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少难惹娇妻带球跑无删减大结局

墨少难惹娇妻带球跑无删减大结局

作者锦黎

都市言情447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御龙小说网为您提供言辞犀利、剧情滴水不漏的小说《墨少难惹娇妻带球跑》,慕浅墨景琛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作者锦黎主要描述了:慕浅生孩子的那一天,在鬼门关徘徊了许多次终究还是留下了那个孩子,五年后的相遇,慕浅是公司高管,墨景琛是她闺蜜的未婚夫,可当真相浮现在两人面前,慕浅惊了,墨景琛也难以置信…展开全文

御龙小说网为您提供言辞犀利、剧情滴水不漏的小说《墨少难惹娇妻带球跑》,慕浅墨景琛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作者锦黎主要描述了:慕浅生孩子的那一天,在鬼门关徘徊了许多次终究还是留下了那个孩子,五年后的相遇,慕浅是公司高管,墨景琛是她闺蜜的未婚夫,可当真相浮现在两人面前,慕浅惊了,墨景琛也难以置信…

免费阅读

  冥冥之中,就好似看见了家里小丫头的模样。

  思及此,她却诧异的发现,妍妍的五官竟然跟这孩子有些相似!

  不,看着小奶包眉眼之间,还有鼻子,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噌地一下子,她站了起来。

  “浅浅,你怎么了?”

  发现她神色有些不正常,司靳言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关心的询问着。

  包厢里,不仅仅是慕浅,就连墨景琛和乔薇都发现了慕浅的异样之色。

  “我……我突然肚子疼,想去趟卫生间。”

  说着,对他们微微颌首,“你们先点餐,我去去就回。”

  匆忙的离开包厢,慕浅快步走去了洗手池,在公共区域,她拧开了水龙头接了一捧手,拍在脸颊上,试图让自己清醒清醒。

  可越洗,她思绪越发的清晰。

  脑海里突然萌生出一种想法,小奶包会不会是她的孩子?

  当初,她就是在海城生下了一个男孩,如果按着时间来计算,刚好跟小奶包是差不多大的年纪。

  尤其是小奶包的五官,跟妍妍丫头真的是太像太像。

  初次与小奶包见面的时候就感觉有些相似,只不过没有过多注意,现在想想,反倒觉得有些惊悚。

  “浅浅,你没事吧?”

  蓦然,身后一人走了出来。

  乔薇看着慕浅,上前关心道:“你没事吧?景琛他……他就是那样的性子,你可千万别跟他计较。”

  “嗯,我知道的。”

  慕浅微微颌首,抬眸看着乔薇,拧眉一叹,“倒是你。”

  抿了抿唇,怅然一叹,“你真的确定墨景琛适合你吗?虽然他家世很不错,但是男人,一定要爱你,才会疼你。”

  可这两天对墨景琛的观察,越发的发现墨景琛人品拙劣,值得重新思考。

  听着慕浅的话,乔薇瞳孔微缩,眼底闪过一抹星芒,“你怎么突然就说这样的话?你跟景琛……该不会有什么误会?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

  “薇薇。其实,你很好,可以找一个对你很好的男人。不过,墨景琛你也可以多多观察一段时间,如果真的不值得,你也可以重新选择。”

  总归,慕浅真的觉得墨景琛配不上乔薇。

  她那么单纯的女孩,哪儿是墨景琛那样混蛋男人能配得上的女人?

  “呵呵呵,景琛对我很好。”

  乔薇拉着慕浅的手,面色严肃,“浅浅,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了。我跟景琛已经订婚了,以后注定要在一起。”

  就算墨景琛不喜欢她又如何,终归她要做墨家少夫人。

  经她的提点,慕浅也明白乔薇的意思,便不好在多少什么,“好,只要你好就还。”

  每个人都要自己选择的权利,而乔薇的话她也清楚的明白是什么意思。

  只是心中惴惴不安,暗自祈祷着,小奶包可千万千万不是当初她生下的那个孩子。

  若真的是,也一定要对乔薇保密。

  她心中做了个假设。

  “好吧,你赶紧过去吧,我肚子疼,去趟卫生间。”

  乔薇温柔一笑,松开慕浅的手进了卫生间。

  慕浅对着镜子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仪容,转身走出了卫生间。

  可谁料,刚刚走到包厢旁边,便看见墨景琛迎面而来。

  慕浅下意识的拧了拧眉,刻意想要避开墨景琛。

  然而,那男人竟然一把抓住她的手,直接带着她进入一间无人的包厢,反锁上门。将她死死地抵在门板上,面色森冷的俯视着她,“你到底是谁?”

  “嘶——”

  被他重重的推到门板上,撞得慕浅脑子七荤八素,背脊生疼的。

  忍不住倒抽一口气,怒目横对墨景琛,“你干什么?”

  她不明白墨景琛突然把她带到包厢内是做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一定不是表面看的那么简单的男人。

  “我干什么?这个问题是不是该问问你?蓄意接近小宝,挑唆我跟薇薇之间的关系,你到底什么意思?居心何在?”

  他面色森冷,冷峻的面庞流露着森冷气息,令人骇人。

  慕浅嘴角一抽,万万没想到方才在公共卫生间区域跟乔薇说的话竟然被他给听见了。

  她嗤声一笑,“那我倒想问一问,墨少你偷听女人墙角,又居心何在?”

  “哼,巧舌如簧。我告诉你,以后离乔薇远一点,如果让我知道你对小宝有什么非分之想,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他俯身靠近慕浅……

  慕浅颇颇有些诧异,脸颊死死地抵在门板上,想与他拉开距离,奈何,已经退无可退。

  墨景琛伸手捋了捋她鬓角微卷的发丝,冷冷一笑,“我见过的女人很多,你虽然比乔薇好看,但这并不是你为所欲为的资本。我不知道你为何要挑拨乔薇与我分离。但我警告你,这一次,看在你跟她是闺蜜的份上不跟你计较,若有下次,你可以直接消失在海城了。”

  “嘶!”

  说完,他狠狠地扯掉她一根发丝,疼的慕浅倒抽了一口气。

  “你干什么?墨先生,你这样是不是太无礼了?”她瞪了他一眼,气恼不已。

  墨景琛扬了扬手里的发丝,“这个,算作给你的教训。今天的话,给我记住了!”

  而后,将慕浅扯到一旁,拉开门,大喇喇的走了出去。

  无礼的举动气的慕浅胸腔起起伏伏,愤怒不已,同时感慨乔薇识人不明,怎么就看上了墨景琛这种男人,着实让人厌恶。

  气呼呼的回到了包厢。

  乔薇狐疑的望着她,问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说话间,她目光下意识的看了看墨景琛。

  他,似乎也是刚刚进来的。

  两人同时离开,一前一后进来,该不会……

  “哦,那个,我刚才去打电话去了。”慕浅随意的扯了个幌子。

  “哦,那赶紧过来吃饭吧,都上菜了。”

  乔薇眼角瞥了一眼桌子上慕浅的手机,并未多说什么。

  此时,慕浅也看见了桌子上那一部手机,忍不住嘴角一阵狂抽,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两个耳光。

  太蠢了,竟然犯了这种低等错误,简直不能被原谅!

  “小阿姨,你可算回来了,小宝还以为你回家了呢……”

  小奶包笑嘻嘻的看向慕浅,粉嫩唇角微扬,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我就是去了卫生间而已。”慕浅对着小奶包笑了笑。

  一顿晚餐在尴尬而又紧张的气氛中解决,便各自回家了。

  一行人走到电梯口,准备上电梯之时,慕浅故作大惊的模样,“哎呀,我手机落在包厢了。你们先下去吧,我回去拿手机。”

  说着,转身朝着包厢的方向而去。

  “好,那你快点。”

  司靳言对慕浅叮嘱了一声,然后一行人上了电梯。

  慕浅转身,偷偷地溜了回来,重新进入自己刚才的包间,看着里面还没有收拾的餐具,她欣喜不已。

  目光落在她所坐在的位置上,桌子上放着一个杯子。

  那个杯子正是刚才小奶包喝水的杯子, 将杯子悄悄地塞进包包里,她这才转身离开,下了楼。

  下楼之后,只见着司靳言还在等着她,而乔薇和墨景琛以及小奶包已经不在了。

  “他们回家了?”

  慕浅问着。

  “嗯,他们有点事儿先走了。”

  司靳言解释着。

  慕浅淡淡一笑,“哦,没关系的。”

  “走吧,上车,我送你回去。”

  司靳言打开了轿车车门,对着她说道。

  “不不不,我暂时还有点事要处理,你先回去,我朋友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她确实有事情要处理,但是事情不适合让司靳言知道,所以还是暂时保密比较好。

  “哦,那行。那我在这儿陪你一起等你朋友。”

  毕竟慕浅刚刚回国,司靳言有些不放心慕浅。

  “啊?不了,不了。你赶紧回去吧。”

  他再三催促之下,司靳言只好上车,临走之前不忘叮嘱,“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的好的。”

  “那我先回去了。”

  “学长,路上慢点。”

  与他挥了挥手,目送着司靳言的轿车离开视线以内,慕浅方才拦了一辆的士,拉开门坐了上去。

  “去哪儿?”

  出租车司机询问着。

  “医院。”

  “好嘞。”

  出租车司机启动轿车,直接去了医院。

  坐在车上,慕浅的心砰砰直跳,有些紧张,有些期待,却又有些担心,生怕结果真的是那样。

  只是,世间的真的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吗?

  她不得而知。

  到了医院,医生下班了,慕浅将小奶包用过的杯子和自己的头发一并交给了医生做亲子鉴定,医生说,需要三天时间。

  她只能等待。

  然而,当慕浅离开医院之时,医院大厅柱子后面出来一人。

  深邃的目光注视着慕浅远去的背影,拿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哥,你猜我在医院看见了谁?”

  打电话的人是墨景琛的弟弟墨钧予。

  他是受墨景琛的命令来医院送东西做个DNA检查,可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了慕浅。

  最最重要的是,在他一再的央求之下,大哥说出做DNA的对象是慕浅和小宝!“我刚才清楚的听见她跟医生的对话,貌似也是在DNA鉴定。”

  电话那端,墨景琛神色凛寒,湛蓝色瞳眸微眯着,“该死的,就知道她蓄意接近小宝有目的,果然不假。”

  “那我该怎么做?”

  墨钧予不知该如何是好,还是让墨景琛给拿主意。

  “废话,还用我说?赶紧去办,办不好这事儿,等着去非洲给我好好历练。”墨景琛直接挂断了电话。

  三日后。

  这天,慕浅忙完手头工作,便驱车去了医院取DNA鉴定结果。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当她走进医院大厅,却见着一人迎面而来。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墨景琛。

  慕浅面容一僵,步伐情不自禁的放慢了些许,怔怔地看着他,“你怎么在这儿?”

  几天前,墨景琛扯了她一根头发,如果没猜错,他一定是送到医院做了坚定。

  说话间,慕浅缓缓垂首,一眼就看见墨景琛手里拎着的牛皮纸袋。

  心中疑惑更甚。

  “呵,阴魂不散。”

  墨景琛于慕浅面前站定,取下墨镜,冷眼俯视着她,“处心积虑跟着我,到底什么目的?”

  “处心积虑?目的?”

  慕浅眉心紧拧,立马明白墨景琛的意思。

  讽刺一笑,“那可就让墨少失望了。医院你家开的?来医院就是跟踪你?”她眸光瞟了一眼医院大厅,指了指站在收费口排队的那些人,“所以,那些人都是来跟踪你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荒谬。”

  不过是抽空来医院那一份鉴定报告,没想到竟然能遇到墨景琛。

  还真是冤家路窄。

  墨景琛眸光微眯,犀利的眼眸紧紧锁住慕浅,握着档案袋戳了戳她的肩胛骨,“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接近我,或是接近小宝。但,从今天开始,收起你那些小心思。如果让我发现你对小宝意图不轨,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态度严肃的警告着。

  话音落下,他收回目光,抬手戴上银灰色帕萨眼镜,大步流星的擦身而过。

  慕浅站在原地,注视着他的背影,而后,目光不由自主间落在他手里的档案袋上。

  他,真的发现了什么吗?

  思及此,慕浅快速的上了楼,在窗口取了鉴定结果,当即站在一旁,打开了档案袋,翻出检查结果。

  看着一页页的数据报告,她根本看不懂,直接将目标锁定最后的结果栏,显示并无任何血缘关系。

  慕浅长舒一口气,不由得有些庆幸,还好没有血缘关系,真是吓坏了她。

  好在跟小奶包只是长得有些相像而已,否则,她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来那天在维也纳酒店用餐,墨景琛刻意扯了她一根头发也仅仅只是一个教训而已,当时竟然还以为墨景琛拿着那跟头发做DNA呢。

  果然是疑心作祟。

  与此同时,医院门口一辆黑色迈巴赫轿车内。

  坐在后排的墨景琛双腿交叠,宛如帝王一般尊贵无双。

  浓墨剑眉微微蹙起,湛蓝色瞳眸凝视着腿上放着的档案袋,眸光越发的深邃几分。

  而后,伸手解开档案袋上,拿出档案袋内的资料,看着一页页上的对比数据,眉心拧了又拧,目光游移到鉴定报告结果上,赫然显示: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度。

  也就是说……

  慕浅就是小宝的亲生妈妈?

  他眸光微微眯缝着,双手用力的攥着手中的检测报告,骨节处泛白,隐隐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就连平整的检查报告的纸张都捏的变形了。

  坐在副驾驶坐上的助理韩哲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自家boss,感受着他的浑身散发着的冰冷气息,不由得毛骨悚然,小心翼翼的问道:“boss,你没事吧?”

  “通知事务部,立马取消跟MY事务所的长期合作。”

  墨景琛沉声吩咐着。

  “好的,我现在立马吩咐下去。”虽然韩哲不明白boss为何突然要解约,但他也断然不敢忤逆boss的意思。

  只不过……

  沉默一瞬,韩哲又道:“boss,MY事务所的老公是少夫人的闺蜜,这么做……恐怕会影响她们之间的关系。”

  “告诉法务部,双倍赔偿!”墨景琛的态度毋庸置疑。

  ……

  下午,MY律师事务所。

  慕浅疑惑的看向面前几人,“韩助理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

  韩哲对着身旁的律师使了个眼神,那人立马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合同。

  “是这样的,经公司考核,贵公司并不符合我们公司合作的标准,所以经董事会考虑决定,取消跟贵公司的合作。至于,违约金方面,我们公司将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一倍的赔偿额度。”

  他将违约合同推到了慕浅的跟前。

  慕浅双眉颦蹙,没想到解约来得这么快。

  拿起合同,看了一眼,NS公司原本协议上的毁约赔偿额度是两千万,但这一次对方出手阔绰,直接赔偿四千万。

  “据我们公司了解,贵公司在海城成立不久。一年的创收额度也不过是一千万,除去各项开支,慕总三年之内也不一定能挣到四千万的纯利。”

  韩哲为慕浅计算着数据。

  不得不说,四千万着实是一笔不菲的金额,也让慕浅很心动。

  但慕浅做事素来有自己的原则。

  “呵呵,韩助理可真是厉害,连我们事务所的收支都了解的这么透彻。”

  慕浅起身走到办公桌前,取出另一份合作合同,问道:“是这份合约吗?”

  韩哲从慕浅手里接过合约,掀开几页合同看了看,点头,“就是这份。”

  “那就好。”

  慕浅微微颌首,从韩哲手里把合同拿了回来,转身走到粉碎机前,直接将两份合同霸气的扔尽了粉碎机里,很快,两份合同变成碎屑。

  “慕总,你这是什么意思?”韩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慕浅双手插在白色西装裤口袋里,“回去告诉墨景琛,就算你们不取消合作,我也打算取消合作,这下,两全其美。”

  待两人离开之后,芳柔关上办公室的门,走到慕浅跟前问道:“慕总,到底怎么回事?”

  慕浅脸颊上的笑意收敛,取而代之的则是阴郁之色,手肘撑在桌面上,白皙手指拂了拂额,“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芳柔扯了扯唇,欲言又止,转身离开办公室关上了门。

  “混蛋!”

  待办公室门关上的那一刻,慕浅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声。

  最近,慕浅有意的避开小奶包,可墨景琛还是各种自以为是。原本她也想着要怎么跟墨景琛开口取消合作,但面临着巨额的违约金她也没有底气。

  可没想到今儿NS公司就来人跟她提出毁约,还用双倍的违约金作为补偿,是刻意打脸还是想试探她有多么的爱慕虚荣?

  若是她同意了,岂不是在墨景琛心中坐实了她‘蓄意’接近小奶包是对墨景琛也有意思,觊觎他们墨家的钱,想嫁给墨家?

  混蛋!

  与此同时,韩哲也赶回了NS国际。

  韩哲站在办公室内。

  墨景琛低头看着桌子上的文件,头也不抬的问道:“事情处理好了?”

  “嗯。”

  韩哲应了一声。

  “真是够快的,果然是个见钱眼开的女人。”墨景琛握着黑色签字笔,在签名出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合上文件,讽刺的说着。

  韩哲嘴角一抽,瞥了一眼墨景琛,“慕小姐一分钱也没要,直接将所有的合同都丢进粉碎机里粉碎了。”

  “什么?粉碎了?”墨景琛挑了挑眉,疑惑不解的眯了眯双眸,忽而一笑,“欲擒故纵?倒是小觑了她。”

  韩哲有些蒙圈,不明白boss口中的‘欲擒故纵’是什么意思。

  思虑了一会儿,说道:“慕小姐说,就算你不开口,她也打算跟你谈取消合约的事情。现在双方都想取消合作,两全其美,正和她心意。”

  闻言,墨景琛脸色沉了沉,“是么?那就是说她不想赚钱?”

  不知为何,被一个女人驳回了面子,墨景琛心中很是不爽。

  尽管那个人是小宝的妈妈,但她不折手段,费尽心思的想要接近他,那样处心积虑,也不可饶恕。

  “既然MY事务所不想赚钱,那就断了他们家生意。立马去办。”

  韩哲嘴角抽了抽,忍不住问道:“boss,你确定?不管怎么说,慕小姐也是少夫人的……”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着墨景琛投来一记犀利的目光,“乔薇身边不需要她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朋友。”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