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总给自己加戏霜降江沉舟全文最新

夫人总给自己加戏霜降江沉舟全文最新

作者槐序七

综合类型211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夫人总给自己加戏》是槐序七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江沉舟近日里被一名身份不明的女子给缠上了,臭不要脸的黏上去之后把他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每每做错事,人家还没生气呢,她反而先生气了。因祸得福他原先沉闷的生活也因此变得有趣起来,渐渐也开始觉得,缠着就缠着吧,也没啥不好的...展开全文

《夫人总给自己加戏》是槐序七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江沉舟近日里被一名身份不明的女子给缠上了,臭不要脸的黏上去之后把他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每每做错事,人家还没生气呢,她反而先生气了。因祸得福他原先沉闷的生活也因此变得有趣起来,渐渐也开始觉得,缠着就缠着吧,也没啥不好的...

免费阅读

  人都受伤了,这一场战必打不可。

  王蒙站在高处看到他们被堵在高地上,恐有什么闪失,命人押着四当家在原地等候,也匆匆带兵赶到。

  双方就这么打了起来。

  江沉舟依旧没有理会霜降,追?往哪追?即便有月色相助,就这么冒险的去追,若有埋伏岂不栽了跟头。

  他任由她踢自己,兀自抡起她的袖子,疼的那人嗷嗷直叫。

  梅花镖入肉三分,却没有伤及筋骨。扔镖的那人内力深厚,若按照方才射箭的力度去扔这暗器,不说性命堪忧,她少说也要失去这只手。怎么会才伤及皮肉,显然是手下留情了。

  是在警告她吗?

  难道她们认识?

  江沉舟皱着眉头,没有去顾及梅花镖有没有毒,带着疑惑徒手把镖拔了出来,疼的霜降又嗷嗷了几声。

  王蒙见有人受伤了,赶紧凑过来瞧了瞧。一见伤口便“咦惹”地摇起头来,这么深的伤口真是可怜了这看着纤弱的姑娘。念此,又连着“啧”了好几声,这副场景换做谁看了都应心疼。

  “侯爷真的好无情啊!”她咬紧牙关,疼的发抖。

  她不是没有受过伤,以前还试过被人打的鼻青脸肿手都脱了臼,逃跑的时候口太渴了一头扎进别人的水缸差点淹死。要不是那主人回来了,她就交代在那里了。那主人是位白发苍苍的老药师,枯枝般的手看起来没什么力气,他熟练地在她的手臂上探了探。在她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竟然硬生生把脱臼的手给掰正了。

  疼得她龇牙咧嘴,好生难看。

  或许是命不该绝,她没死成。听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从瘪瘪的钱袋里掏出一小锭银子交给老药师,谢过之后匆匆拜别。救命之恩,日后有机会她定当涌泉相报。

  药师不肯要银子,她不分由说扔下就跑。

  死是没死,可这福气也没见到。

  没过多少天,她又挨打了,又鼻青脸肿的了。坐在河边看着河里的倒影,觉得自己丑死了。不免放声咒骂了那些打她的人十多遍,才用清澈的河水去洗脸上的血污。边洗边嗷呜嗷呜的,洗了好一会,抬头整理凌乱的头发时又见到那老药师站在对面。

  他正笑盈盈满脸关心的看她。

  花白的胡须、深深的皱纹还有古树似的脸,这些看起来都不可怕了,在这慈爱的笑容之下一切都显得很美好。

  她又被带回那小屋子疗伤了,又疼的龇牙咧嘴的。

  后来才知道老药师是江湖上有名的风归药师,他归隐了。再后来她就成了药童,跟在风归药师身边替他采药晒药。

  可她好吃懒做又不爱做这个,便在采药的时候偷偷溜到镇上招摇撞骗。

  日子久了,挨的打多了,门道就摸通了,做什么都轻车熟路。

  原本以为风归为自己疗伤已经是最粗暴的了,没想到这侯爷也一样粗暴。

  “少说几句。”江沉舟举剑划破了自己的大氅,撕下一条长长的布,替她扎好止血。

  “怎么的,我会死吗?我是不是要死了?”她泪眼婆娑问罢,又去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止血结,“哇,侯爷扎的好丑呀。”比她一个不学无术的人扎的还要丑。

  “闭嘴!”他瞪了她一眼,这人的嘴巴真是受伤了都不老实。

  叽叽喳喳的,老母鸡转世?

  “嚯嚯嚯,我因为侯爷才受的伤,侯爷居然凶我?!好一个忘恩负义江沉舟。哎哟哎呦...”伤口扯痛,眼泪在她眼中打了个转,终是滴了出来。

  江沉舟吸了一口气,这人说哭就哭,也不知道是因为痛还是因为真的伤心了。

  他嘴唇翕动却不知怎么为自己解释,又深深把气吐了出来,“我没有。”

  他只是想要她安安静静休息,毕竟她现在已经受了伤。

  “你就有!”霜降不依不饶,清秀的脸蛋还挂着泪痕,因为委屈显得楚楚可怜起来。

  大当家收到了风声之后不知对方什么来路,勒令收敛了几日,却迟迟不见官府有大动静,便又松懈起来。

  胆子渐渐大了,老四主动请缨去开个好头。想来多日安宁平安无事,大当家也打算重回江湖大干一场,便允了,今晚喝酒助兴,却不想吃的有些醉。

  可谁都没想到老四出山盯上的这人是江沉舟假扮的。

  二伢子回来报信说中了招,挨了欺负。

  在他的地盘撒野,他哪里咽的下这口气,心想着这人定会追上门来,在此恭候便是。

  起风了,地上的落叶被卷着打了好几个滚,还伏在树上没有掉下的亦被拂得沙沙作响。大当家醉醺醺的精神却不错,连着几个侧身巧妙地避过了衙差的袭击。回身看见高地上的江沉舟和霜降凑得颇近,以为他们还在卿卿我我,不由得怒火中烧。

  他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像被激怒的狮子,夺过身边手下的剑跃上了高地。

  “狂妄小儿,可敢一战?”大当家眼里闪着无法遏制的愤怒。

  霜降被这一声怒吼吓了一跳,不由得躲到江沉舟身后,扯着他的衣角只探出个小脑袋好奇地看着大当家。又怕两人打起来殃及到自己,一哆嗦干脆躲到了王蒙身后去了。

  王蒙也不会武功,见状更是两手一抖汗不敢出。可他是个男人,男人保护女人是天经地义之事,又硬着头皮咳咳两声板直了身子。

  两人又惊又怕地看向前方。

  江沉舟面不改色泰然自若站在原地,轻轻抚上腰间的剑。拔剑出鞘,剑身雪亮,月光之下犹如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霜。

  王蒙记得这把剑,这剑是当初江沉舟封侯仪式之上,新帝在文武百官面前亲手赐予他的。

  那时的江沉舟不过十九岁,而他也还不是清州知州。

  犹记那日,人人艳羡,很是风光。

  江沉舟举剑往大当家面前一指,剑若飞虹,“鬓毛老贼,何惧之有?”

  大当家被彻底激到,怒不可遏,提剑就刺了过去。江沉舟向后扎了一步,把剑往自己面前一横挡了下来,剑锋再往上一提,便推开了大当家的那把剑。

  大当家自是不会就此罢休,举剑卷土重来。

  江沉舟也毫不示弱,用力一挥,“铛”的一声剑锷相撞,大当家的瞬间剑断成了两截,剑脊那段直直插 入泥里。

  霜降本想拍手称快,不料抬头便又见那扔镖伤及自己之人站在屋顶处。

  那人蒙着面,不知是何模样,握于胸前的手似乎蠢蠢欲动。

  吃一垫长一智,她躲在王蒙身后把王蒙当做挡箭牌,探出头去喊道,“江沉舟,小心屋顶!”

  王蒙这次是瞧见了,不禁为江沉舟捏一把汗。

  江沉舟听罢抬头看了一眼,对上那人的视线,那人瞬间甩手扔出三枚梅花镖。

  三枚暗器染上月色似三点星光,直直冲向江沉舟。

  纵剑御气,一道白光闪过,“铛”的一声,三点星光被江沉舟打落在地。

  没中!大家都舒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放了下来。

  大当家虽走路有些许不稳,力气却蛮得很。趁江沉舟分神,朝着他的背使尽力气给了他一掌。

  到底还是太年轻,让人钻了空子。

  江沉舟毫无防备,接下这一掌脚跟不稳连连后退,心口一痛,咳了两声。

  大家心里的石头又重新压了上来,变的更重了。

  霜降没有料到这点,看到江沉舟受伤没多想,冲上去扶住那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提着剑的人。又恐还有暗器,警惕地打量四周,不想屋顶那人又消失了。

  她惊慌失措地冲人群喊道,“乌啼,快来救救你主子,他要死啦。”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