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女丞相攻略吃我一颗糖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重生之女丞相攻略吃我一颗糖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作者吃我一颗糖

科幻穿越525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吃我一颗糖文笔犀利、文章层次清晰,用一个接一个的伏笔推动了情节的深入,是一部优秀的佳作。《重生之女丞相攻略》江玥萧夏羽小说章节预览:江玥前世误信奸人,最后被好姐妹和未婚夫一同害死,骨肉分离,重生之后,依靠着前世的阅历和萧夏羽的帮助,她一步步走上朝堂,成为一人之下的丞相大人,这一次,天下间再无可威胁她的人!展开全文

吃我一颗糖文笔犀利、文章层次清晰,用一个接一个的伏笔推动了情节的深入,是一部优秀的佳作。《重生之女丞相攻略》江玥萧夏羽小说章节预览:江玥前世误信奸人,最后被好姐妹和未婚夫一同害死,骨肉分离,重生之后,依靠着前世的阅历和萧夏羽的帮助,她一步步走上朝堂,成为一人之下的丞相大人,这一次,天下间再无可威胁她的人!

免费阅读

  江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的时候了。

  她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天边此时已经是落霞遍布,红光透过了窗台照射到了房间里,江夫人坐在了床头,握着她的手,江将军跟江离也站在了床头,面带忧色,江玥觉得,一切美好的接近不真实。

  她有些恍然,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前世的十年孤苦,午夜梦回,她曾多少次梦见过这个场景,总是盼着一觉醒来能发现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噩梦,阿娘阿爹跟哥哥都没有离开,就那么静静地矗立在她的面前,房间里都是温暖的柔光,每个人的眼神都清澈无比,带着对家人最真挚的关怀。

  “醒了醒了。”江夫人看见江玥的眼睛睁开了,欢喜地说道。

  “妹妹。”江离也是惊喜之色。

  “宝贝女儿,担心死爹爹了。”江将军粗声大气中夹带着一丝柔情。

  江玥淡淡地笑了笑,眼底盈盈泪光。

  不错,她早就回来了,一切重新开始,现下,她必然会倾尽全力守护这个小家的安宁,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没有一个人可以伤害到他们,没有一个人可以阻止她前进的路。

  “醒了就好,离儿,去,把娘刚才煎的药拿过来,让你妹妹现下先服下。”

  ”好,我这就去。“

  江离小跑着出了房门,一阵风似地往小厨房跑去。

  ”好生歇息一下,等下服了药,再吃点东西,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江夫人宠爱地摸了摸江玥的头,眼中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悲伤。

  江玥细察了一下江夫人的神色,又看向了身旁伫立的芍药,芍药微微地点了点头,江玥心下明了,看来,是事情已经成了。

  ”娘亲。“江玥拉住了江夫人的袖子,眼神天真又单纯,“今日我们不是去给国公夫人贺寿了吗?怎地,这就回来了吗?”

  ”你在国公府摔到了,晕倒了,还好慕大人的女儿慕小姐救了你,娘亲担忧你的身体,便和国公夫人道了别,这下就送你回来了。“

  江夫人摸挲着江玥的手背,轻声细语地说道。

  ”那雪景姐姐和书言哥哥呢!“

  江玥此话一出,江夫人跟江将军的脸色都变了变。

  ”你,你为何突然提起他们两。“江夫人顿了顿,迟疑地说。

  江玥莞尔一笑,面容里尽是少女天真烂漫的语调。

  ”今日去宴席,雪景姐姐跟我说她的汗巾掉了,我便跟她去后院找,可是找着找着遇到了书言哥哥,书言哥哥说要帮雪景姐姐找,让我先回席上,我便回去了。接着回去的时候,好像不小心跌了一跤,后面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再醒来,已经躺在了这里。“

  江夫人听完面露一丝愠怒。

  江忠是个暴脾气的,听到这里一下忍不下去,”混账,原来是二房那个丫头招你去的,这么明目张胆抢了我们将军府的未婚女婿,两人还敢当着你的面在一起,混账东西,李家那儿子也是个该拉去战场剐千刀的。“

  ”住嘴。“江夫人回头剜了一眼江忠,江忠气呼呼地别过了脸,勉强忍下了一股怒气。

  江夫人回头握了握江玥的手,有些犹豫地说,“小玥,娘亲有一件事情要同你说,说了之后你别不高兴。”

  “娘亲你说吧,我不会闹脾气的,只要我们一家人好好在一起,其他什么都没关系。”

  江玥拍了拍江夫人的手,示意她安心,她早已猜到了江夫人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小玥,娘亲,今日,今日,替你把跟国公府李公子的婚约给口头退了,你看可,可愿意,若是愿意的话这几日退婚事宜就让爹娘去办。小玥你放心,娘亲以后一定给你找一个绝世无双的好郎君,绝对不会比李家那个差半分,李家那个儿子,文不成武不就,配不上你,以后我们找个更好的,好吗?”

  江夫人垂眸,不敢看江玥,心里头泛起一股心酸。

  然而江玥接下来手直接覆上了江夫人的手背,坚定地说了声,“好。”

  “小玥,你……”江将军有些诧异地开口,平日里她这个女儿对李家那个儿子是如何地情真意切他们夫妻都是知晓的,方才还在想,江玥若是知道了定然会闹上一场,哭上一次的,他们连宽慰江玥的话都商量好了,没想到,江玥既然这么平静,这么干脆地就答应了。

  江玥平静地开口,”我本也就不喜欢书言哥哥,以前种种,也不过只是妹妹对哥哥的依赖之情罢了。现在江离哥哥回来了,我也就不喜欢跟书言哥哥在一起了,而且我看出书言哥哥也是对我无意的,怕是心有所属她人了,小玥以后要么嫁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也真心待我的,要么就一辈子不嫁,守在爹爹娘亲身边,只要我们一家人和乐安康就好。“

  江夫人抬起了头,看着江玥的神情平静,倒不像是说谎。

  ”好,乖小玥,你能这么想就好。“

  江将军也松了口气,笑笑地看着江玥。

  而此时,端着一碗药的江离回了来,赶紧把药端到了床前,半蹲着,拿起勺子就要喂江玥。

  ”我来吧!你粗手笨脚的,哪里照顾得好妹妹。“江夫人从江离手中端过了药,喃喃地说。

  江离闻言,把药依依不舍地给了江夫人。

  ”哥哥,我同你说件事,方才爹娘已经跟我说了,要同李家退婚了。“

  江玥轻声说道。

  ”说了?“江离有些意外,看了看江玥,神色似乎没有什么不喜,看来是接受了。

  ”妹妹你放心,李书言那个王八羔子,既然敢同江雪景做出无媒苟合的事情,敢负了你,这不是欺负我们将军府吗,我也不会叫他快活,过几日,我就把他打一顿给你出出气。“

  江离心直口快地开了口。

  此时,江夫人跟江将军同时猛地回头,狠狠地剜了江离一眼。

  感觉到了爹娘没有一丝善意的目光,江离有些发懵,难道,江玥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吗?

  他立即住了口,脸上陪着尴尬的笑。

  “娘亲,既然要退婚,那就要干脆彻底。退婚书我之前已经草拟好了,过几日便送到国公府去吧!”

  江玥开口说道。

  江夫人跟江将军都有些诧异,他们一直觉得江玥对李书言还是有几分眷恋的。

  没成想,江玥居然连退婚书都写了,看来,她早有打算,对李书言她是早不满意。

  但是,江夫人迟疑了。

  毕竟世道对女子总是比较苛责一些,江夫人跟江将军担忧退婚之后淮京会议论得沸沸扬扬,有损江玥的声誉,于是本来是商量着私底下跟国公府退婚,消息先隐而不发,后面再徐徐图之。

  “我同你父亲是这样想的,退婚之事先办妥但是不要大张旗鼓,先隐下此事,后面有人询问再慢慢把消息放出去,横竖你现下年纪还小,也不会有人把心思纠到你的婚事上面来,等你及笄的时候把消息再放出去,到时,我同你父亲再慢慢帮你物色这淮京城中的好儿郎,定会给你找一个文武双全,品行极好的夫君。”

  江夫人望着江玥的眼睛,观望着她的反应。

  然而江玥摇了摇头。

  盯着江夫人的眼睛开口说道。

  ”娘亲,其实我知道了,书言哥哥跟雪景姐姐彼此有情。“

  江夫人跟江将军都震了震。

  江离一脸纠结地看着已经石化了的爹娘,再看了一眼一脸漠然无谓的江玥,开口说道,”妹妹,你,你都知道了。“

  江玥笑了笑,面上春风和煦,仿佛在说个不相干的人一样。

  “雪景姐姐美貌动人,书言哥哥才貌卓然,他们两个互相倾慕,也是正常。不过,书言哥哥与我有婚约,却又如此欺瞒我,我心里头,还是不高兴的.“

  江离听江玥说出不高兴之后,立刻答话,”我今晚就去翻墙国公府,找到李书言打他一顿给你出出气,这个渣滓玩意,妹妹放心,我定然打到他一个月都起不来床。“

  ”下手还是不要太重,教训教训,半个月起不来就行了。“江将军默许地点点头说道。

  ”胡闹。“江夫人看着这一唱一和的父子两,有些发怒了。

  ”国公府是什么地方,守卫森严,你潜进去打他家公子,要是被抓住了那不成我们理亏了吗?到时候,难不成你还要爹娘去牢狱里提你出来不成。“

  ”还有你,好歹也是个骠骑大将军,小孩子胡闹你怎么也不教训教训,就任由他去吗?到时闯下了泼天祸事,你这当爹的能给他事事善后吗?这里是淮京,天子脚下,不是边关,匹夫之勇在这里,都给我收敛些。“

  江夫人看着攥着拳头,跃跃欲试的父子两,只觉得头疼。

  江玥看着爹爹跟哥哥两个人一副吃瘪的模样,伫立一旁乖乖听训,不由得笑了。

  战场上多少敌军都制服不了的两个将军,在这小小的宅院里,倒是被江夫人治得服服帖帖。

  “母亲,我是这样想得,既然要退,那就风风光光地退。”

  “风风光光地退。”江夫人有些诧异。

  “对,我知道母亲在担忧什么,母亲是担心若是退婚之事若是传得沸沸扬扬,会对我名声有损,担心一些闲言碎语。可是母亲,退婚一事到时必然是瞒不下来的,一个是国公嫡子,一个是将军嫡女,这桩婚事在淮京早就已经是人人皆知了。

  若是此事不大张旗鼓地告诉人家,到时候退婚之事再放出风声的话,国公府为了嫡子的声名,在外随意捏造谣言,反而我们就被动了。

  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国公府嫌弃于我,是他们退的婚。既然不是我们犯错在先,又怕些什么,过几日就去退,敲锣打鼓,一路喧嚣,大张旗鼓,让这遍淮京的人都知晓,是李书言违背在先,所以我们将军府不愿与国公府结亲,所以退的婚。”

  江夫人沉思了,开始思考江玥所说的,确实并非毫无道理。

  今日李书言那档子丑事被不少的女眷看见了,过几日定然满淮京就会传得沸沸扬扬,趁这个节骨眼,将军府直接上门退婚,旁人指不定还会称赞一句将军府做事果决,而国公府理亏在先,到时,有损名誉的只会是李书言,她的小玥,没人敢说上半分。

  道理,都是将军府占尽。

  “我看小玥说得有理,过几日,我作为兄长,亲自上门送退婚帖,这事,要办得铺张一些,让外头都知道,是国公府那个贼小子配不上我们将军府的好姑娘。”江离看出了江夫人还是有几分迟疑,赶紧趁热打铁。

  他向来办事只求问心无愧,痛快利落。

  江玥这一个主意,他是赞同到不能再赞同。

  江将军也表示同意。

  江夫人思虑之后,也点了头。

  江离获得了爹娘的允准后便准备着去办事了,他恨不得一路就这样放十里爆竹过去,让这遍淮京的人都知道,他江离的妹妹,可看不上国公府的那个混账公子,是他江家看不上这门亲,要退的婚。

  江玥看着一脸喜色的江离,只觉得这个哥哥真是憨厚豪爽得可爱。

  重活一世,跟李书言的这桩婚事一直是江玥心中的一个毒刺,让她坐立难安,她时时刻刻都想退了这桩婚。

  如今倒是江雪景给了她这样一个好机会,一箭双雕。

  跟国公府的这桩婚事退了,从此以后,她跟李书言不会再有半点干系,江玥,内心难得地觉得舒适了几分。

  而江雪景,她现下可不想前世那般,有个靠出卖家人而青云扶摇之上的爹,可以风光地嫁给国公府嫡子做正妻。她现在这样的身份家世,国公府看不上,而且她又是这样的手段跟李书言走在一起,一个妾室的名分打发她,已经是仁慈。

  她心高气傲,从来不甘屈于人下,这下,倒是让她尝尝,做个上不得台面的妾室,是什么滋味。

  不止这妾室的身份是给她致命一击,这淮京城那些妇人的唾沫,也能淹死她所有的自尊跟骄傲。

  七月初六的这一天。

  整个淮京城的茶馆酒肆都在津津乐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前几日,骠骑大将军嫡女江玥跟国公府公子李书言退婚的事情。

  骠骑大将军跟长子骑着高头大马,一路敲锣打鼓,吸引了不少百姓的目光,大家还以为是办什么大喜事,谁知道,居然是将军府上门送退婚帖去了。

  将军府嫡女跟国公府公子这一对未婚佳偶,以前可是一直为淮京津津乐道的,人家一说起来都是说这是天赐的金玉良缘,佳偶天成,不料,这国公府的嫡子居然闹出了跟将军府的侄女私通的丑闻,将军府的嫡女江玥也是个刚烈性子的女子,当机立断地就要断了跟国公府的婚事。

  江忠大将军退婚那天据说没有给国公府半点好脸色,李国公跟国公夫人脸色一会青,一会白地,只能连连斥责自己儿子的不是,而跟李书言私通的将军侄女,则是听说被李书言收作了偏房,从侧门静悄悄地入了国公府。

  这一桩事件,这几日被那些说书人安上了别人的名字,编排了再编排,在茶馆酒肆说得绘声绘色。

  明月茶楼。

  一个说书人的响木往桌上重重一拍。

  “话说某将军府嫡小姐,那也是个刚烈性子的,撞破了未婚夫婿跟堂姐的私情之后,直接便怒斥一句:荒唐,你们,把我将军府的颜面置于何地,接着那上前就是狠狠地几招,直接打得这对不知廉耻的男女连连求饶,那英姿卓然,出手狠辣,那叫一个将门无犬女……”

  “好,说的好。”坐在茶楼底下的人连连叫好。

  听着茶楼下面熙熙攘攘的声音,坐在茶楼二楼靠窗位置的萧夏羽笑了笑,给坐在他对面丫鬟打扮的女子斟了杯茶。

  “你瞧,如今,你倒是这淮京城里街头小巷谈论的第一号人物了。”

  江玥拿起了茶杯,抿了一口。

  “这种头号人物我可不想当,殿下有兴趣在这听这些个无聊的闲言碎语,不如还是多想想今日谢军侯府之行该如何安排吧。”

  江玥明显脸上有几丝不悦,这几日,到哪都能听到人家在谈论她退婚的事情,说得她耳朵都快生茧子了。

  前几日江离跟江将军大摇大摆地去退了婚,不少人听说后就开始登门拜访,一些平日里跟江玥有几分熟识的闺阁小姐便以宽慰为借口,而她们的娘亲也跟了来,开始夸赞她们家族里的某位英年才俊公子哥,不少人抱着想跟将军府攀亲的想法。

  江玥起初还应付了几个人,后来就干脆以身体不适为由全都推掉了。

  这些个烦心事,她只想晾着,等过几日,有别的新奇事,大家自然就将这桩事给忘了。

  江玥拿起茶盏给萧夏羽也斟了杯热茶。

  萧夏羽正了正身,“你可知东西具体放在哪儿。”

  江玥看了一眼萧夏羽身旁伺候的小丫头,意有所指。

  “无妨,她是个聋女,什么都听不见。”

  江玥收起了顾虑的神色。

  “谢家书房后有个密室,东西,就放在密室里。”

  “密室如何开启。”

  “我今日做此打扮,就是为了同殿下一起去,既然都将我带去了,殿下就不必问这么详细了,隔墙有耳,到时,我自会为殿下开启密室之门。”

  萧夏羽知道江玥这是对他这间茶楼还是心存疑虑,“你倒是考虑得细心。”

  桌上的清茶飘渺起茶香。

  看着今日江玥梳着两个小圆髻,系着两条粉色蝴蝶样式绸带的样子,萧夏羽觉得很是满意。

  这是他昨日特意命人送去将军府给江玥的,既然要扮丫鬟,就得装扮得惹人爱,娇俏一点。

  他昨日在一堆衣服中,千挑万选给江玥选出来这一件,还特地叮嘱送去的下人说,今日一定要穿上这一套。粉色娇俏,蝴蝶可爱,穿起来刚好压住江玥那莫名老成的样子,显出了少女的活泼娇俏。

  而江玥则是从头到脚都不满意。

  已经在心里腹诽了萧夏羽大半天,这都是什么眼光,粉蝴蝶发饰,粉纱裙,既俗气又可笑,这是把她当三岁小孩子么。江玥今天换上了之后就对着镜子咒了萧夏羽七八遍,无奈,为了萧夏羽承诺的八宝斋跟一千两银子。

  江玥只得告诉自己忍了。

  毕竟,跟什么过不去不要跟钱过不去,这是江玥活了两辈子后总结的人生真理。

  *

  谢军侯府。

  门前立着一根长长的石柱,上面用红漆镌刻着四个字,护国之柱。

  这是先帝在谢家五个儿郎纷纷为国捐躯之后特赐的,派遣了几十名工匠造了足足一个月,才将此柱造成,先帝命名其为护国之柱,这是整个天淮唯此一份的殊荣。

  这柱子后还用小字在底下镌刻了先帝颁下的一道圣令,谢家后人,除非犯下谋逆叛国之罪,否则,一律免死。

  下了马车的江玥望着门前的石柱,心里也不由得生了一丝敬畏和仰慕。

  谢家的忠勇,前世今生,她都是知道的,心里对谢忱谢军侯更是真心的敬畏。

  然而,谢家小辈,江玥皱了皱眉头。

  “景羽兄弟,千盼万盼终于等到你了。”

  少年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江玥觉得,有点头疼了。

  这个谢永安,江玥只盼能不见就不见,他可是江玥重生以后除了浔阳郡主之外,第二个不想再见的人物。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