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她撂挑子不干了晏梨萧天凌最新完结

王妃她撂挑子不干了晏梨萧天凌最新完结

作者将吉

综合类型404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以晏梨和萧天凌展开故事情节的古代言情作品《王妃她撂挑子不干了》是由作家将吉所著,小说讲的是晏梨在十五岁时跟着父亲进京时便对楚王萧天凌一见钟情,可纠缠三年始终无果的晏梨准备放弃,殊不知此时闷骚傲娇的楚王萧天凌坐不住并开始了漫长的追妻火葬场之路,那兜兜转转的晏梨和萧天凌能否跨越一切阻碍迎来完美结局.......展开全文

以晏梨和萧天凌展开故事情节的古代言情作品《王妃她撂挑子不干了》是由作家将吉所著,小说讲的是晏梨在十五岁时跟着父亲进京时便对楚王萧天凌一见钟情,可纠缠三年始终无果的晏梨准备放弃,殊不知此时闷骚傲娇的楚王萧天凌坐不住并开始了漫长的追妻火葬场之路,那兜兜转转的晏梨和萧天凌能否跨越一切阻碍迎来完美结局.......

免费阅读

  半晌,流萤声音压得极低问:“小姐,我们真的要这么走吗?不能让殿下写和离书吗?”

  晏梨默了片刻。

  “就这么走吧。”

  这样对所有人都好。

  可以叫她彻底断了念想。

  而且,现在对于他来说,是何其重要。

  在纳侧妃的时候给正妃写和离书,到时候御史的折子怕是要堆满御案。再者说,她要是拿着和离书回去,爹爹跟大哥二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是二哥那个暴躁性子,怕是连夜进京讨说法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当初是她不管不顾要嫁给他,求了圣旨,让他不得不娶了她。现在她想走,也不希望给他带来什么麻烦,这样就两不相欠了。

  她不愿因为自己叫他被人抓住小辫子。

  还有,虽然从来没有跟人说过,但她心里是希望他能坐上那个位置的。

  他有抱负有能力。爹爹说过,是苍鹰就该搏击长空,而不是被人豢养在笼子里逗人取乐。

  “可是青云大师说了,那个药……”

  “放心吧,照着青云大师说的做,肯定不会有事的。而且,我还有你啊,不会有问题的。”

  “小姐……”

  “好了,别像个老婆婆一样婆婆妈妈的了,这么磨蹭下去,我们到时候就回不去西北了,你难道不想回去吗?”

  “我当然想了!可……”

  “那不就得了,听我的。”

  流萤劝不动,心里又担心,索性不说话。

  “好了,时候不早了,睡觉吧,明天早上早点起来去饭堂尝尝这里的斋饭。”

  一阵窸窣声,晏梨翻了个身,背对着流萤阖上眼。

  房间里随即沉寂下来。

  就在晏梨快要睡着的时候,身后传来流萤低低的声音。

  “小姐,那你还喜欢殿下吗?”

  晏梨睁开眼,沉吟半晌——

  “不喜欢了。”

  话音落下,晏梨听到流萤松了口气。

  *

  雪下了一整夜,整个上京城都换上银装。

  因为这难得一见的大雪,全城陷入一种新奇的喜悦中,楚王府尤甚。

  宫里一早来了旨意。

  白家小姐要嫁进楚王府了。

  盼星星盼月亮盼了这么些天,这事终于定下来,王府里一派喜气洋洋。

  忆妙看着一张张笑脸,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怅然,站在廊下,看着院中的雪,轻轻叹气。

  “忆妙?”

  右侧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忆妙转头看去,苏嬷嬷朝她走了过来。

  “苏嬷嬷。”

  苏嬷嬷站在忆妙身边,“你一个人在这儿做什么呢?”

  “好像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雪,忍不住多看会儿。”忆妙说。

  “是嘛?我怎么觉得看你这样子,似乎是有点不高兴呢?”

  现在府里上上下下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喜事高兴,她要是不高兴,传到旁人耳朵里还不知道要被编排成什么样子。

  “苏嬷嬷大概是眼花了吧。”忆妙嘴角轻弯,勾出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

  苏嬷嬷精明的眼睛在忆妙身上扫过,一笑,“我还以为你想到王妃了呢?”

  言罢看向院中,继续说:“说起来,当初王妃嫁进王府的时候,贤妃娘娘就有意让你跟了殿下,结果不知道究竟是哪个没把门的狗东西说了出去,叫王妃……”

  “苏嬷嬷。”忆妙厉声打断她。

  这几年,这些话,她没有少听。

  “以前王府的事情都是苏嬷嬷你跟王管家操心,王妃嫁进来之后,把活儿都揽到自己肩上了,让你可以安享晚年,这是恩德。再者说,主掌中馈是贤妃娘娘的意思,你要是想再来管事,进宫去跟贤妃娘娘说声就是,王妃一向孝顺娘娘,娘娘说什么王妃就听什么,这个你怕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吧?”

  忆妙是府里出了名的好脾气,从来都是不争不抢,平时待人也是和和气气。猛地这样夹枪带棒来一遭,苏嬷嬷被激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半天没有挤出一个字。

  不止是苏嬷嬷,就连忆妙自己都被自己的话惊到了。

  如若不是今天心情憋闷,苏嬷嬷又偏偏上来找她不痛快,她断然不会说出这些话。

  不愿多待,忆妙道:“没事的话,我就先回迎霜院了。王妃一直盼着下雪,待会儿怕是要出太阳,我得回去想办法存下来一点。”

  说完,不等苏嬷嬷应声,转身离开。

  快步走出长廊,转过一个拐角,险些撞上人,忆妙吓得轻呼出声,惊而抬眼,看清人,心头猛地一紧

  “殿下……”

  险险才稳住。

  面前的人不说话,只是目光停在她身上。

  饶是忆妙在王府里这么多年,还是被这像刀子一般的目光盯得手心冒汗,腿有些发软。

  就在扛不住想要跪下的刹那,面前的人终于开了口。

  “她说什么时候回来?”

  忆妙一愣,反应过来,“王妃没说。”

  说完,忆妙忽然察觉不对。以前不管去哪儿,王妃都会交代回来的时间,这好像是第一次没有交代。

  不由抬头,看到面前的人沉了脸色,忆妙的心也跟着沉了沉。

  *

  安国寺地势偏远,本来香客就少,又加上下雪,整个寺里都没有什么人。

  吃完斋饭,听说庙里梅花开得正好,晏梨便带着流萤在寺里转转。

  看晏梨兴致勃勃的样子,一如往常,流萤恍惚觉得,好像昨天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

  找到地方,梅花的确开得很好,流萤却看得心不在焉。

  她昨晚几乎一晚上没睡。

  她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事情走到这一步才有所察觉。忆妙说过她马虎,她以前还不接受。现在才知道,忆妙那是一针见血。

  不管是在西北还是来了上京,她家小姐从来没有跟人哭诉抱怨过什么,她就什么都没有多想。

  却没有想明白,以前在西北,是没人敢给她委屈受。但是来了上京,宫里的贤妃娘娘,府里的那些人,还有外面什么都不知道却跟着起哄的人,这么多委屈……

  她只是不吭声。

  从头至尾,一声没吭过。

  而她竟然以为她真的没事。

  一想到这些,流萤就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

  *

  在寺里转了一圈,准备回寮房,拿上东西回去。

  没走几步,迎面过来一个小僧,说有人找她们。

  晏梨跟流萤面面相觑。

  思来想去,都想不到是谁。

  “流萤,你回去拿东西,我在大门口等你。”晏梨说。

  吩咐完,晏梨跟着小僧离开。

  从一条青石小径绕到大雄宝殿前,看到站在院中的人,晏梨脚步一顿。

  她没有想到会是萧天凌。

  他一身玄色常服站在院中,长身玉立。

  就在她停下的刹那,他转头看过来。

  四目相对。

  他眼底明明什么都没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晏梨心里却有一种直觉——

  宫里的旨意来了。

  早就知道这件事就在这两天,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却还是像是被人当头敲了一闷棍。

  晏梨尽力露出一个正常的笑,继续往前走,“你怎么来了?”

  “上来看看之前点的长明灯。”他答得干脆利落。

  这个晏梨知道,作为骁云骑主帅,他在安国寺给战死沙场的人点了很多长明灯。

  “哦。”

  “斋饭吃了吗?”

  “嗯,吃了。”

  “那走吧。”

  晏梨像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

  她说了是想来吃这里的斋饭,现在吃了就该回去了。

  轻嗯一声,抬腿跟上已经转身往外走的人。

  *

  四下安静,只剩脚下踩雪的轻微声响。

  这是两人在一起难得的安静。

  没有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也没有见到人就扑上去,就安静地跟着他身后走着。

  她稍微落后他半步,看着路的眼睛稍稍一抬便能看到他垂在身侧的手。

  他的手清瘦修长,骨节分明,加上人生得白,一双手便格外好看,不过只有她才知道,他的手心有层薄薄的茧。

  自己的手控制不住地往前伸,可是还没有碰上,又默默收了回来,手握拳往身后深深背。

  担心他发现,晏梨抬眼看他。

  视线里只有他的肩背。

  这个角度她再熟悉不过。上京规矩多,妇人不能走在丈夫前面,连并肩都不行。所以他身后落后半步的地方,是她常站的位置。

  跟在他身后走过很多很多地方,宫里长长的夹道,中秋节上京城的花灯会,秋风气爽的围猎场……

  脚步不知不觉放慢,放慢,直到停下。

  一夜大雪,到处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

  晏梨就站在原地,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远。

  那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遥远。

  天地苍茫,前方广阔。

  忽然一股汹涌泪意直往上涌。

  萧天凌走着走着发现身后的脚步声消失了,不由回头。

  当发现她远远站着,静静看着他的时候,只这一眼,忽然觉得心口像是被人一把攥紧,薄唇蓦然紧抿。

  好在下一瞬,那远远站着的人,笑靥如花,叫着他的名字,冲他跑了过来。

  “天凌!”

  晏梨用尽全身力气跑向他,就像是每次当他忽然出现在她视线中那样。

  最后整个人扑进他怀里。

  萧天凌被撞得一只脚往后退了半步,手下意识环住她的腰。

  抱住他的那一刹那,晏梨眼睛一下就红了。可是搂着他的脖子退开的时候,脸上只剩盈盈笑意。

  “我们来打雪仗吧!”兴致高昂。

  萧天凌的目光在晏梨的脸上逡巡过,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闹腾,心里莫名松了口气。

  松开她,无声拒绝了这个建议。

  晏梨不依不饶地拉住他的手,不让走,“来嘛来嘛,很好玩儿的!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打过雪仗?”

  “上京城里超过十岁的孩子都不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

  “别人是别人,我们是我们。再说这里又没有其他人,你就算玩得再疯也不会被别人看到的。”

  “回家。”萧天凌不松口,转身往停在不远处的马车径直走去。

  没走两步,一个松松的雪球砸在他后背,散开。

  萧天凌叹气,回头,只见晏梨弯腰就抓了把雪,在手心里团。视线落在她的手上,还没来得及开口,又一个雪球砸在他肩头。

  晏梨是打雪仗的一把好手,飞快又捏好一个,看萧天凌站在那里,卯足了劲儿往他身上扔。

  他没躲,只是抬手挡了挡。

  他一直这么站着,晏梨自觉无趣,忽然觉得连团雪球的力气都没有了,手里团到一半的雪球正打算扔掉,对面的人像是被她惹冒了火,弯下腰去。

  见状,晏梨心口一松,尖叫着往边上跑,等团好手里的雪球之后,又冲过去。

  一边扔,一边侧过身体躲萧天凌扔过来的雪球。

  到处跑。

  一直一直笑。

  因为打完雪仗,晏梨死活不坐马车,非要萧天凌背着她走了好长一段,等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下了马车,晏梨看着头顶写着“楚王府”三个大字的匾额,忽然就迈不动腿了。

  她再清楚不过,这一迈进去,离那没有回头路的一步便又近了。

  流萤发现她停下,上前低声叫了她一声,“小姐?”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