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筱沈峭寒全文最新

陶筱沈峭寒全文最新

作者轻风白杨

都市言情300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主角是陶筱沈峭寒的小说名是《我和渣攻的白月光互穿了》是由轻风白杨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耽美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陶筱在酒吧跳舞谋生,一次演出突遇事故,再醒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沈峭寒,是一个与他天差地别的人,也是他喜欢的人的白月光,陶筱心想:难道这是上天的眷顾,让我可以与周亚旻两情相悦?展开全文

主角是陶筱沈峭寒的小说名是《我和渣攻的白月光互穿了》是由轻风白杨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耽美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陶筱在酒吧跳舞谋生,一次演出突遇事故,再醒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沈峭寒,是一个与他天差地别的人,也是他喜欢的人的白月光,陶筱心想:难道这是上天的眷顾,让我可以与周亚旻两情相悦?

免费阅读

  沈峭寒瞥了一眼病房的门,眉头微皱:“刘召是我朋友,不过他有自己的事务,不会留在你身边太久,估计我出院之后他就会离开。你要是怕被看出来,不搭理他就行。”

  陶筱问:“不理他,他不会觉得奇怪吗?”

  沈峭寒:“不会,我在创作时经常会陷入不理外物的状态,他知道。”

  听到这个解释,陶筱觉得颇为奇异,但还是点了点头。

  沈峭寒抬手抓了一下T恤领口,发现没有领子可以整理,又把手放下,说:“我大概会比你先出院,晚些时候,用微信交流一下生活习惯和注意事项。”

  “行,那回头联系。”陶筱坐回病床上,“对了,周亚旻那边……呃,你别太生硬了。”

  要是两人还有机会换回去,陶筱可不愿意面对一个被气得暴躁、再也不愿搭理他的周亚旻。

  沈峭寒默然片刻,点头:“我尽量。”

  随即打开了病房的门。门外站着两个人,正是刘召和被支出去买水果的周亚旻。

  刘召进门一看有陌生人在,询问地看向坐在病床上的“沈峭寒”。

  “他是我发小的朋友。”陶筱立刻解释,看到门外探头探脑的周亚旻,轻咳一声,“嗯,外面那个就是我发小。”

  刘召看向周亚旻,周亚旻立刻笑着打招呼。

  刘召没当回事,拎着打包的饭菜进屋,奇怪地问:“那你锁什么门啊?”

  陶筱撒谎不打磕绊:“刚有人来推销,挺烦,锁上门清净。”

  沈峭寒的确喜欢清净,刘召没怀疑,伸手支起病床脚头的小桌板,把饭菜摆上,打开餐盒。

  “我觉得你脑震荡的后遗症还没好,再住院观察一天。”他十分贴心地掰好筷子,递给陶筱。

  陶筱伸手接过筷子,习惯性地笑着冲刘召道谢。

  刘召一愣,随即笑道:“我就说,你该多笑笑,成天板着个脸,白瞎了一口好牙。”

  这说的什么话?

  都说牙好胃口好,可没听说牙好就该多笑的道理。

  陶筱嘴角一抽,收起笑容,决定听沈峭寒的话,不搭理刘召,专心吃饭。

  一口小青菜塞进嘴里,陶筱忽然顿住。

  片刻,他竭尽努力把嘴里菜叶咽下,瞥了刘召一眼——也不知道这是在哪个抠门的饭馆买的,这么舍不得放油放盐么!

  “怎么?不合口?”刘召奇怪,“我还专门嘱咐他们做清淡点,还是咸了?”

  说着从病床床头柜上拿了瓶纯净水放在小桌板:“偶尔吃咸点儿也没事,多喝水吧。”

  陶筱:……

  看了一眼站在周亚旻身边沈峭寒版的“自己”,他心想:这家伙的口味真是清淡到没朋友。

  “饭菜太咸?”周亚旻终于能插上话,立刻把刚买的水果盒打开,“这哈密瓜我刚在楼下尝了,可甜,专门让他切成小块儿,方便吃。你要不吃点这个爽爽口?哦,我还买了樱桃,你小时候特爱吃不是?我去洗一下,你先吃饭。”

  说着,他拽了“陶筱”的胳膊,拉着人出了病房。

  等周亚旻离开病房,刘召挑眉问:“你什么时候在燕市有发小了,还是个小混混?”

  陶筱含糊了一句:“小时候的邻居。”

  刘召恍然:“哦,对,你住过使馆区边儿上……那他和你是邻居,家里应该也可以啊,怎么看着像混社会了?”

  关于周亚旻家里的事,陶筱自然是知道的。但那不是什么好事,他不愿意和外人多说,借口“初中毕业就没再联系”,强行结束话题。

  ……

  另一边,周亚旻拉着沈峭寒找到洗手间,把樱桃袋子往洗手台上一放,转身质问:“刚怎么还锁门了,你俩在里边儿干嘛呢?”

  沈峭寒回忆起陶筱找的借口,说:“有推销员……”

  “行,知道了。”周亚旻打断话头,压低声音,“你没说我坏话吧?啊?没爆我黑料吧?”

  听到这种问题,沈峭寒习惯性地挑了下眉梢。

  周亚旻不耐烦:“哎问你话呢!”

  沈峭寒:“没。”

  周亚旻转身洗樱桃,嘴也不闲着:“那他有没有问我的事儿?你告诉他我现在做什么工作了没?哎,其实搞乐队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对吧,也是音乐嘛!他玩儿的那种高大上,咱玩儿的这种接地气儿,都挺好……”

  沈峭寒默默站在一边听他絮叨,没接话。

  他对这位曾经的邻居玩伴,印象还停留在初中时期两家关系不错的时候。虽然从小学就不同校,但他们住的使馆区附近有一家英国人开的琴行,两人曾经一起跟着琴行老板学钢琴,关系也算亲近。

  所以,当沈峭寒从昏迷中醒来,见到这位儿时玩伴变成了现在的模样,的确是有些惊讶的。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颠覆了他的认知,沈峭寒才没有多余的精力继续关注周亚旻。

  他变成了陶筱,很多事情就更不方便问了,只能先搁置,等解决了与陶筱灵魂互换的问题之后,再考虑其他。

  洗好樱桃,周亚旻与沈峭寒返回病房,见刘召正收拾桌上的餐盒,一边还在念叨:“你说你饿了,让我给你买东西吃,好么,就动两筷子。我知道你不吃饼干面包,还专门去外面打包的菜,你说你……”

  陶筱没搭理他,伸手捏起一块哈密瓜塞进嘴里。

  “不喜欢菜的口味?”周亚旻笑着把洗好的樱桃放到餐桌上,“没事儿,多吃点水果。”

  陶筱之前就注意到周亚旻买的泡面,猜测沈峭寒恐怕也饿了,周亚旻才会去买泡面。

  他寻思不能亏待自己的身体,于是抬头冲沈峭寒一笑,端着装哈密瓜的盒子递过去:“你也吃点儿?”

  沈峭寒还没说话,周亚旻就抢先:“这专门给你买的,他不爱吃水果。”

  陶筱的手微微一顿,不着痕迹地继续拿樱桃吃,一边笑着问:“是么?”

  说了会儿话,刘召看了眼表:“我下午有事儿,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又过了几分钟,陶筱连续打了几个呵欠,抬手揉了揉额角,周亚旻终于意识到什么,起身告辞,顺便要了沈峭寒的联系方式。

  病房里终于清静,陶筱看着桌上剩下一小半的哈密瓜和樱桃,轻轻叹了口气。

  不是他玻璃心,周亚旻也并非没给他买过东西吃,但今天这一次次的区别对待还是让他觉得心里有点儿堵。

  不过,堵心的事经历多了,陶筱其实也习惯了。

  周亚旻换情.人换得勤,他对每一个都无比呵护,柔情蜜意,除了实在负担不起的奢侈品,基本上也算是有求必应。“淆”酒吧有周亚旻的一部分投资,他现在虽然在那里搞乐队做主唱,但其实拿的是酒吧整体分成,钱不少,却基本花在了他的小情.人身上。

  陶筱就这样一直看着他花天酒地。

  抛开心底压着的情意不说,周亚旻救过他,给了他饭碗,帮了他不少,他总不能翻脸不认。

  喜欢不喜欢周亚旻是他自己的事,就算得不到回应,身为一个男人,陶筱觉得他可以没有爱情,却不能不仗义。

  周亚旻既然把他当哥们儿,那他就当个没有其它私心的哥们儿。挺好。

  手机叮咚一声,有微信进来,陶筱嚼着樱桃点开信息,发现是周亚旻的消息:一个兔子开心跳舞的表情包。

  陶筱下意识点开表情栏想找一个表情回复回去,却发现表情栏里只有几个微信自带的骰子之类,这才反应过来,他正用的是沈峭寒的微信。

  一愣神的功夫,周亚旻的后续信息又来了,是一条语音:「以后常联系啊!」

  陶筱琢磨了一会儿,回复了一个字:「好。」

  对面几乎秒回了一大串语音:

  「回头约个饭,我还想听你讲讲这几年在法兰西的事儿呢!」

  「哟,打扰你休息了吧?」

  「对了你的车送去修,不嫌弃的话,你这几天要是需要用车,我借你。虽然不是什么高档车,但好歹也能代步。」

  「哎,你休息你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陶筱看着不断跳进来的信息,缓缓吸了口气,慢慢吐出,把手机关了静音,倒扣在枕边。

  ……

  医院外的公交站,刚出院的沈峭寒冷眼看着周亚旻抓耳挠腮地发了一大堆废话,心里不禁揣测,时隔多年,儿时玩伴重逢,真的有这么激动?

  要是手头有车,现在带着一个脚腕有伤的病号,顶着大太阳等公交又是怎么回事?

  周亚旻发完最后一句话,轻啧了几声,扭头问:“哎,我要不去租个车?万一他真的管我借车,我总得有拿得出手的吧!”

  沈峭寒默然片刻,淡淡地说:“他不会找你借车的。”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