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秋白晨钟免费无删

苏秋白晨钟免费无删

作者流云彩袖

科幻穿越448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保护世界我有特殊方法》是由流云彩袖原创所著,主角叫苏秋白晨钟。讲述了为你而来温暖世界的乐观向上小太阳苏秋白vs为你而保护世界的晨钟之间的故事。苏秋白快死了,临咽气时,一个自称是系统的东西突然找上门来。“少年,想继续活着吗?”于是,为了获取所谓的生存机会,苏秋白进入到各个世界里,开始了保(拯)护(救)世(反)界(派)的伟大事业。展开全文

       保护世界我有特殊方法小说最新章节,保护世界我有特殊方法小说无弹窗《保护世界我有特殊方法》是由流云彩袖原创所著,主角叫苏秋白晨钟。讲述了为你而来温暖世界的乐观向上小太阳苏秋白vs为你而保护世界的晨钟之间的故事。苏秋白快死了,临咽气时,一个自称是系统的东西突然找上门来。“少年,想继续活着吗?”于是,为了获取所谓的生存机会,苏秋白进入到各个世界里,开始了保(拯)护(救)世(反)界(派)的伟大事业。

免费阅读

  在检查完毕,确认并没有哪里出错之后,苏秋白被从检测线上放了出来。

  只是被植入了一个监控程序,以观察之后一月的表现而已。

  表现正常,就只是把之前的失误记录在案;表现不正常,就判定格式化并回收处理。

  ——换而言之,死刑,缓期一个月执行。

  苏秋白:感觉还可以诶!

  毕竟,作为一个看起来似乎“出现未知问题”的机械,在全面检查却依旧查不出来问题后,不被省事地直接拆了重组,就已经是很幸运了~

  苏秋白以机械设计与智能处理专业学生的身份这么想着。

  并且在自己被带着出去,据说是要先送回机器人储藏室的时候还挺乐颠颠的。

  只是照旧观察了一下押送他的两个机器人,在确认了他们身上的配置之后,对照着自己,比较和分析起来,又在走了一路,越走越见到更多机器人与更少的人后,被带到了一个门岗前。

  门岗由银灰色的金属构成,并配有重武器,一眼看去就是肃杀与“闲杂人等勿扰”。

  苏秋白对着门岗猜了一下它的感应范围与杀伤力强度,并在估算反应速度的时候,看到关着的金属门一下开了。

  “咔哒”

  机械解扣的声音响起,门岗前押他过来的机器人之一正收起向感应器出示的一份文件。

  门开后,苏秋白和机器人们无声进入门内。

  然后,苏秋白按照程序被带过一道道关卡,在一次次见到不同的电子文件被出示后,在层层守卫的肃杀里,不由对“储藏室”感觉到几丝敬畏。

  怀着这几丝敬畏,一直到天黑,苏秋白才被带到一个大型仓库前。

  仓库的门有好几个他那样高,并且在又一份文件被出示后,从门内传来机械转动的声音。

  “咔”

  “咔”

  急促而密集的声音里,苏秋白推测着这扇门的防御能力和强行开启这扇门的难度,并在这一道道声音里,好学且探究地等着眼前的大门开启,想着门后的机械世界又会是怎样的强度与智能化。

  而这些东西,是不是又能帮他把系统所说的探索新科技的附加任务,完成一部分。

  但是随着门开,他刚才的想法与闲适却全在满目的机器人里消失,只在门后井然有序的摆放里,想到一个可能——

  门后是亮如白昼的白色灯光,白光把房间内每一个角落都被照得清楚分明,一架架垂直的顶天立地金属架子与很多金属板,将这层的房间分成密密麻麻的许多小格子,而每个格子,则是恰好能摆放一个呈收纳状态的机器的大小。

  房间里的机器人全部都收缩成了一个小箱子的大小,自觉归为在那些格子里。

  ——他会成为那些缩成一个小箱子大小的机器人里的一个。

  脑袋垂下,含在胸前,背部垂直,贴合在格子的一边,手脚并起,在正前方竖成一条线,把自己蜷缩成一个个光滑的平面而容纳在格子内。手脚合并的旁边,是一个多合一插口,有些机器人正插着数据线,有些则没有。

  但不论有没有,这里的机器都是那个姿势,都是那么死寂地被封禁在格子里。

  被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格子所桎梏着,没有任何空间。

  ——这里仿佛是一片监狱。

  ——又恍若一片“死海”。

  苏秋白在这个想法冒出来后,感到一瞬间的窒息,并被推了进去。

  ***

  “系统先生?”

  不知道呼唤了几次,苏秋白头晕地蜷缩在格子里,感到手脚有些发冷。

  这应该是错觉。

  毕竟作为机器人,是不会有手脚发冷的这种感觉的。

  但是在这错觉里,他一直被禁锢在格子中,看不到除了自己现在的金属胸部之外的任何东西,做不了任何能够伸展自己的动作,连视野内最开始存在的明亮光线,也在晚上十二点之后瞬间消失。然后架子的两边落下金属板,将格子封闭起来。

  他在黑暗与窒息里渐渐难受,并且开始自己给自己找事情做,呼唤起唯一能沟通的系统。

  只是在呼唤后,等待得有些久。

  好像仓库里的灯已经是熄灭了好多天,他在漆黑与封闭里待的时间无休无止一样。

  他在这错觉里一边提醒着自己,这会的真实情况,一边却呼吸慢慢杂乱起来,脑子也开始混沌,慢慢失去章法。

  混沌里细细密密的汗珠好像出现在额头,苏秋白恍惚中想要抚去汗水,又在几乎要操纵这个机械身体动作的时候喊自己一声,理智战胜,清醒一瞬间,停下那一会的冲动。

  [在的。]

  好在,系统在他又一次阻止自己的动作后,终于出现了。

  [抱歉,苏先生。刚才有任务者出现紧急状况,我需要去进行处理。所以不能及时对您进行回应。]

  当初随机性出现了三次以劝说苏秋白签订合同的系统,在签约后因为负责很多人而依旧是随机性在线。并在被呼唤后的,急急处理完手头的事而赶来。

  [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

  系统在出现后,这么传递着讯息。

  苏秋白则在收到讯息一会后,才模模糊糊反应过来,并心里重新确认一声:

  “系统先生?”

  ——幽暗封闭的空间里,苏秋白在监控程序下一直不敢亮灯,也不能启动机器人的任何程序,只能待在狭小的格子里等待着。

  他在那一片漆黑里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在发抖一样,头晕目眩,想要逃离。

  又在不能动作的情况下呼唤着系统,一边唤,一边等,一边等,一边自己给自己找事做,让自己不至于被这里的黑暗与封闭所快速击倒。

  他开始的时候在心里唱歌,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抖,但还是唱着学校的校歌;

  后来是在心里背书,在唱了很多遍歌后,开始觉得头晕,在晕眩里回忆上过的课程;

  再后来是数数,当知识点都背完了,而其他内容他还不知道的时候从一开始数,数着数着,手指好像在跟着数字一起颤抖,偶尔一走神就似乎要抑制不住地真的动作,于是他迅速回神,恍惚间像是按住自己发抖的手指一样忍住了动作,却又在走神后数忘了数字,就再重头开始数。

  当系统到来的时候,苏秋白已经模模糊糊,不知道自己数的是第几个“571”了。

  他在这个“571”数完之后,终于收到系统的消息,在系统需要负责很多任务者并因此总是随机性出现的情况下,好像收到了回应。

  并瞬间放松下来,绽开一个笑容。

  “系统先生?”

  他没在意那个礼貌性的致歉,只是在似乎收到讯息后,又问了一句。

  不敢真的确认,系统是确实存在的。

  [在的。]

  苏秋白又笑一下,在这会终于有人出现后,放松一点,有点傻呵呵的。

  “嗯。”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虚弱,但还是笑着说:“我们可以说说话吗?”微小的要求像是想抓住什么,但是又怕扯断一般小心。

  系统的消息暂停了一下。

  短暂的停顿里,苏秋白几乎要在放松后瞬间紧绷起来,以为刚才的讯息,其实只是他的幻觉。

  ——其实系统还在处理其他任务者的重要事情,像是在签约的时候就提醒过的那样,需要按照事情的轻重缓急来排序处理。所以并没有回来处理他无关紧要的心情。

  刚才的讯息,只是他在急切想要有个人存在的时候所产生的错觉。

  他恍惚地想要扶额,想拍一下自己让自己清醒,又在想到自己现在正在监控程序下,不能真的乱动,也没有空间乱动后,心里迷茫一瞬。

  不过好在,很快,他就在迷茫里收到了回应——

  “好的。请问您想说些什么?”

  与苏秋白如出一辙的声音从脑海中传来。

  苏秋白在这声音里笑开,一喜,瞬间放松下来,喜完,却是在有些熟悉的音色里反应过来这声音的来源后,片刻惊讶。

  “这是……”

  苏秋白对着与自己似乎毫无差别的嗓音讶异。

  系统解释:“因为是紧急前来,没有携带音源和合成声音的程序,所以我就选择了‘临时采集这个世界的声音信息以进行通话’的方案。并且在采集的时候,根据与我的联系的紧密程度排序,优先使用了您的信息。”

  他顿一下,用苏秋白的声音说,“如果您不喜欢被模仿,我可以选择其他声音或者合成新声音。请稍等。”

  苏秋白在系统打算暂停聊天,似乎要合成声音的时候,在心里缓缓摇头,在精神乍然紧绷又乍然放松后的疲惫里,虽然感觉和用自己声音的系统对话,很像是自己在和自己说话,有种疯疯癫癫的感觉,但是……

  “您觉得这个声音可以吗?”

  ——有人说话,总比真的疯疯癫癫地自言自语好。

  苏秋白剩下的想法,在系统已经换了个声音后被按下去,并且在不久前刚听过这个声音的情况下,一下回想起当时的那种心里飘飘然的感觉:

  “嗯,就这个吧。”在这道声音下,苏秋白因着一点声控的私心,有点心虚与气虚,“麻烦了。”

  系统语气一如既往:“好的。那么,请问您想要说些什么?”

  语气温和有礼,声音清越优美,比起这道声音的原主人,系统模仿而来的话语在温吞的语调下,似乎更温柔而更让人沉溺其中。

  不似潮起潮落间那拨动心弦的狂风,更像是阳光明媚沙滩下的徐徐暖阳,温温柔柔的,悄无声息间抚慰精神上的疲惫。

  ——他模仿的,是任务目标夏沉星的声音。

  只是比起夏沉星本人所说出来的话语,系统的言辞间多了几分温和与礼貌,也多了几分恰到好处的疏离。两道声音比较起来,像是一个人在年长之后与年轻时候在语气方面的差别一般。

  苏秋白在声音里浅浅喟叹一声。

  “如果您需要,我可以回去搜集数据重新调整声音,然后再回来。”

  在苏秋白的微微叹息里,系统却可能是误以为他不喜欢这个声音,转而贴心地进行提示。

  苏秋白心虚:“不需要的。”他在系统说要离开的时候,急急地进行阻止,并在说完后,才补充说,“随便说些什么就好。”

  什么都可以的。他想。

  其实,只要不是一个人孤单地待在狭窄封闭的地方,好像被世界遗弃一样就可以。

  是不是夏沉星或者自己的声音,并没有那么重要。

  苏秋白在系统温和的声音里这么想着,却是在之后的声音里忍不住微微眯起眼睛。

  并且在系统的一声声话语里,感觉到现在的身体身体似乎正在逐渐僵硬,在僵硬里,更加紧贴格子四壁一样。

  他在这变化里更加想要抓紧那道和他说话的声音,在被完全封闭后自己似乎无止尽的颤抖里,压抑着想要冲出去的冲动,只在这些黑暗里听着那道声音,听着那道抵抗冲动的唯一力量,那个陪伴着他现在的唯一存在,近乎是依赖地把它当作全部……

  直到一整面的明光真的照了进来,黑暗而压抑的一切被瞬间充斥着明亮的视野所替代,新鲜的空气瞬间流通进来而振奋人心,而那道声音说着:

  “谢谢老师。”

  苏秋白在一瞬间被解放后,耳边还回响着最后的一句话,就已经感觉自己被人抱出了格子。

  怀抱里满是温热与柔软,似乎还传来了鲜活的脉搏声。

  不再是格子里的无边死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