背这锅啊。”

  容娘听了后一脸的鄙嫌:“瞧瞧公公您。好歹也是在宫里待了大半辈子的人了。这还不知道吗,皇上哪儿有闲工夫管这等闲事儿啊。到时候促成了美事,还望公公您也如今日这般畏缩,莫要与老奴争功劳咯。”

  吕公公咂咂嘴:罢了罢了,好男不与女斗。

  好公公同理。

  ※

  此时的苏璎宁,如同丢了魂儿般,正端坐在寝宫的梳妆镜前任由宫女们摆弄着。

  她望着镜中的自己,一脸的绝望。

  今日参加宴席的人里面,只有一位她没有得罪过。

  那就是,不久前刚满四岁的十五皇子。说话都还说不利索,苏小姐若是连此等小儿都要欺负,那就真是畜生了。

  其实苏璎宁觉得,主要原因是俩人没见过。因为也才满八岁的十三皇子,就被苏小姐推掉过一颗门牙.....

  当时苏小姐还指着十三皇子大笑了好久,惹得小皇子坐在地上哇哇直哭,哭够了后又蹒跚地跑去父皇跟前告状。可皇上虽然心疼小儿,却也不能说道苏小姐些什么。

  所以至今,小皇子仍十分地记恨她。

  难啊。

  苏璎宁崩溃地叹了一口气。

  梳妆打扮好后,苏璎宁望着镜中的自己,心情一下好了些。

  镜中人,眉眼如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灵活转动的眼眸中,有几分调皮与淘气。一身嫩绿罗裙,更平添了几分娇俏。

  其实苏璎宁的原身生得也很不错。只奈何家中贫寒,平日不能像那些千金小姐般拾掇,否则也是个美人胚子。

  乍一看,镜中人的眉眼似乎竟还与原本的自己有几分相似。

  这苏小姐家世如此之好,却不知珍惜。如今她变成了苏小姐,定要惜命,好好活着!

  “小环,陪我到花园去转转!”苏璎宁想出去透透气。

  盈儿在一旁听了,也要跟着她们一起走出去。

  苏璎宁见盈儿跟着,停了下来,对她说道:“今日宴席还有许多事要忙,这里总得有个人留下。盈儿你先留在这领着宫人们忙活,免得容娘要帮忙了又找不到人。”

  本来就是想去散散心,再带上一个让她曾经要毒死过她的人出去,岂不是更闹心了。

  “是,娘娘。”

  [这蠢货不带上我正好,待会儿就可以找机会先走了去见小姐。]

  苏璎宁现下心情不甚佳,也懒得理会她的心声了。反正在这东宫中她也暂时不敢乱来,不用急着对付她。

  ※

  走着走着,苏璎宁又到了书房前的池塘边。

  不知为何,她每次总是能无意中就绕到了这里来。不过也好,这里安静,不会被人打扰。

  又像刚来到东宫的第二日那般,苏璎宁坐在池塘边,对着水中的鱼儿发呆。

  做一只鱼儿也挺好的啊,自由自在地游,全然没有烦恼的模样。

  在透明的世界里,有水一直陪着。

  小环在旁边看得一脸担忧:[娘娘今日是怎么了?]

  “娘娘,您是有哪里不舒服吗?”小环语气关切地问道。

  对上小环满是担心的眼神,苏璎宁心情一下好了些。她多大的福气,才能让小环如此忠心地跟随她啊。

  “我没事,就是今日要见那么多人,不免有些紧张。”苏璎宁安慰小环道。

  小环心中一下疑惑了:[娘娘新婚那夜不是连陛下和皇后娘娘都见了吗?那日的人不比今日少啊!]

  [不过那日是新婚,可能娘娘披着盖头,没那么紧张。]

  两人正各怀心事呢,突然就听到了几个人的对话声。

  脚步声离她们越来越近。

  “苏璎宁那蠢货也不照照镜子看看她那样!要不是仗着她哥哥在西北战事中立了几次战功,这太子妃之位也轮得到她!”一个尖锐粗鲁的女声喊道。

  “明月妹妹快别说了。”一个温婉的声音劝住了她。

  “我们现在是在东宫中,万万不可妄议。被人听见传了出去,会落了口舌的。”那温婉的女子嗔怪了一句,又接着说,“而且,璎宁姐姐为人活泼大方,又与太子殿下情投意合,得到太子妃之位也是自然的。”

  “活泼大方?”尖锐女声满是质疑,“也就亏得姐姐你心地善良,看谁都是好人。她那哪是活泼大方啊,分明就是个刁蛮的泼妇。”

  “我看柳姐姐你才是最适合嫁给殿下做太子妃的人!温柔善良,知书达理,人长得又美!苏璎宁那蠢货除了长得好看点简直一无是处,不知她如何当得起太子妃之位。就她那样,给姐姐提鞋都不配!”

  “明月妹妹...”柳一涔轻扯了一下萧明月的衣服,示意她后面有人。

  萧明月回头一看,正好对上了苏璎宁的眼神。她明显被吓了一跳,但很快还是摆出了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说:“我还当时是谁呢,原来是太子妃娘娘啊。”

  “知道是太子妃娘娘还不快行礼?”小环毕竟是跟惯了苏小姐的人,嚣张的气焰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改过来的。再加上明月郡主方才如此说娘娘,小环心中就更是气不过了。

  这次,苏璎宁没有阻止小环。

  “参见太子妃娘娘。”柳一涔和她身边的丫鬟们都欠身行了礼。

  “参见太子妃娘娘。”萧明月一脸不屑地微低下了身,语气阴阳怪气道。

  “大胆!区区一个郡主,也敢对我们娘娘如此无礼!”

  听到小环如此说时,苏璎宁也怔了一下,没想到平日在她面前乖乖巧巧的小环,竟也有如此有气势的一面。

  “罢了小环,再说就得失了身份,丢了皇室的脸面了。”苏璎宁瞥了萧明月一眼悠悠说道,“被狗咬了,咱们也不能咬回去啊。”

  说完,苏璎宁又侧了下眼对小环说:

  “下次再有狗要冲上来咬人,直接打死便是。”

  “你——”萧明月指着苏璎宁的鼻子气急败坏。

  柳一涔赶紧将她手拉了下来,对她轻轻摇摇头,然后转过身对苏璎宁说:“明月郡主还小,口无遮拦,希望姐姐莫要怪罪于她。”

  柳一涔一脸诚恳和善地劝说,任旁人看了都会心软几分。

  然而苏璎宁知道,眼前这个人,正是本要将她毒死,再一步步权谋宫斗走上皇后之位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如表面看到的那般善良。

  苏璎宁轻笑了一声后道:“本宫和横冲直撞的畜生有什么可计较的。”而后又转头看向柳一涔,“不过,你叫本宫姐姐,好像不太合适吧。”

  说完,领着小环头也不回的走了。

  背后传来了一阵萧明月在心底破口大骂的难听之词,苏璎宁却觉得听得极爽。

  旁边的小环眼睛都亮了:[哇!娘娘久违的骂人!好些天没听到,我都要不习惯了。不过,娘娘现在损人的功力好像更厉害了,哈哈哈哈!瞧刚才那明月郡主的样子!]

  苏璎宁:......

  她不过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罢了啊。总不能人家都把粪泼到你家门前了,还笑嘻嘻地给人擦手吧。

  不过,小环这丫头倒是了得。

  “小环,方才表现不错嘛!”苏璎宁颇为满意地拍了拍小环的肩膀。

  听了娘娘夸奖,小环一下面露娇憨之态:“都是娘娘教的好嘿嘿嘿。”

  “以后,咱们不该嚣张的时候不能嚣张。该嚣张的时候,绝对不能怂,知道了吗!”

  “知道了!”

  .

  “哟,是皇嫂在此啊。”

  苏璎宁闻声回头一看,看到竟是二皇子,差点就要撂蹶子晕倒了。

  刚送走头母老虎,又来了只公狮子。

  而且,这只“公狮子”又穿着那件蓝色麒麟纹样的外袍了。

  批发的吗?

  “臣弟,见过皇嫂。”二皇子身子是微弯的,眼睛却一直是盯着苏璎宁看的。

  “皇嫂,别来无恙啊。”二皇子眼神风流地看着她:“嫁与皇兄后,皇嫂便忘了臣弟这个故人不成?”

  苏璎宁内心崩溃,又可以开始全新的表演了。

  “怎么会忘了呢。”苏璎宁一下变脸,一脸谄媚的看着二皇子。

  [哼,看来这蠢货现在仍是被本王迷得五迷三道的嘛,那日许是碍于顾翊钧那厮在旁边才不得不与本王作对。]

  苏璎宁让小环和二皇子身边的小厮们先去一边侯着,然后扯着二皇子就往一片较为隐秘的假山那边走。

  二皇子见苏璎宁扯着他的衣袖就往下拉,连忙扯了扯自己的外袍:[这刁蛮的女人不会要对本王做什么吧!]

  [罢了!为了本王的大计,出卖色相就出卖色相吧。]

  苏璎宁听了差点要吐血。

  到假山那边后,二皇子提起了胸膛,一脸的英勇就义。

  苏璎宁差点没忍住如那夜般再一次狠狠地踹一脚他的屁股。

  “二郎,那日你让我行的大计我未能成功实施。如今,你可有下一步计谋?”

  [之前叫她给顾翊钧下毒都是满脸拒绝,如今竟主动问本王有何计谋?不会是顾翊钧让他来的吧。]

  “皇嫂的话,臣弟听不懂啊。本王能有什么计谋呢。”二皇子装出一脸疑惑的模样笑问她。

  苏璎宁没料到他会如此否认,知他也不会说出什么了,便也胡言乱语道:“那日要去城外狩猎,皇弟不是说有计谋要射中跑的最快的那头鹿吗,现下可有法子了。”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