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霸气夫君请淡定最新列表

娘子霸气夫君请淡定最新列表

作者小家雀

科幻穿越476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最近特火的小说《娘子霸气夫君请淡定》讲述的是杨秀丽柴玉关之间那拍案叫绝的爱情,是小家雀创作的佳品,书名小说精彩章节:杨秀丽穿越之后,成为了一个新晋寡.妇,虐待前夫留下的孩子被前夫兄弟柴玉关抓个正着,杨秀丽欲哭无泪,刚穿越就顶锅,哪有这样的?可是偶然间她发现柴玉关的秘密,从此两人从敌对变成了守望相助…展开全文

最近特火的小说《娘子霸气夫君请淡定》讲述的是杨秀丽柴玉关之间那拍案叫绝的爱情,是小家雀创作的佳品,书名小说精彩章节:杨秀丽穿越之后,成为了一个新晋寡.妇,虐待前夫留下的孩子被前夫兄弟柴玉关抓个正着,杨秀丽欲哭无泪,刚穿越就顶锅,哪有这样的?可是偶然间她发现柴玉关的秘密,从此两人从敌对变成了守望相助…

免费阅读

  柴玉关一手搭在锄头上,一手抱着娃,对杨秀丽的求救不为所动,依旧冷酷。他不回应,也不走,杨秀丽实在把不准他的想法。

  眼瞅着吴来就要跑到眼前,杨秀丽咬住下唇,苦苦哀求:“小叔,我知道我对不起柴叶,可你不能见死不救!休书我还没签,我现在依然是柴家的媳妇儿,是你哥的妻子!这些人羞辱我,等同于羞辱柴家。你若是袖手旁观,就是让你九泉下的哥哥死不瞑目,其罪比我更诛心!”

  提到柴济周,柴玉关总算有了点反应,但他的反应却让杨秀丽整个跌入深渊。

  只见那俊美野性的男人,冷笑一声,讥讽道:“若不是你不知廉耻在人前侍弄花草,怎么会给这些无耻之徒机会?”

  柴玉关话音刚落,被围住的女人,星眸中的亮度便黯了下去。柔弱的她抱着篮子蹲缩在地上,单薄的肩膀,衬着娇柔的面容,无不令在场的人心生怜惜。

  吴来一过来,便听到自家兄弟于心不忍劝道:“吴来哥,柴家这小寡.妇身无二两肉,恐怕还经不起咱兄弟一拳。这事儿,不如就算了吧?”

  “不行,老子受不了这份儿屈辱!”吴来瞪着眼,他看了一眼不远处围观的柴玉关,蹲下冲杨秀丽狞笑:“秀丽妹子,你看你那小叔子也不管你,你还犟性什么?你打我这事儿,不是不能商量。我这人除了被我娘和我婆娘打,其他女人哪怕仙女下凡,也不行!你不如考虑一下跟了我,哥哥我还能罩着你,绝不让村里任何人,哪怕是亲戚碰你一根汗毛!”

  吴来这话意有所指,许下的空头承诺,若眼前的女子是原来的杨秀丽,畏于柴玉关的威严,恐怕早就屈服。

  可杨秀丽不会!

  她从双臂中抬起头,神色倔强刚烈,仅仅两个已表面了自己的立场:“我呸!”

  冷不防被吐了一脸唾沫,吴来勃然大怒:“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揍死你!”

  吴来高扬的手,吓得杨秀丽闭上了眼。可预想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耳畔却响起吴来痛苦的惨叫:“嗷!”

  一道黑影挡住了光亮,杨秀丽睁开眼睛,便看到令她身陷囹圄的男人缓缓收回踹飞吴来的腿。

  “你敢打吴来哥!”吴来被打,瞬间引爆了战圈。

  离的最近的两个混混儿,握拳扑上来。还没碰到柴玉关的衣角,就被这男人飞起一脚,踢出去横躺在吴来身边做伴儿。

  男人帅气的动作,干净利落,充满了野性荷尔蒙的气息,看得围观的年轻女孩们一阵惊呼。兴奋得脸颊通红,情不自禁给柴玉关鼓气叫好。

  这一反响,将吴来等人推到不上不下的境地。上又打不赢,退又没面子。

  恼羞成怒中,柴玉关身边的杨秀丽和柴叶就扎眼很多。

  其中一个混混儿眼珠子一转,气势很足大叫道:“咱们同时攻击那婊|子和孽种,我就不信这臭小子有分.身之术,能同时救下来!”

  周围的人一听有理,蜂拥而至。就连被踢到地上的地痞无赖,都忍着疼痛冲过来。

  找死!

  柴玉关眼底寒芒一闪,顺手见怀中的柴叶往杨秀丽身上一塞,唯美却蕴含杀机的招式信手拈来。

  杨秀丽只觉眼前一花,都看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那些地痞便横七竖八躺了一堆。

  最惨的就数吴来,被垫在最地下,承受着七八个男子的重量。他的肋骨本就被柴玉关跳断了一根,此时不堪重负,竟吐出一口鲜血,昏死过去。

  这一切发生的又快又猛,杨秀丽半响回不过神。

  反倒是怀中的柴叶,打从接触到杨秀丽的瞬间,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瑟瑟发抖。他惊恐万状瞪着这张虐待了自己整整一个月的脸,情不自禁哇到一声哭叫出来。

  孩子的哭声,令杨秀丽下意识抱着他,轻柔哄了起来:“宝宝乖,不哭不哭,阿姨做糖给你……”

  吃字还未脱口,柴叶就被柴玉关一把抢过去,怒不可遏低吼道:“混账,你对叶儿做了什么?简直死性不改!”

  这简直是天大的委屈!

  杨秀丽脸色变了又变,蹲在地上,心情复杂仰望刚刚救了自己的男子。怼回去,显得自己忘恩负义。不怼回去,又不能吃下这个闷亏。

  只见小脸儿煞白的女人,可怜巴巴道:“这么多人看着,我怎么可能对叶儿做什么?兴许是这些坏人太可怕了,吓到他了。”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杨秀丽一股脑将责任推到这些无赖身上,他们活该!

  “叶儿,告诉叔父,这女人掐你了吗?”柴玉关才不听杨秀丽辩解,执意听柴叶开口。

  “没……呜呜……没有……”柴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摇头,一边往柴玉关怀里钻。他的脸涨得通红,觉得自己不该这么怕坏女人,可身心上就是忍不住。

  柴玉关看得一阵儿心疼,心中后悔救下杨秀丽这女人,就该让这蛇蝎女子吃点苦头:“只此一次!以后离我和叶儿,远些!”

  寒气逼人的视线紧锁杨秀丽,后者被男人眼神的温度冻得打了个冷颤。想要道谢,柴玉关却抱着柴叶走远了。

  杨秀丽憋屈坏了,目光幽幽的追随男人的背影,似乎在期待什么。

  果不其然,柴叶这小家伙攀到柴玉关的肩膀上,泪眼朦胧望着杨秀丽。

  抓住机会,杨秀丽一脸委屈瞪着柴叶,用口型问道:为什么害我?

  娇小的女人,可怜巴巴蹲在那里,头上还有伤,外形极具欺骗性。善良的小柴叶,竟生出些心虚,情不自禁藏了半张脸在柴玉关的头发里。

  “哎哟……哎哟……”身后的惨叫,将杨秀丽拉回神。

  恐生变故,杨秀丽赶紧提着篮子跑回了家,这一遭有惊无险。

  检查了篮子里的花,逃跑的时间洒了不少,心疼死她了。幸好采集的时候,撸得多,剩下的桃花也足够杨秀丽使用。

  加班加点将桃花干粉制作出来,杨秀丽用小火将两者融合。有了桃花的粉嫩加入,蛋黄油的眼色,变成了散发着桃花香气的暗红色,卖相比单纯的蛋黄油好很多。

  忙活完,已经是半夜三更。

  有了吴来等人的插曲,杨秀丽也害怕他们报复,晚上将门窗都仔细封查了一遍,才胆战心惊入睡。

  她的顾虑完全多余,柴玉关对待吴来这帮地痞,没有一丝手下留情。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恐怕她那一月之期到了,吴来等人的伤势都还没养好,根本不会有心来寻仇。

  不过柴叶对杨秀丽的恐惧,倒是令柴玉关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与柴叶共浴时,柴玉关小心问道:“叶儿,你是否很怕那个女人?”柴玉关的眉眼间隐含担忧,他不希望这孩子将来心头会形成魔障。

  柴叶听到杨秀丽的名字,下意识打了个冷颤。但脑海之中却突然浮现出今天那女人温柔哄自己的模样,她的声音是那样轻柔,眼神也跟以前不一样。

  一时间,柴叶沉默了。

  软糯的声音,自以为很小声道:“柴叶呆在娘亲身边,不喜欢娘亲。离开娘亲,喜欢娘亲。”

  柴玉关听得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而后不管柴玉关如何旁敲侧击的问,柴叶都不再开口了。

  无功而返,柴玉关心中气闷,将这些罪责都怪到杨秀丽头上。

  抱着靠古法膏脂在古代发家致富念头的杨秀丽,才不知道这一切。趁着黎明,赶上了第一趟牛车,去了距离李家村最近的镇子,千峰镇。

  村子里只有百来户人口,镇子不管是占地面积还是人口都是村子的十几倍。熙熙攘攘的街头,到处充斥着小贩的吆喝叫卖声。相较于乡下随意搭建的砖瓦土房,镇子上的建筑物白墙黑瓦,做工考究精细,经济往来繁荣。

  杨秀丽用剩下的私房钱,买了三十个便宜却好看的瓶子,在市集上一边打转,一边寻找合适的机会推销自己的产品。

  在镇子上转了好一会儿,这里的胭脂水粉铺并不多。只有市集上有一家名叫玉颜斋的胭脂水粉店,进进出出客流量巨大。周围不少小摊主,挨着这家胭脂水粉店蹭热度,卖一些零零碎碎的首饰绢花。

  杨秀丽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转了转,在玉颜斋周围寻了个空地,垫上一张干净的布,将自己分装好的桃花蛋黄油整整齐齐码了一排。

  为了吸引顾客,杨秀丽忍着肉疼将其中的一瓶打开了来,倒在了买瓶子时老板顺手送的一个小碟子上。古代的桃花天然而生,清新馥郁的桃花香气随风飘散在四周,很快吸引了一旁小摊主的注意。

  “这位大姐,你这卖的是啥啊,真香!”卖绢花的妇人,用力吸了吸鼻子。桃花的小气之中,夹杂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浓厚香甜,却并不油腻上头,只觉得胃口都开了。

  “大姐,这可是我独家制作的桃花秘油。现在正是开春的季节,这桃花秘油具有治疗冻疮、烫伤和美白养肤的功效!您要不要来一瓶?”杨秀丽是生意人,可不会像小姑娘一样,不好意思开口叫卖。推销的说辞,信手拈来。

  那妇人听得有点犯晕,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天气暖和以后,手上的冻疮总是又痒又痛,她有些心动:“多少钱一瓶啊?”

  “卖得不贵,一百文一瓶!”杨秀丽这价格的确不贵,玉颜斋最便宜的润肤露都要三百文一瓶,普通人根本用不起!

  但这价格,听在妇人耳朵里却是天价。

  一百文,若是神吃俭用,足够普通人家用半个月。

  村妇吓得连连摆手:“算了算了,我忍一忍就熬过去了。”妇人遗憾的视线,从桃花蛋黄油上掠过。真香啊,就是太贵了!

  杨秀丽也不失望或心急劝说,她笑了笑,坐在自己的小摊子前,默默地等人上门。

  此时恰好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出门采买的时候。

  一群穿着比普通女人好几倍的年轻女子,成群结队从玉颜斋出来。她们手上皆拿着不少玉颜斋的胭脂水粉,这些珍品都是给府里的千金小姐采购,她们可没这个福气用这些昂贵的胭脂水粉。

  丫鬟们心中叹了口气,迈出玉颜斋,鼻尖却忽然嗅到了一阵儿桃花的芳香:“好香的桃花啊。”

  她们动了动鼻翼,相互点头,都闻见了这香味。可左看右看都不曾见到有谁在卖关于桃花的东西,这香味究竟是从何而来?

  顺着香气,这群青春靓丽的姑娘们居然真找到了杨秀丽的摊子!

  只见在这不起眼的角落,蹲坐着一个容貌清丽秀美,却梳着妇人发髻的年轻女子。她穿着普通,但面前那一排小瓶子倒是好看得紧。

  其中一个女子用力吸了一口气,惊喜道:“香味是从她的碟子里发出来的!”

  这一声惊叫,让所有的女子都一拥而上。

  “你这碟子里装的是什么啊?”

  “这东西好香啊,是吃的吗?”

  “……”少女们七嘴八舌追问,许是瞧着新鲜,眼睛根本不能从碟子上的桃花油移开。

  杨秀丽地点时,就瞧见了这一群人。早就观察她们许久了,她这次的推销目标,正是这些看上去年轻漂亮,但又不是特别有钱的主儿!

  见她们上前来问,顿时笑容满面,将小碟子向几位女客递过去道:“这是特制的桃花秘油,每日取少许涂抹在脸上,不但能够美容养颜。长期使用,还有淡化疤痕,提亮肤色的作用。这种桃花秘油,吸收力特别好,很适合日常护肤。”

  “真的假的?”一个女子对杨秀丽这番话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你说能够润泽肌肤,那是基础功效。淡化疤痕,这也太扯了吧?

  “这是我刚刚倒出来的,你们尽可以沾一些涂抹在手背上试试看。”杨秀丽说着便示范了一下给她们几人瞧。

  几个姑娘一部分伸了手指沾了些,少部分却抱着迟疑的态度并未动手。

  杨秀丽也不急,沾了桃花蛋黄油的姑娘往手背上涂抹时,脸上的惊喜是藏不住的。

  “阿云,你快试试,真的挺好用的,一点也不油腻,而且,真的好香啊。”

  被喊到名字的阿云瞧着朋友手上确实没出现什么问题,才伸出指尖沾了些,涂抹完之后,眉眼皆松开了来:“你这个怎么卖?”

  “一百五十文一瓶。”杨秀丽瞧着几人穿着不错,特别是这个叫阿云的,手上还带着一支色泽不错的白玉镯,叫价也不心软,直接叫得比邻摊的妇人高了五十文:“我这桃花秘油,效果越久越显著。大家都是第一次惠顾我,以后我也会在这里兜售自制的胭脂水粉。这样吧,大家买一瓶我便宜十文,买三瓶便宜五十文,若是买五瓶,我直接送一瓶。”

  杨秀丽这话,一说,几个姑娘顿时眼前一亮,盘算了荷包里的钱后。

  争前恐后叫道:“我要三瓶!”

  “我要一瓶!”

  “……”

  阿云瞥了一眼自己的朋友们,这桃花膏确实比她娘之前买的膏油好上不少,她也不多废话:“我要五瓶!”

  “好嘞!”

  有了这波年轻姑娘,杨秀丽的桃花蛋黄油顷刻间销售一空,她数着自己兜里的银钱,笑的牙不见眼。

  “姑娘,你可真会做生意,这也太赚了!”刚才没有买桃花秘油的妇人,羡慕的看着杨秀丽。她活这么久,可没见过比杨秀丽更会做生意的了。

  杨秀丽将钱藏好,冲妇人抿嘴一笑:“大娘,我这儿还剩几瓶桃花秘油,您要是喜欢。我五十文,卖您一瓶。”

  五十文,可比刚才折了一半的价!

  兴许这价格是在妇人的承受范围内,她赶紧掏了钱,还顺手送了杨秀丽几朵绢花:“我可不能占姑娘你便宜,这绢花虽然没你的桃花秘油之前,但做工精美。”

  “谢谢大娘!”杨秀丽也不拒绝,收下绢花后,开始收拾摊子。只剩下两瓶桃花秘油了,她打算给徐青送两瓶过去,顺便商量一下长期订购鸡蛋。镇上的人可不会卖鸡蛋给她,她得撺掇徐青去收购鸡蛋,再倒手给自己。

  那大娘得了桃花秘油,喜滋滋狠狠闻了一口,陶醉问道:“姑娘,明天你还来吗?我帮你占位置。”

  杨秀丽听得眼珠子转了一转,笑得甜甜道:“大娘,您别叫我姑娘了。叫我秀丽吧,明天我来不了。后日,您帮我占个位置,以后我的东西,都最低价给您!”

  “诶诶,好!你也别叫我大娘了,叫我兰姨吧!”两人闲聊了一会,杨秀丽才离开朝市集最热闹的采购之地走去。

  哼,她现在可有钱了,不需要花柴家的钱。怎么说也算经济独立,这就是好的开端!

  杨秀丽下午在市集上逛了逛,兜里有钱,可以置办一些日常用品。古代的精面细米都很贵,一块大肉几乎是半瓶桃花秘油的钱。挨个儿买了不少,杨秀丽的荷包也扁下去了一半。

  回家的点儿,恰好是晌午,村里人大多数都在吃饭。撞见她大包小包回家的人并不多,可也不乏有几个嘴碎的。

  村民的目光落在杨秀丽带回来的东西上,不禁纷纷泛起了嘀咕:“你说这杨秀丽哪来的闲钱买这么多东西?”

  “就是,我刚才故意凑过去,闻到好重的肉味儿!这得买多少肉,才有这味儿!按理说,照她之前那花钱法,柴秀才留下的银钱早就挥霍光了,她哪儿来的钱?”

  “谁知道她上哪偷摸去了……”大家对杨秀丽的人品很是不屑,虐待幼子这种事都干的出,小偷小摸也不稀奇。

  听到有人这样说,几个村民心中对杨秀丽更厌恶至极。

  “可别让这种女人毁了我们村的名声!”

  走远的杨秀丽可听不到那群村民的嘀咕,就算看到他们对自己指指点点,也猜得出这些人嘴里没几句好话。

  她到了家,把东西分门别类放好后,单独拿出一个篮子。在自己带回来的东西之中审视一周,将米面肉油皆装了些进去。临了,还拿了一瓶她特制的桃花蛋黄油。

  收拾妥当后,用粗麻布盖上,便朝村子里走去。

  直来到一家门户破败的房子门口,门上的锁锈迹斑斑,半掉不掉挂在门把上,杨秀丽敲了敲门,半晌无人应。

  她推开门,径直走进去,刚走进门没两步,就闻见里面传出来的中药味和妇人有气无力的咳嗽声。沙哑萧索,跟个热水壶漏气了似得。

  “丫头,我刚刚……咳咳……好像听见有人……咳咳……敲门。”

  房间里静了静,熟悉的声音藏着不易察觉的苦涩,温声道:“娘,你怕是听错了,咱家多少年没人上门了,怎么会有人敲门呢?药熬好了,您快趁热把药喝了吧!”这声音的女人正是卖鸡蛋给杨秀丽的徐青。

  “是啊,村里人躲咱家还来不及,怎么会有人上门呢……”徐母颓然的垂下眉眼。她这病拖了这么久,不但拖垮了这个家,还牵累了她的女儿。

  杨秀丽听着声音,心知自己没找错,连忙高声喊道:“徐青姑娘,你在吗?”

  杨秀丽的声音温柔软糯,徐青听过一次就忘不了。她正在给自己母亲喂药,听到这声音手一哆嗦,差点把药碗打翻了。她惊得站了起来:“柴,柴家媳妇?”

  徐母瞧见自家女儿这样,又听到外面的声音,奇道:“丫头,谁啊?”

  “是……是柴秀才的媳妇。”徐青药没喂完,脱不开身,只能高声叫道:“你进来吧,门没锁。”

  杨秀丽这才进入主屋。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