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沉醉又何妨最新免费

为你沉醉又何妨最新免费

作者谭乾邹筠

历史军事222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展开全文

《为你沉醉又何妨》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为你沉醉又何妨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所编写的,讲述了谭乾邹筠的精彩故事。

免费阅读

《为你沉醉又何妨》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为你沉醉又何妨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所编写的,讲述了谭乾邹筠的精彩故事。

小说简介

一心只想当个超级赛车手的富二代谭乾,却被父亲逼迫不得不进入公司学习管理,然而一场对他十分重要的赛车报名就要开始了,为了能参加比赛,谭乾答应了父亲的要求,只要他能成功收购邹筠家的茶园,父亲就不会在阻拦他追求梦想了,可是当他自信满满的去邹家谈判时,没想到他所提出的所有条件,都被邹家人给拒绝了,后来谭乾才了解到,这个茶园对邹家有着很重要的意义,而他在与邹筠的多次交锋后,渐渐的爱上了这个沉静温润的女孩,而邹筠也同样被谭乾的善良诚恳所打动,当心与心靠近到一定距离的时候,就会碰撞出一场绝美的爱情花火!

为你沉醉又何妨全文阅读

车在阅江路路口停下,谭乾转了一下身子,眼睛依旧闭着。前座的老秦等了一会儿,犹犹豫豫地转身。
小谭总。老秦轻轻地叫了一声。
谭乾没有反应,老秦转过身悄悄露出焦急的表情,像是下定了决心才转过身。
小谭总,我们到了,下车了。这次老秦微微提高了声音。
谭乾微丝不动,在有空调的车里老秦都开始微微发汗。
小谭总&&
叫完,老秦开始想着回去怎么想老总交代,谭乾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细长,眼尾微微上翘,漂亮的眼里却满是寒光。看着谭乾的眼神,老秦比刚才更加紧张。
小谭总、小谭总,到、到了,要下车了。
谭乾听完依旧冷冷地盯着老秦。秦反应过来,他打开车门赶紧下车,绕到另一边,打开了车门。谭乾慢悠悠地跨出一只脚,再慢慢地起身,从车里出来。站稳之后,谭乾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在车上睡僵硬了脖子才往前走。老秦跟着谭乾身后,看到谭乾停下脚步,他立马停了下来。谭乾站在路口看着眼前这条狭窄,两边建筑老旧的街道。他的视线落到路口的石碑。
阅江路——历史文化名街。
谭乾走进了这条街,两旁是旧式民房,有一层,有两层,参差不齐。说的好听是古色古香,说的现实是破败凌乱。谭乾一身潮牌,脚上是最新款的球鞋,染发戴饰品,和这里格格不入。走了既步,他踩了两下脚下的石板路,这种坑洼之路,自行车都没法骑。
走进了茶楼,谭乾被领到了一张桌子坐下。许漫芊朝他敷衍地一笑,算是打过招呼。许漫芊和男友亲昵地靠在一起,说说笑笑,卿卿我我。坐在对面的谭乾低头看着手机上的比赛视频。许漫芊一边笑一边用余光打量着谭乾。谭乾嗓子不舒服咳嗽了一声,许漫芊止住了笑看向谭乾。
谭乾,不是你不好,是我找到了真爱,我和Jim好像是命中注定的,我们一定会一辈子在一起的。说完,许漫芊望向身边的男人,那男人和她深情对望。
无聊,谭乾心里说了两个字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另一个角落,许总助理正和茶楼老板聊天。
邹老板,这里生意怎么样?还好吧?
马马虎虎,现在在改造,没什么人过来。
哦,那你在这里开茶楼多久了?
家里一直在这里开茶楼,我是这几年才开始帮忙。
生意不忙的时候可以去我们公司坐坐,许总对茶文化很感兴趣,想和你多聊聊。
听到这里,谭乾明白许总助理在帮老板牵线呢。他嗤之以鼻,但看那茶楼老板笑意盈盈没有一点拒绝的意思,他就收回了视线继续看视频。
baby,看你热得一头汗。许漫芊的男友心疼地说。
我爸也不知道搞什么,找了这么个破茶楼,连个空调都没有。许漫芊抱怨到。
别着急,爸爸自有他的打算。
谭乾又偷瞄了一眼另一个有人的角落,年轻的老板肤白如脂,眉目清秀,这大概就是许总的打算吧。
谭凯和许总从楼上下来,谭乾、许漫芊和男友一起站了起来。
老谭,我女儿任性,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不不不,是谭乾不争气,他的脾气我清楚,没人受得了。
我请你喝酒,赔罪。
我请你&&
许总看了一眼谭乾欲言又止,谭凯倒先开口,老许,没事。
许总叹了口气就带着自己的人先走了,谭凯转头就数落谭乾,芊芊那么好的女孩子不知道珍惜,现在&&
谭乾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谭凯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回到家,严小玉准备好了午饭,谭菁一见到谭凯就说:爸爸,快来,我饿了。
谭凯摸了摸谭菁的头,以后饿了就先吃,不用等爸爸。
四个人在餐桌坐下,谭凯看了看谭乾气不打一处来。
本来你和芊芊多合适,我和老许有那么合作,亲上加亲。
严小玉看向他,你讲讲道理好不好?是人家女孩子有了新男朋友,又不是谭乾花心。
谭凯没有刚才那么大声,他要是好好对芊芊,芊芊怎么会&&他什么样我还不知道。
严小玉白了谭凯一眼,哟,你说谭乾不懂怜香惜玉,那知道像谁吗?
正吃着饭的谭菁听着谭凯和严小玉的斗嘴忍不住笑了,差点把嘴里的饭喷出来。
我觉得谭乾挺优秀,帅气专一,没什么不好的,就是你每天吹毛求疵。严小玉说。
谭凯冷哼,他的优秀都是你惯出来的。
严小玉刚想开口反驳,谭菁着急地说:那也惯惯我,我也想优秀。
小孩子&&
其他人在热烈讨论他的事,谭乾却像每天到似的。他还沉浸在刚才看的赛车视频,还在回味冠军车手那一个完美的压弯超越,他下午就要去赛道亲身感受。
谭凯的电话响了,看到来电显示,他立刻接了起来。
谭菁看着发愣谭乾说:哥,难受你就哭吧,失恋哭一哭没什么丢脸的。
谭乾回过神摸了谭菁的发顶,谁教你的,一套一套的。
就是&&谭菁犹豫了一下,电视剧都这么演的。
那是假的。谭乾脱口而出,恋爱也是假的,哪有什么失恋。
说完,谭乾轻笑一声,和他许漫芊是双方家长撮合,他没同意,许漫芊就以女朋友的身份出现,恋爱、失恋都是她自说自话。在他心里,恋爱圣地是赛道,女友是摩托车。
谭凯打完了电话,面色严肃。
谭乾,奶奶说看了新闻,有人开着豪车被面包车撞进了河里不治身亡。奶奶被这个消息吓得不轻,说你玩车太危险。赛车场你就暂时不要去了,免得奶奶担心。
谭凯说完,谭乾傻了,他结结巴巴地说:奶奶&&我可以解释,这不危险&&最安全了,奶奶她是不清楚。
谭凯根本不听谭乾的解释,奶奶说得没错,总是玩摩托,玩物丧志,赛车场就不要去了,我让老秦带你去办点正经事。
谭凯下午就飞去外地出差,老秦来家里接的谭乾,又把他送回了上午来过的地方。谭乾站在阅江茶楼大门前,心头冒出三个字,鬼打墙。
谭乾一脸不悦,旁边的老秦心头一惊,勉强地笑着,小谭总,快点把谭总交代的事办成,就能早点回去练赛车了。
呵,走吧。
谭乾发话了,老秦马上走在前面领路。他拉开茶楼的大门让谭乾先进去。老秦对着站在柜台的年轻女孩说。
小姑娘,我和邹老板约好的。
年轻女孩点了点头,请跟我过来吧。
老秦回头,谭乾收回了视线跟着他走。年轻女孩把他们带到了二楼。楼梯有些窄,二楼也不如楼下开阔,谭乾没有弯腰差点撞上木梁。年轻女孩看到了忙说:小心,这里地方窄。
谭乾摸了摸头继续往前走。年轻女孩打开了一闪木门,请老秦和谭乾进去。里面靠窗有桌椅沙发,看上去像个小而精致的包间,有人临窗坐着,就是上午那个和许总助理热聊的年轻老板。
邹老板。老秦笑着打招呼。
邹筠转过头笑了笑,请坐吧。
谭乾盯着邹筠坐下,老秦立刻介绍,邹老板,这是我们小谭总。
小谭总?年纪不大吧。邹筠笑着说。
很年轻,很年轻。老秦应和着,才&&
老秦刚要说谭乾的年龄,谭乾把手一伸,示意老秦别说了,接着他微微仰头,看着邹筠说:我叫谭乾,是来谈钱的。
谭乾说完,老秦不好意思地对邹筠笑了笑。
邹筠看到老秦满头大汗,于是说:二楼空调坏了,您下去喝杯茶吧。
老秦刚想说不用,但谭乾先点头了帮他答应,是啊,去吧,忙了一个下午了。
谭乾发话了,老秦不放心也只能退出去。
老秦走了之后,包厢里只有谭乾和邹筠两个人,谭乾不说话,邹筠先开口。
小谭总,喝什么茶?
我不喝茶,我只喝咖啡。
邹筠了然地点头,两人又陷入了沉默,邹筠垂眸,用手指圈绕着发尾。谭乾直视着邹筠,现在近距离看着更加白皙秀美,确实是许总这种企业家会喜欢的。谭乾见过不少企业家的年轻妻子,但邹筠和她们比起来多了一分欲说还休。
谭乾喉头发涩有点后悔没有要喝的,他只好集中注意力到今天的目的上,我们集团要收购你们家的茶园,你只要答应,钱不是问题。
说完,谭乾觉得胜券在握,毕竟没有人会拒绝这种价钱随便开的条件。他已经开始盘算着下午去训练场。
邹筠还在把玩着自己的发尾,谭乾等得烦躁刚想开口,邹筠突然抬起眼帘,眼神迅猛而凌厉。被盯住了的谭乾下意识地掐住了自己的腿。不能躲,论瞪眼,他还没输过!谭乾在心里默念。
沉默了片刻,邹筠的嘴角微微扬起,眼波流转出柔情,小谭总,茶园是我奶奶的遗产,留了遗嘱不能卖。这事只有我父母有权决定,还轮不到我呢!
谭乾松了口气,那你们商量个数字,报给我就行了。
邹筠没有回答,谭乾偷瞄了她一下,压低了声线,学着谭凯的口吻:随便开口。
邹筠看着谭乾笑了笑,父母给我的话是不卖,我真做不了主。
谭乾故作随意地看向窗外,挑眉说道:那你们一家就再商量一下,和你父母说有了新情况,我来了!
走出包厢,经过狭窄的楼梯,谭乾走到一楼舒了一口气。见到谭乾下来,老秦快步走了过来,他张口要问,谭乾先说:走吧。
谭乾走出茶楼,直接走到对面的杂货店,他打开门口的冰柜,拿了一支冻得结结实实的冰棍出来。他拆了包装,对老秦说了声结账,接着狠狠地咬了几口。
结完账,老秦就看着谭乾三两口就把冰棍吃完了。
你不吃吗?谭乾问。
老秦指了指嘴,牙不好,吃不得这么冰的,不像你年轻,血气方刚。
听到这四个字,谭乾忍不住咳嗽,脸猛然胀红。
慢点吃,小谭总。老秦爱怜地看着谭乾,像看小孩子似的。
谭乾缓了过来,不要叫我小谭总,我不小!也不想当谭总。
谭乾的口气凶狠得很,老秦知道他又在耍脾气,压住笑意问:那叫什么?
叫谭乾。谭乾不假思索地说。
老秦不和他纠缠,直接问:和邹老板谈得怎么样?
谭乾眼神一转,她说不卖。
老秦一脸平静,像是料到了这个结果,他微微叹气,这家人可难缠了,我们和她父母谈了几个月了,就是不卖&&
谭乾心不在焉地听着,他脑海里全是刚才的画面,邹筠抬起眼的那一刻,就像是在精准捕获猎物,她慢慢扬起的笑又是那么吸引,知道前面是个陷阱也挣脱不掉。
从来只有人怕我,还没有我怕人呢!谭乾低声自言自语。
正絮絮叨叨说着和邹家的谈判的老秦看向谭乾,怎么回事?
没事。谭乾一脸不服气。
走出杂货铺,谭乾赌气地抬头望向二楼,邹筠竟然趴在窗台正看着他。墨黑的长发,白净的脸,红唇微扬,还有带着笑意的杏眼。刚才的一幕又重现了。
谭乾迅速低下了头,旁边的老秦见他有不对劲,就问:怎么了?
见鬼了。
谭乾嘴上回了一句,心里想的却是,输了。
老秦带着谭乾走到路口的青年旅社,他犹犹豫豫地开口,小谭总,你这几天就住在这里。我已经开好了房间,是里面最贵的。
老秦看到招牌上青年两个字有些心虚,谭总说&&事情不解决就不许出这条街,这里是条件最好的住宿了。他可能还在气头上,我回去劝劝他,你就委屈住一天。谭总不让人留下来陪你,你&&你照顾好自己。
老秦越说越低落,舍不得谭乾在这里受苦。
谭乾一脸无所谓,知道了。说完,他拿过老秦手上的房卡,走进青年旅社去了顶楼房间。
一进房间,谭乾就倒在了床上,豪华间的床垫还是很硬。谭乾没心情计较这个,他拿出手机点开新消息。于奇骏发了一段视频,他骑着摩托车在赛道风驰电掣。下面接了一句话,下午的训练。
谭乾看完一遍,想把手机甩到一边但还是忍住了,回复了一条消息,五个哭泣表情。
实在无聊,谭乾不知不觉睡过去。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一个昏暗的场景,看不出具体是哪里,还有薄薄的一层烟雾,像个古早电影画面。他周身被束缚,动弹不得,左右看去似乎一张网。再接着竟然出现了一个长发女人,她的眸子时明时暗,眼波流转,时而摄人心魄,时而柔情似水。她渐渐靠近,他无路可退。
谭乾挣扎着从梦中醒来,那梦里他是被妖精缠住了吧。虽然模模糊糊,但他觉得妖精有些熟悉,那张脸怎么就那么像邹筠。谭乾赶紧结束了这个可怕的想法,他望向窗外,外面漆黑一片,竟然已经是夜里了。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流逝了这么多。
邹筠从二楼下来,坐在柜台的安安看到她就问:筠姐,楼上不热吗?
邹筠摇头,开了窗有风,不热。
说话间,茶楼的门打开,安安看着来人打了一声招呼,恬恬姐。
付清恬朝安安点了点头,接着看向邹筠。
今天怎么早就来了?邹筠问。
小宝生病了,刚从医院回来,放到他奶奶家,我就过来了。付清恬回答。
邹筠皱眉,小宝病了?怎么回事,严不严重?
邹筠看上起比付清恬还要紧张,付清恬笑说:小孩子一年总要感冒几回。
听上去不严重,邹筠的心放了下来,那今天就别唱了,回去陪小宝吧。
那怎么行?付清恬一口拒绝,他现在睡着了,有奶奶陪着就够了,我少唱一天,少赚一天钱呢。
财迷。邹筠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是小宝干妈,给他发红包,你回去吧。
付清恬立刻笑了,干妈的红包要收,今天的演出费也要给哦!
说完,付清恬走进了大厅,邹筠跟在她后面。
今天唱什么?邹筠问。
付清恬清了清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壁残垣。
唱完最后一曲,到了茶楼关门的时间,最后两个客人起身离去。安安和打扫的阿姨开始收拾做关门准备。邹筠送付清恬到门口,有人急匆匆地进来。
安安直觉要说已经打烊,邹筠先和那人打招呼,路成,你怎么来了?
路成朝邹筠点了点头,打过招呼,外面下雨了,我来接恬恬。
下雨了?邹筠有些诧异,在屋子里没有听到声响。
邹筠走到门外伸出手,只有一点雨丝洒在手上。
你们家转个弯就到,这点蒙蒙细雨,你就怕她淋到雨了?邹筠故意问路成。
小宝睡了,我在家里没事就过来接她。
说完,路成浅浅一笑,撑开伞搂着付清恬走。两人聊起了孩子,仿佛邹筠已经不存在。
邹筠转头要关店门,看到了谭乾站在对面。他靠在小吃店的门边正看向她这边。她张口想说话,但想到时间还是直接走回店里锁上了门。
看到邹筠走进茶楼,谭乾歪嘴一笑,这次躲开的可是她。他心满意足地往青年旅社走去,这下能睡个好觉了。

为你沉醉又何妨免费阅读

第二天,老秦一早就到青年旅社,他没有上楼,坐在餐厅等着。谭乾戴着耳机听着音乐,晃晃悠悠地下楼。他坐下,桌上是老秦准备的早点。
小谭总,全是你喜欢吃的面包。老秦说。
谭乾拿起了面前的面包,拆开旁边的酸奶,他喝了一口,含含糊糊地说到:昨天说过了,不要叫小谭总。
老秦微微叹气,咬了咬牙,说:谭乾。
见谭乾露出了一点满意的表情,老秦接下去说:我去问过谭总了,还是那句话,没有办成不许出去。
最喜欢的蜂蜜面包嚼在嘴里也没了滋味,谭乾放下面包烦躁地问:要是我一定要出去呢?
那就&&老秦的眼神闪躲了一下,那就住在赛车场吧。
谭乾一听就是父亲的原话,他想想其实也不是不能住赛车场,养他自己无所谓,但养他的宝贝儿就麻烦了。谭乾瘫坐在椅子上,双手紧紧交叉,很是烦恼的样子。
小&&不是,谭乾,收购茶园是集团现阶段最重要的业务,这家人实在顽固,我们这么多人谈了这么久都没有结果,你慢慢来。
老秦给谭乾打预防针,谭乾重重地叹气,什么慢慢,他哪有时间在这里慢慢。
把酸奶一口干尽,谭乾把杯子往桌上一放,接着定定地看着老秦,就三天,我一定要搞定!
吃完早饭已近中午,老秦在前,谭乾听着音乐跟在后面,两人又向阅江茶楼走去。这次安安没带他们上二楼,直接领进了一楼大厅。里面没有人,他们在靠墙的桌子坐下,安安就去泡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老秦赶紧拿出手机摆在谭乾面前。
待会儿邹老板来了,你就和她说我们集团的收购计划,她年轻,比老一辈明白,知道我们实力雄厚。
谭乾瞟了两眼手机上的内容,随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邹筠走了进来,手里端着茶水。
老秦马上站了起来,邹老板亲自动手,这怎么好意思。
邹筠笑着放下茶盘,把茶水放在老秦和谭乾面,开门做生意,你们是客人,我端茶算什么。请坐吧,秦先生。
叫我老秦就行了。
喝点茶吧,刚下来的新茶。
老秦尝了一口,眼神一亮,好茶,这个香气,是家里茶园的茶吧?
邹筠笑着点头。
老秦放下茶杯,邹老板啊,这个茶园是你家祖传的,你们很有感情。我们谭总其实是爱茶之人,你把茶园交给我们,我们一定想办法发扬光大,不光让我们周边地区的人喝到这口好茶,还要让走向全世界。
老秦说完,看了看身边的谭乾,他微微仰着视线,一言不发。老秦等一会儿,只好继续说:我们是上市公司,你要相信我们的实力,收购茶园呢,公司产业布局,绝对会保障好你们的利益。
邹筠微微叹气,你们来了这么多次,我其实也挺不好意思的。我昨天给父母打了电话,他们的想法没有改变。
又是老一套,老秦没什么反应,这话他听了太多次了。他下意识地去看身边的谭乾,谭乾突然伸手摸了一下旁边的窗台。
你们打扫得不够仔细啊,都积灰了。谭乾说。
老秦吓了一跳,不知道谭乾怎么说起了这个。
谭乾拍掉手上的灰尘,看向邹筠,你这个店里白天一个客人都没有,这条街说是要改造,但后半条街的工程都停着,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完成。这样的情况,你能撑多久?趁现在把茶园卖了,去做点好的投资,怎么样都比现在强。
老秦尴尬地笑,是啊,邹老板,做点好投资,比如买我们公司的股票。
谭乾看着邹筠,听他数落茶楼,她也不恼,怡然自得地用手指圈着发尾玩。她的发色是自然的墨黑,手指莹白,绕在一起让谭乾想到了山水画。他小时候爱闹,谭凯就把他扔去学画,那真是如坐针毡。想起以前种种,谭乾没了耐心,市场估价那块茶园值二十万,我现在翻十倍,两百万!
谭乾自信满满地等着邹筠开口同意,傻子才会拒绝这种价格,他已经想着迅速解决战斗,下午就回到赛车场。
邹筠浅浅一笑,眼神晶亮,嘴角划出好看的弧度,不卖。
谭乾和老秦不约而同地叹气。两个人表情僵硬地看着邹筠。
邹筠倒是若无其事地看了看茶杯,还要添水吗?
邹筠。付清恬走进大厅像平常一样打着招呼。
大厅里三个人的视线都转了过去,付清恬走了过来,邹筠开口,我&&
谭乾站了起来,邹筠只好回头看他,他说了一句再好好考虑考虑就往大门走。
老秦跟着起来,对邹筠说:谢谢招待,邹老板。
说完,老秦去追谭乾。邹筠挑眉笑了笑,站起来收拾桌子。
这是谁啊?气势汹汹的。付清恬问。
要买我们家茶园的老板。邹筠回答。
刚才和谭乾擦身而过,付清恬回忆了一下他那个拽拽的样子,刚才那个小伙子?看上去很年轻啊!
是不大,二十出头吧,具体我没问。邹筠回了一句。
付清恬看了看邹筠,其实&&你们家的茶园,卖了也就卖了,让你爸妈回来不也挺好的。
邹筠笑,他们有他们的想法。
一家子都这么倔。
付清恬小声地说着,邹筠还是听到了,她不想再说这个话题,转而问:小宝怎么样了?感冒好了吗?
好点了。邹筠微微叹气,都怪这天气。本来暖了两天又倒春寒,冷冷热热的小孩子就容易生病。这两天又热成这样,好像一下子跳到夏天。
邹筠抬头望向窗外,春天过去了,夏天就该来了吧。
谭乾快步走到对面的小吃店,点了一碗面。谭乾气呼呼地坐下,看到墙上的镜子,他刚染的栗色头发,原本看着还挺洋气,现在看着怎么就有点俗了。老秦跟在后面结完账,坐在谭乾对面。他看谭乾烦躁地拨弄着自己的头发,知道他一向要风得风,没被人这么拒绝过,心里肯定有不爽。
要是没有这一家人,那一整片茶园我们早就买下来了。偏偏这个邹家在村子里有些影响力,其他人都看着他们,本来愿意卖的也观望着,生怕被坑了。这家人软硬不吃,几个月了,怎么谈都不松口。老秦安慰着谭乾,让他知道不是他能力不行,是对手太顽固。
面上来了,谭乾咬了一大口,那是我没真来硬的。
三口两口吃完了面,谭乾拿出手机打电话。
喂,晚上你们都到阅江来,骑上你们的车,装备都穿起来,越拉风越好。对对对,开party,打扮得好有奖。
天色黑了,谭乾就坐在路口等着,听见了轰鸣声兴奋地站起来张望。十辆摩托车停在了路口,把窄小的入口全堵住了。第一辆车上下来的人摘了头盔,和谭乾打招呼。谭乾顾不得说话,先去摸他的车,激动不已又小心翼翼。
摩托车的主人打开了谭乾的手,别人的老婆,乱摸什么呢,要摸去摸自己的。
谭乾紧握双手,深深地叹气,我也想啊!
谭乾,你把我们叫来这里干什么?一群人看着漆黑窄小的街道不解地问。
来&&谭乾一时语塞。
于奇骏也不说清楚。其他人埋怨着。
于奇骏看向谭乾,你电话里也没说啊!
先跟我来吧!谭乾大手一挥领着一群人进去。
街道漆黑窄小,大家把车停在外面,跟着谭乾走。走到了阅江茶楼的门口,谭乾指了指招牌,说:这家的老板不配合收购,害得我被困在这里,给她点颜色瞧瞧,让我能早点回车队。
老秦看谭乾叫的这些人,气势汹汹,忙拉住谭乾,小谭总,使不得使不得,我们是正规企业,不能用这种打砸抢的手段。
管不了这么多了。谭乾甩开了老秦的手。
大家听得云里雾里,大致就是谭乾和这里的老板有过节,谭乾需要人撑腰,一个车队的义不容辞,先冲进去再说。谭乾走进了大厅,里面空空荡荡,他指挥着来人坐下,把里面的桌子都占满。
后面有客人进来,谭乾回头,这里满了,找别家吧。
客人看一群面容严肃的大汉,自然转身走了。
安安自然地走过来,小谭总,来喝茶啊。
打完招呼,安安把茶水单放在桌子上。
一壶白茶。谭乾不看随便点了一个。
好的。安安拿笔记了一下。
我们这么多人,就一壶啊?于奇骏靠近谭乾小声地问。
谭乾瞪了他一眼,于奇骏明白他们不是来喝茶,是来找茬的。安安没有多说什么,收了茶水单要走。
唉唉唉,于奇骏叫住安安,把你们老板叫来。
好,稍等。安安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谭乾,你别怕,虽然你是最小的,但有我们在,一定替你解决了这事。于奇骏拍着胸脯说。
于奇骏讲义气,谭乾心里却很是不满,小什么小,烦死了。
对,谭乾别怕。其他人应和着。
这老板怎么得罪你了?于奇骏想起来问。
谭乾想开口的时候邹筠走了进来,她看了看大厅里的人,笑了一下,我是老板。
于奇骏诧异地微微张嘴,看到谭乾的对家是个柔弱女子,帮手们的气势瞬间下去了。谭乾看到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不好。
有什么事吗?邹筠又问。
现场没有一个人敢开口,邹筠觉得奇怪,干脆直接看向谭乾,小谭总,都是你的朋友啊?
谭乾点了点头,保持着冷漠的表情。
你们只点了一壶茶,我再送你们一壶吧,这么多人。邹筠扫视了一圈人,就杭白菊吧,适合春天清肝明目,祛祛火气。
邹筠说完,坐着的人就纷纷转过了视线。
还有事吗?小谭总。邹筠问谭乾。
谭乾不知怎么回答,只知道要盯着邹筠。
邹筠笑了一下,有事叫我。
安安端着茶水进来,在桌上放好,接着轻轻拍了拍手,吸引客人们的注意,各位贵宾,今天晚上有表演哦,是我们请来的昆曲老师。她现在准备好了,先给大家唱一段,要是喜欢听的话可以接着点。老师功力深厚,想听什么曲子都可以。
眼睛圆圆亮亮的,说话的时候手上还有握拳的小动作,于奇骏看着安安脱口而出,好萌啊!
谭乾双手交叉在胸前,生着闷气。本来是想来搅得邹筠做不成生意,不知怎么地就觉得已经输了一程。
付清恬走上台,鞠躬一笑,放了伴奏,开口唱:梦回莺啭 乱煞年光遍 人立小庭深院 炷尽沉烟 抛残绣线 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音乐声戛然而止,于奇骏不解地喊:怎么不唱了?
安安站起来,说:下面需要付费点了。
可以可以,唱下去。
付费就付费。
其他人七嘴八舌地地说着。
付清恬开了伴奏继续唱。
于奇骏打着节拍,感叹道:太美了,传统艺术。原来我不是不喜欢听戏,是我不知道自己喜欢啊!哈哈!
唱了一段又一段,到了打烊的时间,付清恬才走下小舞台。谭乾去柜台结账。邹筠打印了消费清单放在谭乾面前。谭乾看到那长长的一串转过头去,亮出手机扫码结账。等他付完,邹筠客套地说:谢谢小谭总照顾生意。
谭乾气得说不出话,转身走出了大门,带着门口的一群人往路口走。
谭乾,这地方真是太好了,太有趣了,你怎么就找到了这样的地方。于奇骏感叹地说到。
谭乾把车队的人送到了路口,不耐烦地摆手,骑上车快走快走。
茶楼里,邹筠把今天的演出费转给付清恬。付清恬看着转账金额眼睛一亮。
今天晚上像中奖了一样。付清恬喜笑颜开。
见钱眼开,有点艺术追求好不好?邹筠开玩笑地说。
我现在只能向钱看,现在养个孩子那么贵。付清恬叹气,要是可以,谁不想不食人间烟火。
谭乾被手机铃声吵醒,他眯着眼接起了电话。
谭乾,你在房间几号啊,我上来找你。
418。
好。
接完电话谭乾才看时间,上午十点,离他平时的起床时间还有两小时。谭乾还是觉得困,扔了手机想睡过去。他闭上眼,门铃就响了起来。他重重地叹气,掀开被子起身。打开门,于奇骏站在门口。
你怎么还没起啊!于奇骏一边数落一边跟着谭乾进了房间。
你来干嘛啊?谭乾躺回床上问。
于奇骏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来帮你啊,你不是被困在这里了吗?
嗯。谭乾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怎么帮?
我觉得还是应该和那个老板好好谈谈。于奇骏说。
谭乾闭着眼不屑地冷哼。
你要和她好好谈,毕竟人家是女孩子。于奇骏顿了顿,今天我陪你去,我怕你太冲动,态度不好。
听了这话,谭乾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他打量着于奇骏,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于奇骏眼神闪躲,就是陪你去谈判。
什么叫我态度不好?你怎么知道我态度不好?谭乾反问道。
于奇骏笑,你肯定是摆一张臭脸命令人家必须这么做。
和于奇骏太熟了,谭乾的所有行动都被他说中了。
本来就是谈生意,又不是谈情说爱,有什么好温柔婉约的。谭乾辩驳道。
于奇骏摇头,她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做生意本来就难,你不能用对付男人的那一套。
谭乾心里有点奇怪,又有点生气,于奇骏,你不能因为她长得好看一点,你就倒戈啊!
老板是好看,但我不是那个意思,于奇骏慌忙辩解道,反正你用的方法是不对的。
谭乾冲一言不发冲进浴室,昨天晚上邹筠不过是说了两句话,笑了两下,就把于奇骏迷得神魂颠倒,替她说话。他越想越气,秀丽的脸,轻柔的话,全都是毒啊!
洗漱完,谭乾走出来,于奇骏站在窗边看着茶楼的方向。他转身对谭乾说:这里太好了,空气好,又安静,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
谭乾冷哼,那我和你换换,你住这里,我回去。
也不是不可以。于奇骏爽快地回答。
谭乾轻叹,要是你是我爸就好了。
和于奇骏斗完嘴,谭乾有正经事要做,他啃了一个面包就去茶楼。走过去的路上,于奇骏一直说让他温柔一点,不要吓着邹筠。谭乾不想和他废话,气呼呼地走进了茶楼。柜台只有安安在,她把他们领到了大厅坐下。
我们老板去买东西了,应该快回来了,你们坐一下。
谭乾刚想开口,于奇骏抢先一步,好的。
安安笑了笑,转身走去柜台。过了一会儿,她端着茶水过来。
谭乾刚想说不用,于奇骏又先开口了,谢谢。
安安低头一笑,转身要走,于奇骏赶紧说:我叫于奇骏,是谭乾的朋友。
安安点了点头,有点不知所措,只说了一句,你好。
说完,安安转身走向柜台。于奇骏站了起来,跟在她身后。谭乾喊他,他就像没听见似的。
什么来陪我谈判!谭乾嘀咕着,心里没了刚才的烦躁。
迟迟不见邹筠,谭乾听见声响望向窗外,竟然下起雨来。雨滴落在瓦片石板的声音不不像打在玻璃上那么猛烈急促,这雨声轻柔动听,但是谭乾不喜欢,他爱激烈、迅猛,风驰电掣。恍惚间,有人闯进了屋檐下躲雨,拍了拍微湿的发,缓缓地转身,在窗框里好像一幅画。
看见了邹筠的脸,谭乾回过神来,关掉音乐,摘下了耳机。邹筠快步走了进来,谭乾看着她过来坐直了身子。
你&&
我还是来谈钱的,你想好了没有,到底要多少?我觉得给十倍已经不少了。谭乾抢在邹筠之前说。
邹筠笑着坐下来,又是钱啊!
谭乾挑眉,还有人不喜欢钱?
是啊,都喜欢谈钱&&邹筠眼帘一抬,带着笑意望向谭乾,的事。
谭乾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用咳嗽掩饰尴尬,这就是你们能拿到的最高价,过了我这儿,别人那儿是拿不到了。
说完,谭乾故作镇定地转开视线轻敲着桌子,等着邹筠点头答应。想着下面就要说于奇骏教的那一套,看她柔弱女子做生意不容易才提价。
不卖。
听到这两个熟悉的字,谭乾皱眉看着邹筠,你是要狮子大开口&&
给多少钱也不卖。邹筠打断了谭乾的话,这是我父亲给我的话。小谭总,我不是不想配合你,是真的做不了主。
谭乾的手握成了拳,不要叫我小谭总,谭乾!
谭乾的语气带着怒气,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邹筠本想缓和一下,刚要开口,身边突然坐下一个人。
这是&&昨天晚上的大客户吧?
付清恬看看谭乾,又看看邹筠。
邹筠向付清恬介绍,小&&谭乾,谭总。
付清恬立刻笑着打招呼,谭总好啊,我是邹筠的同学,我叫付清恬。
谭乾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晚上来听戏,昨天我看你们听得那么高兴,都是懂戏之人,现在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很少了。今天我送你们几段。
付清恬说得高兴,谭乾面露尴尬,晚上大家都有事,不聚会了。
那你们有空就过来听戏,我天天都在,想听什么都可以点。付清恬热情地继续说。
我还有事。谭乾边说边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谭乾走出了茶楼,邹筠白了付清恬一眼,你看,推销把客人吓走了吧。
难得有一个大客户,我当然要赶紧抓住,要是每天都像昨天晚上一样&&付清恬说着笑了起来,像是做了一个美梦。
瞧着付清恬的财迷样儿,邹筠忍不住笑了一下,付清恬看了过来,眯起眼睛打量着她问到:邹筠,你今天红光满面的,有什么好事?
阵雨已停,太阳马上冒出了头,邹筠摸了摸脸颊,热的吧,夏天到了嘛。
谭乾和于奇骏窝在房间打了一下午的游戏,等天色完全暗了,于奇骏喊饿,输了一局的谭乾充耳不闻,直到赢了下一句才放下了手机。谭乾心里郁闷不愿意动,于奇骏就陪他在青年旅社的餐厅吃晚饭。于奇骏看着菜单面露难色,实在没什么好点的。他点了几个菜,又叫了两瓶酒。谭乾平时滴酒不沾,倒不是不能喝,只是觉得没什么意思,但于奇骏说了句知道你心烦,被说中心事的谭乾就把酒开了。于奇骏和他碰杯,谭乾喝完一口就是叹气。菜上来了,谭乾没什么胃口,继续喝酒。
于奇骏是真的饿了,填了肚子才打量失落的谭乾。他和谭乾又碰了一下,喝完酒刚想开口,谭乾抢了先,我奶奶为什么每天看新闻呢?新闻写什么不好,非要写交通事故?我喜欢摩托车是在赛道上开,不是在路上横冲直闯,他们为什么不懂呢?
听了谭乾的灵魂三问,于奇骏憋住笑,摆出认真的表情,这些谁家的大人能懂呢?我不也偷偷摸摸的嘛。
同病相怜,谭乾举杯冲于奇骏示意,于奇骏喝了一口,说:不过我没你那么惨,没被关起来,我们家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也就这几年时间,我爸也想着抓我回公司,我妈顶着呢。
听到这话,谭乾摸着眉心心烦不已,不管怎么样,他已经是车队里最倒霉的倒霉蛋了。
那个茶楼老板为什么不肯卖茶园啊?是茶园特别赚钱吗?
于奇骏问到了点子上,谭乾重重地叹气,茶园能赚多少钱,又不是特别出名,她那个茶楼也半死不活,都没什么生意。
那&&于奇骏一脸诧异,那你们送钱来,他们还不收?
谭乾拍了拍桌子,手指点着于奇骏说不出话来,就是这个理。送钱不要,任谁都想不通这个理。他原本的想法就是甩钱就好,没想到被邹筠接连拒绝。他专门问了老秦这家人的情况,就是普通家庭,男主人是普通工人已经退休,女主人一直经营着这个小生意,年纪大了就交给女儿打理。这里的旅游改造刚开始,茶楼的生意依旧平淡,卖了茶园能让他们的生活翻天覆地,这么简单的道理偏偏一家人都不懂。
于奇骏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质疑谭乾,你到底有没有好好谈?
我当然&&谭乾情急之下咳嗽起来,顺了顺气才说,解决了这事,我就能去练车了,我会不好好谈吗?十倍收购,还要怎么谈?
那真是奇怪了。于奇骏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她根本不是你看见的什么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她&&谭乾一时形容不出邹筠,心里忽然跳出两个字,魔鬼。
别急,别急。于奇骏安抚谭乾。
谭乾皱着眉头对于奇骏吼,我能不急吗?下个月就要比赛了。
原来夸下海口三天搞定,时间用尽,他想着剩下的三十天开始恐慌。
于奇骏挠了挠头,这里封了结界,真的出不去?
谭乾边喝酒边叹气,这里没有被封住,他当然可以自由地走出去,他自己好办,但不能让车队得罪赞助商。
我出去了,我爸一生气,车队怎么办?谭乾老实地说。在现实面前,他只能低头。
于奇骏同情地点头,为了车队,你辛苦了。要不,再跟你爸商量商量?
看到谭乾扫过来的眼神,于奇骏识相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来来来,喝酒。
喝完一瓶啤酒,谭乾觉得才刚开始,于奇骏已经趴在桌上了。谭乾伸手推他,让他起来接着喝。
于奇骏抬起头眼神迷离地笑了一下,安安&&好可爱啊!
禽兽。谭乾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无奈地站起来扶着于奇骏上楼。
没有了谭乾的大部队,茶楼里冷冷清清的,到了关门的时间,邹筠开始收拾桌子,付清恬在旁边帮忙。
邹筠拿走了付清恬手里的抹布,你快回去看小宝吧。
付清恬一言不发把抹布又拿了回来开始擦桌子,过了一会儿才说:不想回去。
邹筠又拿走了抹布,拉着付清恬坐下。她看着情绪不佳的付清恬问:出什么事了?
和路成吵架了。付清恬直接地回答,她在邹筠面前从不掩饰。
邹筠继续看着她,为什么嘛?路成性格温和,又是出了名的宠妻狂魔,邹筠想不出他能做出什么事惹得付清恬这么生气。
付清恬不回答,扭头赌气,惹得邹筠更加着急,你倒是说啊!
转头看了看邹筠,傅清恬叹息着开了口,还不是为了小宝,他现在还小,但是以后的教育基金都要准备起来,上学、学才艺都需要钱。我让路成找个副业,他死脑筋就是不肯。
你也&&话到嘴边,邹筠刹住了车。付清恬的儿子小宝才一岁,还在牙牙学语,她就已经把上学的事考虑上了。虽然有点杞人忧天,但邹筠知道做了父母想法就不一样了,她就不多说这个了。
其实我也不想逼他,但是现在的压力就是这么大,我们不可能和社会对抗,只能顺着潮流走。付清恬无奈地说,路成就只盯着他的二胡,只肯死守着团里。
邹筠突然笑了,你当初不就是喜欢他二胡拉得好,现在得到了就嫌弃,可是有点渣哦!
听了邹筠的玩笑,付清恬硬挤了一点笑容出来。爱情是爱情,面包是面包,这就是现实。
这也不是火烧眉毛的事,你回去好好和路成谈,他对你言听计从,肯定会想通的。邹筠安慰道。
付清恬叹了口气,艺术&&害死人啊!
付清恬不肯回家,邹筠就陪她聊天,付清恬数落着路成的木讷,不像其他人都想着出去找路子赚外快。
邹筠笑了笑,还是那句话,你当初不就是看上了路成的老实体贴。
付清恬又叹气,但是现在发展快,跟不上就要被淘汰。
一家人齐齐整整,平平安安就好了,邹筠垂下眼帘,你总不想像我这样吧?
付清恬的表情僵硬了,我&&不是&&
你现在有路成,有小宝,日子平淡一点,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幸福。邹筠平静地说。
欲言又止的付清恬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手机,她已经偷偷看了好几次时间,邹筠趁机说: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吧。
抱歉地看了看邹筠,付清恬点头站了起来。虽然没解决办法,但说了一大通,心里舒坦了一些。
于奇骏酒量不行,回到房间就直接睡着了。谭乾心里发愁,睡不着觉,只能借酒浇愁,一个人喝到了深夜。
半夜,邹筠听到拍门的声音,她搭了件外套就下楼了。走到门口,她看见有人坐在地上。邹筠吓了一跳,拿着手机准备报警,谭乾猛地抬起头,她松了口气,放下了手机。
邹筠拢了拢外衣弯腰问谭乾:谭乾?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谭乾不说话,只摇头。邹筠闻到了他身上浓重的酒气。
喝醉了就回去睡觉吧。邹筠劝道。
谭乾猛地睁开了眼睛,用力地注视着邹筠,但目光还是不受控制地涣散着。
邹筠看了看他,说:你真的喝多了,我扶你回青旅。
邹筠伸手去扶谭乾,谭乾挪动了一下躲开,深吸了一口气,你到底怎么才肯把茶园卖给我,我买不到茶园,我爸就不让去比赛。
不明白谭乾的话,邹筠不解地眨着眼睛蹲下来问他,什么比赛?
摩托车比赛,我下个月要去比赛,我想骑车,我想训练,我想拿冠军。
因为喝醉了,谭乾的声音拖长,尾音下坠,听上去很是可怜。邹筠托腮看他,她不知道里面还有这样的隐情,怪不得,他总是那么急躁。
这个时间,住在这里的人早已入睡,安静得听得到风吹过的声音。邹筠陪谭乾坐着,眼前只有老旧路灯的昏暗灯光,萧索落寞,他们像被这世界遗忘了。邹筠心底生出一点同病相怜,不过,她已经无所谓了,但谭乾一定是不甘心的。
你家的生意做得那么大,为什么非要去比赛呢?邹筠好奇地问。
谭乾惨笑,你和他们是一伙的,都不懂我。
谭乾&&邹筠开口想解释她不是故意为难,也没有隐瞒。
谭乾又盯住她,在昏暗中依旧看得出攻击性,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卖茶园?
说完,谭乾喘息着,大声说出这些话像是用尽了他的力气。
邹筠不动声色地看着谭乾,谭乾心想算了,又是老样子,一拳打在棉花上。他自认倒霉,挣扎着要站起来。
你。
听到邹筠的声音,谭乾停下了动作,回头看她,什么?
谭乾下意识地瞪人,他总是想与人一争高下,不会隐藏锋芒。殊不知狠厉的眼神在年轻的脸上犹如小兽张牙舞爪。
邹筠爱怜地拨开他额前快刺到眼睛的一缕头发,拿你来换,我就卖。
谭乾愣了一下,慌乱地转过身,扶着旁边的墙站起来。撞歪了木板门,他不敢扶,只往前走,向着青旅门口的一点光亮疾步。谭乾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脚步越来越快,妖精冲破了噩梦,出来抓他了。

小编点评

谭乾邹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