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女王白绮全全文最新

戏精女王白绮全全文最新

作者银发死鱼眼

都市言情206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御龙小说网为大家带来惟妙惟肖、文笔极佳的小说《戏精女王》全文在线阅读,白绮小说在线预览,作者银发死鱼眼描述了:白绮绑定系统自动穿越于各个平行世界,系统给她的任务只有一个,虐尽世界渣男渣女,绝不手软,时日一长,系统有些迷惑,这个勾搭着一号大佬的女人,为什么还跟二号大佬眉来眼去,甚至跟三号大佬有肌肤之亲?宿主才是最大的渣吧!展开全文

御龙小说网为大家带来惟妙惟肖、文笔极佳的小说《戏精女王》全文在线阅读,白绮小说在线预览,作者银发死鱼眼描述了:白绮绑定系统自动穿越于各个平行世界,系统给她的任务只有一个,虐尽世界渣男渣女,绝不手软,时日一长,系统有些迷惑,这个勾搭着一号大佬的女人,为什么还跟二号大佬眉来眼去,甚至跟三号大佬有肌肤之亲?宿主才是最大的渣吧!

免费阅读

  孟圆被白绮的话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自从得到了这番奇遇之后,她便认定自己是天选之人,注定命运不凡的。

  于是即便如今家族破产,生活“拮据”,需要在自己看不上的男人面前伏低做小,她也对未来的起复深信不疑,她坚信自己是被命运偏爱的。

  可现在,她身上最大的秘密被白绮道出,整个人陷入了极致的恐慌中,甚至更甚于出轨的事被撞破。

  因为灵泉的存在是她绝对不容质疑的筹码,是前所未有的底气。

  然而这份底气却被人窥探,甚至尽在掌握中。

  孟圆双目圆睁,惊恐的瞪着白绮,整个人像是恐怖片里见鬼的女主角。

  是了,这家伙如果一早已经察觉到她和朱云飞的事,那在暗中监视过她也不出奇。

  如果见识到她突然消失然后突然出现,再结合她最近开美容院口口相传的好疗效,以及她编造的所谓限量产的矿物水,虽然不可思议,但也很容易推测出她身上的秘密。

  孟圆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声音艰涩道:“所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申老夫人的事对不对?一切都是你在试探我,在一点一点的测试自己猜测的真实性?”

  难怪一贯好说话,一贯把她的交代奉若圣旨的白绮这么漫不经心,居然还会有千叮咛万嘱咐的东西被打翻一说。

  以前哪怕就是她送给白绮一瓶矿泉水,对方都会很珍惜的。

  可怜这么粗暴的试探,自己竟然半点没有怀疑。

  “可是不对!”孟圆猛地一惊:“你怎么会知道土地?”

  即便白绮全天候监视她,那么也只能看见她突然消失,过了一阵突然出现手里多一壶水而已,怎么可能窥探到灵泉空间的全貌?

  她试验过,灵泉里面的磁场可是不支持电子产品在里面使用的,别说在她身上安装监控监听,就是普通的拿手机在里面拍个照都不行。

  想到这里,孟圆脑子里出现了一个疯狂的念头:“难道你——”

  白绮露出一个笑容,这笑容让孟圆如坠冰窟。

  她没理会孟圆的疑惑,只道:“现在知道这些有意义吗?”

  “你只要知道,即便天上掉馅饼,不偏不倚的冲着你脑门砸下来,你个废物也接不住就够了。”

  白绮嗤笑,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薄:“你说你到底有什么用?这么几个月经营出什么来了?拥有那么大的机缘,居然还是选择委身这种鼠目寸光的废物,走捷径你都走不好,你还能干什么啊?”

  她指了指朱云飞,孟圆忍不住顺着看过去,看到朱云飞被自己打成猪头的落魄惨状。

  如果说勾搭对方的目的,除了对于白绮的嫉妒作祟,还有想以他为跳板回归上流社会,那么这会儿失去了一切她自以为判断的光环,朱云飞在白家显然并没有她预料的这份用途。

  那么这会儿面前狼狈不堪的男人,在孟圆眼里就只剩从认识之初积攒到现在的鄙薄了。

  是啊,她为什么要把希望寄托在这种一无是处的男人身上,明明以前支持白绮跟他在一起,就是因为自己觉得白绮这样是贱到渣了。

  为什么要去舔贱到渣的废物?

  白绮知道是为什么,因为白家的富贵在这里看起来如此触手可及,有白家在前,孟圆眼里竟一点看不上眼其他,哪怕她脚下早有一条踏实稳妥的通天路。

  这时候白绮来到孟圆面前,将她往楼上推了推,指着卧室的方向道:“你可以住我的主卧,那个房间是你的了。”

  “你在里面干什么都可以,尽情玩你们想玩的刺激吧,这算是我给手下员工的福利了。”

  说着脸上露出甩一包垃圾的轻视:“我这种老板不错吧,为了下面的职场幸福度,连老公都让出来了。”

  孟圆浑身发抖,睡朱云飞如果让白绮痛不欲生,她很乐意。但白绮自己都甩抹布一样不屑一顾的东西,她自然也觉得脏。

  她扭曲着脸,声音里透着股决绝:“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你爸虽然强势,但总有比你爸更厉害的人,大不了我用灵泉做投名状。”

  白绮笑了,修长的指尖撵着她脖子上的钻石项链,这还是白妈那次送给她的。

  白绮凑近她,轻飘飘的声音说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话:“你说得就跟自己能活着找到大靠山似的。”

  孟圆整个人头皮都炸开了,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绮,以为她在威胁自己。

  要是以前的白绮,她还不相信她能做到如此心狠手辣,但今天她的模样全完全让人没法侥幸。

  并且她明白自己这个灵泉有多诱人,一旦散播出去,那就是会引起世界疯狂的东西,白家怎么可能坐视失去。

  利益动人心,设身处地,就是她处在白绮的位置,践踏法律谋财害命也是绝对干得出来的。

  然而孟圆这次却是真的误会了,白绮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也就耸耸肩并不急于解释了。

  两个人被留在了别墅里,何嘉奈送白绮回白家那边。

  路上问她:“姐姐你刚刚跟那女的说了些什么?”

  明明就在一个大厅里,白绮的声音也不见小,可何嘉奈就是感觉云里雾里,仿佛到了关键的地方自己思维就会打飘,或者被莫名其妙的东西吸引注意力一般。

  白绮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就是六号如此拙劣张扬,至今却灵泉没有暴露在有心人眼里的原因,世界是有自己的意识的。

  这种远远超出位面规则的bug,世界不会任由其轻易扩散,因为这些根本就不是人类应该接触的信息。所以一般人即使听到看到什么,也会被法则干扰忽略。

  能够毫无障碍看到那些碎片并且感受到它们的运行方式的,除了被碎片选中的宿主外,就只要外来世界的执行者或者偷渡者。

  也就是说,反过来凭借这一点,就可以分辨某个人是不是原本世界的土著。

  六号以为她为了贪灵泉,拿性命威胁她。

  没错,如果没有相应的禁制,白绮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这不仅仅是贪婪的问题,而是真的如六号所言如果她干脆豁出去投奔更大的山头,拿灵泉做投名状,接下来白家就会面临倾覆的危机。

  白绮可不会坐视这种事情发生。

  回到家,在大门外面正好撞见白爹的车,白爹看到闺女从何家小子的车上下来也很惊讶。

  何嘉奈在长辈面前倒是乖巧,乖乖打了招呼,也没有厚着脸皮要进去,履行了送女士回家的职责,干净利落的就转身离开。

  白爹看着对方消失过后,便问闺女:“你什么时候跟何家老四混一起了?那小子别看看着乖巧,可不是个省心的,你别被他骗了。”

  白爹说这话的时候,白妈正好出来,闻言笑道:“你这说的,嘉奈不是挺乖的吗?又会体贴人,哪个女人不喜欢他?”

  白爹顿时脸都黑了:“那小子就是会玩这套,就一张嘴巴甜而已,哄得你们这些妇人团团转,三天两头闹不像话,人要收拾他,偏偏你们女人还拦着护着。”

  白妈就不高兴了:“嘴甜?光嘴甜能这么招人喜欢吗?那孩子对人用心,你看上次晚会,你都没注意我脚疼,他让他的助理给我送了舒服的鞋过来。”

  “你甭管怎么说,人家孩子细心体贴到这份上,还长得好看人讨喜,这就是能耐,你们男人一个个做不到好意思说人家?”

  白爹在豪门算是模范丈夫了,不出轨不乱搞,一心守着老婆闺女过日子,老婆体弱多病也不离不弃,工作再忙每天也不忘关心。

  圈子里哪个富家太太不说白妈嫁的好?一提到白爹那就是别人家的老公。

  可白爹的细心在白妈眼里跟何嘉奈比都稍有不及,就更别说别人了。

  这要不是差着辈分,白爹也得警惕着那小子了。

  这会儿被妻子数落得不得劲,便对闺女粗声道:“你还没说呢,你跟那家伙什么时候来往的?以前你不是都不怎么跟圈子里的年轻人来往吗?”

  白绮给爸妈倒了杯水,若无其事道:“哦,朱云飞和孟圆俩贱人背着我乱搞,我寻思着出轨这种事轮得到他?”

  “然后那天就恍然大悟,其实那傻逼哪里配得上我?你们闺女有钱有身材,长得还这么漂亮,朱云飞那样的给我提鞋都不配,年轻大好时光不多玩玩,简直就是白瞎了这条件,正好翻到何嘉奈,就找他一起玩了。”

  “噗!”

  “咳咳咳!!!”

  老两口子正喝着水,猛地听到信息量这么大的话,大受刺激。

  白爹连忙把杯子放下,拍了拍正在呛咳的白妈的背,瞪着白绮骂道:“你讨债的?说这种事你给你爹妈喝什么水?嫌你爹妈活得太长是不是?”

  然后两口子又沉默了。

  听第一句话的时候,他俩是怒火中烧的,满脑子都是就凭朱云飞那玩意儿,还敢给他们闺女受委屈。

  紧接着这愤怒就变了质,看闺女这样,明显是受了朱云飞影响,整个人都不对了吧?

  别说他们,迎过来的老严闻言也是表情僵硬了一瞬,最近他被大小姐安排做了不少事,自然对姑爷的背叛一清二楚。

  只不过应大小姐的要求,选择按照她自己的节奏来而已,他相信大小姐会自己选合适的时机告诉老爷的。

  老严一直以为大小姐这么做的目的,是因为自己当初不顾家里的反对硬和朱云飞结了婚,这会儿只是学会了担当,选择自己处理完事情不让父母操心而已。

  结果竟然全不是这么回事。

  白爹一时之间竟然都不耐烦追究朱云飞,反正那蠢货有跑不了。

  反倒是沉吟半天,才小心翼翼对女儿道:“不是,这世上好男人确实没几个,但我闺女这么好,肯定配得上良人的,你也不用为了那玩意儿自暴自弃——”

  话没说完,就被白妈打了一下:“去,什么叫自暴自弃?说得就跟那朱云飞有几斤几两似的。”

  两口子心里把朱云飞骂了个遍,要不是这家伙,他们乖巧听话的女儿也不至于突然变得这么极端。

  虽说闺女真的要游戏人间,凭白家的权势那也不是不可以,但自发自愿的玩乐和哀莫大于心死可是两回事的。

  就怕闺女成天在外面放浪形骸,心里却苦苦支撑着,这才是造孽呀。

  白绮笑了,就这点来看,这边的爹妈就远远不如自己世界的爹妈心脏强大了。

  要是白绮什么时候玩乐频率变小了,两口子还会问她是不是心情不好?甚至还会主动介绍周围的优秀青年。

  坑害人家大好男儿全不带亏心的夫妻俩。

  白绮耸耸肩:“朱云飞结婚这几年,原本看着还算干净的脸,这会儿也变得油腻了,男人一油就让人倒胃口啦,他又没有外表管理意识。”

  “那身材,啧啧,看着倒还算胖瘦均匀吧,不过脱了衣服肉都开始松垮了,估计三十出头就得走形。人就更不用说了,过了年轻那几年,越发没用,哪儿有年轻活力的小伙子?”

  这话倒是非常有说服力,白妈听着居然连连赞同的点头,见闺女脸上的表情不似作伪,这才稍稍放心。

  松口气道:“嗐!那要真是这样,不行咱换就是了。没事啊,闺女,下一个慢慢挑,这次别慌着结婚,好好试试,女人这一辈子,幸福最重要,爸妈也不催着你生孩子,再说男人不行,生的孩子质量也不好。”

  “你就跟妈好好调理身子,咱闺女年轻漂亮着呢,合该好好玩玩。”

  白爹一旁默默的听着老婆的话,一方面倒是认同,一方面悄悄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和胸肌。

  还好,他有着良好的作息习惯,再忙也会管理身材,五十岁的人,不比一般三十出头的壮年差,肯定比朱云飞那种废物强多了。

  应,应该不会被老婆嫌弃吧?

  总的来说接受了闺女一夜之间观念大变的设定,只要是从闺女高兴的出发点,也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总比以前似的,为了那姓朱的要死要活的好。

  多见识点好啊,见识多了,就知道世界上好男人这么多,好皮囊的男人更是多,好皮囊甚至还会哄人的,他朱云飞都排不上末流。

  就他那点不入流的手腕,如果不是瞎猫撞上死耗子,有原主那脑子被驴啃的,这造化都轮不上他。

  白爹想要立马撸了朱云飞的职务,将他的一切都收回。

  白绮却反对道:“不用,暂时原封不动,他想长痛不如短痛,还得问问我乐不乐意呢。”

  白爹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不过见她最近大有长进,不管是亲戚那边还是婚姻危机全都游刃有余。

  总归只要她性格不吃亏,那别的都好说,于是也就放手让闺女自己处理。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朱云飞每天生活在惶惶不安中。

  尤其他之前跟孟圆打架,整个人被揍成了猪头三,第二天本想不去公司,却也不敢在家枯等,因为恐惧白爹那边会产生的反应。

  白绮到底会不会把这事告诉她爸?朱云飞还不得而知,虽然去公司会面临盘问,但在家等死也是煎熬。

  可第二天因为他的伤势震惊的人不在少数,也有不少当面询问,朱云飞左右糊弄,期间撞到来公司的白爹。

  对方深深的看了一眼,朱云飞差点直接吓尿,但岳父居然一句话都没说,显然和以往一样,除了有事不想理会他。

  朱云飞送了口气,以他对白爹的了解,虽然对女儿意见不小,但大事上绝对还是护短的,更何况白绮最近的表现让他贴心。

  之所以没被收拾,估计白绮找了别的理由搪塞,是了,她怎么会乐意把自己出轨的事大肆宣扬?也不怕被自己亲爹打断腿。

  朱云飞顿时喜形于色,以为昨天白绮的话还是颇有些色厉内荏的成分,诚然一切捅破倒霉的会是他,白绮损失并不小。

  但不到万不得已,想必她还是不愿意丑事传千里的吧?

  只能说这家伙即低估了白绮,也小看了白爹,不过他自己倒是得到了安慰。

  觉得就算现在婚姻破裂,把柄被抓在妻子手里,可只要不离婚,白家的顺风车他还是能一如既往的搭乘的。

  上班期间偶尔听到员工八卦,说是他脸上的上怕都是被老婆揍的,果然豪门赘婿不好当,都不被当人看云云。

  朱云飞听了心里窝火,但也没法跳出来跟人对峙,他这会儿只能缩着尾巴做人。

  然而也不是没有他发泄的地方,比如背叛他的亲娘和妹妹。

  下班后朱云飞就直接开车去了他老娘住的公寓那边,叫人把她们的东西收拾打包扔了出来。

  朱母当时都惊呆了,儿媳妇赶她出门也就罢了,这可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儿子。

  母女俩坐地大哭:“是不是白绮教你这么干的?杀千刀的,我就知道她不安好心,都撵我们孤儿寡母出来了,还不放过我们,要逼着去死啊。”

  朱云飞了狰狞的冷笑:“哦?看来你们知道今儿这出是因为什么啊?”

  “我怎么不知道?无非就是那恶毒婆娘怕事情败露,想倒打一耙。”朱母拍着大腿嚎哭。

  “那你跟我说说,她什么事情是你们知道我不知道的?”

  朱母和朱云美顿时反应过来,这说出来不就不打自招了吗?

  朱云飞见她们的样子冷笑:“我的好老娘,好妹妹啊。为了区区五百万,替人掩这么大的丑,看着你们儿子哥哥当绿毛活王八。”

  “我这些年拼命读书,拼命往上爬,在外面辛辛苦苦还受着别人白眼,就是为了你们能过上好日子,没想到了,背后插刀的总是最亲的人。”

  “你们也别搁这儿嚎丧了,要哭滚回村里哭去,我当初就不该接你们过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没你俩事情也不会闹到今天。”

  朱云飞昨晚苦思冥想一夜,始终觉得事情的根源就在她俩被撵出来的那天,从那天开始,白绮对他的态度就大变,整个人有主见了很多,人也变得越来越狠。

  甚至他怀疑,他跟孟圆的事,都是从老娘和妹妹这里流露出去的端倪,否则以他的小心,怎么可能露馅?

  朱云飞将两人恨得要死。

  朱母惊慌道:“不是这样的,儿子,我就你这么个儿子,我能不为你着想吗?”

  “可是咱们家什么情况你也知道,要是真的跟白家摊牌,吃亏的是咱们呐,我就怕你年轻气盛,知道这事一时冲动,本来也想着满满找机会告诉你的。”

  朱云飞冷笑:“我的好妈,你可得了吧?你什么人我不清楚?儿子哪儿有攥在手里的真金白银实在?”

  说着不耐烦的轰两人:“赶紧的,别磨磨蹭蹭,再不知好歹,以后连生活费也别想要。”

  母女俩哭哭啼啼的拖拉着箱子被送回老家,农村搬弄是非的长舌妇本来就不少,况且朱母为人原本就不咋地。

  尤其朱云飞发达之后,在村里什么时候不是拿鼻孔看人?

  这会儿看到母女俩狼狈的回来,有意打听的妇人不少,朱母又不是个管得住嘴的。

  以她的浅薄见识,觉得现在儿子跟自己离了心,生怕对方不孝顺他不给她养老,按照那个年代的思维,便指望宗族乡亲给朱云飞施压。

  一来二去的,朱云飞被戴了绿帽子的事就宣扬了出去,母女俩出门买个菜都被人指指点点,甚至往日里有过节的,更是当面嘲笑。

  朱母倒是生猛依旧,给人吵架不带含糊的,但朱云美哪里受得了?

  而且农村要啥没啥,哪有城里的花花世界来得有趣?

  于是半夜三更的就偷了钱跑了出去,又回到城里,结果消失不见,电话打不通,人也找不到。

  把朱母急得嘴角起燎泡,给朱云飞打电话,那边是敷衍都懒得。

  朱云飞只当他那好妹妹出门玩去了,以前这种事也不少,白绮都收拾过好几次烂摊子。

  跑到千里之外去见网友,结果差点回不来这种事,以前都是白绮给钱才摆平的。

  朱云飞是厌倦了这两个累赘,只觉得那丫头钱不够了总会找回来。

  朱母见儿子铁了心不管,女儿再不省心,也不能就这么不问死活,于是哀求了村里几个说得上话的乡老一起进了城。

  朱云飞最近的日子过得也压抑。

  白爹对他的置之不理让他心存了一丝侥幸,可随之而来的却是无休止的精神折磨。

  因为白绮压根不像他想的那样,在乎自己的名声,反倒是开始跟何嘉奈公开的出双入对。

  甚至在一些大型社交晚宴的时候,两人结伴来去卿卿我我,对圈子里不明就里的人还当着他的面问那女人是不是何家四少爷的女朋友。

  朱云飞一时间变成了圈子里的笑话,往日里对他不得不虚与委蛇的人也敢当面嘲讽。

  更甚至以前从来都是他炫耀场合的同学群里,那些早看不惯他装逼的人每天私戳甚至打电话假装关心的戳他肺管子。

  不管走到哪儿朱云飞都觉得别人在嘲笑他,然而更过分的是,有一次白绮和何嘉奈这对狗男女约会的时候,居然支使他去买安全套。

  朱云飞的自尊和人格被踩得不能再踩,如果不是对于金钱名利的渴望苦苦支撑,他早就已经受不了。

  朱云飞跟白绮结婚这么多年自然攒下的家底也不少,连日的刺激让他对于成功的渴望和迫切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

  这个时候,有个很有前景的投资项目出现在他的眼前,朱云飞本身能力还是有一些的,加上这两年站得高看得远,自然对于资本方向的判断力还是可以的。

  他细心琢磨过后,发现这个机会确实难得,但需要的入股资金却很庞大,搭上他现在的所有家当都还需要贷上一笔巨款,但回报绝对可观。

  至少如果成功的话,即便他和白绮最终婚姻走到尽头,自己也凭借着白家的影响捞够了本。

  于是朱云飞便卖掉自己名下所有的资产,拿出了所有积蓄并贷了一大笔款项投入进去。

  盼望着这次的成功能为他现在这暗无天日的日子带来转机。

  孟圆天天被关在白绮的别墅里,唯一的任务就是生产白绮指定量的灵泉水,并且种植她需要的植物。

  她就算破产哪儿干过这种活儿,一开始效率自然不高,可白绮只会更狠。

  种植失败?那行,就把失败品自己吃下去,你要胃口好的话,一直不成功也没关系,总归这点种子的钱,白绮还是不心疼的。

  折腾几天后,孟圆也不敢耍花招了,除非她一辈子躲在空间里不出来。

  所幸空间灵土并不需要太高的种植技巧,甚至把东西直接扔地上再盖一层土,不管多么精贵的植物都能涨势良好。

  白绮几乎让她什么都种,空间里面东西生长得快,白绮短短一段时间,就收到了无数经过空间改良的植物。

  粮食蔬菜药材花卉都有,每一株简直不是人间能养出来的极品。

  白绮将这些留做种子,源源不断的送进自家的研究基地。

  虽然那些东西在外面不可能达到灵泉种植出来的高度,但也绝对能让品种上升两个等级。

  加上灵泉水的大量稀释供应,一时间给白氏的科研基地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条件。

  以这为契机,加上白爹的经营,相信这个世界的白氏会更上一层楼。

  孟圆也不是没有想过逃跑,然而她出去转转的空档,哪怕眼睛多像别的地方瞄了两眼,都感觉如芒在背。

  有次她碰到警察,想要拉住对方说自己现在正处于被□□中,然而在警察询问相关信息的时候,灵泉空间的事死活无法传达。

  孟圆这时候才意识到,她一直以来隐瞒的秘密,原来根本就不用特意耗费心机,其实根本就不会有人触及到真相。

  那么,白绮是怎么知道的呢?这个认知让孟圆害怕得瑟瑟发抖,在因为支支吾吾被赶出来之后,她突然觉得整个人像是与世界剥离一般。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