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入戏美人逢狸最新列表

快穿之入戏美人逢狸最新列表

作者逢狸

科幻穿越397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快穿之入戏美人》是逢狸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十八线小女星郁卿认为自己是走了狗屎运,才能与当红影帝合作,可当她打开剧本之后,她神奇的穿越了,这也就算了,来来回回让她穿越几个世界又是怎么一回事....展开全文

《快穿之入戏美人》是逢狸所著的一篇现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十八线小女星郁卿认为自己是走了狗屎运,才能与当红影帝合作,可当她打开剧本之后,她神奇的穿越了,这也就算了,来来回回让她穿越几个世界又是怎么一回事....

免费阅读

  郁卿皱了皱眉头,虽然她跟邓黎接触并不多,不该随意揣摩他人的心性,但她本人毕竟年长这些孩子几岁,还是看得清这少女的两面三刀。

  “那位置已经有人了。”郁卿很委婉地赶客。

  邓黎抚了一下嫩葱似的手指,并不介怀:“我就是来和你说说话。嗳,刚刚坐你对面那个男孩子,是不是顾崇啊?”

  “是。”郁卿回答得干脆,丝毫没有因此而慌张不安,这倒出乎了邓黎的意料。

  她巴巴地凑了上来,意有所指:“你们关系还挺好的。”

  郁卿停笔,看了她一眼,虽然没有明说,可是眼神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与你无关”。

  两个漂亮少女之间的交锋是没有硝烟的战争。捧着两杯奶茶跑过来的姜明明没有搞清楚状况,将其中一杯放在邓黎前面,还殷勤地插上了吸管,垫上了面巾纸。

  另一杯是姜明明自己的,算是邓黎给她的“跑路费”吧。奶茶店全德安都没开几家,价格贵得让姜明明望尘莫及,不过跟着邓黎总归有糖吃的,姜明明跑腿跑得也格外乐意。

  “你也要一杯吗?”邓黎对着郁卿晃了晃杯子。

  郁卿低头,翻了一页书:“不用了,谢谢你。”

  显摆够了,邓黎也就和姜明明挪去了旁边的桌子。

  那两人也不是来学习的,一直坐一起不知道说什么悄悄话,偶尔会传来轻微的笑声。

  不过郁卿并没有被打扰。

  她写作业慢,字迹工整娟秀。顾崇拿着上好 色的画走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完成了一张语文试卷,作文也写到了尾声。

  题目是《这个世界的温度》。

  联系生活实际,联系身边的实例,谈一谈对题目的理解。

  郁卿洋洋洒洒地写了很多,还遮着掩着不想顾崇看到。

  顾崇不看。那副画的颜料已经烘干,莫名有种油画的质感。铺陈在桌子上的时候,隔壁桌的邓黎和姜明明也忍不住伸长颈脖看了看。

  “哇……”姜明明忍不住低低惊叹了一声,而邓黎打量着顾崇沾了些微颜料的袖口和前襟,神色有些复杂。

  郁卿不敢上手,目光中满是惊艳。

  月夜与孤峭城墙,虽然用了大片大片的冷色调铺陈,但那城楼上屹立的公主殿下披着银白色的纱衣,帛带与青丝飞扬,在他的笔下有一种流动的质感,而且光影主要聚集在那处,公主殿下好似全身都散发着足以驱散所有阴霾的温柔月光……

  郁卿盯着那画中人的脸,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而后脸色微红,笑了一下:“你画我干嘛?”

  “想画。”顾崇默了默,回答道。

  郁卿爱不释手地又看了好几遍,才将那画细致地收卷起来。

  “下午去剪个头发吧。”她提议,“挡着眼睛呢。”

  “好。”

  顾崇抿了抿唇,应下了,仿佛郁卿说过的画就像圣旨一样不可违背。

  邓黎嗤了一声,起身离开,而姜明明捧着奶茶紧跟在后。

  顾崇这才注意到她们的存在。

  好在郁卿没受她们的影响。

  下午去的理发店,郁卿生怕那些个理发师“艺术创作”,直白地说明了要求,普通下剪就好,不要挡着眉眼,要露出额头来。

  理发小哥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郁卿这才放心,自己也去洗了个头发,准备修剪刘海。

  当她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的时候,镜子里清爽短发的顾崇好似换了一个人。

  额头饱满,眉骨很高,眼睛深邃,鼻梁高挺,薄唇轻抿于一线,有淡淡的血色。

  少年长年不见阳光,皮肤亦是有种近乎透明的白皙,攻击性的浓烟五官配上病弱气色,这并不符合九十年代所崇尚的那种健康端正的审美,可是偏偏理发店里所有的女顾客都在不自觉看向他,就连一旁大喇喇的理发小哥下剪也格外小心了起来,仿佛一个力气重了,就是亵渎唐突了这个少年。

  原来,再年轻个十岁的云渡,会是这种模样。

  郁卿愈发觉得,这样一副皮囊与才华,被埋没在这见识短浅的小城,实在是可惜了。

  然而真要走出去,亦要付出许多许多的努力。

  这么些天了,她亦是感觉到了顾崇的变化,没有人真得想在泥潭中浑浑噩噩过一辈子的。

  顾崇看见了镜子里的她,扭头对上她的目光,还有稍微的不自在。

  人们通常不会满意自己的新发型,顾崇看着她抿着笑的唇角,第一反应是她是不是在嘲笑自己。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长得好看过,甚至可能有点儿怪异。顾汉生就时常讥讽他长得像段兰容,尤其眉眼,没有一点男性该有的气魄。

  他本不必在意这些,即便在当时,也不过冷冷地嗤笑一声。可是在这个少女面前,他又无比清晰地回想起这句话来,仿佛是碍了她的眼,自卑感无所遁形。

  可是郁卿上前,用手指捧起他的脸,仔细地端详。

  陌生却温暖的触感让顾崇微微后仰,但是他被固定在椅子上,即便打着轮转,也躲不开郁卿那指腹轻轻柔柔的一捏。

  ……要命。

  他脑子罕见地卡了壳,整个人都僵直了。

  少女离他近在咫尺的地方,身上盈满着温暖的香气。

  “这个地方还要剪一下下,还有这里也剪缺了……”她给的建议总是中肯的,那理发小哥捏着下巴思忖了一会,再次给顾崇休整,几分钟之后又让郁卿看看满不满意。

  两个人年纪相仿,又如此亲昵,让店里员工和顾客都忍不住猜测他们俩的关系。

  郁卿听了倒也不恼,只同别人解释道:“这是我表哥。”

  “澄清”误会,旁人的目光自然也就变了,一个在旁等待的阿姨还“啧”了一声:“这是哪家有这么好的福气,养出这么两个漂亮的孩子?”

  只可惜,那少年阴沉不爱笑,阿姨说话时都是小声,怕惹了他不高兴。

  头发理完,郁卿直接带着顾崇来到最近的画展厅。

  她都打听过了,那位剧本里慧眼识珠的黄老板就在这里工作,除了购画,还会在展厅营销拍卖,不过最后获得的钱乃是八二分成,大部分投进了自己的腰包。

  但是他们也没有选择,德安画厅并不多,也很少收购还未成名的学生作品,只能来这先碰碰运气。

  约摸见他们俩个还是学生,工作人员比较惫懒,郁卿催促了好几次,黄老板才现身。

  来的人四十多岁的年纪,穿一身格子套装,头上戴着鸭舌帽,蓄着须,确实有几分艺术家的不羁。

  他显然也没当回事,只看了看表,随和地一笑:“你们是来卖画的?我赶时间,这动作得快点了。”

  郁卿忙不迭打开顾崇的书包,而黄老板抽了一口烟,看了一眼顾崇那搁放在椅子旁边的拐杖。

  郁卿先拿出了之前看过的那幅,还没展开,顾崇却按住了:“不是这个。”

  然而黄老板已经窥见了那画的一角,正伸长脖子的时候,顾崇从书包里拿出了第二幅画来。

  是摆放在窗台的花卉静物,参差不齐地生长在朱红色的瓦盆当中,里面还长着许多杂草,那淡蓝色的铃兰被抢夺了不少养分,花枝弯垂,然而窗台的阳光印在花瓣上,有种轻飘飘剔透的美感,将整幅画面都顿时带活了。

  黄老板立时将自己的烟摁灭,把画接过来细细端详。

  “这是你画的么?”

  这问题一问出来,黄老板就有点后悔了,虽然这少年腿脚似乎不太灵便,面上也冷漠,但眉眼之间的毓秀灵气还是足的。

  搞艺术的,多多少少有点臭毛病,容易自闭。

  “小哥,我不是那意思,就是问问。”黄老板笑呵呵道,又转了个话题,“我就是看你这画风啊,有点像一个华裔女画家Lutous段,你是有刻意模仿过吗?”

  “……没有。”半晌,顾崇回答道,郁卿的目光闪过一丝担忧,黄老板眼睛还真毒,一下就把刀子往人痛点杵。

  十二岁之前,段兰容确实教过顾崇画画,许多独创的技巧,亦是倾囊相授。

  顾崇比她更有天分,而且更加热爱这门技艺。

  即便固步自封很多年,可是很多东西就像刻进了血脉,在他的画作里也能清晰瞧出那个女人的影子。

  黄老板沉吟了片刻,收回了眼底的经验,镇定地玩起了商人常用的套路:“小哥,您这画技还不错,就是个人风格不太明显,不知道的都会认为这是仿作。我这画坊如今也不景气,不过还是愿意给你们这些新人一点机会的,这画估收价五十,我再给你提一点费用,五十五块钱。你要是觉得成,我们就立刻签合同,把现金结给你。”

  九十年代五十块钱的购买力,相当于现在的三百块,不算多,可也不算特别少,毕竟黄老板也不算什么真得黑心商贩。

  但是顾崇摇摇头,终于开口:“这一幅是送给您的。”

  黄老板一愣,只看着他慢慢璇出笔盖,继续道:“如果可以,我想和您签一个长期的合约,这中间我会尝试很多画法风格,您提供给我场地和用具,一旦这些画卖出去,我们就六四分成。”

  “我六你四?”黄老板显然考虑了一下。

  少年抿了下唇角,再抬眼时,已有锐烁的暗芒:“是我六你四。”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