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娘子受宠日常轻轻的亲最新免费

小娘子受宠日常轻轻的亲最新免费

作者轻轻的亲

综合类型556万字连载中2022-01-25

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书架
《小娘子受宠日常》是轻轻的亲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近日城里都在传,萧家那丢了十几年的孤女回来了,还与那司家大公子司景熠定下了婚约,司景熠生的芝兰玉树,一表人才,可惜要娶个野丫头为妻,众人皆替他不值,可是偏这司家大公子居然还点头同意了....展开全文

《小娘子受宠日常》是轻轻的亲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近日城里都在传,萧家那丢了十几年的孤女回来了,还与那司家大公子司景熠定下了婚约,司景熠生的芝兰玉树,一表人才,可惜要娶个野丫头为妻,众人皆替他不值,可是偏这司家大公子居然还点头同意了....

免费阅读

  “春杏也会,奶娘不必亲自跑一趟。”

  “那可不行,你明日可是要和大公子待半日的。必须漂漂亮亮的,春杏还年轻,奶娘不放心。”

  没有存在感的春杏踮了踮脚尖。她最拿得出手的就是梳发了,可一想到奶娘说过的宗旨。

  “奴婢手一向不灵活,如今有了奶娘,奴婢可得松了口气了。”

  好吧,萧卿不说话了。你们开心就好。

  不过,温奶娘和春杏注定要失望了,她对司景熠有的只是敬佩与仰望。同样的,司景熠也只是看在司昭的面子上才对她百般照拂。

  温奶娘给她戴上发簪,左看右看都觉得满意。拿起胭脂刚要给她上妆,可被萧卿拒绝了。

  脸上擦着一层粉哪里会舒服?

  她眼眸一转,压低了嗓子问:“奶娘,可知瑾瑜是谁?”

  温奶娘有些疑惑。

  “那是大公子的字,小姐怎会问起?”

  话音刚落,就见萧卿的脸一阵白一阵紫的,煞是难看。

  瑾瑜就是司景熠?萧卿摇着下唇。又想起司景熠所言,她觉得自己太不是个人了,牙牙学语时,就知勾搭人了。

  不过温奶娘此时就像开了闸门,一点不停歇的吧啦吧啦。

  “那会,老爷是日日夜夜在小姐跟前不厌其烦的教着爹娘二字,奴婢想着,是想让萧老爷,萧夫人走的心安呢。”

  “哪曾想,小姐开口却是大公子的字。那会儿把老爷气的,硬生生罚了大公子在祠堂跪了一夜。”

  渍,无妄之灾。

  说着,又惊诧问。

  “不过,自那日起,老爷就不再唤少爷的字了,少爷出府,那字也用的极少,小姐又是何从得知的?”

  孽缘啊,萧卿打了个寒颤。

  “不过旁处听来的。奶娘,今日公主那边给我下了帖子。”她忙打了个岔。果然温氏立马就不纠结此事了。

  “还不是瞧上大公子了,亏她是公主,这种做派还真让人不喜。”

  “大公子可是同姑娘有婚约的,她不顾女儿家的矜持,是要将大公子至于何等不仁不义的地步。”

  说到娄嫣,温氏嘴里就不停歇。

  奶娘,你言重了。

  不过,却给萧卿打了个警告。娄嫣是皇贵妃生的,那天子最宠爱的女儿,她惹得起吗?

  如今,世人皆以司家未过门的媳妇称她,这不就是和公主杠上了吗?即便她无心,可在旁人眼里那就是有意。

  娄嫣不把她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才怪。

  可她是死过一次的人,开玩笑,她会怕?

  “不过姑娘放心,您才是司家内定的媳妇,即便是公主,也无法将手伸到司府。”

  温氏心中打着鼓,定是府里嘴碎的丫头说起外头的风言风语。

  什么乡下丫头妄作司家主母,司家找回的姑娘在穷乡僻壤呆了数十年,可惜了陌上如玉的司家大公子。

  让小姐无意听了去。

  “也罢,我家姑娘往后福气的路还长着呢!”

  可不嘛,司昭那么疼她。

  银子都是一箱一箱往她院子里搬的。

  萧卿现在有底气了,就算不嫁给司景熠,她也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她不是那个每日为了饥寒花费心思跑出去四处觅食的人了。

  没有于母的压迫,她过上了那种曾经她不敢想的日子。司家上下皆对她有恩。

  从她落水那刻起,她尝过死亡的痛苦。重获新生,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为自己活一场。

  好不容易活了下来,她不想做回那个唯唯诺诺的不敢说不的人。

  司景熠让小厮在书房摆了楠木小书桌,精致小巧,正适合姑娘家。

  他慢条斯理的抽出几本书来,司景离凑上去,都是些百家姓之类的书籍,适合初学识字。

  “大哥,你当着要娶她?”

  司景熠脸上看不出喜怒,神色淡淡。吐出的话也是那么漫不经心。

  “是司家亏欠了她。”

  “要说亏欠,那也是老头子的事,与你何干?至于补偿,银子,首饰,房契,只要她有意,我们都能双手奉上。”

  “你何苦因老头子随口一句诺言,就要娶那萧卿?”

  司景离气的夺过司景熠手中的书。恼怒司景熠脸上的无所谓。

  “景离,你多虑了。”司景熠一叹

  多虑?

  “那你置安姐姐于何地?你不是对安姐姐刮目相看吗?你敢说你对安姐姐没有任何心思?”

  像他大哥这般冷清的人物,却帮助一个女子多次,这意味着什么?老头子不知道,可他心里却清楚的很。

  他能眼睁睁看着大哥随随便便娶一个女子吗?

  “景离,在萧卿未找到前,我的确孤注一掷,觉得这辈子就这样了,安姑娘是个好女子,她的聪慧足以撑的起司家夫人的位子。”

  他顿了顿,片刻,温声道

  “可如今萧卿回来了,一切都不一样了,或许,我不会爱上她,但,我不会负她。”

  他对安情薇哪有什么思慕可言,不过觉得她有着不同于旁人的聪慧罢了。

  所以,对她也多了几分照顾。

  可萧卿不一样,司家亏欠她的同时,她还承包了他童年所有的小心翼翼。

  担心她磕了碰了,然后委屈的抹着眼泪喊着:瑾瑜哥哥

  担心她又偷偷的吃了太多的糖,夜里又闹着牙疼了。

  她是萧卿啊,那个他自小就被告知这是未来娘子的人。

  司景离怔了半刻,静默不语,最后将书又放回他的怀里。

  疯了,全都疯了。

  次日,天蒙蒙亮,萧卿就被温奶娘唤醒,迷迷糊糊的还未清醒,眼皮子都睁不开,下一刻好似就要睡死过去,就被春杏换上了淡蓝色衣裙。

  她不自在。女为悦己者容,她去见司景熠,打扮什么?

  “奶娘,我又不是即将赶考的书生,就识几个字,哪里需要起这么早?”

  温氏挑眉一笑:“书生要是能得大公子指点一二,莫说天未亮了,丑时就能在府外候着。”

  说的好似她捡了什么大便宜一般,要是能选择,萧卿宁可把这福气一脚踢开。

  萧卿托着脸,昏昏欲睡,温氏麻溜的给她梳着发。

  又花了些时辰打扮。

  不容易的萧卿在奶娘期盼的目光下,进了司景熠的院子。

  “姑娘怎来的这么早,大公子这会还歇着呢!”小厮的语气不怎么好,似是埋怨她的不体谅。

  奶娘一听,就心疼了。也是她心急,倒忘了大公子昨日处理公务忙到很晚。

  于是,带着商量的语气看向萧卿。

  “小姐,要不我们等等?”

  萧卿觉得她已经不能用不容易三字形容了。

  她眼巴巴的看着不远处司景熠的院子,好困。

  “既然大公子未醒,那今日便取消吧,我也回去补上一觉。”

  萧卿说走就走,风风火火。

  小厮一瞧,不对劲了。这萧姑娘怎么视主子如无物啊。

  “姑娘先去书房吧,我们爷早就把适合姑娘看的书备好了,小的去厨房给姑娘端些软糯的点心。”

  “对对对,去书房。”温氏搭话,扭头看向萧卿。

  “三日打鱼两日晒网,大公子若是不教你了,看你哪里哭去。”

  就是他教我才想哭的好吗?

  简直了,究竟是什么环节出了错,让全府上下看出她求知若渴。

  待温氏离去,萧卿磨磨蹭蹭的步入书房,然后险些闪了眼。

  这书房的书,不是一般的多。

  萧卿想起旁人说的,司景熠学识渊博。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指着那一排排密密麻麻却又堆放整齐的书册子。

  “这里的书,你家公子可都看过?”

  小厮眉毛都翘起来了,引以为傲。像是夸自己一般。

  “那是,我们主子自小,便喜欢钻书房,连圣上都夸赞我家公子学识,若不是公子对科考无意,轻轻松松就是状元郎了。”说着笑嘻嘻的看着萧卿,等着她接话,一起讨论讨论主子的不凡。

  这不,还是没成状元啊。

  萧卿不知道这小厮得意什么。满脸布着一副:问我啊,你快问我啊的姿态。

  萧卿想了想,在对方满怀期待的目光下,扯了扯樱桃小嘴。

  “点心我想吃马蹄糕。”

  小厮墨研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吃吃吃,就知道吃,这姑娘的心可够大的。

  墨研以最快的速度去厨房端来糕点,见萧卿软绵绵的趴在书桌上,手中握着毛笔细细打量着。

  他的嘴一扬:“这支毛笔可珍贵了,狼毛为头,玉石作杆。”

  萧卿心里却不知做何感想,想她在于家连饭都吃不饱,哪里会曾想到有一日手里拿着的一根毛笔竟抵得上于家好几年的嚼用。

  墨研见萧卿兴致缺缺,便不多言了,又见萧卿握笔姿势也不对,死死的攥着,像握棒子一样。

  一时无言,退了出去。

  比划够了,萧卿怏怏的把脸埋在一本被她随手翻了几页的书上。得想个办法,让司景熠意识到她愚昧不堪,放弃教学。

  她真的不是这块料。

  司景熠进来,瞧见的便是女子睫毛微颤,面无表情。嘴里不停歇的咬着马蹄糕。旁边的盘子却空了。

  他薄唇动了动,嗓音淡淡:“马蹄寒凉,不宜多食。”

  见是他,萧卿暗暗的咽下嘴里马蹄糕。

  司景熠将书推到一角。取过一张写满字的宣纸。

  萧卿瞄了一眼,她不识字也觉得漂亮。

  “今日把这些字识得,你便可以回去了。”司景熠说的干脆,云淡风轻。

  萧卿听后,再次看向了宣纸。

  “这一撇一捺横竖瞧着差不多,看得我眼疼。”她接过宣纸,定神看了几秒,嫌弃的再度还了回去。

  司景熠从别处取过圆凳,坐到萧卿身侧。也不管女子一脸的不愿。

  指了指第一排字。

  “这是萧卿两字。”

  萧卿这才觉着有趣,再度凑上脑袋。

  稀罕似的瞧了又瞧。眉头一皱。

  “这一团毫无章法的图是我的名字?未免过于繁琐。”

  司景熠淡淡的睨了她一眼,抬了抬眸。

  “瞧仔细了,改日便要能写。”

  “你写个大丫给我瞧瞧,那是我之前的名。”

  司景熠倒不拒绝,抬笔在萧卿两字后面补上了两字。

  同这么一对比,倒是显得大丫两字简单易写,寥寥几笔罢了。

  萧卿抿了抿唇。

  语气带着凝重,忽而问:“我一定得会写自己的名,对吗?”

  司景熠不咸不淡的颔了颔首。

  “理应如此。”

  萧卿僵硬的露出一个自认为得体的笑容,殊不知,有多辣眼睛。

  “既是如此,那我便还叫大丫了,那萧卿太难写了。”

  紧接着,她又似有几分惋惜。

  “可光是我们村里,就有三个唤大丫的,旁的还好,可偏偏。”她顿了顿,似有些不情愿。

  “于妈妈那溺了水死了的闺女也是唤这名。”

  于母为着省事,买回萧卿后,直接把去世女儿的名字给了萧卿。每逢那大丫的忌日,于母一家子便带着她去烧纸钱。

  每逢听到于母撕心裂肺的喊着:大丫,你在下面好好的。她心里头就膈应。

  好像说的是她一般。

  “你是萧卿,不是大丫。”司景熠想到探子寄过来的书信,对萧卿以往的事也了解了大概。

  绷着一张脸,硬生生的把大丫两字给划了。

  萧卿心中有一丝触动,脸上不显。低声道了声好。

  忽而再次扬头,带着商量。

  “大丫是不吉利,不若兄长给我换一个简单的名,最好是一笔就完成的。”

  简直乔木不可雕。哪有人取名是为了省事方便?

  司景熠脸色有些难看,对上那双灵动的眸子却是没有了火气。

  他修长的手指指了指第二排。

  “萧岳,你爹。后面的沈雪娴是你娘。”

  萧卿微愣,心里却是提不起半分波澜。她的记忆里没有分毫关于父母的印象。

  只想着快点结束教程,她忍不住的催促。

  “后面呢,后面是什么?”

  司景熠诧异她的凉薄,眸色渐深。

  他轻轻一叹,目光清明的望着女子。

  带着保证。

  “萧伯同柳姨于司家有恩。我会保你一世安乐。”

  正中萧卿下怀。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