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今天也想成为昏君西风过境大结局

皇上今天也想成为昏君西风过境大结局

作者西风过境

科幻穿越575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皇上今天也想成为昏君》是西风过境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宁涵柏一朝穿越,成了个女扮男装的傀儡小皇帝,还被迫绑定了一个系统,为了能够重返现代,她只能兢兢业业的完成系统安排给她的任务:为了给大BOSS铺路,她需要不停的作死作死作死,可是好不容易她的任务值即将满格了,大boss却不肯放她走了....展开全文

《皇上今天也想成为昏君》是西风过境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宁涵柏一朝穿越,成了个女扮男装的傀儡小皇帝,还被迫绑定了一个系统,为了能够重返现代,她只能兢兢业业的完成系统安排给她的任务:为了给大BOSS铺路,她需要不停的作死作死作死,可是好不容易她的任务值即将满格了,大boss却不肯放她走了....

免费阅读

  冬季的五更天,天还黑着,但是养心殿内已经亮起了灯。

  “陛下,该起身了。”高公公站在龙床边,隔着厚重的床幔轻声喊道。

  床幔里面的龙床上被子下面的人没有任何回应,甚至还翻了个身将被子往上拉了拉,将自己的头也一起盖住。

  有宫女鱼贯而入将洗漱用具以及衣服放下,随后便退了出去,只留了韶语下来。

  “陛下,陛下,已经五更了。”高公公又喊了几声,里面的人依旧没有动静。

  他无奈的看向站在一旁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的韶语,“韶语姑姑,陛下这边就交给你了。”

  韶语掀起床幔,看着那被子裹起来的一团,她伸手一用力,直接将被子掀起来,接着再一抖,一个人从过程一团的被子里面掉了出来,还在床上打了个滚。

  宁涵柏一脸懵逼的趴在床上,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正要发脾气,转头对上韶语那古井无波的眸子,她霎时静了下来,脑子也清醒了起来,她乖乖的起身,任由韶语摆弄她。

  她坐在铜镜前,从铜镜里偷偷看韶语。韶语原本是她老妈身边的侍女,后来她登基了,韶语便被皇后,啊不,是现在的太后,拨给了她,说是曾经的自己人,知根知底的用起来也放心些。

  韶语话很少,宁涵柏在她老妈身边十一年,对韶语的印象就是话少实干,笑起来还挺好看,只是令她颇为疑惑的是,为什么以前看起来那样和蔼可亲(?)的女孩子,怎么到她这里,就成了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姑婆了?

  “唉……”宁涵柏叹了口气。

  “陛下?”韶语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明所以的看着宁涵柏。

  “韶语姐姐没想过嫁人吗?”宁涵柏想了想,问道。

  韶语摇了摇头,“奴婢这辈子都不会嫁人的。”

  宁涵柏本来想问一句为什么的,但是看到韶语面上的表情似乎不是很情愿提起,她只得作罢。

  一通事情做下来,差不多花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

  收拾完毕,宁涵柏就被一堆宫女太监簇拥着往上课的殿内走去。

  宁涵柏上课的大殿离寝宫不远,她自己估算了一下,差不多也就十分钟的路程。

  殿内没烧火盆,这让一路过来感觉自己要冻僵了的宁涵柏瞬间苦了一张脸,更别提陆君衍还要她把手里抱着的暖炉放下。

  宁涵柏苦哈哈的将手炉放到了桌子上,在陆君衍抽查了她的功课,确定她这几天没有落下功课,才吩咐高修文关上窗户点燃火盆。

  感受着室内升起的温度,宁涵柏感动的都快要哭了,但很快她就发现了一件事情,“朕的太傅呢?”

  陆君衍拿起书,“今日天寒,苏太傅年老体弱,已经告病回家了,今日就由臣来教你。”

  “陆丞相不忙吗?”宁涵柏坐在椅子上,旁边是韶语在为她磨墨,她撑着下巴看着韶语磨墨,只觉得人美干什么都好看,就好像韶语,虽然只是磨墨一个简单的活,在她看来却是感觉有无限风情。

  “陛下此刻应该唤臣太傅。”他看到宁涵柏直勾勾盯着韶语的毫不掩饰的欣赏的目光,眸光暗了暗。

  韶语磨完墨,后退一步站在宁涵柏身后,低头尽量忽略宁涵柏时不时投过来的火热的目光和陆君衍阴冷的目光,努力将自己的存在缩到最小。

  听着陆君衍讲课,温柔低沉的男声缭绕在耳边,室内的温度也渐渐升了上来,宁涵柏困意袭来,她用手撑着下巴,努力睁开想要合上的眼皮,但此时此刻的场景过于催眠,宁涵柏到底还是没有推拒得掉周公的邀约,双眼彻底合上了。

  陆君衍停止了讲课,他看到坐在对面的小皇帝,一手托着下巴,脑袋一点一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陆君衍温和一笑,睡梦中的小皇帝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浑身一个激灵,从熟睡状态变成了昏昏欲睡的状态,只是还没有醒过来。

  “陛下,醒一醒。”宁涵柏睡梦中隐约听到有人小声叫她,她以为自己在做梦,便没有在意。

  直到她的下巴磕在了桌面上,她这才醒了过来,意识有些恍惚,她这是在哪儿?她在干什么?

  “陛下睡得可还舒坦?”陆君衍看似关心的问道。

  “还,还好。”她下意识的回答道,随后反应过来,她这是听陆君衍讲课听睡着了?

  “那,那个,朕,朕不是故意睡着的。”宁涵柏看着陆君衍漆黑的眼眸,磕磕巴巴的解释道。

  陆君衍面上带了几分自责,“无妨,臣没有责怪陛下的意思,只是臣没有想到臣讲学居然能起到促进睡眠的作用,是臣无能,讲学未能引起陛下的兴趣。”

  “不是的。”宁涵柏急急忙忙反驳,“是朕太困了,朕以往未曾在五更这样早的时间起床,一时间没有调整过来,朕,朕会认真听太傅讲课的。”

  “如此便好,只是陛下在课上睡觉终归是错了的,犯错了,自该是有责罚。”陆君衍慢条斯理道,“臣这些天看到几本书,自觉甚好,稍后臣会差人给陛下送来,陛下只需将这几本书看完,后写一份心得交给臣便可。”

  课后,宁涵柏的桌案上头便多了几本书,尽是些与治国有关的书。

  宁涵柏翻了翻书,书里的内容不外乎帝王之策与历代帝王的典例。

  不就是写读后感吗,她前世好歹也是在应试教育下写过模板作文的人,写读后感不难,难的是写读后感还要用文言文。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宁涵柏除了在上课的时候忍住困意听陆君衍讲课和上朝摸鱼,剩下的时间就在苦思冥想怎么把一篇白话文写成文言文。

  好在她在这个世界待了十几年,在各种文言文的熏陶下,写(扯)一篇文言文的读后感出来倒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在一次朝会结束后,宁涵柏将自己的读后感交给陆君衍,坐在一边心里有些惴惴,也不知道陆君衍这家伙的标准是什么,反正她是套了模板写出来的,如果这还不满足陆君衍的要求,她觉得自己也瞎编不出什么来了。

  “尚可。”陆君衍看完宁涵柏的读后感,给出两个中肯的字眼。

  宁涵柏松了口气,蒙混过关了。

  “陛下,颜将军求见。”

  颜将军?宁涵柏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这个人,颜将军全名颜昊,她记得这个人是从前德妃的父亲,而之前德妃之所以成为四妃之一,就是因为德妃她爹手里握着兵权。

  按理说每任帝王登基后大都是要将虎符要过来,把兵权在自己手里捏着,可是她死掉的那个皇帝老爹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放任这颜将军一直拿着虎符,难道他不会觉得晚上睡不安稳吗?

  她不知道这颜将军来是有什么事,但是颜将军手里的那个虎符,她可是有点想要。

  “宣。”

  颜将军单膝跪地,“老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爱卿平身吧,来人呐,给颜将军看座。”宁涵柏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看起来一副淡然的样子,实则她心里虚得不得了。

  征战沙场的将军,自是从死人堆里爬过,身上的气势让宁涵柏心里有些发颤,就连腿都有些抖。宁涵柏视力好,甚至还能隐隐看到颜昊耳根到脖颈上一道一指长的伤口。

  陆君衍因为要指导宁涵柏处理政事,于是便坐在了宁涵柏身边,此刻看着宁涵柏的样子,他不动声色的借着袖子的宽广与桌子的遮掩,悄悄的握住了宁涵柏的手。

  宁涵柏被陆君衍握住手的时候心中惊了一下,随后她明白过来,这是陆君衍在给她打气。她第一次对阵一个常年征战沙场,浑身煞气的人,即使这人身上的煞气已经收敛了不少,但是她心里还是有点虚。但好在她到底是生在了皇室,大风大浪也见过几次,虽然此刻有些虚,但在陆君衍安抚性的握住她的手的时候,她已经镇静了下来。

  因为紧张,她的手有些凉,陆君衍的手包裹着她的手,干燥的掌心传来的温热让她的心定了定。

  她想将手抽出来,但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宁涵柏只得随着陆君衍去了。

  “朕年幼时也是听着颜将军的事迹长大,颜将军是我曜国的英雄,若不是当年颜将军力挽狂澜,只怕我曜国此刻已经沦为阶下囚。”宁涵柏先捧了颜昊一把,再问道,“只是不知颜将军今日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颜将军先是笑着与宁涵柏寒暄了几句,夸了宁涵柏几句,然后面上的表情有了些许变化。

  来了。宁涵柏微微坐直了身子,她想看看这颜昊到底是想干什么,要说这颜昊手里捏着兵权没些其他的想法她是不信的,就是她现在年纪小,不说她没有亲政,上面还有一个系统任务压着,她想做个明君都难,就算她日后想对朝中一些有权有势有反骨的大臣动手前都得思量思量,就怕万一出个什么意外,任务就完不成了。

  对哦,她还有个任务,宁涵柏忽然想起来还有这茬,因为系统自从那次之后再也没出声过,她也就慢慢忘记了这个事情。

  “现在差不多是五九之时,天寒地冻,楚凉那边……楚凉城内的百姓还好过一些,但是楚凉关外,那些人就不好过了,而自入冬以来,边关就不断传来战报,大大小小的冲突已经爆发了多次,臣……实在不忍看到边关百姓受到如此疾苦啊!”颜昊说的那叫一个深明大义,连面上的表情都让人看着忍不住为之动容。

  “那颜将军是想?”宁涵柏试探着问道,她已经听出来,这家伙绝对是有事找她,至于她答不答应,估计这狗比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来跟她说也不过是想要迷惑她,通报一下走个过场而已。

  “臣已经让臣的长子前往楚凉,为陛下镇守边关,以防那些宵小觊觎我大曜的国土。”

  听听,这话说的,敢情这先斩后奏,人都已经走了才来跟她说。不过来跟她说怕是因为这狗比的女儿在宫里,又或许她与陆君衍走的进,这不看佛面看僧面,虽然陆君衍没有兵权,但是手里还捏着她这个假龙真凤的皇帝,才让他过来走个过场,也算是给陆君衍知会一声。

  “颜将军深明大义,男儿自当杀敌报国,若不是父皇去的早,朕或许也能去沙场上厮杀,为我大曜出一份杀敌之力。”宁涵柏的声音从一开始的激昂到后来的落寞。

  陆君衍坐在一边看的有些好笑,颜昊演,她也演,但她年纪小,演技比起颜昊来要稚嫩,颜昊怕是没把她当回事,就算看出来也不放在心上,前世的她,可就是这样忍着演着,将那一众把她当傀儡的大臣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伸手拍了拍宁涵柏的背,“陛下莫要太伤心了。”

  宁涵柏“强颜欢笑”,“朕……今日有些失礼,让颜将军见笑了。”

  她起身向外走去,步履匆匆,背影看起来有些狼狈。

  陆君衍也站起身,略带歉意对颜昊道,“颜将军见谅,陛下如今被提起了伤心的事,陆某有些担心,便不与颜将军作陪了。”语罢,唤了高修文送客,他自己出门去找宁涵柏。

  出门未曾见到宁涵柏的身影,寝殿与勤政殿也没有找到人。

  “陛下去太后娘娘那里了。”迎面走过来一个宫女,擦身而过时陆君衍听她说道。

  而在祥瑞殿中,宁涵柏正趴在太后的怀里撒娇,“那颜将军,都把他儿子送去楚凉了,才来跟朕说,摆明了就是欺负朕年幼,欺负朕不懂事。”

  “但是他还是跟你说了啊。”太后道。

  “可是他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宁涵柏嘟着嘴,连“朕”的自称都不称了。

  “去看看你母妃吧。”太后拍了拍她的背。

  宁涵柏起身向外走去,她刚走到门口,就见高修文匆匆走过来。

  “陛下,您该回去处理政务了。”

  宁涵柏一甩袖子,“朕是过来给太后请安的,现在朕要去见母妃。”

  高修文见她油盐不进,只得跟在她身后一起去找陈静娴。

  到了娴太妃宫中,宁涵柏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娴太妃下首处的男人。

  陆君衍放下手中的茶盏,起身对娴妃微微一笑,“太妃娘娘,臣寻到了陛下,就不叨扰了。”

  他走到宁涵柏身边,“陛下今日的政务还未批改完,还请陛下跟臣回去。”

  宁涵柏眼巴巴的看向娴太妃,“母妃,朕心情不好,朕今天不想处理那些奏折。”

  “可是本宫刚刚听太后那边的宫女说皇上在那边可是吃了不少糕点。”娴太妃含笑看着小皇帝眼中露出些许心虚。

  最后宁涵柏还是跟着陆君衍走了,她一步三回头,转头看着娴太妃,脸上的表情可怜巴巴的,还真叫人有些不忍心。

  出了后宫妃嫔居住的地界,陆君衍伸手牵住宁涵柏的手。

  宁涵柏挣了几下没挣开,她瞪着陆君衍,“放开朕。”

  “臣怕臣松开了,陛下就不知道跑哪儿玩去了。”

  宁涵柏无言以对,她确实有这个打算来着。

  陆君衍牵着宁涵柏,眼角眉梢都是笑意,那笑容暖的连跟在一旁的韶语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男人的注意力全在被他牵着的小皇帝身上,看着小皇帝的眼神温柔的如同春日的阳光。

  韶语知道当今朝堂的丞相与年幼的小皇帝有情谊,只是自从她跟在皇上身边这一段时间看来,丞相大人对小皇帝的态度,似乎没那么简单。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