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慎闯进你心底全文最新

不慎闯进你心底全文最新

作者香香公主

都市言情292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最新上架的短篇虐心言情小说《不慎闯进你心底》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香香公主倾心创作,主角是喻浅夏陆存希,全文讲述的是:喻浅夏总是忘记,陆存希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却也是这世界上最恨她的人,一场名存实亡的婚姻,一场自我折磨的婚姻,当喻浅夏躺在手术台上失去一切才知道,陆存希从来都不值得!展开全文

最新上架的短篇虐心言情小说《不慎闯进你心底》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香香公主倾心创作,主角是喻浅夏陆存希,全文讲述的是:喻浅夏总是忘记,陆存希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却也是这世界上最恨她的人,一场名存实亡的婚姻,一场自我折磨的婚姻,当喻浅夏躺在手术台上失去一切才知道,陆存希从来都不值得!

免费阅读

  喻浅夏艰难拖着疼痛的身体,摸索到沙发上的手机,她按出了急救电话,可拨号前又停下了。

  急救车来的动静太大了,如果陆存希或者苏霖雪注意到,然后查出了她怀孕的事情,那她肚子的孩子,就保不住了。

  陆存希是绝对不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的。

  喻浅夏滑动着通讯录,看到了林泽森医生的电话。

  小腹疼得愈发厉害,没时间耽搁了,她拨打通了电话。

  林泽森意外的就住在这附近的别墅里,几分钟后,他便赶到了。

  在他来之前,喻浅夏给自己套了一条白色睡裙,此时,裙摆已经被鲜血彻底染红。林泽森只好脱下外套,裹着喻浅夏的身下,挡住血迹。

  随后林泽森横抱起喻浅夏,快步冲出别墅,带着她上车离开。

  车尾刚消失,一个女佣就从阳台上探出了头,同时拿出手机……

  林泽森带喻浅夏去了一家私密性很好的私人医院,幸好赶来得及时,孩子勉强保住了。

  医生误会了喻浅夏和林泽森之间的关系,看到诊断结果以后,很含蓄的叮嘱说:“既然怀孕了,那做那种的事情的时候,就不要这么激烈……”

  喻浅夏本就苍白的脸更加惨白,林泽森看了她一眼,明白过来,对着医生笑笑道:“我们知道了。”

  等医生离开后,林泽森看着喻浅夏,叹息着问:“你……还好吗?”

  喻浅夏闭上眼,没精力回答。

  林泽森伸手,盖住喻浅夏冰冷的手背:“浅夏,你要不要我帮你?我可以带你出国治疗,帮你把一切都安排好。”

  喻浅夏睁开眼,冷淡的看着他:“为什么帮我?”

  林泽森看着喻浅夏的脸,眼底渐渐涌现出深情与痛苦:“你……很像一个人,一个我最爱,却永远离开了我的女人。”

  喻浅夏抽出手,淡声说:“可我不是她。”

  林泽森道:“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已经受够了没有希望的生活了,而你,可以给我希望,哪怕是假的,我也愿意。”

  喻浅夏摇头:“我拒绝。”

  林泽森站起身来:“没关系,我会等你答应我。你现在身体情况,容不得你拖了,而我,可以帮你解决一切困难。浅夏,你想好了,随时联系我。我拼尽全力,也会带你走。”

  说完,林泽森离开了医院。

  接下来三天,喻浅夏都躺在病床上养胎。

  医生说她的胎儿很不稳定,随时可能流产,所以直到分娩,她都得必须得时刻注意,不能剧烈运动,更不能有过大的情绪起伏。

  喻浅夏抚着小腹,心想她的心都已经彻彻底底的死了,哪里还会有什么情绪起伏?

  三天后,喻浅夏不得不出院,去陆存希的公司找他。

  但大厅接待却告诉喻浅夏,陆总在应酬,今天都不会回来,但他有留言,让喻浅夏去他应酬的地方找他。

  接待递给喻浅夏一张留着地址的便签。

  喻浅夏认得这字迹,的确是陆存希,只是这张便签大概写得匆忙,字有些乱。

  按着地址,喻浅夏找了过去,是一家私人会所。

  门口的服务员问了喻浅夏的名字,直接就将她带到了一间VIP休息室。

  她在里面等了一会,两个陌生的年轻小鲜肉忽然推门进来,见到喻浅夏就熟稔笑着道:“夏姐,您来了?”

  说着两人毫不客气的一左一右,坐在喻浅夏身旁,挽着她手臂撒娇:“您好久没来找我们玩了,可想死我们了。”

  “你们干什么?”喻浅夏挣扎,却被两个男孩更紧的抓住,“放开我……”

  “夏姐今天又想玩这样子的吗?”男孩说,“那我们……”

  嘭——话没说完,休息室门猛然被人踢开,陆存希的身影,出现在门后。

  看到陆存希突然出现的这一刻,喻浅夏就什么都明白了。

  有人故意在陷害她。

  “喻浅夏,你可真够不知廉耻的!”果然,陆存希一开口,就是责问她。

  喻浅夏张了张口,到底还是忍不住解释:“我没有,陆存希,这些都是……”

  “都是有人陷害你的吗?”陆存希冷笑,满脸不屑,他一扬手,扔下一堆照片。

  飞舞的相片飘落在喻浅夏面前,她捡了起来,看到了林泽森。

  她和林泽森在医院里牵手对视,以及她被林泽森从别墅里抱出来的画面。

  喻浅夏捏紧了照片,知道现在不论她怎么解释,陆存希都不会相信了。

  他就从来没有相信过喻浅夏。

  喻浅夏闭上眼,绝望道:“好,就算我和别的男人有关系,那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她睁开眼,平静而悲凉的看着陆存希。

  “我们不是马上就要离婚了吗?”

  陆存希有一刹那的撑大了眼,像是不敢相信。

  “你承认了?”他往前走了一步,盯着喻浅夏的眼神像是要将她直接撕碎,“喻浅夏,你现在是承认你和别的男人有染了吗?”

  喻浅夏张口,想说这不就是你想要逼我承认的事情吗?

  可话到嘴边,她到底是没有说出来。

  “陆存希,我今天来找你,是拿钱离婚的。”喻浅夏疲惫道,“其余的事情,我不想说。”

  陆存希冷声笑起来:“喻浅夏,你现在还有什么脸来问我要钱?”

  “陆存希!就算你不爱我,看不起我,但我跟了你三年,为了怀过三个孩子,这些事情……”

  “你怀的孩子,是我的吗?”陆存希打断她,“你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肚子怀上野种了,你自己分得清是谁的吗?想到我还睡过你,我就恶心!”

  “恶心?”喻浅夏浑身发抖,“你睡我恶心,那我就不恶心了吗?陆存希,你不也和苏霖雪睡了吗?你还让她怀孕了!”

  陆存希皱眉,没有说话。

  喻浅夏站起身来:“陆存希,这些年我待你如何,你就真的一点也不知道吗?”

  她那颗真心,她所有的深爱与隐忍,陆存希难道就真的一点也看不到吗?

  “我当然知道。”陆存希看着喻浅夏的眼睛,毫不留情的射出最尖锐的利剑,“你所有恶心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喻浅夏,你每次出现在我面前,都只会让我想吐。”

  喻浅夏后背一抖,几乎坐不住。

  “每一次睡你,每一次和你接触,都只是让我作呕的经历。”

  喻浅夏脸上的最后一点血色褪去了。

  她脸色惨白,神色凄惨,连着那双明亮的眸子也失去了光辉,如同一个被剥离了灵魂的破布娃娃。

  陆存希扫了她两眼,移开了视线。

  “好。”许久之后,喻浅夏才找到的自己的声音,“我知道你有多厌恶了,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马上离婚了?这样,你就不用被我恶心了?”

  陆存希又盯了喻浅夏很久,才说:“当然。不过在离婚之前,我还要送你一份大礼。”

  他侧身,让三个体格极其健硕的男人走进来。

  “喻浅夏,你不是最喜欢和男人乱来吗?我现在就让你满足个够。”

  喻浅夏猛然站起身:“你什么意思?”

  陆存希讽刺的看着喻浅夏身旁的两个年轻小鲜肉:“这些没长大的孩子,能满足你吗?”

  “陆存希!”喻浅夏尖叫道,“我不需要!你赶紧让他们走!”

  可那三个男人却反而步步紧逼过来,而那两个年轻男孩,则被赶了出去。

  三个陌生强壮的男人,团团围住了喻浅夏。

  “喻浅夏,好好享受我送你的离婚礼物。”陆存希紧紧抓着门把,“希望他们会让你满意!”

  咬牙切齿说完最后一句话后,陆存希狠狠摔上了门。

  门一关上,那三个男人就扑到了喻浅夏身上,迫不及待的伸手拉拽喻浅夏的衣服和手臂。

  “走开!”喻浅夏挣扎着又踢又踹。

  可她一个女人的力气实在太小了,而且她面对的,可是三个体格无比强壮的男人啊!

  喻浅夏很快就被男人压在了沙发上。

  “走开啊!”喻浅夏尖叫起来,拼命挣扎,混乱里她抓伤了一个人的脸,又扯着一条手臂,狠狠咬下去。

  这两人吃痛,松开了力气,喻浅夏趁机从沙发滚了下去。

  她咚的一声跌在地上,小腹一疼。

  “快按住她!”有人喊。

  小腿立马被人拉住,喻浅夏用力踢开,手脚并用的爬起来逃跑。

  “混蛋!”几个男人似乎是怒了,粗暴的扯着喻浅夏的头发,一把将她惯在墙壁上。

  这一下撞得喻浅夏眼前发黑,小腹也顿时传来一股绞痛。

  她清楚的感觉到腿间涌出了湿热。

  男人在喻浅夏疼得没力气的时候,拖着她上沙发。

  “地上怎么有血?”

  一个男人发现地上的血迹,他沿着血迹,看到了喻浅夏的下半身。

  大股大股的鲜血不断涌出,很快打湿了沙发。

  这血腥的场面吓到了三个人。

  他们是拿钱办事,不是拿钱要命。出了事,他们可担不起。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眼色,都收回了手。

  失血让喻浅夏意识朦胧,她并不知道眼前这三个男人已经决定放过她了,她只是本能里想逃。

  在男人停手的时候,喻浅夏撑起身体,推开眼前的男人,冲出了休息室。

  喻浅夏跌跌撞撞,一路跑出了会所。

  从小腹里传来的痛感越来越强烈,她快要撑不住了。

  刚出会所,喻浅夏就眼前发黑的软软摔在地上。

  鲜血打湿了她的裤子,滴落在地上。

  偏偏这边是高级私人会所,行人稀少,喻浅夏连求救的人都没有。

  可巧合的是,马路对面,就停着陆存希的车。

  陆存希看到了冲出来,又摔在了地上的喻浅夏。

  她纤细的身子跌在地上,半响也没能站起来,似乎是受了什么伤。

  陆存希抓紧了手里的方向盘,紧盯着那个痛苦伏在地上的人影。

  一秒,两秒,三秒之后,陆存希猛然推开了车门,朝着还趴在地上的喻浅夏。

  走近以后,陆存希才看到喻浅夏身下的大片猩红,已经染红了地面。

  陆存希不自觉的加快步伐,大步跑了过去。

  “喻浅夏!”他大喊着单膝跪地,把喻浅夏捞起来,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你怎么了?”

  喻浅夏已经疼得快要失去意识了。

  迷糊间看到陆存希的脸,她立马挣扎起来:“放开我……”

  不能让陆存希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并没有被打掉,要不然……这个孩子就留不住了。

  “陆存希,你离我远点!”喻浅夏推拒着陆存希的胸口,“离我远点!”

  陆存希沉着脸,情绪再次轻易失控:“怎么,一有了新欢,就不想让我碰你了?哪怕你现在……快死了吗?”

  喻浅夏半身是血,脸色惨白,已是奄奄一息的模样。

  “我死了,也不关你的事!”喻浅夏用尽最后的力气,推开陆存希站起来,摇晃一步步退开,“陆存希,我求你,别靠近我。”

  别发现我怀孕的事情。

  陆存希盯着她苍白的脸,以及她仍旧流血不断的状况,忽然想到了什么。

  “喻浅夏,你是不是还怀着孕?”

  话一出,喻浅夏立马慌了神,她转身就跑。

  “站住!”

  陆存希轻易的就拉住了虚弱的喻浅夏:“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怀着孕?”

  “你放开我啊!”喻浅夏大力推开陆存希,因为用力过度,自己的身体也一下子失控,跌向公路。

  一辆轿车,正好驶来,撞到了跌倒的喻浅夏。

  “喻浅夏!”陆存希大喊着冲过去。

  喻浅夏单薄的身体被轿车撞飞出去,再重重落在地上,翻滚了数圈。

  陆存希冲过去,抱起了她:“喻浅夏!”

  喻浅夏紧闭着眼睛,已经昏迷过去。

  陆存希横抱起喻浅夏,往自己的车狂奔过去,他把喻浅夏送到了最近的医院。

  喻浅夏很快被送到了急救室。

  陆存希等在门外,愣愣盯着手术室门许久之后,才猛然惊觉,他的手一直在发抖,心里也又慌又怕,充满了恐惧。

  为什么会这样?

  陆存希看着自己发抖的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那个女人,死了不是更好吗?

  为什么他会怕?

  因为这个女人是在他眼前出的车祸,对,就是因为这样。

  陆存希给自己找好了借口,随后他大步往医院外走。

  既然已经把喻浅夏送到手术室了,那后面如何,就不关他的事了。

  可陆存希离开的步伐却越走越慢,脑袋里满是喻浅夏苍白着脸,一脸决绝叫他离远点的画面,还有……那个女人浑身是血,是被车撞飞的那一幕。

  陆存希又停下了脚步。

  喻浅夏没流产的事情,他还没问清楚,不能走。

  陆存希留在了医院。

  喻浅夏手术做了三个小时,送出病房后又昏睡了整夜,直到第二天清晨也没醒来。

  而陆存希则是在病床前守了一整夜。

  等苏霖雪找到医院来时,正好看到了陆存希趴在喻浅夏病床前睡着的画面。

  她攥紧了拳头,眼底的狠意一闪而过,很快消失。

  叩叩——苏霖雪敲响了病房门。

  陆存希立马醒过来,坐直了身。

  “存希……”苏霖雪一脸担忧的走进来,“我听说浅夏妹妹出车祸了,怎么样,还好吗?”

  陆存希低眸看着病床上仍旧没醒的女人,眸光暗沉。

  他想起了昨晚医生说的话。

  “病人的孩子勉强保住了,但以后必须要非常注意,绝对不能再经历一次任何形式的剧烈运动了。而且……”

  医生看着手里的初步检查结果:“她的体质格外虚弱,初步血检结果显示她的各项指数都偏低,所以我怀疑她可能患有什么比较严重的病症,更详细的结果要明天才能拿到,不过我建议你做一点心里准备,结果……可能会不太好。”

  “怎么了?”见陆存希迟迟不回答,苏霖雪一脸担忧,“很严重吗?”

  “她没事。”陆存希说,“你怎么过来了?”

  苏霖雪道:“我担心你们,你看你,一晚上没睡吧,眼睛都熬红了。”

  陆存希侧开头,躲开苏霖雪关切盯着他的视线。

  这个躲避的眼神让苏霖雪眼神阴沉了一瞬,但她马上又善解人意道:“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我帮你看着。”

  陆存希皱眉道:“你身体本就不好,还费精力照顾她干什么?”

  “我没事啦。”苏霖雪挽住陆存希的手臂,“你才是,快去休息吧,你今天下午不是还要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吗?”

  下午的会议的确十分重要,陆存希必须要出面。

  “你也不用在医院太久,”陆存希道,“我会安排人来看着她的。”

  “好,你快去休息吧。”

  “嗯。”陆存希最后看了一眼昏睡的喻浅夏,离开病房。

  苏霖雪送走陆存希,关上病房门,回身,用毫不收敛的恶毒的眼神死盯住床上的喻浅夏。

  贱人,都快离婚了,还能搞出这么多事情来!

  苏霖雪缓步走到喻浅夏面前,阴冷地看着喻浅夏。

  陆存希竟然开始在意这个贱人了,真是碍眼!

  这种碍眼的贱人,死了就好了。

  也只有死人,才不会总是跳出来恶心人。

  盯着喻浅夏昏睡的脸,苏霖雪俯身,悄无声息的拉起喻浅夏身上的被子,然后对着喻浅夏的脸,猛然盖了下去,死死摁住。

  她要闷死喻浅夏。

  突然的袭击让喻浅夏从昏睡中醒来过来,她下意识的挣扎起来。

  可刚出了车祸,又做了手术的喻浅夏哪里是下了杀心的苏霖雪的对手,很快她就没了力气,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小……

  “你干什么,放开她!”

  林泽森这时候赶到,推开门冲进来,一把推开了苏霖雪。

  苏霖雪一下子没站稳,重重跌在地上。

  “浅夏,你怎么样?”林泽森扶着她,关心问道,“还好吗?”

  喻浅夏头晕目眩的咳嗽着,许久才缓过一口气,对着林泽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还没事。

  林泽森皱眉看着她,低声说:“现在这样了,你还不愿意跟我走吗?”

  喻浅夏垂下眼睑,没有说话。

  但她的心里,的确是动摇了。

  她现在明白了,不论是陆存希,还是苏霖雪,都不会轻易放过她,她留下来,只会遇见更多的危险,遭受更多的折磨。

  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喻浅夏抓紧了被子,做出了决定:“我和你走,现在就走。”

  这个地方,她一天也不想多待了。

  “好。”林泽森欣喜不已,立马抱起了喻浅夏,着急的往外走。

  “等等!”苏霖雪忽然拉住了林泽森的裤腿,“帮帮我,我好像……流产了……”

  她说话间,一股鲜血,从她腿间缓缓渗了出来。

  苏霖雪低头,看到流出的鲜血,脸色大变,死死拉住林泽森的裤子。

  “我流产了,我真的流产了!”

  林泽森冷眼看着她:“你如果刚才没对浅夏动手,现在也不会这样。”

  “你什么意思?”苏霖雪尖声道,“都怪你推我!都怪你们这两个贱人!要不是你们,我怎么会摔倒!”

  林泽森不耐烦的甩开她,抽出自己的腿。

  “是你自作自受!”

  他说完,大步走出病房。

  苏霖雪看着腿间越来越多的鲜血,怕得要死,尖叫着大喊:“医生!来人啊,医生!”

  幸好她就在医院里,听到动静的护士和医生很快赶来,迅速将苏霖雪送到了急救室。

  两个小时后,陆存希重新来到了医院。

  他大步穿过走廊,推开苏霖雪的病房门。

  “存希……”一看到陆存希,苏霖雪马上就哭了起来,“存希,你终于来了……”

  “怎么回事?”陆存希走近。

  苏霖雪立即拉着他,扑到陆存希怀里,痛哭起来。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