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门严禁谈恋爱钟清云玦全文最新

本门严禁谈恋爱钟清云玦全文最新

作者月神的野鬼

武侠仙侠200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主角是钟清云玦的小说名是《本门严禁谈恋爱》是由月神的野鬼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仙侠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钟清穿书了,穿成了一个死的很早的炮灰,是天衡宗的大师兄,天衡掌门首徒,这本书后来画风崩的很厉害,归根究底这是一场由神经病非要谈恋爱而导致世界毁灭的惨案。于是为了拯救世界,钟清开始疯狂立门规,禁止门中弟子谈恋爱!展开全文

主角是钟清云玦的小说名是《本门严禁谈恋爱》是由月神的野鬼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仙侠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钟清穿书了,穿成了一个死的很早的炮灰,是天衡宗的大师兄,天衡掌门首徒,这本书后来画风崩的很厉害,归根究底这是一场由神经病非要谈恋爱而导致世界毁灭的惨案。于是为了拯救世界,钟清开始疯狂立门规,禁止门中弟子谈恋爱!

免费阅读

  对唐皎而言,事情要从昨天的一场打架斗殴开始说起。

  众所周知,当今道门有四大宗派,其中天衡宗与天都府祖上有仇八字不合,两派斗争由来已久到如今已经是水火不容。道门著名笑话,街上有两个人只说了一句话,为何当场就打得你死我活?答:因为他们是天都府和天衡宗弟子。百年前,天衡宗掌门下山游历一去不回,多半是死了,天衡宗自此走了下坡路,而与之相反的是,天都府却是越发如日中天。

  前不久,天都府受紫微宗掌门邀约前去参加紫微道会,天都府小公子夏嘲风估计是为了耀武扬威,也可能就是过来恶心一把,他故意绕了远路打从天衡宗境内借道。天衡宗清妙阁显然不想与他们起争端,但门中弟子不服,正巧那一日,天衡门中性子最文静的小师弟阿季下山去买东西碰到了这群人,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但阿季是哭着回来的,身上还有许多伤。

  这要是能忍,天衡宗弟子不如集体跳崖自杀算了。

  此时唐皎出场。唐皎,天衡宗众弟子中辈分排行第七,内宗中年纪最小修为却奇高,性格属于人不犯我我要犯人,人要犯我我正好犯他全家,从夏嘲风说要借道的时候就觉得这货脑门上写着“快来揍我,等不及了”八个字,得知此事后,他直接带着一群弟子下了山找到了正在游山逛水的夏嘲风,之后发生的事情可能是夏小公子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等收拾完了,唐皎把人踩在天衡问天峰的最高一级台阶上,夏小公子满脸是血,疯了似的骂娘道:“你敢!我师兄马上就来了!我要我师兄把你们这帮杂种全杀了!全杀了!”

  唐皎抬起右脚踩在了夏小公子的脸上,看着他道:“我,天衡宗唐皎,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让他来,我等着。”说完一脚把人踹下了台阶。

  要说一般人打架都是打人一时爽,打完管他是不是火葬场先溜了再说,但唐皎不一样,他一怕天衡宗二不怕天都府,打架是个有始有终的活,他还就真的在那里等着。

  然后要说钟清这个人也是点背,他穿越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一处冷得出奇的山洞中,他好不容易走出来了,兜兜转转结果来了问天峰。当时一群天衡宗弟子正在山上绿着眼睛静静的等人来。这两年天衡宗弟子早就受够了天都府的气,天衡宗内部又是一味地打压自家弟子,这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一次,又加上唐皎天神下凡一样的气势,今天来的就是天都府宗主他们也要打了再说。

  钟清闭关百年,山上弟子大多没见过他,双方刚一见面,众弟子的眼神就变了,钟清当时正处于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但是不敢置信的状态中,忽然他看见了唐皎。十三四岁的少年,眉目跟画出来一样,穿着身正红色的衣裳,背着柄玄色仙剑,坐在高高的山石上,众星拱月一般的存在,一瞬间夺走了所有的视线。此情此景,这气场这风度,他立刻想到了小说里那个爱穿红衣的、倒霉催的、和男主硬刚了几百章还要抢男主后宫最后黑化被男主一剑砍下了头的那个反派七师兄。

  他终于问道:“你是唐皎?”

  他只说了四个字,唐皎身后所有的弟子一拥而上。就是他!揍他!

  钟清真的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多说就被锤地上了,混乱中有人狠狠地踹了他一脚,就在他滚下山阶的那一刻,磅礴的灵力从他身上绽了出来,弟子们全部被震了出去,浩荡灵力山呼海啸一般卷过了齐天的云,天地间风云剧变,原本坐在山石上看着的唐皎刷一下起身。那是正统天衡内宗灵力,与他同根同源,自天衡宗掌门一清道人失踪后,这当今天下只有一个人有如此修为。

  唐皎心道不好。而钟清滚下了山阶的边缘,一头撞上了山石晕了过去。

  时间回到现在。唐皎和一群弟子正看着被打得很惨的钟清,对于把自家刚出关的大师兄给打了这件事,在场的弟子心里面其实都有点慌,尤其是钟清现在看上去确实奇怪,自从醒来后,他就一直坐在那里自言自语,说的话没人听得懂,刚醒来的甚至还问这里是哪,这云须峰不是他以前住的地方吗?唐皎发现这位大师兄看着他的眼神也很奇怪,两人之前从未见过,可钟清看他的眼神却像是认识他一样,他有种说不上来的……微妙。

  这人不会在记仇吧?

  然后钟清说的下一句话就让他愣了,钟清说:“我刚刚撞到了头,有一些事情不记得了。”

  当下所有弟子脑海中同时闪过去一句话:他们把自家大师兄给打失忆了,打!失!忆!了!

  通过和唐皎他们的对话,钟清了解到了现在处在的时间线,首先可以确定的事情是,此时男主云玦还没有上山,天下尚风平浪静,四大宗门依旧屹立不倒,反派邪宗隔三差五出来刷一刷存在感但是也掀不起大的波澜,简而言之,就是所有的一切都还没有开始。

  唐皎这边和钟清说着话,另一方面,他总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此时天衡宗山门外,一个天衡宗弟子重重地飞出去撞在了山壁上,摔滚在地时喷出一大口血,他还未来得及爬起来,领口已经被人揪住了,夏嘲风咬牙切齿道:“去!把你们上山的人都叫出来!把唐皎叫出来!”

  等弟子上来通报,唐皎这才想起来自己忘记了什么。

  一旁的钟清问道:“夏嘲风是谁?他为什么要找你?”他乍一听去感觉这名字有些熟悉,却记不起来具体是谁了。

  唐皎闻声看向钟清,众弟子的神情都隐约有些尴尬,似乎不知道怎么和钟清说。还是卫岚对着钟清道:“夏嘲风他是天都府宗主夏万象的小儿子,平时里嚣张跋扈,他莫名其妙把阿季师弟打成了重伤,唐师兄看不下去,出手小小地教训了他一下,他怀恨在心,现在应该是带着他的师兄来山上报仇了。”说完还把刚刚误会钟清的事情也解释了一遍。

  唐皎看了眼卫岚,见钟清看着他,他慢慢地点了下头,“嗯。”

  夏嘲风作为天都府少宗主,打从出生起就是横着走,他这辈子就没有受过这种奇耻大辱。他刚刚是落单才被唐皎那个狗杂种暗算,如今他找了一大帮师兄弟上山,他今日非要杀了唐皎那个狗杂种不可,再不济也要他跪在自己面前痛哭求饶!一旁的天都府弟子听见“唐皎”这两个字时已经猜到了那名天衡宗弟子的身份,若是一般的天衡宗弟子要教训也就教训了,可若是那个小孩,几个师兄心中不免犹豫起来,然而奈何自家小师弟已经气疯了。

  “他不就是靠着一个剑宗唐家吗?唐仙河来我都不怕!我今日就是杀了他,唐家和天衡宗又能拿我怎么样?”

  唐皎到的时候正好听到这一句,道:“倒是不能怎么样,可你要怎么杀我?就凭你那街上的狗见了都要笑出来的修为吗?”他身后天衡宗的弟子闻声全笑了。

  夏嘲风闻声一下子回头看去。钟清刚刚还在想着这少年说话确实嚣张霸道,然后他就看见了一张鼻青脸肿完全看不出原本样子的脸。钟清心中一声脱口而出的“我去!”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被打到亲妈都不认识吧。他下意识地看了眼卫岚,这可不像是小小地教训了一下?卫岚低咳了声没说话。

  这边的夏嘲风一见到唐皎,胸中气血全都涌了上来,“你还敢出来!好,很好!好得很!”

  唐皎看夏嘲风说话就跟看个傻子似的,道:“好你个头啊!”

  钟清之前听他们描述这场打斗的时候,他脑海中想象的是一群五大三粗背着玄铁重剑的修士撵着一群小孩欺负到家门口了,等他到了才发现这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打架的人中,唐皎今年十三岁,夏嘲风十二岁,其余的弟子大多也是十二三岁,此刻一群人聚在了天衡宗一个名叫“齐玄台”实际上就是类似广场的地方,你一言我一语地骂着,在钟清的眼中,他仿佛看到了一群六年级小学生和刚刚小升初的初中生在打群架,一方打不过就回去喊大人过来并表示“你们放学给我等着”,另一方见状也回去叫人,而实际上,这个画风也的确差不多。

  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

  夏嘲风叫来的师兄中领头的是天都府的六弟子季棋,季棋奉师命护送夏嘲风去参加紫微道会,如今见自家小师弟被打成这样,他心中相当不快。天都府和天衡宗向来有没事见面都要掐两把的优良传统,这事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可一来唐皎的身份确实特殊,二来唐皎年纪小他无论赢了输了传出去都不好听,他想的是那就直接略过唐皎,从天衡管事的下手,他从一开始就看着显然是师兄辈的钟清。

  季棋伸手拦下被唐皎再次激怒眼见着就要冲上去的夏嘲风,开口道:“天衡与天都府两派恩怨一向是双方弟子解决,你们天衡的作风就是教唆弟子欺侮暗算一个无辜孩童吗?”

  钟清一开始没意识到季棋是在和自己说话,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所有天都府的师兄们都看着他,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有些诡异,钟清终于道:“什么?”

  一旁的卫岚立刻叫道:“他算哪门子无辜孩童?!若非他先打伤我师弟,谁理他啊!”

  季棋没有理会,同时按住了夏嘲风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他对着钟清道:“今日这事也好了结。”

  钟清隐隐觉得不对头,问道:“怎么了结?”

  季棋打量了两眼面前这个从来没见过的天衡弟子,道:“你是他们的师兄?”

  “……嗯。”

  “弟子有错只怪师门没有教养好。我师弟伤成这样,你当众跪下来我刺你两剑,此事即可一笔勾销,天都府不会再与你们计较。”

  钟清心道你还真他妈是个天才啊!这种主意都能被你想到!

  钟清道:“是这样的啊,我觉得小孩之间的事情,还是由他们自己解决比较好。”

  季棋没有与他废话,他提出这样的要求就没想过对方能答应,下一刻,负着的青色仙剑出鞘落在了他手中,同时剑气飘荡出去,山中的草木顿时剧烈地摇晃起来。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是种什么感觉?钟清在想他现在改口说自己只是个路人还来得及吗?

  唐皎这边已经知道钟清被他们打伤了脑子忘记了很多事,连修为都不知如何使用了,见季棋出手,他当即要抽剑去挡。就在这时,一道白色剑气忽然从远峰破空而来,直接冲着季棋的面门而去,季棋猛地飞身而起持剑却立,剑气击中在地,掀起了无数的清尘。片刻后,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大殿前,一见到来人,几个天衡弟子脸上顿时表情不一。而季棋的脸色则是忽然变得厉害。

  钟清看着那人低声问道:“这是谁啊?”

  唐皎正想回答,忽然他注意到那声音是从自己的身后传来的,一下子回头看去,然后他就看见了不知何时躲在自己身后的钟清。他道:“你连他也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唐皎道:“他是叶夔。”这人也不知什么时候回到山上的,那今日这事恐怕好看了。他看向钟清,却发现钟清的眼神和脸色刷一下变了。

  钟清盯着那个人,来人穿着身简单的青色长衫,负着一柄雪色长剑,五官看着很普通,但气质却极为出众,脸型瘦削眼角狭长的人瞧着面相会凶一些,可这人这副长相给人的感觉却是冷,一身的修道者独有的强者气质更是让他看上去多了难以言说的冷冽,那真的是一种很特殊的气质,非要形容下,满脸的无情无义?这一位就是传说当中红颜祸水的二师兄?

  无情无义的叶夔只用了一句话就结束了这场小学生和初中生打架叫家长的闹剧,他对着季棋道:“现在下山,我留你一条命。”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