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婠央龙凌煦大结局

苏婠央龙凌煦大结局

作者北溪浅笑

科幻穿越522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医妃权宠天下》是作者北溪浅笑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类型小说,主角是苏婠央龙凌煦,全文讲述的是:苏婠央穿越成为丞相府的大小姐,却饱受相貌丑陋恶毒狠辣之类谣言的负累,为了证明自己也为了龙凌煦不被人嘲笑,她在宫廷宴会上一鸣惊人,相貌丑陋?苏婠央就告诉他们,什么叫美若天仙不可方物!展开全文

《医妃权宠天下》是作者北溪浅笑所著一部长篇穿越古言类型小说,主角是苏婠央龙凌煦,全文讲述的是:苏婠央穿越成为丞相府的大小姐,却饱受相貌丑陋恶毒狠辣之类谣言的负累,为了证明自己也为了龙凌煦不被人嘲笑,她在宫廷宴会上一鸣惊人,相貌丑陋?苏婠央就告诉他们,什么叫美若天仙不可方物!

免费阅读

  龙凌煦深邃的眸子,眸光冷冷的看着苏婠央。

  苏婠央早知道这装逼狗就是这副德行,看谁都像是人欠他八百两银子不还似的。

  她也不说话,静悄悄等着龙凌煦回答。安安分分的模样,乖的不得了。

  “恩,有点。”龙凌煦好半响后才淡漠的说道。

  苏婠央闻言却狠狠抽了口凉气。

  果然是只装逼狗!

  那能叫有点吗?

  毒素的厉害她可清楚的很,那绝对能让人痛的哇啦啦的哭!

  要只是“有点”,她干嘛往他身体里留毒?不能折磨他还给他留毒,这不是平白无故给自己拉仇恨吗?苏婠央……

  不拆穿这装逼狗!

  左右这毒素没清,他痛还得继续痛。让苏婠央有点郁闷的是,她依旧没查出那几个穴位的作用。

  “既然无伤大雅,那……臣妾先告退了?”她今天的衣服还没洗呢。

  “诊断结果。”龙凌煦显然没有就这样放苏婠央走的意思,惜字如金的说道。

  结果,能是什么结果,就是余毒未清呗。

  苏婠央翻了个白眼,今天她是没办法探究那几个穴位了,对龙凌煦一点耐心都没有。

  “回王爷,后遗症而已。只会有点痛,不会致命。”没有对身体无害的毒,但不会致命的毒一大把!

  龙凌煦探究的目光在苏婠央身体停留片刻才挥挥手让苏婠央下去。

  苏相府,苏相坐在书案前,目光凝视远方,眉头深锁。“凌王竟然还没杀了那个废物。”苏婠央不死,他怎么向皇上弹劾凌王?

  站在苏相身边的下人心头一顿,闪过凉意。

  到底是什么样的父亲,才会巴不得自己女儿被人害死啊!

  下人虽对苏相的做法不敢苟同,但是却乖乖的把嘴巴闭着,脸上半点异样的情绪都没有表现出来。

  “你去告诉夫人。”苏相扫了眼身旁的下人,“让她明天去凌王府看望二小姐。”

  凌王府即便是损伤了半数的战力,苏相想要探听到里头的消息依旧难如登天。只能找借口光明正大的进去了。

  第二日,苏婠央正在院子里晾着洗好的衣服,就有人见往她这边儿过来。这个人她认得,是凌王府的管家,姓赵。

  “王妃,您的母亲来了。”赵管家在离苏婠央不远不近的距离停下,态度还算恭敬。

  “母亲?”原主的母亲不是早就死了吗?

  苏婠央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丞相夫人,“知道了,人在哪里?”

  “在花厅。”赵管家回答道。把苏婠央引到花厅后,人就退了出去。

  苏婠央打量两眼坐在花厅的两人。年纪大点的是丞相夫人,从外貌上看,典型的良家妇女形象。而丞相夫人旁边亭亭玉立的女子……

  苏楚儿,比苏婠央大两个月的姐姐。

  原主对这个姐姐可是又亲又恨,亲她的虚情假意,恨她的横刀夺爱。呵呵,苏婠央她今儿终于见到本人了。

  这个勾搭妹妹未婚夫的小婊砸,竟然跑到她的面前晃!

  “婠央,你好端端蒙着脸做什么?是不是凌王他嫌弃你貌丑?凌王要是给你委屈受,你一定告诉母亲。他凌王府在高贵,我们丞相府也不是卑贱之处!”

  不同于苏婠央的打量,丞相夫人一见苏婠央就一脸亲切慈祥的上前拉住苏婠央的手。

  那日苏婠央把奶娘的尸体送到丞相夫人面前,丞相夫人当时虽然气的火冒三丈,觉得自己被苏婠央挑衅是一种侮辱。

  但是事后丞相夫人冷静下来想想,觉得这很有可能是凌王借着苏婠央的名义干的。苏婠央是什么德行,她清楚的很!

  苏婠央要是有给她送尸体的魄力,也不会沦落到被送进凌王府里来送死!

  丞相夫人打定主意对苏婠央虚情假意,这要是原主听了丞相夫人的话,指不定又是感动又是难过的。

  说凌王嫌弃她貌丑?

  她貌丑是没错,但您老人家从什么地方看出她被凌王嫌弃了?

  她在丞相府穿什么,在凌王府还是什么。嫁到凌王府凌王又不稀罕她的嫁妆,自然没扣着不给她。她的嫁妆再不值钱,好衣裳还是有几套的。

  苏婠央在王府里的生活的确跟个下人似的,但她一身绫罗绸缎穿着,哪里像是受委屈了?

  “找我什么事,说吧。”苏婠央也不跟丞相夫人废话,淡然的把手从丞相夫人手中抽出来,禁自往主位上一坐。完全没有要给丞相夫人面子的意思。

  她都把尸体送丞相夫人面前去了,还虚情假意个毛啊!

  苏婠央其实挺苦逼的,原主真的就是个实实在在的废物,脑子里除了那个嫌弃她丑而勾搭上她姐姐的太子殿下,半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

  但她来了这么多日,要是看不出凌王府和丞相府不对盘,她就和原主一样傻!

  总之,苏婠央是铁了心抱龙凌煦大腿儿,绝对不会给丞相府的人好脸色看。

  丞相夫人见苏婠央如此,眼中迅速闪过寒光。不过,她掩饰的极好。

  一旁的苏楚儿却急忙做出一副委屈善良的模样教育苏婠央道:“婠央,你怎么可以这么跟母亲说话。母亲也是担心你被凌王嫌弃,怕你受委屈,才特意来看你。你什么时候这么不知礼数了?”

  苏婠央冷眼瞧着苏楚儿那虚伪的模样,心头泛起一阵阵恶心。

  瞧苏楚儿脸上的委屈,要是刚好有人过来看见,铁定以为苏婠央又在欺负她。

  “不知礼数?”苏婠央嗤笑一声,高高在上的端坐在主位上,淡漠的看着两人冷声道:“不知礼数的人是谁啊?丞相夫人,你都是怎么教女儿的?见了本妃竟然不知道行礼么。”

  丞相夫人和苏楚儿闻言都是一怔,要她们给苏婠央行礼?

  别做梦了!

  没想到苏婠央这个一向逆来顺受的人竟然会有用这么傲慢的表情跟自己说话!现下四下无人,苏楚儿顿时就不想装了,丞相夫人急忙示意苏楚儿冷静。

  苏楚儿喘了好几口气才平息心头的怨气,两人轻轻福身道:“参见凌王妃。”

  “恩。”苏婠央的态度高傲的很。苏楚儿立刻就不服气了,“婠央,你怎么嫁了人就变了变了性子?你模样虽然吓人,叫人看了你的脸连饭都吃不下,但是你以前很懂孝道的。”

  这是想说苏婠央现在不懂孝道还是想说苏婠央长得吓人?

  长了耳朵的人都听的出来!

  原主最听不得的就是这样的话,要是换了原主,此时绝对已经向苏楚儿扑过去了。但是现在的苏婠央嘛……

  “瞧姐姐这话说的,本妃以前懂得哪里只有孝道,礼义廉耻什么的,本妃可都清楚的很。”

  苏婠央学着装逼狗说她丑的时候那淡漠的纯粹在诉说事实的眼神瞧着苏楚儿,“像姐姐这么恬不知耻向太子投怀送抱的良家女子,估计整个天启国也就姐姐一个。”

  苏楚儿闻言立刻没办法淡定了,想发作又不知该如何发作,不得不忍着。

  傲人的胸部不停的起伏。

  苏婠央看了看苏楚儿的胸部,情不自禁摸了摸自己的……

  不由自主眼神飘忽。

  槽!大胸妹子都去死去死……

  “婠央,我跟太子是清白的。我们发乎情止乎礼,从未有过逾越之举,我是你的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污蔑我!”苏楚儿终于缓过气来,愤怒又委屈的瞪着苏婠央。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溢满了泪水,好似受了莫大的屈辱。若非眼中闪着的阴毒寒光,她这个模样还真是我见犹怜的很。

  苏婠央这个丑八怪,竟然敢说她恬不知耻!

  她绝不会放过苏婠央!

  苏楚儿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巴不得把苏婠央撕成碎片。脸上却装的善良高洁、隐忍委屈。

  苏婠央冲天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这伪白莲,看向丞相夫人问道:“找我什么事?直接说吧,我很忙的。”她衣服还没晾完呢。

  丞相夫人眼中闪过精明,一瞬间又恢复那慈祥的模样,笑着说道:“母亲就是来看看你,见你在凌王府过的好就安心了。”

  丞相夫人瞄了眼苏婠央几日间就变得粗糙的手,眼底划过抹幸灾乐祸,随后又换上慈祥的笑脸说道:“婠央,母亲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出嫁的女儿,还是该回去看看才是。”

  这才是今日前来要说的正事。

  三日回门的规矩,这个时代也有。但是凌王府出了刺客一事,丞相当时盼着凌王快点死,就没顾上这个。

  现在顾上了,也不是因为他关心女儿。而是他不好无端端跑凌王府来,总要把自己这个废物女儿叫回去问问凌王的情况才是。

  “知道了。”苏婠央一见丞相夫人这伪善的脸就恶心,真是比她长满脓疮的脸还恶心!

  苏相。她也想看看这个不顾女儿死活的老东西是什么样的货色!

  苏婠央眼中闪过寒芒,无心与丞相夫人多话,冷漠的说道:“要是没有其他事情,你就回去吧。”衣服得早点晾干才行,她今天的柴也还没劈呢。

  丞相夫人没多留的打算,行了个礼后告退了。只是转身间,眼中透出的寒光恶毒无比!

  苏婠央,她这样的态度,看来已经被凌王收买了!

  想想凌王那俊美的模样,难怪苏婠央会叛变。只是……

  她以为她与丞相府划清界限,凌王就会好好待她吗?

  也不看看自己长成什么样子!

  丞相夫人隐忍着眼中快要喷出的怒火,本以为奶娘的尸体是凌王的手笔,如今看着,还真是苏婠央做的!

  好!很好!

  敢向她挑衅,就得付出代价!

  她倒要看看,苏婠央没有丞相府护着,能在凌王府活多久!

  苏婠央可不知道丞相夫人心头那些想法,她的小日子过得挺滋润。虽然天气挺炎热的,但忙了一天的她,晚上睡得倍儿香。

  就在她做着美梦,梦见龙凌煦同意她检测他身体的时候,被一股寒意冻醒了。一睁开眼,入目的是龙凌煦那美如画卷的俊颜。

  “嘿嘿,还以为醒了,原来我还做做梦啊。快来,咱们继续摸摸。”苏婠央睡意朦胧,看见龙凌煦本能的觉得自己还在做梦呢。

  傻呵呵的笑着就伸手去解龙凌煦的衣服,嘴里还嘟囔道:“刚刚不是已经脱光光了吗,你什么时候穿上的?”

  龙凌煦:“……”

  “把你的脸遮好,跟本王走。”龙凌煦脸黑的吓人,唰唰抖着寒气,抬手拍开苏婠央的爪子,冷着脸说道。

  什么叫刚刚已经脱了?脱了什么?

  这个女人到底在做什么梦!

  苏婠央这下瞬间就清醒了,整个人吓得不轻。

  装逼狗?

  他怎么会出现在她的房里?

  苏婠央扫了眼天色,这半夜三更的,不会是来那啥她的吧?

  立刻,苏婠央紧紧护着胸,警惕的看着龙凌煦,“王爷,你来我房间做什么?”

  龙凌煦眼中满是嫌恶的开口:“起来,跟我走。”

  苏婠央瞧见他眼中的嫌恶才想起自己现在什么模样,她这满脸脓疮的,正常男人根本不会对她生出什么谷欠望。

  松了口气,苏婠央不解的问道:“走?去哪里?”天还没亮呢。

  “少废话,走就是。”龙凌煦言罢滚着轮椅转身,那高高在上的命令语气,丝毫没考虑苏婠央愿意与否。

  我去!苏婠央被扰了好梦,一见龙凌煦这恶劣的态度可就不乐意了,这货是有事情求她吧?

  求人的时候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没人告诉过他吗?

  “不走!”往床榻上一到,苏婠央翻过身继续睡,略带不悦的说道:“王爷,拜托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

  真当她是随传随到的奴才啊,有事儿求她还这么傲慢,她要是屁颠屁颠的从了,也太没尊严了!

  苏婠央可是个有节操有原则的人,别以为长得帅就什么都好说!至少也要让他同意让她摸一摸,否则她绝对不从!然而……

  下一瞬间,一把剑便抵到苏婠央脖子上。

  “你若不能为本王所用,本王留着你作甚?”龙凌煦一点没在意苏婠央想法如何,冷漠又傲慢的威胁。

  苏婠央背脊一凉,小心翼翼的把脖子上的剑拨开,赶紧起身,讨好的冲龙凌煦笑道:“王爷,咱们有话好好说。”

  要她办事,怎么样也要讨点好处才行!

  凌煦收了剑,却是一脸平淡不语。

  很好奇这个女人要怎么好好说。

  苏婠央见他没有意见,这才继续道:“王爷,您身份高贵,臣妾就是个小人物,您不能让臣妾做白工不是?那样也太跌您的身份了。”

  呵,开始提条件了吗?

  龙凌煦心头冷笑,脸上依旧平静的问道:“你想要什么好处?”

  一听这个,苏婠央顿时觉得有戏!

  麻利儿的起床穿衣,一边说道:“王爷,您的身体存在着一些问题是把脉把不出来的。只要您同意让臣妾给您做个全身检查,您要臣妾做什么事情咱们都好说。”

  身体变异啊变异!

  研究好这个,她苏婠央可就名垂千古了!

  苏婠央兴奋无比,穿衣速度极快,话音落,已经把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套好了。

  “全身检查?”就是那个脱光光给她摸的全身检查?龙凌煦眸子直直往外冒着寒气。

  向来生死关头都波澜不惊的龙凌煦,此时才发现自己竟然能被人挑衅的这么火冒三丈!

  凌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苏婠央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她……

  坐到了龙凌煦腿上。

  这姿势本来应该叫人脸红心跳到气儿都喘不上来,而她,也的确是喘不上气,但不是因为脸红心跳,而是龙凌煦的手掐着她的脖子。

  “王……王爷……”苏婠央艰难的开口,窒息的感觉让她很难受。

  苏婠央整个人靠在龙凌煦怀里,仰起头,龙凌煦正低头俯视她。

  冷若冰霜的脸平静的吓人,苏婠央没因窒息的痛苦恐惧,却因为触及那双冰冷的眸子而恐惧。

  她甚至不知道眼前的情况是怎么发生的,他是如何坐在轮椅上将她带到怀里的,他是为何突然要杀她。

  苏婠央眼神慌张的像是受惊的小动物,龙凌煦冷笑一声一把推开她。

  “咳咳咳!”苏婠央不停的咳嗽,大口大口呼吸,好半响缓过来之后才说道:“王爷,臣妾是哪里惹您生气了?”你告诉我,我下次注意点。

  妈呀!吓死宝宝了!

  “走。”龙凌煦无视苏婠央,高高在上的转身就走。

  苏婠央还敢说什么?乖乖跟上去呗。

  也不知道龙凌煦要把她带去哪里,苏婠央茫然的跟在龙凌煦后头,却是,出了王府,上了马车。

  龙凌煦一言不发,苏婠央也什么都不敢说。马车里就他们两个人,苏婠央想要离龙凌煦远点都不行,眼睛不由自主就往龙凌煦脸上瞟。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长得贼好看!

  她有一天要是能把龙凌煦牵出去溜达一圈,一定倍儿有面子!

  苏婠央想象了一下周围的人望着她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正当她嘚瑟的时候,龙凌煦冰冷带着嫌恶的声音传来——

  “在看把你眼睛挖了!”

  苏婠央瞬间被这盆冷水浇醒,立马终止了想象。推开车窗看了眼窗外,出凌王府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龙凌煦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王爷,咱们这是去哪儿?”苏婠央小心翼翼的看着龙凌煦问道,毫无疑问的,没得到回答。

  古时候的人们起的非常早,此时不过凌晨三四点,已经有早起的小贩在路边摆摊。城门口两个守卫打着哈欠,偶尔有进城给大户人家送菜的小贩停下被守卫检查。

  马车向城外驶去,驶过宁静的树林,疾驰半个时辰的路程,马车停在……

  天启深渊!

  天启深渊苏婠央还是知道的,这深渊能与天启国同名,足以说明它的知名度。

  “王爷,咱们到这里来做什么?”不会想把她丢下去吧?

  乖乖,那还不得摔个粉身碎骨!

  龙凌煦冷漠的扫向她,淡淡说出三个字:“看日出。”

  苏婠央:“……”

  信你我就是傻子!

  龙凌煦话音落,施展轻功从马车里飞了出去。苏婠央也跟着下车,走到深渊边儿上往下头瞧了一眼,乌漆墨黑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条深渊的信息她多少知道点,听说深渊底下花草重生,风景很美,但是……

  无人能去过深渊底部回来还能活着!

  其中的原因,无人知晓。好多人想一探究竟,却都死在里头,就算能出来的,也全都死翘翘了。

  有人说深渊下面住了妖怪,那些人都是被妖怪害了。这个说法显然不靠谱。

  苏婠央看了眼龙凌煦,实在琢磨不透他的想法,索性懒得去想。找了个快石头坐下,学着龙凌煦的模样,淡然如水的表情凝视着东方。

  东方渐渐泛白,太阳缓缓升起,明亮却不夺目。

  很美的景色。苏婠央不由自主看了眼龙凌煦。

  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

  不得不说,和日出比起来,龙凌煦其实更有看头。苏婠央情不自禁就看呆了。

  日光照在他的脸上,或许是此时安宁的气氛影响了苏婠央的心境,她竟然觉得龙凌煦此时的表情十分柔和。

  柔和的退去了满身的冷傲。只是……

  这柔和没维持多久。

  “苏婠央,你真以为本王是说着玩的吗?”瞬间那冰寒的感觉又回来了,满满的高高在上。

  “什么?”苏婠央没反应过来,她什么都没做啊,哪里得罪他了?

  “你的眼睛,不想要了?”龙凌煦一个冷眼扫过来,苏婠央惊的一个哆嗦。

  混蛋!看两眼会少块肉吗?

  动不动就要挖她眼睛,以为她稀罕看啊!

  长得像个包子就别怪狗惦记!

  唉?这话好像有哪里不对?

  苏婠央愤愤的移开目光,闷闷不乐的坐在石头上一言不发。反正龙凌煦没下命令,她是什么事儿都做不了的。

  苏婠央安静等着看龙凌煦到底有什么目的,于是,天色大亮之后,就发生了一件让苏婠央震惊的事情。龙凌煦他……

  走到她面前揽着她的腰猛地跳下深渊!

  看到重点了吗,是的,龙凌煦是……走到她面前的!

  啊啊啊!苏婠央都顾不上身体不断往下坠的失重感,看着龙凌煦的表情完全震惊了!

  “王王王爷。”苏婠央说话的声音都因为震惊而打颤,可是一开口风就呼呼的往她嘴里灌。

  苏婠央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一瞬间也顾不上惊讶了,性命比较重要!然后她就……

  八爪章鱼似的挂在龙凌煦身上。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