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的他热爱着我重生大结局

偏执的他热爱着我重生大结局

作者岁岁千

都市言情220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主角是鹿茜茜的小说名是《偏执的他热爱着我》是由岁岁千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重生打脸爽文。主要讲述的是:鹿茜茜重生回到了十七岁,与上辈子一样,她遇上了那个桀骜不羁偏执的少年。这一次,她不再躲避他,因为上一世是他紧紧抱住她的尸体,为她报了仇……展开全文

主角是鹿茜茜的小说名是《偏执的他热爱着我》是由岁岁千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重生打脸爽文。主要讲述的是:鹿茜茜重生回到了十七岁,与上辈子一样,她遇上了那个桀骜不羁偏执的少年。这一次,她不再躲避他,因为上一世是他紧紧抱住她的尸体,为她报了仇……

免费阅读

  “茜茜,快躲起来,你爸回来了!”

  年久昏暗的灯泡接触不良,一闪一闪,发黄的暗光下,面苦的女人焦急地摇着她。

  鹿茜茜恍惚的目光在女人脸上聚焦。

  “……妈?”

  她细小的声音轻微颤抖,不敢置信。

  怎么会,她妈妈两年前不是已经去世了吗?她不是也被人杀死了吗?

  鹿茜茜手颤抖着握着女人的手臂,温热的体温告诉她,眼前的一切不是梦。

  “你邻居李叔叔在巷子口碰见你爸,说他一身酒气,你赶紧躲躲别撞着。”

  鹿妈妈把鹿茜茜推向房间。

  鹿茜茜反手握着鹿妈妈的手,一声不吭,执拗站在那儿不动。

  “茜茜?”

  鹿妈妈更焦急,慌乱推她回房间。

  门锁咔哒。

  那个男人,继父……回来了。

  鹿茜茜心一颤,慢慢抬头。

  男人和任何一个没有出息的中年男人一样,散发着腐烂在沼泥里的腥臭,带着浑身酒气出现在客厅。

  “这是什么?!老子辛辛苦苦赚钱就是给你买这些没用东西的?!败家娘们儿!老子瞎了眼娶了你这么一个祸家精!”

  男人进门瞪圆了倒三角吊白眼,怒不可遏随手拿起玄关处一个玻璃杯,狠狠砸了出去。

  鹿茜茜条件反射抱住妈妈,浑身颤抖。

  客厅里,啪嗒一声响,玻璃撞击在墙壁上发出清脆声音。

  玻璃杯就在鹿茜茜的眼前炸裂成透明碎片,碎片飞溅,她睫毛微颤,始终没有眨眼。

  男人骂骂咧咧高举手臂,像以往一样准备打老婆女儿出气。

  他上前两步,脚忽地一顿。男人眼神落在女人身前,不敢置信用力眨了眨。

  细弱的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挡在她妈妈身前,细白的双手攥紧一把水果刀,用颤抖的刀尖对着他。

  少女的身形单薄而纤弱,苍白的面色,过分精致的眉眼,眼眶里含着水雾的少女像是晶莹易碎的瓷器。可现在这漂亮的瓷器在碎裂后,展露出了锋芒。

  鹿茜茜举着握刀的手,屏住呼吸咬紧下唇,努力控制自己不要颤抖。

  不怕不怕,她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鹿茜茜在心里不断默念安慰自己。

  她不敢眨眼,水雾朦胧她的视线,眼前的男人看不清,与其说是她继父,更像是她一直以来恐惧的噩梦。

  男人目光锁在少女手中水果刀上。

  这个软弱的继女,敢拿刀威胁他?!

  男人目光对上了少女的眼神。

  少女过分漂亮的眼里闪着水光的涟漪,薄薄泪意下,少女乌黑的眼珠死死盯着他。

  男人后背窜起一股凉意。

  他打了个激灵,酒醒了一半。

  男人忽然对继女心生一种恐惧,这一刻的少女,让他有了危险感。

  男人匆忙转过身,迈着踉跄的步伐跑出了门,口里还骂着:“小贱人,花老子的钱,还敢给老子耍横,老子总有一天让你滚出去……”

  男人的话音很快就远了。

  门重重被甩上。

  隔着薄薄的不隔音的门板,鹿茜茜甚至还听见男人在楼道里摔了一跤的声音。

  原来男人也是会怕的……

  他不是记忆里的无所不能。

  多年无法挣脱的噩梦,这一刻终于打碎了。

  鹿茜茜盯着门板许久,睫毛微微一颤,水意染上睫毛。

  她松口气,屏息过后剧烈地喘着气,同时手指传来一阵剧痛。

  低头,鹿茜茜这才发现手指在刚刚不小心被割破了。

  鹿茜茜缓缓松开手,刀咔哒落地,清脆一声响。

  她捂着胸口,下唇被咬得红润,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鲜活的颜色,刚刚如深潭死沉的眸里在这一刻也被注入了光彩。

  妈妈震惊又害怕:“茜茜……”

  女人脑子混乱到失去话语。

  鹿茜茜看着女人,杏仁眼一弯,如月牙沾着蜜的甜。

  “妈妈,你看,我吓跑他了。”

  少女主动靠在女人怀里,声音柔软:“妈妈,别怕。”

  手指还在流血,很疼。

  可是真好呀。

  这是她还活着的象征。

  姐姐没有死,妈妈没有死,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太好了。

  鹿茜茜睫毛颤抖,眼泪在眼眶打了个转儿,消失在她的笑眼里。

  *

  鹿茜茜细白的手指在握刀的时候捏到刀刃,太用力,手指被割了条血印。

  鹿茜茜穿上连帽外套出门去找药店。

  年代久远的筒子楼墙壁斑驳,半明不亮的楼灯只能照亮脚边高高的台阶,左邻右舍是男人们喝酒声,女人辅导孩子写作业的嘶吼声。

  鹿茜茜下楼已经是深夜,凉风一吹,她打了个寒颤。

  她想起来了,这是三年前,她上高二时那个暑假发生的事情。

  那一天晚上闹得厉害,鹿茜茜在家里无法呼吸,冲下楼跑出去透气。

  然后,她遇上了……封曜。

  封曜。

  这个名字好遥远。

  如果不是她死后,亲眼看见那个男人为她报仇的模样,这个名字都想不起来。

  她记忆里嚣张不羁的封曜,只剩下无措地跪在她身边,抱着她的尸体无尽悲痛的画面。

  后来是这个男人安葬的她,还为她报仇。

  鹿茜茜单方面看着他给她举行葬礼,替她报仇,感动之余也是困惑。

  封曜之前于她而言,只是一个不熟的高中同学。

  高中时他们截然相反,她是一个家贫,没有朋友,沉默读书的闷学生。

  封曜是备受关注的天之骄子,是女生挂在嘴边不断提起的校草。

  他家境优越,长得好,会玩,在学校霸道又嚣张,男生追随他,女生在他打篮球时,围在护网外放声尖叫。

  高中时期的很多事情她后来都忘了,封曜这个名字回忆一下,似乎只有那么寥寥几次的见面。

  封曜很奇怪,鹿茜茜几次发现他在跟她,用一种她看不懂的眼神直勾勾盯着她。

  有一次还拦着她,说很奇怪的话。

  那天下着大雨,没拿雨伞的她急着回家途中,被封曜顺手塞过来一把伞。他站在雨幕里,沉甸甸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说……

  地面颤动时,发动机轰鸣声打断鹿茜茜回忆,她思绪回笼。

  她茫然抬头。

  这段路偏僻安静,人行道上路灯照亮的椭圆光下飞蛾蚊虫成群,坐在绿化带方头护栏的女孩们指尖夹着细烟,绘着图案的指甲复杂漂亮,吐出一口烟,对着道路上骑着机车的男孩哈哈大笑。

  这里偏远,周围很少有居民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不少急于消耗旺盛精力的飙车族把这里圈成地盘,肆意用发动机的轰鸣,在这里喧嚣。

  是了,那天她就是在这里遇上过玩车的封曜。

  鹿茜茜站在人行道边,眼睛盯着远处机车并排成线的位置。

  来都来了,要不要和帮她报仇的恩人打个招呼?

  一辆重力机车‘呜呜’轰鸣从鹿茜茜身侧的道路风驰电掣而过,夜里的凉风和机车带来的强风吹起鹿茜茜披肩的细软长发,风也灌进鹿茜茜宽松的外套。

  道路上一辆辆机车从鹿茜茜身侧驶过,几个骑着车的年轻男孩速度越来越慢,戴着头盔的脸扭着看路边的鹿茜茜,一双双微微睁大的眼底,是意外的惊艳。

  “那个女生……”

  “……谁去?”

  封曜喜欢玩车,听说他能在最短时间提升到最高时速,和别人玩刺激的飙车游戏。围聚在他身边的,大多是热爱刺激,爱玩会玩的人。

  这里的人和她几乎是两条平行线,没有半分交集。

  她在学校时沉默温顺,乖巧亦如任何听话的好学生。

  这里不是个和封曜打招呼的好地方。

  鹿茜茜默默拉紧外套,转身准备回去。

  身后远处机车发动的轰鸣声轰隆隆响起,一辆机车高速由远及近闪电似的冲来。

  那辆机车一个急速漂移,打横急刹停在鹿茜茜身前。

  一阵疾风掀起鹿茜茜的刘海。

  她吓得慌忙紧闭双眼,用力到小脸紧皱成一团,心跳噗通狂跳。

  太可怕了。

  疾风拍打到身体上的战栗,让她浑身轻颤。

  半响。

  鹿茜茜小心翼翼掀开眼皮。

  路灯下,蓝白相间散发着金属色的重型机车停在她的身边,和她小腿只有三十公分的距离。

  机车上跨坐着一个长腿细腰的少年。

  隔着头盔,少年的眼紧紧盯着鹿茜茜。

  鹿茜茜脚尖往后挪动,小心翼翼退后半步。

  少年抬手。

  头盔被拿下来了。

  少年额前的发微微汗湿,深邃的眸直勾勾盯着鹿茜茜。

  鹿茜茜目光与他对上,脑海中早已遗忘的记忆渐渐填补。

  封曜。

  对于男生来说,封曜的容貌过于精致,那双眼盯着人看的时候,有些让人呼吸不上来的压迫感。

  鹿茜茜眨了眨眼。

  看见封曜,她就想到那个在雨夜里为她报仇的男人。

  和现在桀骜不羁的大少爷,截然不同的狠戾与悲伤。

  封曜深深盯着鹿茜茜看,半响,他薄薄的唇嘴角一勾,懒洋洋眯着眼:“来找我?”

  他声音带着夏夜的清爽,尾音往上一勾,莫名的撩.人。

  跟在封曜身后而来的机车停了一圈,骑在机车上的男生们目光纷纷投向鹿茜茜。

  鹿茜茜忍不住往后磨蹭了两步。

  少年刚刚的一抹笑意,随着鹿茜茜往后退的半步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死死盯着鹿茜茜,眼神温度越来越冷,满脸风雨欲来的低压。

  她怕他。

  这个该死的事实,无时无刻都在提醒他。

  半响,鹿茜茜才反应过来封曜在问她。她小小点了点头:“……嗯。”

  她声音细软,蚊子哼哼似的,如果不是用心听,几乎听不到这简短的一个字。

  封曜认真看着她。

  她的声音,他听见了。

  低压消失。

  封曜抱着头盔,汗湿的碎发下眉眼愕然,而后迸发出星光。

  他接过身侧男生递来的烟,深深吸了一口,而后侧过头吐出。

  艹。

  封曜调整了下呼吸,回过头。

  “不怕我了?”

  他弹着烟灰,盯着鹿茜茜的眼神看似淡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攥紧的拳头用力到他掌心流血。

  乖顺的少女鼓足了勇气,声音轻颤颤地:“……不怕了。”

  艹……

  封曜闭了闭眼,心脏疯狂跳动。

  他看着眼前胆小如小白兔似的少女,眼神沉沉:“……过来。”

  三十公分的距离,鹿茜茜目测着,小心翼翼蹭过去几步,乖巧站定,抬头看着坐在机车上的少年。

  他看起来心情很好,眼里是有温度的。

  鹿茜茜忽然想起来,那个下雨天,封曜给她扔来了一把伞,沉着脸一字一句问:“老子保护你好不好?”

  她当时吓到了,伞也没敢接,顶着书包冲进雨幕里跑了。

  后来她遇上了那些事,被拖入深渊时,鹿茜茜一直在想,会有人能来救她吗,会有人保护她吗?

  后来,只有封曜。

  这个在高中时期说要保护她的人,做到了对她最后的保护。

  鹿茜茜抬眸对上少年的眼,试探着问:“你说过会保护我,对吗?”

  封曜紧紧盯着她,像是确定什么,半响,他笑了。

  他笑起来的样子,犹如夏夜里的星光,灿然耀目。

  “……对。”

  烟头被碾碎在掌心,滚烫的温度抵不过他心中的炙热。

  老子拿命保护你啊。

  封曜死死盯着眼前的少女,心跳加速。

  她真的……

  鹿茜茜松了口气。

  她提前和救命恩人打好关系了。

  封曜嘴角挂着一抹弧度,他抬手把头盔递向鹿茜茜,懒懒开口:“拿着。”

  嘴上说不怕,敢不敢来接他的东西。

  他眼神沉沉,直勾勾看着她。

  鹿茜茜瞪大了眼。

  为什么要让她拿头盔?

  可是,封曜是救命恩人,救命恩人让她做点小事情,应该的。

  她要报答他的。

  鹿茜茜紧张地舔了舔唇,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抓住头盔的边缘。像只警惕地向洞穴外一点点探寻的小兔子。

  头盔的另一半,捏在封曜的手里。

  他们两个人,只隔着一个头盔的距离。

  鹿茜茜捏着头盔,葱白纤细的手指染着一点血,血蹭了头盔。

  鹿茜茜心里一跳,慌忙收回手。

  她紧张咬着唇:“对,对不起……”

  太糟糕了,刚走出友善的第一步,她就弄脏了封曜的头盔。

  鹿茜茜捏着衣角,不安地低下了头。

  封曜脸上的笑意不见了。

  那抹浅浅的血色扎进他的眼底,红的刺眼。

  封曜脑子里一嗡,他舔了下唇,沉声问:“那是什么?”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